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三卷 补天裂 第一百七十五章 宴鸿门(十七)

    夜色之中,数条火龙起伏向着此间汇聚而来。除了马蹄似乎要震碎心脏的如雷响动,并没有听到一声呼喝喊杀之声。

    可夜风传来,却是金属和血腥混杂在一起的凶戾味道!

    直娘贼的被女真鞑子发现了!

    林豹头身在燕王直队列当中,紧紧卫护着铁甲鬼面,端然正坐在马背之上,都没看四面涌来的女真甲骑一眼的燕王,只觉得怦怦乱跳的内心竟然稍稍平复了下来。

    林豹头是燕王直中难得出身都门禁军中人,在郭威建立大梁精兵之际就已然应募入了军中。百余年来,军籍一直都未曾改。

    林家家门也许就没甚官星,虽然一代代传下来都门禁军中拔尖的枪棒本事,马上步下厮杀本事,出兵放马也不知道多少回了,可就是升不上去。

    几代前林家先人还为了博功名富贵,主动想法子调到了熙河去,河湟开边的战事当中,曾经一阵之中带回来十三枚西贼铁鹞子首级,震得关西那些骄兵悍将都目瞪口呆。可最后还是战死于沙场。闪下一家老小飘零在熙河,真是无依无靠。还亏得托了都中老袍泽的人情,才迁回了汴梁,家中下一代子弟又在禁军之中补上了军籍。

    这么一折腾,林家官运更是雪上加霜。幸得林家枪棒之名在禁军中还是有些声名,每年金明池演武争标之际,都要借用林家子弟来教那些挑出来的大汉们耍一套整齐的花枪花棒,以娱君上。军中好事的人就给林家安了一个花名,号称是甚鸟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

    对于这个花名,林家子弟只能苦笑而已。

    林家枪棒,是唐时名将尉迟恭一脉传下的。六岁起就开始打熬筋骨,狠狠磨练。十几岁的时候就马上步下皆能。练得全是冒死冲阵,马上步下实打实的阵战功夫!

    这等功夫,遭际乱世。得遇高皇帝,运数足够的话,是能马上博取万户侯的。偏生传到林家如今手上,却是除了持着仪仗站班,就是每年教导那些临时抱佛脚的软脚虾们的花枪花棒,还被一干闲汉的盐酱口胡乱编排!

    宫变之后,林家军籍也才裁汰之列,就是转入原来都门禁军所掌握的各盘生意当中过活。

    对于绝大多数都门禁军而言。少穿这件赤袄,照样有份收入,更不必什么时候倒霉被挑为长征健儿,拱卫禁军这等送命倒霉差事当中。又被燕王手中血淋淋的刀子吓住,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从军籍转为民籍。

    但是对当时才顶了父亲的阙额,转为军籍没有两年的林豹头而言。却绝不甘心一身祖传本事就这样埋没在市井之间。

    骑得劣马的身手却去推车载货,使得好枪棒的本事却去跑堂唱名。读得兵书战策,算得军资粮秣却去当个账房,这叫个什么事情?

    汴梁风流,孰比大漠穷荒,风雪弓刀,直上凌烟的男儿事业?

    在萧言以拱卫禁军为主体重建都门新军之际,林豹头再钻头觅缝的找了门路。补上了新军的军额。一日校场操演。他枪棒一动,带得校场尘沙飞扬有若灰龙。被正好经行而过的张显看见。考究了本事之后,更兼家世清白,顿时就直拔入燕王直当中!

    入得燕王直,林豹头就是默默无闻一员而已,虽然自觉马步枪棒本事还强过其他燕王直追随燕王已久的老卒。但是一论厮杀战阵经验,林豹头就是不折不扣的白丁。颇有点抬不起头来,随侍燕王近处露脸的差事也轮不到他。三百余人的燕王直,燕王甚而都不知道有他存在。

    可这次林豹头就阴差阳错的选入了这数十骑随燕王行险穿越的队伍当中。一路潜行,别人心情如何林豹头并不知道。反正他一路过来,只觉得一颗心随时都要迸出口中也似,身上冷汗流了又干,干了又湿。到最后简直就是混混噩噩,浑然不知道自家身在何方!

    当穿出岚水河谷群山,趁着夜色在宜芳南面疾疾掠过之际。这支竭力保持着隐秘的队伍,在已然看到杨可世所部营地亮起的篝火之际,却被潜藏在暗处的女真游骑发现。随着几声号角在夜空中响动,火光亮起,女真游骑就如群狼一般扑了上来!

    林豹头死死握着手中汴梁武库精心挑选出来的马槊,手指关节都因为用力而变得惨白,口中干涩得几乎半点唾沫也无,惶然四顾,一时间浑身本事似乎都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也似。

    在他的目光当中,燕王身形,始终那么端正。紧紧卫护在燕王身边,隐然就是燕王直统领的那位郭家娘子,也只是反手按着腰间一长一短两柄佩刀的刀柄,纯然用双腿控僵。修长的身形绷紧得有如一只姿态优美的雌豹一般,仿佛随时都能爆发而出,双刀在夜空中划出两道闪电!

    而其余燕王直甲士,也都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模样。仍然维持着队列,只是稍稍收紧的一些,马速也并没有提高到最快。两翼的甲士队形收得尤其更密集一些。鞍侧悬着的骑盾全都摘下,遮护在身侧。燕王身边,更有四名甲骑用骑盾遮护严密。

    而内侧甲骑,则是取下了背负的骑弓,从撒袋中抽出一支狼牙破甲锥,抿在弦上并不拉满。微微侧头看向两边扑来的火龙,面色冷峻如冰。

    这些燕王直甲骑,都是精挑细选而来。不比貂帽都选人还要看其他方面,得入燕王直之人,俱都是燕王麾下武力过人之辈!

    更不必提步下跟随在燕王身边的那条长大汉子,虽然给他配了马,但是一路过来,驮着他走不了几里路就得下马让坐骑缓缓,但是就这样半马上半步下的跟随行进,这条披甲大汉仍然能紧紧跟随在燕王身边,没有半点疲累的模样。现在就在步下遮护在燕王马前,脚步咚咚跑得地动山摇也似。手中一柄巨斧。锋刃只是反射着远处映照过来的火光!

    据说这条巨汉是龙卫军重甲陷阵指挥的虞侯使,投军不过年余时间。就从一个云内出身的难民,爬到此等位置!

    马蹄之声奔行如雷,夜色中双方骑军拼力竞逐。而远处杨可世所部营寨火光摇映,已然可以看见人影憧憧。可就在这个时候,从两面拼命直扑过来的女真游骑,终于咬上了萧言这一小队人马!

    冲在前面的女真甲骑,都早就张开了骑弓。一到射程范围之内,兜头就是一阵箭矢扑洒过来。

    火光之中羽箭箭簇闪亮,如一群萤火虫一般飞扑而来。两翼燕王直甲骑都低下头尽力蜷缩身子,再加上骑盾遮护。这些漫射的羽箭落入阵中。就是一阵陷入盾牌的朵朵之声,有的箭矢撞上甲胄兜鍪,就是金属碰撞之声连串响起。只有一两匹战马惨嘶一声,中箭之后四蹄一软,翻滚倒地。马上甲士也被抛出,只是在地上翻滚。

    这个时候,谁也顾不得落马的袍泽了。内翼的燕王直甲士在这一瞬间也弓开如满月。借着袍泽的遮护,就是一排羽箭还击而出!

    冲来的女真甲骑,同样没为这骑弓发射的羽箭遭受多大伤害,只是数骑落马而已。

    双方都知道披甲之士马上骑弓对射,实在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交换了一轮箭雨之后,从两翼扑来的女真甲骑,狠狠用马刺踩着马腹。压榨出最后一点可以提高的马速。人人都用胳膊夹着长枪。就这么硬生生的撞了上来!

    而两翼持盾甲骑也都掣出了马槊,仍然保持着骑盾支架在鞍侧的状态。马槊从骑盾上方的月牙型缺口探出,缩小身形,就准备迎接这些女真甲骑的冲撞!

    碰撞在下一刻就骤然发生,斜刺里冲撞而来的女真甲骑长矛狠狠撞上为燕王直甲士迎上去的骑盾。挟着马力的巨力冲撞之下,顿时就是一片长矛断裂之声,锋刃撕裂骑盾的破碎之声,还有战马长嘶之声,燕王直甲士重重滚落尘埃之声!

    而燕王直甲士也几乎同时探出了马槊,马槊锋刃既长且利,撕开了甲叶,钻入体内,一名名不顾生死扑来的女真甲骑就这样被捅落马下,遏制不住的惨叫之声也终于在夜空中爆发出来!

    女真甲骑虽然自侧面高速扑来,但是因为燕王直甲士也在向前运动,总体而言他们是自侧后接近。长兵刃刺出,燕王直甲士关键时候一提马速就占了便宜。而回刺过去,则顺势沉裆坐鞍让马速又慢下来,这些女真甲骑几乎就是自家撞在了马槊之上!

    双方这一对撞,燕王直甲士在交换比上大占便宜。冲在最前面的女真甲骑,几乎一扫而空。可就借着这样一拖延,更多的女真甲骑拥了上来,火把只是朝着圈内乱掷,火星四溅飞舞,而更多的长兵刃,就朝着燕王直甲士递了过来。终于是彻底咬住了萧言这几十骑的人马!

    而后面涌来的女真甲骑,更分出一步,趁着萧言这一队人马一时间被纠缠住,就超越向前,堵住萧言这一队人马直冲向杨可世大营的去路。

    而在夜色之中,女真军马的号角声还在不断响动,似乎就是要将暗夜之中,所有潜藏的游骑,全部召唤过来,彻底将这一队莫名而出现的人马,绞杀在杨可世所部的营盘之外!

    郭蓉双刀,骤然拔出,顺手就拨落了一根掷过来的火把。火星蓬然炸开,映出郭蓉兜鍪下清丽的容颜。

    她双刀骤然前指:“杨得,冲出去!把前面的鞑子打垮!”

    一直持巨斧披重甲奔行在萧言马前的杨得,头也不回的就大吼一声,震得夜色中空气似乎都剧烈震荡了一下。顿时就迈开大步冲行向前。从两翼超越经过的女真甲骑有人侧扑而来想占便宜。杨得手中巨斧顿时就荡开了一个大圈。纯凭气力,连他们手中兵刃带着披甲身体,都在这一荡当中分为四截,血雨伴随着火星四下飞溅!

    郭蓉环视左右。两翼已然被死死缠住,现下只有卫护在萧言身边几名甲士。而杨得却一往无前,根本不管身后之人跟不跟得上,一步一声大吼,只是向前!

    萧言目光和郭蓉一触。自冰冷的鬼面之下,郭蓉只感受到了萧言的关切之意。

    似乎就在说四个字。

    不要上前!

    可郎君经营的是这般经天纬地的事业。万难之中步步是血走出来,多少儿郎追随他杀得尸山血海。甚而连郎君如此地位,还要冒险向前。

    这个时候,儿女情长,又有什么用?

    郭蓉浅浅一笑,目光再度回扫,却看到了僵在那里,紧紧握着手中祖传丈八蛇矛,既不增援两翼,又不凑向萧言身边护卫的林豹头。

    郭蓉轻蔑了扫了他一眼:“亏你还是燕王直!”

    双刀一展。就要率先冲出。而萧言也在这个时候骤然而动,以从来没有的巨大声量大吼了一声:“一起冲出去!”

    而在一侧,电光火石之间,林豹头终于被郭蓉这一句话从浑浑噩噩中惊醒。

    身周的厮杀呐喊之声,兵刃碰撞之声,战马长嘶之声,一下就席卷而来。夜色中火光缭乱。火星在面前缓缓落下。胯下坐骑也是在不安的躁动,只是被林豹头下意识的压着裆劲镇住而已。

    林家百年,何尝出了自己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子弟?

    自己想要的机会,不就在眼前?

    直娘贼的自己还在卖什么呆!

    骤然之间,林豹头一声怒吼,如兽王巡林,如大虫下山。一挺丈八蛇矛。双腿狠夹马腹。就这样超越萧言郭蓉,直向前撞了出去!

    前面杨得身形。已然被围过来的女真甲骑淹没。只能听见杨得的怒吼之声。这些女真甲骑,除了缠住杨得的之外,其余人等就从两旁漫过,兜头直撞过来,扑向萧言!

    而两翼犹自与扑来女真鞑子拼死缠战的燕王直甲骑,只要能动弹的,这个时候都拼力迎向萧言所在方向。人人就只有一个念头,自家有十条性命,也尽管都在此间送掉。只要能护送着燕王杀入杨可世的大营之中!

    而郭蓉这个时候反而不急着上前了,一挺双刀,策马就挡在了萧言面前。而萧言在面具下淡淡一笑,也拔出了腰间上好乌兹钢打造的佩刀。

    自己一路行来,哪一次不是行险?这一次,小儿科了。

    悠悠千载,风波亭中精魂不绝。召唤自己来到此间,并在最初之时就碰见了那位英雄。自己又岂会在这里倒下?

    开什么玩笑!

    老子又不是没有亲手杀过鞑子,这一次再杀出去就是!

    而就在这萧言都准备加入战场,亲手杀敌的时刻。就见那策马红着眼睛冲出的林豹头。吼声如雷之中,丈八长矛展动。

    迎面女真鞑子,就在矛锋乱抖之际,转眼间就捅翻了四骑落马!

    而林豹头更是从这个打开的缺口和迎面而来的女真鞑子对冲而过,头也不回的抖矛就是一扫,正中一名女真甲骑脊背,啪的一声响亮。这女真鞑子身形竟然被这一矛生生打折弯下来!

    而后面涌上的女真甲骑几杆长矛刺来,林豹头身形一闪,空出一手,一把就揽住几杆长矛,顺势就夹在腋下。丈八长矛回圈,持矛手已然瞬间滑到中段持矛,生生就变成了短矛的模样。那几名女真鞑子还在拼力争夺的时候。这单手所持的丈八蛇矛就如灵蛇一般的颤动,只是对着他们面门招呼,转瞬之间,这几名女真鞑子脸上都开出了碗大的血窟窿!

    而在前面,两名女真鞑子又被一杆巨斧劈落马下。杨得已然回转,浑身血人也似的透阵而出。大斧盘旋舞动,牢牢占定位置。

    “从这里杀出来!”

    杨得与林豹头一步下一马上,长矛巨斧盘旋飞舞,身周女真甲骑纷纷落马,竟然无有一合之敌。杀得这些女真甲骑只有拨马向两边退避开去!

    而在其后,郭蓉在这一刻都目瞪口呆。

    杨得凶悍,她是熟知的。平时温吞吞的大汉,只要让他上阵,那就是一尊巨灵神。她在父亲军中久矣,数万人的常胜军中这等悍将也找不出来。

    而适才那个吓得浑身僵住,动弹不得的年轻甲士,突然发疯一般上前。却没想到,也是这般骁勇之将!骑战本事,马上矛术,简直就是卓然大家!

    平生所见,绝不下于已经名满军中的岳无敌,还有那个厮杀起来锐气犹过于岳飞的杨再兴!

    天下间怎么就有这般多的英雄豪杰,这般多的英雄豪杰,怎么就都归于了那个家伙的麾下?

    难道真的是气运所钟?

    萧言却在身后抢先嗔目大喝,长刀前指:“就从这里杀出去!”

    身周残存燕王直甲士,在这一刻应和之声如雷!(未 完待续 ~^~)

    PS:  谢谢大家关心。顺便求一下月票吧。再度谢谢大家的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