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三卷 补天裂 第一百零五章 风涛急(九)

    乱纷纷猬集在村落内外的三四百名女真亲卫与苍头弹压,还有一众女真亲贵子弟,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杨再兴一骑当先,横冲直撞而来。

    这条绵延十几里的谷道出口小而腹地甚大,谷道中甚而都开辟出了田地,不然也支撑不起两个村落数百名村民的生活。女真人的马桩子就设在那些田地之间,几百匹坐骑正埋头啃着村民辛辛苦苦种植出来的庄稼。几十名苍头弹压懒洋洋的看顾着。

    杨再兴与身后百余骑甲士杀来,这些女真鞑子还毫无阵型,未曾上马!

    突然之间,乱纷纷的女真人队伍之间就爆发出各种各样的喊声。这个由各个亲贵子弟亲卫杂凑起来的阵容,并没有统一的指挥。虽然除了服侍人的苍头弹压等辈之外都是女真人中的精锐,但是失却指挥,各有各的主子要保卫,也还是一团散沙!

    有的女真亲卫拼命抢前,哪怕步下也要先挡住撞来的杨再兴。有的女真亲卫就拼命冲向马桩子,要抢到坐骑,来敌都是甲骑,没有战马与之对战,平白就少了一半本事!

    还有的女真亲卫上前就遮护自家主子,要掩护着他们向南退,先暂避锋芒再说。有的女真甲士却在大声呼喝着让苍头弹压们上前,先用他们的性命消耗一下来敌的冲力。

    至于那一群女真亲贵子弟,更是乱成一团糟,每个人都在大声呼喝,这些成长以来就看着父辈势如破竹击灭辽国的亲贵子弟,倒不是有多畏惧敌人突然杀出,多半都是自恃勇力,想将眼前敌人击破。好回营在同班子弟甚而父辈面前夸功。但是每个人的呼喝号令一声都是自成一套,反而加剧了眼前的混乱局面!

    女真鞑子阵型严整指挥得宜也好。还是现下这般乱糟糟的也好。红了眼睛的杨再兴浑然都不放在心上。

    救援檀州不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家袍泽陷于城中。而整个燕地到处都是被女真鞑子蹂躏之后触目惊心的惨状。自家不得力战,反而要躲躲藏藏的向南而走。早就让杨再兴胸中怒火,郁结得随时可以喷薄而出!

    这一条荒僻谷道,都难逃女真鞑子毒手。东西两路规模空前的女真鞑子凶暴洪流继续南下,这个大宋,又将变成什么模样?

    这些女真鞑子,自家能杀一个,便是一个!只有死了的女真鞑子,才是好的女真鞑子!

    但凭一身本事。满腔血勇,还有这掌中大枪!

    俺杨再兴,是燕王麾下万军之中第一斗将,这战事不止,俺杨再兴就将是女真鞑子眼中的天杀魔星!

    转瞬之间,杨再兴已经冲至村前,终有几名女真甲士与苍头弹压迎上来。杨再兴怒吼一声。却不用大枪扎刺,反而单手攥着枪杆,左扫右砸!

    弹性惊人的白蜡杆枪身带着猛恶风声呼啸,啪的一声就将一名带着兜鍪的女真甲士连盔带头砸瘪。接着横扫,又一名苍头脑袋开花,红的白的一起喷溅出来。再圈过来一荡,正打在又一名未曾戴盔的女真甲士耳门处。整个脑袋从耳门处几乎被砸成了葫芦型。虽然是被钝器击打,可耳门处一片血肉模糊。骨头全碎,立刻就死得不能再死!

    借着这大枪一圈一荡之势,就扫开了一条通路,战马长嘶,电闪而过,一下就撞入了乱糟糟的女真鞑子阵中!

    紧紧跟随在杨再兴身后发起冲击的骑士们,看着眼前一切。虽然都已经深深知道杨再兴这傲气十足家伙的本事,但是每临厮杀,再见一次,仍然要惊叹一次。这哪里是个人,简直就是一条大虫!

    杨再兴大枪如惊雷闪电一般在女真人阵中翻飞,枪影闪动,四下里血花飞溅。这些亲贵子弟的卫士,纵然在女真军中也是难得勇猛之士,还是给杨再兴杀得落花流水,惨叫连连!

    纷乱阵中,那些亲贵子弟都一下变了颜色,吓得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唯有完颜查剌自恃勇力,稳稳站在步下,摘下一直不离身的步弓,搭上羽箭,撒手就是一箭直冲杨再兴面门而来。

    完颜查剌开得两石二三斗的步弓,准头也自不凡。但凡行猎,往往还压过不少军中猛将。如此近的距离强弓迎面寂射,在撒手之际,完颜查剌信心满满的就大呼了一声。

    “中!”

    阵中厮杀的杨再兴却只是一歪头,羽箭擦着他的兜鍪就飞了出去,只是在盔侧带起了一点火星。杨再兴随手还挑翻了一名女真甲士,转头就看见了还保持撒手放弦之势的完颜查剌。

    杨再兴嘴角一丝狞笑浮现,伸手就抓住一支不知道哪个女真骑士步下刺来的短矛,手腕一滚就夺了过来。大枪横扫一圈稍稍逼开围过来的敌人。拧腰叫劲就是一矛掷出!

    短矛电射而至,离完颜查剌最近的一名女真亲贵子弟,就觉脸上溅到几点血雨。骇然转头观望,就见那柄短矛已经没入完颜查剌胸中,矛尖自背后凸出,矛杆犹自在猛烈颤动。这一矛已经将女真开国之君,完颜阿骨打嫡孙的他,戳了个对穿!

    完颜查剌不敢置信也似的看着胸口处颤动的矛杆,嘴角污血不断溢出。

    他是女真新一代子弟中勇武第一的,父亲还答应给他建立亲卫谋克,让他在南朝疆土上建立他的功勋。他将来要成为勃极烈中一员,要有万千南人奴隶,要有一望无垠的南人土地,要有堆积如山的财富,要让南人永远在完颜家面前匍匐颤抖…………

    怎么会是这样?

    完颜扫合,完颜阿虎迭,完颜神土懑都呆呆的看着完颜查剌被短矛刺穿。突然之间,一向以最为残暴面目示人的阿虎迭就最先崩溃,大声哭嚎:“保俺快走!去寻爹爹!”

    而就在完颜阿虎迭大声哭嚎之际,杨再兴身后,那百余名跟随冲击的甲士。终于追及,带着巨大冲量。撞入了已经乱作一团的女真人阵中!

    这百余骑,或者是剽悍武勇,敢于追随着杨再兴北上直抵檀州之南的龙卫军精锐。或者就是血腥转战中余生的燕地骁锐。一路上看尽了燕地为女真鞑子蹂躏的惨状,燕地中人更多有血仇在身。女真主力势大,只能觅路走避,但是在这谷道当中遭逢这么乱糟糟一支女真军马,这个时候,正好痛杀一场,稍稍纾解胸中血气!

    无数兵刃翻飞,无数铁蹄乱践。这上百甲骑。就在女真人阵中乱砍乱杀,衣甲平过,血沃山谷,激起震得山谷中嗡嗡作响的女真鞑子的哭喊惨叫之声!

    虽然有女真亲卫勇士拼命抵抗,可是如此局面,让他们也发挥不出三成本事,转眼间就被摧垮。被砍到,被踏成肉泥!多少女真甲士一面做绝望的死战,一面放声大喊:“让主子走!让主子走!”

    扫合阿虎迭神土懑身边,几十名卫护着他们的女真甲士扯着已经不知所措的他们向南便走。而其余亲贵子弟,身边也多少有几名护卫,顿时也是到处乱窜。

    这些亲贵子弟身边的真女真亲卫,自然都是军中精锐。哪怕绝望境地。也能和敌人打到底。无非就是死而已。可是现今局势不同,他们护卫着这么多亲贵子弟。更有女真人中最为高贵的血脉在!最要紧的,还是保卫着他们逃出生天!

    亲卫们护送着亲贵子弟逃窜,这谷中乱战就是更打不下去了,最终结局,就是败死而已。但是已经给缠住的女真甲士,这个时候却拼了性命。死死缠住冲进来的甲骑,能拖得一刻是一刻。重伤倒地的,在马蹄践踏而过之际,还抽出腰刀去砍马蹄。一时间这战事血腥程度,又加了数倍。

    而女真鞑子这般拼命,也激起了百余名骑士的怒火。被从马上打下来,就在地上继续厮斗。说什么也要将这谷中女真鞑子杀了精光!

    而一马当先冲在前面的杨再兴,这个时候却是没有反身加入厮杀当中,而是继续单人独骑,死死追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眼前这些女真鞑子表现也太怪异了一些。杨再兴也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怕是撞见什么了不得的队伍了。这个时候,可不能让这些女真鞑子逃掉!

    就见女真人轰然四散之际,杨再兴单人独骑,大枪舞动,一路追了过去。只要不长眼的撞在他的马前,一概挑翻了事。转瞬之间,就有完颜阿骨打的七八名侄孙,远房侄子,倒在血泊当中。或者胸口,或者颈项,都被大枪锋刃开出了血窟窿,而他们身边亲卫,只能看着他们血污之中尸身放声哭嚎!

    而身份最为贵重的扫合阿虎迭神土懑三人,已经为数十名护卫护持着准备攀山而走。慌乱中分作了两个方向,阿虎迭和神土懑在一处向西,而扫合向东。

    杨再兴杀气腾腾的瞄了一眼,就捡着阿虎迭和神土懑那一路追过去。原因简单得很,那一路人多!

    女真亲卫一边护持着阿虎迭和神土懑准备上山,一边不住回顾追兵。看着就杨再兴单人独骑浑身是血的冲撞而来,这些女真亲卫却没有半点放松之态。

    这个南人甲骑,实在凶悍得超乎想象。一人一马就敢撞阵,而马前也无一合之敌!

    亲卫带队大声呼喝,就要留下一半人断后稍稍阻挡杨再兴,而另一半护持着阿虎迭和神土懑也来不及丢弃身上盔甲了,就这样累赘万分的准备攀山而走。

    可是区区十余名女真鞑子,哪里又拦得住杨再兴?还没来得及结出一个小型步战阵列,杨再兴已经催马冲过,大枪左右一荡,两名女真鞑子已经颈项开了个大血口,走气漏风飙血的仰天便倒。而杨再兴已经电闪而过,直追阿虎迭和神土懑他们!

    而阿虎迭和神土懑浑身累赘,这个时候又吓得腿软脚软。女真起兵以哀兵之势与辽死战之际,他们都在十岁左右。并不曾经历父辈那种艰危死战之境,这几年过得也都是富贵生涯。虽然一向以女真子弟勇武而自诩,但是初撞上这种局面,而且碰到的还是杨再兴这等杀神。被吓到这等地步,也是情理之中。

    七八名护卫拼命的后推前扯。要将他们拉上山径。可阿虎迭与神土懑只是踉跄着被他们扯动,杨再兴冲来之际,都还没有攀上山去。

    马蹄声轰鸣而来,杨再兴长枪探出,左右一盘就架开了几名女真亲卫拼死挥来的短兵,马前又撞飞了一个。长矛锋刃,一下就钻入背对着他的神土懑颈椎之中,稍稍一搅,就将神土懑的颈椎搅得粉碎,完颜阿骨打的长子长孙。就跟一个烂口袋也似,软到在地!

    而另一边,阿虎迭却突然跪下,用女真语大声哭喊:“饶俺一命,爹爹会用万名奴婢,无数财货来赎俺!”

    女真年轻子弟当中,一向最为暴虐的阿虎迭。在超越他的暴力之前。终于表露出本性。其实离了父辈们打出的威名,他什么都不是!

    杨再兴一枪搅烂神土懑颈椎之后,就已经盘抢而出,又是单手握枪一圈一荡,扫开那些红了眼睛扑来的神土懑亲卫,接着枪杆一弹,眼角扫见一个你年轻女真鞑子跪在地上用女真语大声哭喊。枪杆弹起之后就顺势砸落。重重敲在阿虎迭的脑袋上。啪的一声脆响。完颜宗磐的独子脑袋,就被砸得跟一个烂西瓜也似!

    “虫鸣兽语。俺听不懂!”

    转眼间就杀了完颜阿骨打三个孙子,多少亲眷后辈的杨再兴,一边随手应付扑来的女真亲卫,一边就举目四顾。

    那边扫合一队人马,动作却敏捷得很,扫合看起来也比神土懑和阿虎迭镇静一些,已经甩脱了身上不少累赘,攀上山去。女真亲卫层层留置断后,而扫合就在四五名亲卫拼命拉扯之下,手脚并用,一门心思的逃命!

    杨再兴厮杀之间微微有点头痛。他在女真人阵中纵横来去,半凭本事半凭马力。当然更有大半靠着这几百女真鞑子自家不争气,不曾上马,阵型混乱,而且没有统一指挥。明明都是能厮杀的军汉,却四分五裂先想着保护人逃走。种种桩桩因素凑在一起,让他痛痛快快的杀了一场。

    不过这队逃走女真鞑子上了山,自家下马步追,山上步斗,未必就能杀得这么爽快了。难道今日真是功亏一篑,不能将这些鞑子全留下来?再碰见这么好机会,可就难了。

    正在杨再兴微微有点遗憾之际,突然山径之中,就窜起一个矮小身形。动作却敏捷得超乎所有人想象。

    这个矮小身形一下便从埋头爬山的扫合身边对冲而过,抬起手臂之侧一抹寒光闪动。轻轻掠过了扫合的颈侧。

    就是这样一抹,扫合颈侧大动脉顿时被割断。这个女真东路军主帅完颜宗望唯一的亲生儿子,茫然站起身来,颈侧突然喷溅出大股大股的血水!他伸手想去按,手抬在半空,就再无气力,轰然栽倒在地,向着山下滚落。

    而那矮小身影早已斜窜一旁,将那些目瞪口呆的女真亲卫甩得远远的。

    正是十三!这神出鬼没捡人头的本事,就是杨再兴眼高于顶,也只能在心里写个服字!

    扫合亲卫头领呆呆看着自家小主子就这样死在身边,查剌死了,阿虎迭死了,神土懑死了,多少女真亲贵子弟都死了。

    现在谷道当中,这些向来勇悍的女真亲卫被百余甲骑杀得血浪翻卷,苍头弹压们四散哭嚎走避。

    若是真有三四百指挥统一的女真甲士与这百余骑战,哪里会惧他们?哪怕这些敌手当中有一个罕见罕闻的猛将也是一般!

    但是以亲贵子弟亲卫们杂凑起来的队伍,遇敌都想保着主子先走,自家四分五裂,又被堵得不能上马。最后结局,就是这般。多少女真最为高贵的血脉,就了断在这荒谷之中!

    这个结局,自家就算回去,也只是死路一条,不如就和这些敌人拼死了罢!宗望的怒火,总要将南朝烧成灰烬!

    那女真亲卫头领声嘶力竭的大喊一声:“留两人给宗翰报讯,小主子们都被南人杀死了!俺们就在这里,拼死了也罢!”

    看着扫合倒毙山间,看着多少女真鞑子再不逃命,红着眼睛涌来拼死。杨再兴痛痛快快的大笑一声。

    “想死还不容易?爷爷成全你们!”

    谷道之中,百余甲骑纵横驰奔,到处卷杀乱成一团的女真鞑子,杨再兴更是左冲右突,杀得端的是痛快淋漓。

    这些女真亲卫虽然断了指望,只能红着眼睛拼命,可是局势已经如此,纵然拼死,也换不来几名对手的性命!

    杀得痛快的杨再兴所部,只想着这几百颗女真鞑子脑袋,总能换来大家迁官一两转。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一次谷中遭遇之战,却带给了女真统治者们最大的惨痛!(未 完待续 ~^~)

    PS:  尽力码了一章,晚上还有事情。不用等了。如果觉得杀小鞑子杀得痛快,就请投月票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