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八十五章 新式蹴鞠(二)

    扑的一声闷响,萧言凌空飞起,眼看就要以脸先着地的姿态落在场中。还好他也算是久经沙场了,手脚灵活,忙不迭的一撑,借力又在地上滚了一圈。饶是如此,这一下也摔得他不轻,喘着粗气一时爬不起来。

    周遭人都停止了动作,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切,几个和萧言同队,反应快的家将忙不迭的来搀扶他。萧言躺在那里,有气无力的大喊:“裁判,犯规,犯规红牌”

    一个家将充当的裁判看躺在地上的萧言一眼,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刚才一记滑铲将萧言放翻的正是郭蓉。

    他们现在所在场地,却是在方家庄园内院当中隔出的一个小场,七人制足球都施展不开,只好摆出连守门员六人一队的场面。萧言带着几名家将,对手却是一身黑衣的郭家宗族子弟。与外间大场正战得如火如荼的各队不同的是,这里两队都穿的是长衣。郭蓉一身黑色劲装,头发也如男儿一般扎束了起来,还用了一个发带勒住额头。越发显得腰细腿长,英姿飒飒,看着萧言找裁判诉苦,她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学着萧言惯常做派耸耸肩膀,回头向自家场地跑去。几个郭家子弟一脸担惊受怕之色看着萧言和郭蓉之间的恩怨,都僵在那里。

    郭家宗族子弟几百人,现在也随在萧言身边。一半在南薰门赐第当中,一半就在这方家庄园里头。现在萧言事业还未曾铺开,郭家宗族子弟也不好分发安置下去。又不能如萧言身边那么多家将一般随侍,只能白吃萧言。一众郭家年轻子弟,当真闲得蛋疼。

    郭蓉虽然号称可以在萧言身边带刀,但是萧言岂会让他做这等事。要是带着个长腿细腰的美女佩刀随侍左右,未免也太高调了一些。只有让郭蓉随其所意,只要在他范围之内,爱去哪儿去哪儿,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郭蓉毕竟是一个才十八九的女孩子,就算燕地悲苦。但是时间总能磨平一切。虽然还是不能忘记自己爹爹死在萧言手里,这些时日下来,总不会时时刻刻郁结在心了。她在燕地,本来就是个爽朗女孩子,又野惯了的。现在心中悲苦之意稍去,家族的事情又不用他如何烦心。顿时就觉得有些无聊了,除了能和小哑巴叙谈之外,实在找不到什么事情做。汴梁繁华如斯,她经历几次,时时刻刻觉得自己是一个粗手粗脚,个子过份高一点的乡下野丫头,在汴梁街市中经过,都不知道手脚摆在哪里为好。

    还好萧言到了汴梁城外方家庄园居住,最后还折腾出足球这么个新鲜玩意儿旁观几场之后,骑惯了马,使惯了刀的郭蓉大小姐顿时就觉得自己脚上也发痒了。这才是她郭家大小姐喜欢的博戏当下就自己组织郭家年轻子弟,成立了一个黑衣队。宗族之人虽然听命,但是也雅不愿郭蓉在外抛头露面和那么多家将疯闹这个。只能陪着在无人处来上几脚罢了。而且郭家宗族上下都视郭蓉为萧言身边人,虽然不知道萧言为什么对郭蓉这样放纵,随她做什么都好。足球这等游戏本来就是有剧烈的身体接触,哪里真敢和郭蓉拼抢?郭大小姐长腿过来,顿时跳开。郭大小姐带球直捣龙门,退避三舍。半场下来往往有几十比零的惨烈比分。

    看着外间家将队伍拼抢得如战阵厮杀一般,精彩激烈到了万分。自己这里却是死样活气。郭蓉更是郁闷得发疯。这个时代娱乐活动就算中世纪标准,大宋已经丰富得出奇了。但是比起后世的各种各样娱乐,还是天差地远。郭蓉毕竟年轻,足球之戏又合她野丫头的性子,当真是爱得出奇。结果却是鼻尖上的鱼,看得到吃不到,忍不住就和小哑巴闺中密话当中,抱怨了几句。…。

    小哑巴性子比郭蓉那是贤良淑德了不少。可是岁数比郭蓉还小。原来是身世颠沛,时时在生死线上挣扎。自归萧言之后,总算是平安喜乐。外间有什么风雨萧言都替她挡着了。而且对她也就是两个字,纵容。小哑巴小女孩子的天性自然而然也就复苏。家将球赛,小哑巴也很是看了几场,巴掌都快拍红了。但是她比郭蓉还不如,绝对没有上场的机会。这个时代虽然有女孩子可以玩的蹴鞠戏中的白打,但是比起这种足球之戏来,那是差了老远。郭蓉一抱怨,小哑巴就当狗头军师出主意,可以在内院比赛一场啊她小哑巴绝没有二话,重友轻色,一定替郭蓉呐喊助威。

    萧言回来,小哑巴软磨硬泡一阵。萧言不知道怎么搞的,脑子一热也就答应了。说到底还是萧言来到这个时代叠经忧患。遇到的凶险太多了,对身边的女孩子也就加倍的疼爱纵容了。也总觉得欠郭蓉良多,这种不相干的能让她开颜的事情,答应下来也无妨。说不定还能让郭蓉见识一下自己大学时候练出来的那些号称牛尾巴,号称马赛回转的技巧,好好炫耀一下…………

    却没想到,好容易凑齐人在内院当中摆开战场,却是这么一个场面

    自己这边家将队伍连同对面郭家黑衣队伍,基本都是摆设。任两人横冲直撞。竭力避免身体接触。而郭蓉却卯上了他萧言,郭蓉技术是绝对不如萧言的。但是架不住郭家大小姐武功好啊什么样的拦截动作都做得出来,滑铲擒抱再加夺命剪刀脚,已经放翻了萧言若干次。这一次尤其来得猛恶,还好郭家大小姐毕竟才玩这个游戏,不然说不定还加上亮鞋底

    他**的,难道这个长腿小妞想在球场上报杀父之仇?

    萧言一边被家将扶起,一边有气无力的继续朝裁判哭诉:“犯规,绝对犯规就冲着我脚来的,绝对不是冲着球来的腿再抬高一点,萧家就断子绝孙了…………两张红牌都该出了…………你个黑哨”

    家将充当的裁判一脸尴尬,实在不敢搅合进萧言的家事。这让他说什么才好?怪就怪萧显谟太肆无忌惮了一些,就算大宋民风开放,也绝对没有男女这般同场竞技的啊…………当下只能低着头什么也不说,任萧言申诉的口水都喷到他脸上去了。

    那一头小哑巴看萧言还有气力耍宝,就知道他没什么大碍。拍掌跳着高欢呼:“郭姐姐厉害郭姐姐最棒萧大哥不成了,郭姐姐你赢定了”

    郭蓉抱着胳膊看着萧言,俏脸上仿佛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一丝笑意在她嘴角绽开,藏也藏不住。一番运动下来,她的俏脸也微微有些晕红,几缕发丝垂下,落在修长的颈项之间。整个人都绽放出萧言初遇郭蓉时那种无忧无虑的英气少女特有的光彩。

    萧言一边抱怨,一边偷眼在看郭蓉和小哑巴两人。小哑巴兴奋得小脸通红,郭蓉更是少了许多悲苦之态。心里面也觉得平安喜乐。給铲倒几下也不直什么了…………这两个女孩子,都是身世凄惨,跟着自己也没遭遇什么好事情。虽然现在自己是被晾着,前途不知如何,却难得的有陪着她们的时间。但愿这种日子,在今后也会继续下去罢…………

    不过这郭蓉下脚也真他**的狠,再这样下去,两条腿不保

    这又痛又还算是开心的时光,对此刻地位的萧言实在是持续不了多久。转眼之间就看见内院入口方腾潇潇洒洒的已经出现在那里。看到内院景象,不以为然的轻笑摇摇头。就站在那里向萧言注目而视。…。

    方腾在汴梁根基,实在比萧言深厚太多。他是不折不扣的进士底子,大宋士大夫家庭出身。就算将来萧言倒霉,也牵连不到方腾多少。说不定还有大用。大宋对这般士大夫就是如此宽厚。要是方腾此刻肯和萧言划清关系,以他的出身,以他参与立下的平燕大功,如何不会大用?所以在汴梁打探一应消息的事情,都是方腾在奔走。也几乎没有打听不到的事情,和方腾这种注定要飞黄腾达的才俊而言,什么时候都该接一个善缘。此刻奔走归来,直入内院,定然是打听消息有了一个结果,有要事来寻萧言了。

    小哑巴灵醒,蹦蹦跳跳的就到了场中,挽住郭蓉笑颦如花:“萧大哥不成了,再下去什么脸面都没有了。郭家姐姐就大量让他一次,屋子里有才酿好的桂花酸梅汤,消消汗再说。下次再邀战,看萧大哥还有没有胆子应战”

    郭蓉一笑,亲热的挽着小哑巴,朝方腾微微点头行礼。转身就随小哑巴离开了。一众家将和郭家子弟顿时如蒙大赦,忙不迭的一哄而散,收拾场中器物。那个被指责为黑哨的裁判已经奔到一边在内院中找了一个风凉的地方设下胡床,再将来一把热毛巾,小心翼翼的递给萧言。

    萧言一边擦汗一边和方腾见礼,两人并肩走到胡床上坐下。萧言龇牙咧嘴的摸摸自己脚,才笑道:“方兄,汴梁如何?”

    ~~~~~~~~~~~~~~~~~~~~~~~~~~~~~~~~~~~~~~~~~~~~~~~~~~~~~~~~~

    树荫之下,奔走几日的方腾舒展了一下腰身,笑道:“显谟制备的这足球之戏,就算是我看着都忍不住下场想活动一下筋骨…………此物并不简单。确是军中之戏,雄烈勇悍,更有战阵配合。此间事了,和显谟并肩下场一次如何?”

    萧言嗤的一笑:“还不是为讨那官家欢心?我手下都是些厮杀汉子,下脚太他**的狠了。都是有用儿郎,断了手脚不是轻易的事情。风行起来让别人去厮并罢,要是觉得手痒,我还可以发明篮球…………”

    两人说笑两句,方腾才容色一整,挥手让家将们稍稍退开一些,淡淡道:“都没有什么好消息…………那位内相,铁定心思要争这整练禁军之事了。吴枢府一众,此刻都奔走内相门下。就怕显谟用事,太师权势大张。扳倒太师去位之事就在不远,虽然太师现下沉默,谁都怕将来太师再立一个宣和党人碑…………内相就是要在此事上表明他权势已成,足以和太师分庭抗礼…………也好保住现今地位”

    萧言冷笑一声:“我的那位被汴梁众人认定的恩主太师,又是如何表示呢?”

    方腾淡笑:“埋头财计当中,对此事不发一言,不谋一策。竟然是出奇的安静我代显谟投贴,礼物也足够厚了。全部被客气的璧还出来,和显谟之间仿佛全无关系一般。太师看来也知道官家忌惮,这上头决定不争了…………”

    萧言拍腿:“不争不争,老子倒霉那内相怎么不找我谈谈呢?我又不是不能改换门庭的…………只要能上位用事,被当作哪一党都无所谓嘛…………”

    方腾苦笑摇头,指着萧言:“显谟明明心下明白,何必再说这般话呢?童贯也算是曾经重用过显谟,最后是如何下场?内相一党上下人等,就算显谟倾心投靠,如何又敢结纳?现在太师罢手,眼看就是随时可以收拾显谟的局面,何苦再花那个气力?”…。

    萧言沉默一下,淡淡笑了起来,语气却反而变得宁定许多:“就认定了我随时可以被他们捏圆捏扁?这一路行来,老子已经死里求生多少次了…………官家那里如何?”

    方腾摇摇头:“官家是生怕朝局再动荡了,太师罢手是官家最为喜闻乐见的局面。一切都默许内相行事。想自献于官家面前,还得官家青眼,不顾内相反对…………显谟啊显谟,单单靠一个足球之戏,只怕远远不够…………”

    萧言一笑,混不在意的摆手。倒不是他真的有那么大把握,实在是因为历练出来了。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只有迎上去,只要想着躲避,那就是输了。上位者之所以为上位者,就是因为有这点气概,在万死当中一路冲杀而出,敢于面对任何险恶的局势萧言穿越以来,遭际之奇,经历之险,在当世实在不做第二人想。燕云两年,等于将他整个人重新都锤炼过了一遍。外表虽然还是那副笑嘻嘻好脾气的样子,可内里早就换了一个人。

    “如何得官家青眼,那是我的事情。到时候你们等着就是,怎么也不会給你们一个没下场…………除了太师和内相之外,还能有什么能接近官家的门路?”

    方腾摇摇头:“内相何等地位?他说隔绝中外,那就当真是隔绝中外了。其他路,那是决计不通的,唯一一条稍有点可能的接近官家的道路,也只有…………”

    方腾苦笑一下,若通过这条道路接近官家。萧言弄臣之名就坐实了,将来想得士大夫阶层合作,那是千难万难。饶是士风日颓,这般事情还是让人难以接受。不过他还是点点头,将这句话说完:“…………只有马前街那位女史了…………”

    “马前街?”萧言讶然一声,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转眼之间也就明白,居然眉飞色舞了起来:“李师师?”

    看着萧言做派,要不是知道萧言不是好色之人,方腾就该恼怒了。此刻也只能苦笑摇头:“可不就是这位女史?”

    李师师啊…………难道我真的要去学那孝义黑三郎,呼保义及时雨,大土匪头子宋江?那谁又是燕青,谁又是李逵?

    李师师这个名字,让大宋末世的天崩地裂之局,都多了几分软玉温香。赵佶和李师师之间的逸事,绝不是野史。而大宋就是这样奇怪,李师师的身份,虽然绝不会被迎进宫中。但是照理来说,皇帝亲近宠信的女人,也该金屋藏娇了。但是李师师仍然高张艳帜,仍然有周邦彦霜浓马滑故事。

    虽然在萧言看来,霜浓马滑,多半是文人yy。以文采撬皇帝的墙角,溜赵佶的靴边。可见光彩。但是李师师仍然可以见客,留茶留饭,甚而清歌一曲,确是不争的事实。赵佶对次安之若素,而李师师同样安之若素。

    四年后的末世当中,这位奇女子,就消失在天崩地陷的杀戮当中,再也寻觅不见了踪迹。

    自己最后,当真是要走这么一条门路么?

    方腾说得也有些艰难,从官家得宠的倡女那里自献。就是名声败坏如王黼李彦之辈都不曾做的事情。萧言却不得不走这条门路。怎么说萧言的名声都再也好不了了。就算能一时上位用事,难道还能得到朝野之间的倾心合作?不被弹章淹没了就算好事了。不得朝野合作,以萧言一人之力,又如何能改变大局?…。

    可是不这样做,又怎么办?看着萧言束手而待雷霆。看着好容易厮杀出来的这么一支神武常胜军在梁师成之辈手中败坏。看着大宋还如以往一样?别指望女真南下之际,再冒出一个萧言出来这等境遇,是可遇不可求,再难复制的

    方腾深知,如果没有萧言的横空出世,伐燕战事,将败坏得不知道到哪种程度了。说不定此刻女真已经盘踞燕京。饮马白沟,对南面做出虎视眈眈之势。而童贯在位,和西军的矛盾也已经激化得不可收拾,大宋最后一点能战的力量处在四分五裂当中,绝难当古北口那种彪悍女真军马一击。

    正因为方腾是聪明人,看得太明白,才明白这个总和这个时代人不一样的萧言可贵在什么地方

    既然认定了,就硬着头皮走下去罢。陪这萧显谟,一起担了这个骂名就是。只要问心无愧…………

    “…………显谟,虽然李女史此间,内相怎么也不可能隔绝。但是李女史却是从来未曾在官家面前进一人,就朝局发一言。正因为如此,朝中禁中,才容得官家这点荒唐…………显谟又能以什么打动李女史,让她担着天大的干系,进言于官家面前,让显谟在官家面前自献?就算这条道路走通,打动官家,更是千难万难啊…………”

    说实在的,萧言也没什么成算。这刻他倒忘记水浒传是施耐庵的艺术创作了,一门心思只想老子总不会不如那个黑矮子罢?其实也就是硬着头皮撑到底罢了。难道还能束手就缚不成?当下只是一笑:“这是我来担心的事情…………方兄,你门路广,尽快安排个名义,让我能拜会这位李女史…………他**的,不知道韩世忠岳飞他们折腾得怎么样了,这几天都没传个信过来”

    ~~~~~~~~~~~~~~~~~~~~~~~~~~~~~~~~~~~~~~~~~~~~~~~~~~~~~~~~~~~~~~

    大宋西府当中,这个时候往来奔走,几乎全都不是在为这个大宋最高军事机关本身的职能在奔走忙碌了。上上下下,只要是吴敏心腹之人,都在为神武常胜军那里,为萧言那里,为联通梁师成那里而来回忙碌。一个个消息不断的传过来。而吴敏就坐镇西府当中,做出处断。

    宇文虚中也被他迎入了西府当中,几乎就作为一个最为得力的助手使用。吴敏也的确感激这个有才名有时望,但有时好做惊人语,看起来不甚稳重的后起之秀。

    在萧言献捷震动汴梁,吴敏小动作落空。正觉得惊惶无计的时候,是宇文虚中主动来拜。几句话安住了他的心,接着又一人前往梁师成处,彻夜密探,又说动了梁师成继续支持他吴敏到底。本来吴敏只奢望一个枢密使位置。没想到宇文虚中还说动梁师成,让这位内相也开始考虑以文臣掌三衙事,主持整练禁军。他吴敏也很可以争一争这个要紧差遣,实在因为枢密使的身份不方便,也可以让给自家心腹。整练禁军是多大财源,多重权势,谁都明白,但得这个差遣,用事十年,今后几代富贵地位,只怕都不用担心了而且这说不定就是他们清流旧党用事的张本,让吴敏如何能不用心?

    一旦牵扯到党争利益上,此时的大宋士大夫们可是用心得很。

    此刻在西府当中,宇文虚中几乎完全可以代替吴敏主持一切,对他的尊重客气,也是不用说了。到了近几日,干脆就分别和宇文虚中坐镇主持,严令这些奔走的心腹下属,宇文虚中的话,就是他吴敏的话,遵照无遗行事就是。谁要是有半点阳奉阴违,他可是不会饶人的…。

    此刻居间主持的正是吴敏。照理来说,按照大宋的行政效率,就算是这等对付政敌的私活,也可称得上是不紧不慢。但是此次却不成,虽然蔡京在背后不言不动。可老公相秉政几十年的阴影,却是谁都不能轻易忽略的。万一他一旦发力,真不知道是怎样的雷霆万钧所以赶在这位老公相出手之前,早早将萧言远窜,早早底定大局,早早让官家做出决断。就是最为合理的选择了。

    一拨拨来回报消息的人隔个把时辰就来一次,这次甚而梁师成暗中调了皇城司的人手給吴敏使用。西府的职方司在宣和年间是早就废了,不然吴敏手中得用的人应该还要更多一些。

    “回禀枢密,今日神武常胜军中韩岳两位将主,宴请三衙军将高忠武,石行方,陈知本等人。午时开宴,这些军将都已经去了。据说宴后还有博戏为乐…………”

    吴敏安坐于位,静静听完,皱眉道:“说些什么?”

    回禀消息的人恭恭谨谨的道:“韩岳两位将主,都用的汴梁城中火家厨娘,已经安插了人进去,席间有什么动静,很快就能回报。属下以为,既然用了外人,席间也不会有什么了不得密议。”

    此人算是吴敏得用心腹之一了,头脑有,还能自己分析一番情报。吴敏瞪眼听完。皱眉道:“让你们联络神武常胜军中军将,从他们那里搜集一点萧言怨望之言,又进行得如何了?”

    那属下摇摇头:“此事不敢太过于打草惊蛇,让这些军将回报于萧言那里,也是麻烦事情。这些日子一直在联络神武常胜军中军将,然则军中那岳飞将主约束甚严,联络的人也并不多。席间探听口风,这些军将多是为萧言此番不得大用惋惜,对他甚是钦服忠心。不和这些军将多加往来,托以腹心,还不到轻易试探的时候…………”

    吴敏皱眉,知道属下也是正论。小心翼翼是没有大错的。朝中敌对两党,平日里互相怎么瞪眼都是无妨。一旦一方对另一方下手,另一方定然很快就会做出反应。萧言也还罢了,轻易惊动萧言背后那个老公相就是不智了。虽然老公相不言不动,真到自己这里出手的时候,谁知道会是什么局面?

    其实也是蔡京实在让朝中太过于忌惮,才这般高看了萧言。怎么也不敢相信,蔡京会完全不管萧言。要知道蔡京复相,得萧言助力不少。而且整练禁军这般重权,蔡京难道会轻轻放过?

    不如稳一些慢一些罢…………饶是知道厉害,吴敏也觉得焦躁。忍不住语气就重了一些:“那萧言那里呢?有什么继续插手神武常胜军中动向?在燕云之地他有名义,现在可没这个名义”

    那属下回禀仍然不温不火的:“萧显谟就是前几日宴请过韩岳两位将主一次,韩岳两人也未曾在萧显谟府逗留太久,早早就归营了。萧显谟不是汴梁土著,所用从人,全部从燕云之地带来,属下怎么也安插人手不进去,席间他们说了什么,实在不得而知…………至于萧显谟么,这些日子在南薰门外方氏庄园中,以蹴鞠为戏,每日都甚是热闹,惊动四方。萧显谟的蹴鞠之戏,和别家大是不同…………”

    这个属下正准备详加解释,吴敏却不耐烦的摆摆手:“醇酒妇人之策耳,以为这就能免祸?至为可笑”…。

    吴敏一下断言,这名属下屏息就不多说话了。看吴敏没有多问什么,躬身一礼就退出去了。

    正出门的时候,就见宇文虚中进来,不慌不忙的行礼下去。转身再恭谨退开。

    宇文虚中进来,还不住打量他的背影,动问道:“此人是谁?”

    吴敏一笑:“原来职方司中一名司员,恶了同僚不能存身。后来又犯大过,差点论流。老夫看他警醒,就留在身边勾当一些机宜文字。此人是极细密的,且使功不如使过,还算是得用。”

    宇文虚中哦了一声:“原来是他整理上来的札子条理明晰,更谨慎细密。方方面面零碎消息在他手里都是井然有序。不乏长才也,吴枢府何不保出大用?”

    吴敏仍然淡淡一笑:“过甚深也,不能大用。此人叔通也少提起,就当没这么个人好了。”

    一听吴敏说得语焉不详,宇文虚中也就再不敢多言什么了。他何等机警的人,一下就明白其间恐怕干系不浅。吴敏却还留着这个人,也不知道为的是什么。不过这就不是他能打听的了。

    当下笑问:“现今如何?”

    吴敏苦恼摇头:“甚不轻易,也不知道这南来子到底是如何经营的。神武常胜军比起他军而言,可称铁桶一块了。就是西军出身,世受国恩之辈,对他也甚是仰慕,轻易不能开口拉拢,让他们证实萧言心存怨望,居心非浅,还需要些时日…………”

    宇文虚中对这样的话题,其实并不愿意深入讨论。可既然在船上,只有努力的划,当下轻轻道:“凡阵必当先,不轻弃一军一将,不惜应战女真也要救援古北。更带领军将士卒立下不世大功荣归。献捷之时,英灵当先,献于御前。此等统帅,岂能不让军将士卒归心?古之名帅,无过于此…………此刻萧显谟最终处置未定,自然不会有人轻易被拉拢,一旦萧显谟真的论罪论流,总会有落井下石的…………枢府,这个却不用急的。”

    吴敏长叹一声:“某岂惧这南来子?唯惧老公相耳”

    宇文虚中淡淡一笑,并不说话。他已经说过几次他的判断,此次蔡京绝不会插手。可是蔡京积威太深,让吴敏等忌惮万分。既然扭不过来,也就随他们罢。反正就算慢慢来,萧言的命运也决定了。

    朝中两大势力,一方撒手不管,一方全力对付。官家那里更是不闻不问。萧言毫无根基,这命运岂不是就注定了?

    他看看吴敏,一时冲动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住口。他差点就想说出来,难道就不能容萧言一个清闲职位入居汴梁,将来一旦有事,国朝也有用得到他的时候?但是想想萧言身份,想想萧言和蔡京的勾结,想想萧言和西军那些渐渐不驯的武臣们之间的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白的事情,宇文虚中还是选择沉默。

    难得名帅,有大功于国之人啊…………

    可是时势如此,又能奈何?

    看着宇文虚中情绪不高的样子,吴敏也打起精神,想说笑两句。现在宇文虚中在内相那里似乎面子很不一般,进一策准一策。将来是必定要交好的人物。此番情绪不高,莫不是担心自己将来在整练禁军事中分不到足够的好处罢?

    当下吴敏就笑道:“叔通,你的大才,上下都是深知的。一旦三衙文臣掌军,彻底整练。不妨说句实话,你的资序还是不够,哪怕是权发遣也是不能主事的。但是参赞军伍,勾当机宜文字,岂能落在旁人那里?内相那里,老夫这里,都是必然死保的。以你大才,哪怕是参赞军务,勾当机宜文字,也必然就是主持全局了,还有什么好忧心的?将禁军在你手中整练出来,将来万一有边事,当一任经略使知一大州,回朝就有入两府资序了。十年之内,还怕两府当中没有你立足之处,但且勉之就是”…。

    宇文虚中勉强一笑,行礼下去:“多谢枢府爱顾。学生惶恐,只怕力薄任重。”

    吴敏也笑笑,又和宇文虚中扯起闲话:“那南来子,居然在醇酒妇人了,整日在汴梁城外,蹴鞠为戏,与乡人同乐。这南来子也不是笨人,倒是可惜了”

    宇文虚中仍是笑意淡淡的:“谁说这南来子是笨人了?若是如此,他如何能走到今日这步?只是此刻才收敛锋芒,却是晚了呀…………

    ~~~~~~~~~~~~~~~~~~~~~~~~~~~~~~~~~~~~~~~~~~~~~~~~~~~~~~~~~~~~~~

    在神武常胜军校场之侧席棚当中,几名禁军世家军将满脸通红,捏着拳头坐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韩世忠回头笑问:“高武翼,石押衙,如何?”

    高忠武讷讷的还未曾说话,那石姓胖子已经一拍大腿站起来:“直娘贼,让青白两队再上场一次俺这次出一万贯押在青队身上,谁与俺对博?”

    另外一个豪富仅次于石姓胖子的禁军世家军将也跳起来,面红耳赤的反驳:“青队力大而已,白队却是灵巧。这蹴鞠之戏,还是看脚上功夫。如何就是青队稳胜?俺与你对博”

    岳飞在旁,他到现在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萧言发明的这等游戏,怎么就有如此大的魅力?第一场就让这几个衙内进入了状态,第二场就开始大呼小叫,第三场开始押注。午间宴席不过短短一刻,现在这几位富贵衙内在这无遮无挡的校场闷热的席棚当中,已经坐了两个多时辰现在对博彩头,居然出到了一万贯这种数字

    韩世忠哈哈大笑:“游戏而已,两位何必伤了和气?天色已晚,只够时间再来一场让几位衙内观赏,若是有兴,几位衙内明日请早…………对了,这不叫蹴鞠,叫足球这是俺们萧显谟定的名字”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