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三卷 补天裂 第三十四章 覆手为火(十一)

    火光熊熊之下,耿南仲策马在前,长须飘拂,除了一向的刚严到近乎于刚愎的神色之外,更有一种豁出去的决然。

    他们这班太子党清流诸臣,二月二宫变以来失势,勾留此间,书空咄咄,一刻也没有放弃扳倒萧言与伪主赵楷的努力,只求能将太子迎回东宫之位。

    可时世移易,蔡京独揽东府大权之后,文臣辈都迅速的团结到这位掌握朝局垂数十年的强势老公相身边。一时间哪里还有耿南仲辈复起的余地?

    就算蔡京他们也是一样要与萧言势力不死不休,可也不是要将耿南仲他们这帮前政敌请回来。更别提将赵桓重迎回东宫大位了。按照蔡京他们想头,最好赵家吉祥三宝全都恩养起来,另在宗室中选一赵家人继位,这样士大夫权柄远远凌驾于君权的格局,才能长久保持下去。

    虽然蔡京对耿南仲辈甚是客气,津贴也绝不吝惜。可真正核心之事,如何能让他们参与。可耿南仲辈毕竟持清流之名这么些年,一度也被认为是太子正位之后的当然宰相。在京中还是有些名声和实力的。

    蔡京辈暗中主持掀翻萧言之策,内情自然不会让耿南仲他们知道。可身在都门,耿南仲如何不能感受到其间风色?萧言中军出后,蔡京辈会有举动,耿南仲也推断了个七七八八。

    策动萧言麾下四厢人马之事,以主持开封府的何栗着手进行。耿南仲他们可没有开封府这么个有利的工具可用,完全插手不进去。可耿南仲却能勾连那些太学生辈。通过那些还对清流名声甚是向往的每日交游广阔,四下耍乐的太学生们,又可以勾连满城多少被萧言遣散的前禁军!

    这大概是耿南仲与身边那些太子党人,第一次踏踏实实的行一件事情。这些时日的努力下来。居然在耿南仲身边也聚拢了数十名文臣,多以朝选小臣为主,更有百余名太学生辈为其奔走,一时间拉得出来的前禁军军汉也有一两千人。

    这些被萧言遣散的前禁军军汉。虽然多安于萧言所安插的做工执役之位,虽然革退了名粮,但是每日所得在没有上官层层克扣之后还多出不少。但是那么多禁军军汉当中,如何未曾有好勇斗狠之辈,往日仗着禁军那身皮,放债斗殴,鱼肉市井,吃香喝辣滋润无比的?这些军汉被遣散之后。只是恨萧言刻骨,又多胆大妄为,一旦拉拢,顿时就与耿南仲他们这些同时倒霉下来的文臣辈一拍即合,只听调遣。

    这些军汉才是在汴梁军中厮混日久,哪里有武库知道得再清楚不过。只等一旦城中城外举事,就打开武库。自立一军,未尝不能奉太子在这汴梁格局中分到一杯羹!

    汴梁城东是瓦舍扑社赌坊等最为集中的所在,这些前禁军悍勇军汉,退职之后也只是在这里厮混。这些时日,耿南仲简直就在城东瓦舍里面安了家,常人只道耿南仲仕途失意,从此就寄情于声色之间了,谁能想到,耿老夫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只是便于就近调遣这些勾连起来的人马。只等到时候发作!

    今夜城外乱起,消息传来,耿南仲尚且把持得住。直到太子已为乱军所奉,萧言败退回皇城的确切信息传来。耿南仲才拍案而起,召集人手。乱纷纷的涌了出来。

    这一次却不是马上与太子会合,而是打开某处早就相中的武库,将自家聚拢的人马武装起来!

    要说二月二宫变之中耿老夫子学到了什么,就是这兵乱关头,必须要掌握一支得力派得上用场的人马,到时候才不能为人所摆布鱼肉!

    打开武库之际,闹了一点小小的乱子。今夜正在武库盘库的石家那位胖子,身为前禁军军将,不知怎的迷了心窍,为萧言留用之后居然就忠心不二,麾下几名军汉尽散之后,居然还拦着不让闯入武库之内。要不是石老胖子此前为人还成,对禁军中这些厮混市井的好汉大侠手面甚阔,只怕就要性命不保。最后也只是臭揍一顿,打得头破血流之后扔到一边,

    石老胖子被诸好汉战翻之后,一群人乱纷纷的打开武库涌入其中,兵刃甲胄各色器械只情朝外搬。瓦舍中小娘子往常用来代步的绿油厢壁小车,都被这些军汉征用了无数,在女娘们的哭闹声中,驮着拉着各色军资器械,就掉头拼命朝着已经喧闹成一团的皇城方向赶去。

    在耿南仲料中,萧言闭皇城死守,这些乱军未必能拿皇城高墙有法子。而自家带着这么多壮健虎贲,这么多年轻有为的士子,这么多军资器械,岂能不为乱军所重!只要能到太子身边,以他资历和与太子的亲厚程度,如何不能得而重用,直到掌握全局!

    当乱军被城墙上一阵箭雨射得人仰马翻,勉强才稳住阵脚,除了发箭之外,不敢近前一步。耿南仲终于如救星一般杀到!

    ~~~~~~~~~~~~~~~~~~~~~~~~~~~~~~~~~~~~~~~~~~~~~~~~~~~~~~~~~~~~~~~~~~~~~~~~~~~~~~~~~~~~~~~~~~~~~~

    皇城前纷乱的场景之中,火光缭乱之下,耿南仲长须飘拂,宛若天神,历代扶危定难名臣,此刻仿佛全都附体。远远看到乱军之中太子,就大喝一声:“太子在此,吾辈前去奉驾!若然有人阻拦隔绝,只管放手杀就是了!”

    大喝声中,耿南仲匹马当先就朝前去,一众手下这个时候了,也只能舍死忘生的跟上。前禁军军汉们也只是发一声喊,簇拥而上。大有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概。

    耿南仲边行犹自边放声大喊:“某乃太子师耿南仲是也!特来扶保太子。诛除萧贼!诸军自此而始,听某号令!”

    此刻乱军,其实是靠着几十名突然冒出来的西军校尉,还有他们火速提拔的一些乱军军将勉强节制住的。并无什么分量足够人物主持。赵桓坐在大车上,也直如泥雕木塑一般,半点用场也派不上,只能当个招牌。

    纵然拥来了不少文臣。可东府诸公在场一两人,这个时候也暂时后退,不敢出面。老公相未至,且这乱事来得蹊跷,何苦早早出头?其余文臣,又名位声望不够,且为眼前兵乱局面吓得胆战心惊,能站稳也是不易了。如何还能出而主持大局?

    直到耿南仲前来,他声望是足够,太子身边第一信重之人。跟着太子一起倒霉被贬为白身。现今既拥太子,耿南仲出而主持,不仅理所当然,分量也勉强够了。更何况这半老头子今天是豁出去了,不管这场乱事来得是不是蹊跷。只要太子已出,那么就值得博到底!

    在耿南仲马前,乱军甲士如波分浪裂一般让开道路,让耿南仲直进而入。

    赵桓所在大车左近,那名一直紧紧看着赵桓的西军军将突然道:“耿公已至,此间便由他主持也罢。俺们是厮杀汉,当分处诸军,督而力战!太子,臣等告退了!”

    这几句话西军军将大声喊出,四下乱军军汉听得分明。就见那西军军将跳下大车。挤入人潮之中,一众西军校尉,顿时也作鸟兽散。几千人此刻涌成一团,城上城下犹自箭雨呼啸。纷乱之间,人潮稍一卷动。哪里还看得见这几十名西军校尉的身影?

    赵桓呆呆的看着身边这些西军军将消失,突然就一跃而起,声嘶力竭的对着耿南仲大喊:“耿师!耿师!孤在此间!”

    听到赵桓呼唤,耿南仲也拼了性命,飞也似的穿过诸军挤到赵桓车边,一跃而下攀上车辕。赵桓扑过来一把就死死攥住耿南仲胳膊。带着哭腔压低声音急急道:“耿师!孤是被萧贼之人挟持至此,这乱军也是萧贼任而鼓动,且将孤送到他们手中以为拥戴!耿师,此乃萧贼设陷也!”

    赵桓好歹还有点智商,知道不能将这底细大声喊出来。现在好歹有几千乱军所拥,朝臣还不断从边梁各处赶来。要是一喊出底细,全军解体,诸臣星散,那么就只有束手就擒。现在好歹在这么多人的簇拥之下,还稍稍觉得有点安全感!

    听到赵桓话语,耿南仲只觉得眼前一黑。下意识转头上顾,就见萧言身影挺立在城墙之上,如一块挺拔坚岩,城下乱军如潮,也不能让他身形稍稍退却半步!

    就是这个人,几年前从燕地横空而出,就成了大宋多少原本高高在上诸公的噩梦。直到此刻,大家还在这场噩梦当中挣扎,不得苏醒!

    而城墙之上,萧言同样冷眼看着一切按照自己的安排进行,只是此刻耿南仲取代了预料中的蔡京。

    脚下乱局,如潮一般翻卷不休。火光映亮了这座地球上最为繁华的都市。

    大宋文臣,在名为萧言的这个噩梦中苦苦挣扎。而萧言自从穿越之始,又何尝不是在一一场末世噩梦中挣扎?

    在这场噩梦当中,一个繁华的汉家文明帝国,已然在上千年先祖的胼手砥足当中,终于站到整个世界的文明顶峰。却因为遭逢了一班脑残的皇帝,一班或无耻或无能的朝中诸公,还有开国之始制度性的缺陷。突然之间,就遭逢了灭顶之灾!

    这个文明退过了长江,然后在百余年后更有崖山十万人跳海殉葬。文明气运,更摧残到了最为衰微的地步,百余年间,汉家子民被屠杀何止亿万?至此而后,一步步的就从顶峰上跌落下来。

    这一片汴梁的繁盛景象之下,浮动的都是未来百余年的无边无涯的血海!

    自己来到这个时代,和一群好男儿并肩血战。每每回顾他们英姿勃发的面庞,想到的却是风波亭,想到的却是汉家男儿为胡虏驱使,由北而南,血洗自己的同胞!这些好男儿,或者为上位诸公所误,郁郁而终,甚或惨死。或者就在异日战阵之中,自相残杀!

    汴梁岁月,身周景物越是繁盛,这虚假的感觉就是越为浓烈。入眼之处,却是一片废墟景象,还有无边无际的尸骸!

    可现在,自己终于有机会,从这个噩梦中挣脱出来了。虽然这皇城之下,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就让这气运变动,来得更猛烈些罢!把你们的这些刻毒,这些阴狠,这些用内斗毁灭这个文明的力量,都对着老子使出来罢!让这一切,从今夜开始粉碎!

    ~~~~~~~~~~~~~~~~~~~~~~~~~~~~~~~~~~~~~~~~~~~~~~~~~~~~~~~~~~~~~~~~~~~~~~~~~~~~~~~~~~~~~~~~~~~~~~~~~~~~~~

    耿南仲轻轻掰开了赵楷紧紧抓着他胳膊的手指,转向向着这里望来的诸军。突然拔出腰间佩剑,举而指向萧言。

    “诸军听令,拼死向前!撞开城门!先破宫门者,封节度,赏五十万贯!若擒萧贼者,不论生死,则裂土封藩!这是太子亲口许下!河东云内燕地,尽为藩国之属,但有勇烈之士,自去取来!且禁中府库所积,太子正位之后,则为全军之赏!若然食言,请将老夫之头去!”

    如此重赏,震得诸军一时俱呆,全都看向站在大车之上的耿南仲。

    封藩之类的且不必说了,撞破宫门就是五十万贯!而且汴梁府库所积,俱为诸军之赏,这就是天大的厚赐!太子亲口许下,则诸军一哄争抢,谁还能阻拦不成?俺们军汉手中兵刃,却也不是吃素的!

    突然之间,乱军当中就发出一声怪叫,多少指挥的军将,带着部下就来争抢各色器械攻具。一群乱军手快,一下就抓着了攻城撞木,扛上便走,剩下人等就抓着旁牌,以为撞木遮护。人人都是大喊。

    “俺们是破燕军,这五十万贯重赏,当是俺们的了,太子切莫忘怀!”

    当号称破燕军的百余军汉拼命抢前之际,更多军士发疯也似的向着城墙靠近,羽箭如雨,只是向着萧言攒射!万一让萧言中了一箭,说不定就是封藩有命!

    城墙上箭雨也更猛烈了,大队涌进的乱军甲士翻卷般一排排倒地。可是红了眼睛的乱军甲士只是拼命朝前,也要向着萧言身形发出一箭!

    这等重赏鼓起的军心士气,自然不是正道,也不足以支撑起一场大战的始终。但是在一时之间,真有人人舍命之势!

    这样的箭雨下,饶是萧言,也不得不后退几步,掩入高大的城垛之后。

    乱军之中,又发出一声巨大的欢呼:“萧贼败矣!”

    数千甲士,就以比之此前更猛烈十倍之势,撞向了火光中的宣德门!(未 完待续 ~^~)

    PS:  第一更!求月票啊!!一鼓作气不要停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