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三卷 补天裂 第七十四章 阻狂澜(四)

    窟谷寨前,数千军马燥乱群集。

    大多数军马,是追随韩世忠疾驰南下,又攻击洪谷寨不利撤下来的人马。几日夜间奔袭数百里,又在洪谷寨苦战一场,最后还不得不后撤至窟谷寨所在。饶是以神武常胜军之强,这个时候也是到了筋疲力尽的程度。

    数千战马,乱纷纷的放在水源旁边饮水,明显可以看出战马都掉了一层膘下去。途中倒毙伤损的战马,也有三四百匹之多。

    韩世忠那些亲卫骁锐之士,连上窟谷寨休息的气力都没有了。就从马上翻下,披着甲胄就倒地呼呼大睡。

    一两千满身尘泥血汗的甲士,东一团西一簇的就在道旁尘泥之中,或在乱石之上,以各种各样的姿势瘫倒在地,鼾声扯得震天价响。

    窟谷寨本来就属于后方军寨,就算经过韩世忠特意加强,神武常胜军守军也不过就是千人左右,再加上原来河东本地驻泊军马充为的辅军千余人。

    当韩世忠率领大队隆隆从前经过,直扑传来女真破边而入警讯的西面岚水河谷道路的时候,窟谷寨上下就一边加强寨防,一边翘首延盼前方传来的好消息。

    在窟谷寨守军想来,一则是女真破边而入就是三四日前的事情,就是岢岚军一路军寨要隘的守军薄弱不堪激战,多少也能迁延些女真军马南下的脚步。

    而韩世忠这次率领的人马,全是能打硬仗,能熬苦战,军中仰望的那部分最精锐人马。虽然数量不多,还经历了长途奔袭。可所向必然有功。一定会将洪谷寨这个缺口封住,说不定还顺势向西再拿下飞鸢堡。封住女真军马从岢岚军继续向南深入岚州方向的道路!

    神武常胜军成军以来,所向无不摧破强敌的过往战绩,也让窟谷寨中守军,分外确信他们的判断!

    可最后等来的,却是这些神武常胜军中最为精锐的甲士,满身尘泥血汗,一脸疲倦阴沉的回返窟谷寨前,然后就瘫倒了一大片。

    女真军马南下步伐竟然如此迅速,岢岚军守军照这个丢失寨堡关隘的速度等于就是闻风溃散,而神武常胜军居然出师不利!

    这个时候。窟谷寨中守军也只能收起略微有点慌乱的情绪。赶紧开始照应这些撤退下来的军马。

    遣出轻骑接替已然疲累万分的韩世忠亲卫,继续向西放出哨探。打理照应这数千匹同样疲惫至极的军中战马。火军也烧了大量的热汤,烙了油汪汪的饼子,大桶大桶的担下来。马料也尽是准备好的,熟鸡子精黄豆装进料袋,给一匹匹的战马挂在耳朵上。

    可这上千甲士已经疲倦得连吃饭的气力都没有了,多少人手里端着汤碗。拿着烙饼,只吃一口,就头一歪呼呼的睡着。

    只有韩世忠带着几名亲卫,犹自强撑着走动。和窟谷寨守将急匆匆的在布置着些什么。数十名窟谷寨中传骑,向东向北向南的撒了出去,带着最新军情去通报各处。并且还要布置窟谷寨的防务。除了稳固窟谷寨的防守之外,韩世忠也绝不甘心就这样缩着头挨打!

    在和窟谷寨守将匆匆布置了一番。并且向西撒出去上百哨探。并令窟谷寨守将即刻在监看的河谷道路中再度立下了两个夹峙的军寨。窟谷寨守军不做出击之势,就是要向西稳守。不管女真军马来势多么猛烈。只要窟谷寨这里稍有动摇,这守将或者就战死在女真军阵之前,或者就是自己割了脑袋!

    窟谷寨守将凛然领命而去之后,韩世忠又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一堆睡着的人前面,寻着两个,重重踢醒他们。

    韩世忠所踢两人,一个是牛皋,一个是屈盖。两人睡得差点搂在一起,这画面简直美得无法直视。鼾声扯得震天价响。

    韩世忠踢这两个夯货可没留情,在他们甲胄上只是发出蓬蓬两声巨响。牛皋一下翻身而起,挥拳就想打人,看到站在面前的是韩世忠铁塔一般身影,这才收起拳头,揉着眼睛抱怨道:“直娘贼,在洪谷寨拼死打到底也就是了,女真鞑子俺们又不是没碰过!非得撤回来,几百里路下来,人马都累得鸟似泥,还不让人踏实睡一会儿了?”

    另一边屈盖被重重踢一脚都未曾醒,居然还带着沉重的甲胄翻了个身。牛皋满肚子气没处撒,重重一拳擂在他的兜鍪上。

    “直娘贼的起来!”

    屈盖打着哈欠睁眼,也是张嘴就想飚村话,看到是韩世忠沉着一张脸站在面前,这才甚深收住。

    韩世忠和这俩货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冷冷道:“有军令!”

    三个字一出,牛皋和屈盖都腾的跳了起来,就连周遭睡得极沉,雷打不醒的那些甲士,都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

    “牛皋屈盖,你们赶紧向北,与正面守将商议,至少抽十指挥歩骑回返!某就坐镇窟谷寨处,稍稍休整,就继续反攻洪谷寨!你们引回军马,就为后续援应!”

    牛皋韩世忠听到反攻两个字,顿时就将身上如山一般沉重的疲倦之意,抛到了九霄云外去。摇摇晃晃的翻身而起,重重锤胸甲领命,就去寻还能走得动的坐骑。他们身周睡着的甲士也支撑着站起,纷纷招呼着:“还要找女真鞑子算账,俺们人倦点打什么鸟紧,都去把自家坐骑照应好!”

    这一仗实在是打得憋屈,侧面所谓友军门户洞开,神武常胜军数百里往援,居然不克而还。什么时候神武常胜军这样丢人了,还好韩将主不愧是韩将主,还要继续攻下去。说什么也要将这个场子找回来!

    韩世忠深深的看了那些万分疲倦还强撑起身的亲卫甲士一眼,点点头就大步走开。

    将士仍然战意不减,这让他深感欣慰。但是有些话却不能对着这些忠勇将士说出口。

    现下河东战局之劣,已然超乎想象,已经不是他这一部。所能独力挽回的了!

    韩世忠又走到另一堆睡着的甲士旁边,都如虎正靠着一块大石。睡得口水流一地。韩世忠毫不客气的又是一脚将他踢醒:“直娘贼,小韩五名号就你这般还当得起?自家兵马都不管了,睡得跟呆鸟也似,给俺滚起来!”

    都如虎一震跳起,看见韩世忠铁青着脸站在面前,摸着后脑心虚的赔笑:“俺就是眯一下眼,这就去照应兵马,这就去照应兵马!”

    韩世忠一把扯过他,走得离那堆睡着的甲士远些,低低的沉声道:“你选一指挥人马。吃点喝点,选强壮健马,南下去!自静乐而下楼烦,在那里稳住局面!”

    韩世忠这一支人马当中,麾下牛皋虽然官位最高,但是韩世忠最为倚重的还是都如虎这个年轻军将。除了长得和他老韩有点像之外,冲阵厮杀。领兵独当一面,都是极拿得出手的。而且能得军心。这小韩五之名,没点本事也不是轻易就能戴在头上的。

    一听韩世忠的话都如虎就反应了过来,韩世忠这是怕女真军继续深入南下,经宜芳走楼烦,沿着岚水南面那条支流河谷,向太原府方向抄击!

    都如虎神色也郑重了起来:“就一指挥兵马?”

    韩世忠默然点头。

    神武常胜军大军都压在正面。被女真军一部死死牵扯住。不是轻易就能抽调出大量人马来堵缺口的。女真军自岢岚军方向破边而入后,其兵力优势就可以完全发挥。随处都可以抄击神武常胜军侧翼。韩世忠就算是要南退。也只能步步为营。能抽出都如虎领一指挥骑军南下楼烦应变,已经算是此刻竭尽所能了。

    这一指挥骑军能派上多大用场,谁也说不准。只能寄望于女真大军继续南下的速度和决心不如从前,留出一点给韩世忠应变的时间!

    韩世忠这一翼的战事,已然转变为双方都拉开打的局面。神武常胜军没多少地利可借,硬碰硬的就要拼实力了。但是兵力劣势却是实打实的放在这儿。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燕王率领的大军能及时赶到,或者是西面西军所部,能及时发起反攻,牵制女真大军的脚步。

    可前几日回报的消息,萧言大军不过才到西京洛阳方向,准备渡河北上河东。几万人大军渡河行军,不是那么快捷的事情。而西面西军所部,看他们在岢岚军的表现,还是摇头比较快。

    韩世忠已经是在不利条件下竭尽所能,可折家军在岢岚军方向挖的坑实在太大。以神武常胜军之强,以韩世忠应对之快,还是无法弥补过来!

    此时也唯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无非就是尽力死战到底而已。

    都如虎慨然拱手领命:“末将不死,楼烦就在俺们手中!将主,俺这就点选人马去了。要是末将回不来,还请将主带几百个女真鞑子脑袋,来看看末将的坟头!”

    韩世忠不语,只是重重的拍了都如虎一巴掌。转身而去。

    燕王,俺们在这里拼命厮杀,尽力堵御。你可不要来得太晚!不然这局势就难以挽回了。

    还有那直娘贼的折家军,俺只要不死,到时候有的是帐算!

    而都如虎已经起身,一个个将身边甲士拉起,低声吩咐几句,这些已经疲惫到极处的健儿,又强打起精神,做继续奔袭厮杀的准备!

    ~~~~~~~~~~~~~~~~~~~~~~~~~~~~~~~~~~~~~~~~~~~~~~~~~~~~~~~~~~~~~~~~~~~~~~~~~~~~~~~~~~~~~~~~~~~~

    在洪谷寨前,大队同样疲惫的杂胡轻骑,也涌上了道路。

    在好容易击退了韩世忠的奔袭之后,这些杂胡和女真鞑子组成的联军,同样是疲不能兴。数千人连收拢尸首伤患的气力都没有,在洪谷寨上下,随便什么地方,同样倒头就睡。只有未曾真个参战的女真甲士,还坚持向东放出哨探,提防那支南朝强军杀个回马枪来。

    对这数千立下奇功的杂胡军马而前,刚才一仗打得是他们胆战心惊。伤亡无虑五六百之多,换取的战果却是寥寥。这支南朝强军明显也能看出数百里奔袭之后的疲惫,但仍然将设伏的他们臭揍了一顿,然后整师而还。要不是有女真军撑腰,他们这支杂胡军马说不得就要大败亏输!

    汉家军马之强,他们总算是见识到了。一路南下势如破竹的虚骄,顿时就兜头泼了一盆凉水上来。

    银术可看他们经历了这样一场苦战,总算是大发慈悲,给了他们几个时辰休整。然后又纠合起这些杂胡,准备继续南下!

    这些杂胡实在是想好好在岢岚军境内抢掠一番,但是银术可统御他们,恩则不减,砍起脑袋也绝不手软,还有女真谋克军中监管,也只能服从命令。整顿军马继续南下。

    道旁银术可与留守此间的女真谋克阿罕最后交代几句:“不能呆守在这儿,俺们守城怎么样也比不上南人!拣选军马,还是向东逼过去!不用担心后路,宗翰大军马上就要到来了!”

    阿罕点头,女真军马强就在打野战上面,这点他还是理会得。

    看到银术可疲惫的面容,原来对银术可并不如何敬重的阿罕,也忍不住道:“银术可,你功劳够大的了,就在这里留守也罢。等宗翰大军到来,将旧部还给你,不是比这些家伙更得力些?”

    银术可一笑:“还远远不够。”

    这支南朝强军犹在,还没将他们彻底逼到绝境,自己蒙受的耻辱如此巨大,现在这点功绩,如何算得上足够?

    还需要更多的南人鲜血!还需要更大的胜利!只有将这支南人强军的军旗踩在马蹄之上,将南人国都焚烧,那时才算得上足够!

    他也不愿意和阿罕再多说下去了,大声号令:“继续南下!将南人防线彻底动摇!某在这里担保,只要一路杀到南人太原府,你们每个人,我都请宗翰赏下十个南人生口,无尽财货!若是稍稍迟疑不前,某银术可杀人也不眨眼!”

    数千杂胡,为银术可激起一些士气,大声应和。这从岢岚军边地卷起的狂澜之锋,又要继续向南深入!(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