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2章 那是必须的!

    方毅目光如炬,单手负背,身板挺直,像巨人一样站在方鸿儒的身旁,对着席位下的众人厉声疾呼。

    方鸿儒伸了伸手想要阻止,但想到孙子都长大了,这些场合他想要怎么干,就怎么干吧。

    席位下的李孟周碧莲等人都呆了。这个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是怎么样了?年纪轻轻竟然如此张狂?居然让他们全部一起上?

    李孟冷冷一笑,说道:“无知小儿,让我教训一下你吧,就我一个就够了。”

    说罢,他就迈出脚步,想要和方毅单挑斗医。

    周碧莲却是低头想起了什么,拉住李孟说道:“等等……方毅这个名字有点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方毅的那段《爱中医爱方毅》的视频超过了八亿点击,当中也有不少是海外人士的点击。

    其实也对,当一个点击量到达了某个层次的时候,其实是到达了一个街知巷闻的程度了。虽然民众是善忘的,可是有些东西是过目不忘,也有些东西看到了什么特定的人事物,就会回想起来。

    刚才方毅的那个振臂一呼,那个面相以及那款青色衣衫,让周碧莲想起了半个月前看过的一个视频。里面的那个男主角,被称为天才神医的青年,跟面前的这个人是一模一样!

    周碧莲仔细再看了看方毅的脸……终于,记忆中的画面和方毅的脸重合了。

    她偷偷噎了噎口水,将李孟拉了回来,说道:“你还记不记得之前看过的一段视频?那个天才神医。”

    李孟浑身一颤,猛地回头看着方毅,说道:“你就是那个名满华夏的医侠方毅?”

    方毅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盯着李孟,说道:“不要浪费时间,赶紧说你想比什么,你不讲,就我来定。”

    李孟眼角抽了抽。都说盛名之下无虚士,方毅那视频点击量如此大而且赞扬声一大片,证明他是有着与年龄极为不符的实力,哪怕视频有些水分,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李孟不是怕什么,就是怕阴沟里翻船。

    周碧莲知道李孟是个有野心的男人,一心也想帮他,就凑到他耳边,说道:“我去试试他的本领,你先看着。”

    李孟悄然点了点头。

    周碧莲宠溺地看了看李孟,然后回头对着方毅冷声道:“素闻医侠方毅以针法起家,我周碧莲不自量力,就跟方医生讨教一下了。”

    在一旁默不吭声的朱魅突然冷冷一笑,在方毅的耳边轻声道:“一来就逼你动真格,还要斗你的拿手绝活,这女人还真是爱李孟爱得死去活来,连炮灰都甘愿当。”

    方毅扫了朱魅一眼,然后走下阶梯,来到周碧莲的面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

    少顷,他转头看了看李孟,说道:“你的女人比你有勇气,也值得人尊敬,倒是你……”

    说到这儿,方毅摇了摇头,伸出食指摇了摇,接着道:“真不是男人。”

    “你!”李孟被方毅气得是面红耳赤,一副想要大打出手的模样。

    方毅甩了甩手,说道:“得了,没本事没胆量的家伙就给我退下!还说要挑战我爷爷?我爷爷就算是动动小手指都足够让你找洞钻了。”

    李孟气愤难当,大喝道:“碧莲退下,我要亲自跟他斗斗!我看看他是不是浪得虚名的骗子庸医!”

    周碧莲一脸为难。如果李孟真的这么干,那计划不都打乱了吗?原本是应该她来试水,然后让李孟伺机而动的,但是没想到李孟受不了方毅的激将。

    平素李孟的性格虽然有些骄狂,但心智还算沉稳,不会这么容易受激的,但是他有一个弱点,那就是自尊心太强,强得有些自负。

    而恰恰这一点,被方毅给抓住了。受到方毅的一句狠话所激,李孟就受不了了。

    方毅看着李孟气愤难当的模样,戏谑道:“怒伤肝,斗就斗嘛,何必要一副吐血的模样?怎的?要不要我出手帮你先治治!”

    “放屁!”李孟冷声一喝。

    方毅鼻翼耸了耸,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皱眉说道:“是挺臭的,是你放吗?”

    李孟双拳握紧,说道:“你就只会扯嘴皮子吗?”

    方毅冷冷一笑,从怀里拿出一盒银针,说道:“你有一次反悔的机会……你看看是还要跟我斗针法呢,还是斗点其他?”

    李孟骑虎难下,怎么好意思临时要改斗法?况且经方才那么一闹,大家都集中在大堂里面看好戏,他要是输了气势,那就是等于输了一半了。

    李孟冷哼一声,说道:“斗针法就斗针法,我现在就去准备病人。”

    一个矮小的胖子扶了扶眼镜,小声说道:“李主任,病人现在不好找,你也直到现在的环境了,现在候诊室就一位流浪汉了。”

    李孟眉头皱了皱,摆手道:“是个人就行了,让他进来!”

    小胖子点点头,就将流浪汉给叫了进来。

    流浪汉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大爷。他身躯高大颀长,双手颤抖打着摆子,衣衫十分褴楼,全身臭烘烘,进来的时候让众人都捂住了鼻子。

    全场之中,只有方毅、方鸿儒等数人没有捂鼻子,反而很认真地看着这位流浪汉。

    方鸿儒和这流浪汉目光对接,顿时一阵震惊,刚想要站起身子说话,凌玉生却上前将他按回椅子上,并悄然摇了摇头。

    方毅也留意到这有点古怪的一幕,不过也没放在心上,因为注意力都落在了老大爷的身上。

    李孟捂住鼻子拿过胖子递来的病例,看向方毅,说道:“病人只有一个,咱们轮流比试……症状是这样的,他双手……”

    方毅面目严肃,伸手打住李孟的话,说道:“我眼不盲心不瞎,不用你讲,还有,病人不是玩具不是白老鼠,不能这样轮流来试。”

    李孟看了看方毅,说道:“那你想怎样?病人就只有一个,如果按你这么说的,如果我治了你就不治,你不就不战而败吗?”

    方毅嘴角一扬,说道:“是吗?这里不指一个病人,总共有两个。”

    李孟和周碧莲相视一愣,问道:“两个?还有一个在哪?”

    方毅伸出手指,顺时针地往右移动,最后落在了周碧莲的脸上,笑道:“你。你就是第二个病人。”

    李孟冷冷一笑,说道:“怎么可能,碧莲身体健康着,不瞒你说,她是我未婚妻,早就已经同床共枕,她身体有没有问题,我会不知道?”

    方毅摇了摇头,说道:“亏你还是他的男人,竟然连自己女人的身体情况都不知道。”

    说着,方毅走到神色有些古怪又低头不语的周碧莲面前,说道:“你虽然靠着药汤来稳定自己的面象和脉象,但你的瞳孔出卖了你……无论外在粉饰得多好,内脏五行如果有问题,还是会显现出来的”

    周碧莲娇躯一颤,抬头说道:“我瞳孔怎么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李孟嘴角抖了抖,说道:“碧……碧莲,你身体真是有事吗?”

    周碧莲看了看李孟,尴尬的说道:“没事……也没多大的事。”

    李孟的脚步浮了一下。没想到真被方毅言中了,原来自己女人身体真的有问题。如果是这样,那方毅骂自己的话,不都得全吞进去了吗?

    方毅瞥了李孟一眼,一手拿起周碧莲的手,一手拿起银针,说道:“你的经期紊乱很明显是休息不足而造成的,看你那么在意李孟,你是为他而常常通宵达旦吧?”

    周碧莲沉默不语。方毅不仅面诊技术一流,心思还十分敏锐,竟然察觉到这种小细节。

    方毅摇了摇头,说道:“你自己也是医生,该知道是药三分毒,虽然为爱人奉献牺牲不可耻,但你不应该是为这种……唉,你为他日夜操劳,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李孟脸上的绯红一闪而逝。一个正常人,多少还是会有点羞耻之心,被方毅这么说,他还真是无从辩驳。

    周碧莲护爱心切,抬头欲要解释,方毅摆摆手,说道:“好了,坐下挽起衣服,我要给你刺气海、关元、神阙以及中脘。”

    吩咐周碧莲坐下之后,方毅就开始使用五行针法。

    周碧莲的情况不算太严重,只要采取温和的方式疏通一下经脉然后将体内残余过多的药渣给排出体外,再调好作息时间就好了。

    很快,方毅就把治疗的流程做完。他认穴之快,针法之独到和断症之准确,让在场所有的华裔中医忍不住拍手叫好。

    李孟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自己的女人情况拿不准都已经够羞人了,而现在看到方毅还有这样强大的真本事,这回儿不是搬石砸脚那么简单了,他现在的心情是真的百感交集。

    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无法退缩了,只能去给那个流浪汉大爷给治疗。

    反正,李孟已经想好了退路。流浪汉大爷的病例显示是帕金森综合症,经期紊乱和这种病相比是根本不算病,就算自己治不了也不能说他输了,因为病患等级不一样。

    李孟眼眸眯了眯,伸手在自己鼻子前扬了扬,走到大爷面前,冷冷说道:“伸出手来,我给你把把脉。”

    老大爷看了看李孟,然后将颤抖不已的手缩了回去,说道:“我不要让你治,我要让那个穿青衣的小哥给我治。”

    李孟的脸有种火辣辣的感觉。这他妈到底算怎么样?这帮人都联合起来打自己的脸看自己出丑是不?

    就连流浪汉都嫌弃自己要选医生,这还让他如何自处,还怎么在联盟待下去?

    李孟忍住满腔怒火,说道:“大爷,医生都一样的。”

    老大爷扭扭头,说道:“不一样,小哥他不嫌我臭,你嫌我臭,你嫌弃我,我就嫌弃你,他不嫌弃我,我就喜欢他。”

    方毅有些忍俊不禁,这个老头子疯疯癫癫的还傻得均匀,说话像个顽童但又是人之常情。

    他微微一笑,上前看了看大爷,说道:“大爷坐正身子,我给你把脉。”

    老头子就伸手递给方毅,然后又瞥了李孟一眼,笑道:“小哥,瞧着……你比他俊多了。”

    方毅扑哧一笑,说道:“那必须的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