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鬼面妖妃

第468章 真相就要浮出水面

    为了有机会实施计划,墨雅溪同时在灯油中掺了一种可以令人昏迷的药物,夏织秀的意识才会渐渐变得模糊。为了让她更容易相信,墨雅溪早已买通了稳婆,让稳婆故意声称夏织秀的孩子出了问题,假装检查一番之后又故意说孩子恐怕已经死在了腹中,吃惊之下,再加上药物的作用,夏织秀很快就昏了过去。

    不过虽然是在昏迷之中,她却很快就把孩子生了下来,让墨雅溪万分惊喜的是,那居然是个健康的男婴,很好,这正如了她的意!

    于是她立刻将这个刚刚出生的男婴偷偷抱走,好让所有人都以为孩子是她所生。等夏织秀醒来,就告诉她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为了不让她伤心,便干脆立刻处理掉了。

    果然,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夏织秀绝对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以为孩子真的没能保住,除了伤心欲绝之外倒也不作他想。

    而另一方面,东陵孤云等人也没有丝毫怀疑,都以为孩子的确是墨雅溪所生,并且在几天之后把她和孩子接回了宫中。

    至此,墨雅溪总算暂时松了口气,接下来只要等端木幽凝回宫之后,也发现不了什么问题,她就可以完全放心了。

    或许是上天的眷顾,端木幽凝见到孩子之后,果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接着便离开了。墨雅溪忍不住欣喜万分,认为最难的一关终于过去,自此她的后半生也算有个依靠了。

    谁知就在今晚,风云突变,东陵英雅竟然会毫无预兆地说出了那样几句话,更糟糕的是她因为太过心虚和慌乱,居然立刻有了那么大的反应,这可怎么办?

    一旦东陵孤云起了疑心,或者是有哪些心怀不轨之人在东陵孤云面前再添油加醋地说些什么,到时候只要一进行滴血认亲,所有的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不,绝不能束手待毙!就算这个孩子已经不能继续以皇子的身份生活下去,也绝不能连累了自己,哪怕舍了这个孩子,也得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

    墨雅溪的大脑急速地运转着,渐渐的,她似乎想出了可行之策,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第二天她便偷偷派人告诉刘氏,让她借口想念外孙,入宫前来看望。接到消息,刘氏自然能够想到必定是出了什么事,立刻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当下墨雅溪假装十分高兴,命侍女把瑞希抱了过来,母女两人逗弄了片刻,做足了戏,墨雅溪才让侍女带着孩子离开,不等刘氏开口她便沉下了脸,低声说道:“娘,恐怕要出事了。”

    只这几个字,刘氏立刻吓了一大跳,忙压低声音反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墨雅溪叹了口气,只觉疲惫不堪:“要出大事了!所以你一定要听清楚我的话,回去之后就立刻照我的话做,否则咱们一家就全都完蛋!”

    刘氏一听自然更加吓得不轻,忙连连点头:“你说,你快说,我一定照做!”

    墨雅溪到底说了些什么,旁人自然没有机会听到,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刘氏便尽量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墨雅溪吐出一口气,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希望上天眷顾吧!

    回到府中,刘氏什么都来不及做便立刻把墨雅年叫了过来,神情凝重地说道:“雅年,娘现在要跟你说的话特别重要,你务必要听清楚,然后立刻回去跟夏织秀把所有的一切都说明白!”

    墨雅年有些不明所以:“娘,怎么了?”

    刘氏叹了口气,几乎哭了出来:“造孽呀……”

    刘氏究竟是如何跟墨雅年说的,墨雅年又是如何跟夏织秀说的,这一切都无从得知,只是接下来的几天,整个墨家十分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东陵孤云,端木幽凝,东陵英雅等人自然都不曾闲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这日一早,东陵英雅便兴冲冲地跑到了端木幽凝面前,报告自己的调查结果。

    此时东陵孤云也正好前来看望自己的一双儿女,正逗着两个孩子玩耍,看到她的样子便微微一笑:“瞧你眉开眼笑的,想必收获不小吧!”

    “那是。”东陵英雅得意地晃了晃脑袋,“本太子妃出马,必定手到擒来。皇嫂,真的被你说中了,我查到墨雅溪入宫之前,的确从一个游方郎中那里得到了一个药方,可以令她的肌肤永远娇嫩如少女。不过可惜,那药方中有一味药材如果长期服用,会导致再也不能有孕。”

    东陵孤云一声冷笑:“果然如此,墨雅溪还真是处心积虑!”

    端木幽凝却只是淡然一笑:“还有吗?”

    “当然有。”东陵英雅连连点头,“我还查到几个月前墨雅溪的大哥墨雅年纳了一名妾侍夏织秀,是他到处沾花惹草时与其勾搭成奸,以致珠胎暗结,才被逼着奉子成婚的。那妾侍过门时就已经怀了六个月的身孕,而且无巧不巧,她是跟墨雅溪同一天生下孩子的。”

    夫妻二人彼此对视一眼,脸上写着同样的内容,墨雅溪的孩子,必定就是夏织秀所生。

    事到如今,已经可以百分之百地确定自己上了墨雅溪的恶当,东陵孤云不由咬了咬牙:“那夏织秀的孩子呢?”

    东陵英雅一声冷笑:“还用说吗?当然就是瑞希了。当日墨雅溪的家人不知怎么把夏织秀给弄昏了过去,等她醒来就跟她说孩子生下来就死了,并且尸体已经处理掉,可笑夏织秀居然相信了。”

    所有这些端木幽凝早就用神眼探测了个一清二楚,为了不引人怀疑,她才故意假装要摔倒,把手搭在了墨雅溪的腕上,后面这一切才更加顺理成章。否则东陵孤云若是问她究竟是如何知道的,她不就无法解释了吗?

    不止如此,此刻她同样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如此说来,当初墨雅溪的家人同意让夏织秀进门,恐怕打的也是这个主意吧!”

    东陵英雅立刻点头:“一定是这样,我还打听到当初夏织秀的家人找上门,墨雅年根本就不肯负责,还是墨雅溪出面从中斡旋,夏织秀才进了墨家的门。很明显,墨雅溪就是冲夏织秀腹中的孩子去的,早就想好了要将她的孩子据为己有,来欺骗皇帝哥哥。对了,那几个太医查的怎样?”

    端木幽凝点头:“也有了结果,那太医的双腿根本就不曾跌断,一切都是他的借口。如今大内密探已经将他们全家秘密控制起来,绝对不会走漏消息。”

    “太好了!”东陵英雅忍不住击了一下手掌,“皇嫂,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什么时候揭穿墨雅溪的真面目,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端木幽凝微微一笑:“稍安勿躁,咱们必须要设计一出好戏,让她无法抵赖才行。不过在那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墨雅溪一次机会,看看她是否有痛改前非的意思?”

    东陵英雅撇了撇嘴:“有那个必要吗?”

    “有。”端木幽凝点头,“毕竟她被那游方郎中害得不能有孕,的确十分可怜,身处后宫,她希望后半生能有个依靠也是人之常情,一时糊涂做出这等错事也是情有可原的,如果她愿意痛改前非,我们自然应该给她一个机会,皇上您说是吗?”

    东陵孤云沉吟片刻,也点了点头:“有道理,朕也不愿把事情做得太绝,就给她一次机会好了。但她若是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朕无情了!”

    几天之后,墨雅溪正在房中陪着孩子,便有侍女来报,说徐含烟前来看望。她兴致缺缺地点了点头:“让她进来吧。”

    片刻后,徐含烟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上前见礼:“见过姐姐。”

    墨雅溪打起精神挥了挥手:“不必客气,过来坐吧。有劳妹妹前来看望,真是过意不去,妹妹这段时间可还好?”

    徐含烟赶忙点了点头:“很好,多谢姐姐关切。”

    墨雅溪点了点头,两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而徐含烟的眼睛一直不停地闪烁着,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又有些难以启齿。

    她的表现实在太明显了些,就算墨雅溪对她没有多少兴趣,也很快就觉察到了不对劲,不由皱了皱眉头:“妹妹这是怎么了,有话要说?”

    见她问出了口,徐含烟仍然有些迟疑,片刻后才压低声音说道:“妹妹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她既然特意来找自己,自然是因为这话跟自己有关,墨雅溪立刻点了点头:“妹妹有话直说无妨。”

    徐含烟答应一声,又往前凑了凑,声音也压得更低:“姐姐,昨日我听到内侍在悄悄议论,说皇上怀疑瑞希根本不是他的亲骨肉……”

    “什么,他怎么……”一句话未说完,墨雅溪便脸色大变,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脱口说了半句话。幸好紧接着她又反应过来,立刻摆出了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这是谁在胡说八道,看我不割了他的舌头!瑞希是我所生,千真万确是皇上的亲生儿子,这怎么可能有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