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33章 说个一百遍

    让人从天堂掉进地狱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让你心存着无比的希望,然后再将它摧毁那就好了。

    此时此刻,大家都有种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刚刚还形势大好的局面,居然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完全逆转了。

    那些在地上躺着的欧洲人全部口吐鲜血面露死相,好像在下一刻就要嗝屁一样。刚刚的那些情景,就好像是他们在回光返照。

    宋慧珠就立即停下了身子。如果这里的人都全军覆没了,跟方毅拉关系就等于惹祸上身,还是静观其变较好。

    宋慧珠保持沉默,韩国队的人自然就不再作动。

    上条明美虽然想帮忙,但是她也明显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能是站在原地发愣。这么恐怖的场面,还是她第一次见。

    显然的,东洋团队也陷入了混乱。就算佐藤健治亲自上前说话,也都没有任何的作用了,不过她对上条明美的关心却是在这时明显了起来,那种感觉,像是下属对上司那样。

    由于环境突然混乱了起来,谁也没有发现这个微小的怪异动作,但是方毅留意到了。

    不过,他也没有很放在心上,异国他乡的事他始终不想过多的去接触。

    方毅把目光收了回来,看着地上的伤兵们面露沉吟之色。看他的样子,似乎一切都在运筹帷幄之中,什么都不用担心。

    胡张老二虽然知道方毅的本领,但是面前的这种情况他们也觉得有些夸张了。因为这些病患脸上的神色不像是在排毒,而是……中毒。

    莫非,方毅想用以毒攻毒的方法?但是寄生虫并不属于中毒的范畴,不能使用这种方式啊。

    还是……方毅想用毒毒死虫子,然后再通过其他药方来将死虫排出体外?可是这毒性也太强了一些,会连带人体都会毒死的。

    胡张二老不相信方毅会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他们相信方毅这么做一定是另有企图。可是面前的环境实在太过触目惊心,他们坐不住了。

    胡光英走到方毅旁边,说道:“方毅,你到底是在打什么算盘啊?他们再这样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会死的。”

    沉默寡言的张崇曦也在这时候上前说道:“可能这次的药方分量过重了,不如我们现在都上去给他们施针,将药性给排出来吧,看他们的样子,再有5分钟就得挂了。”

    方毅沉默不语,双手抱胸不知在等着什么。

    良久,他看了看二老,说道:“不,再等5分钟。”

    胡张二老闻言一怔,动了动嘴巴,始终没有说话。这么长时间以来,方毅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过,有的只是惊喜……既然他都这么说,就相信他吧。

    于是方毅三人,就站在人群中央,静静地观看着他们如何的呼天抢地。

    宋慧珠也想说些什么,但是考虑到方毅这个人实在有些捉摸不透,就决定不再干这个出头鸟了。

    一个叫大桥哲夫的东洋人再也看不下去了,甩开了上条明美,上前指着方毅骂道:“你看看你做的都是些什么好事?你看看他们的样子!他们快死了!”

    方毅眼眸微眯看了看这个身形微胖带着小羊须的东洋青年,然后回过身子继续看着地上打滚的人员。

    看到这个华夏人居然无视自己,大桥哲夫的怒气迅速飙升,他回头看着上条明美说道:“明美阁下,这就是你认回来的师父?我看他就是欺世盗名的庸医骗子!他将所有人都害死了!”

    上条明美内心很是尊敬方毅,哪能容得了别人出言侮辱?

    她上前一步沉声道:“大桥给我道歉退回来!我不准你侮辱我的老师!”

    大桥哲夫眼角抽搐,内心气得要爆炸。像是上条明美这样的公主级别人物,怎么会拜在这种人的门下,怎么能够被这种人欺骗?

    他青筋暴起,指着方毅的太阳穴,咬牙切齿道:“我大桥哲夫绝不向这种人下跪低头!如果他能用实力证明自己,我做什么都愿意!”

    方毅掏了掏耳朵,瞥了大桥一眼,问道:“现在过了几分钟?”

    张崇曦看了看手表,回答道:“五分钟了。”

    方毅点点头,回身对着大桥说道:“你要真向我下跪我还不要,你以为个个都可以跟我行师徒礼啊?”

    说着,他甩了甩手,道:“华夏队员听指令,上前跟所有患者拔针!”

    胡静胡臻反应最快,扯着一众人就上前开始了拔针工作。很快,患者身上的针都拔掉了。

    拔掉针之后的患者,脸上的黑气就散了一些,但他们却再次陷入了无意识的半昏迷状态。

    方毅看了看现场环境,点点头,说道:“把他们都搬进室内吧,晚上他们会再次醒来,给他们灌第二次的药。”

    什么!灌第二次的药?他还想来?

    大家都一头雾水了。方毅到底是想干什么?这次是葫芦里面卖什么药啊?莫非是想整死他们吗?这不可能啊!

    方毅神情冷肃,环视了队员们一眼,说道:“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他们受凉会引起并发症,你想他们死吗!”

    众人浑身一愣,开始做起了搬运工作。由于人数众多,就连士兵都参加了搬运的工作,一些亚洲团队虽然心有困惑,但是方毅说得也不无道理,也就跟着招办了。

    在这些人之中,唯有大桥哲夫一动不动,冷冰冰地盯着方毅。

    方毅看着大桥,说道:“你干嘛?装木头呢?”

    庸大桥哲夫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离去。离去之前,他回头冷哼了一声:“庸医!”

    话音一落,岳鹏飞就冲上前抓住大桥哲夫,将他整个人举在半空。

    大桥哲夫吓得整个人都打颤,大叫着:“放了我!快放了我!方毅,你们华夏医生都是这么野蛮吗!”

    岳鹏飞脸色黑沉,抬头看着大桥哲夫,冷声道:“就算这里的人全部都死了,我都不允许你骂他庸医!再有下次,我就把你切成八块!”

    自己的兄妹都因方毅而得到救赎,岳鹏飞是不容许有任何人出言侮辱方毅的,哪怕是半句话都不行。他现在身上的杀气是极为浓厚的。

    大桥哲夫吓得几乎要失禁了。这么恐怖的眼神他从来都没有看过。

    方毅笑着摆摆手,说道:“飞哥,放他下来吧,打他脏了你的手。”

    岳鹏飞冷哼一声,将大桥哲夫扔回地上,不过手一直没有松开,死死拽住他的衣领。

    大桥哲夫看了看方毅,结结巴巴的说道:“你的人还没有放了我!”

    方毅摆摆手,苦笑道:“飞哥,你让他过来,我有话跟他讲。”

    岳鹏飞手松开,一脚就将大桥哲夫踢了过去。力度适中,大桥哲夫就刚好跪趴在方毅的脚边。

    由于极度的惊慌,大桥哲夫浑身发颤,整个人都站不起来,同时也都不敢抬头,就一个五体投地的姿势。

    方毅移过身子,说道:“快起来,我不受你的礼。”

    大桥哲夫也不想跪着,可是内心害怕,身体根本不听使唤。方毅叹了一口气,抓住他的肩膀穴就强行将他拉了起来。

    大桥哲夫满头冷汗,看着方毅,说道:“你……你想跟我说什么?是要我道歉吗?”

    方毅摇了摇头,将一个背着病人的士兵喊了过来,回头说道:“你自己切切脉。”

    大桥哲夫学的不是中医汉医,但是基础的脉搏医理还是懂的。他噎了噎口水,就给病人号了一下脉。

    下一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原来这些病人没有表面上看的那样奄奄一息。

    病人们的脉搏虽然很缓慢虚弱,但是有条不紊很平稳。虽然他搞不清楚方毅做了些什么,但是这种脉象是证明病人是安全的。

    也就是说,即便好不了,也不会死。

    直到方毅用药之前,其实大家都对这种变异虫一筹莫展。莫说是让他们的脉象变得平稳了,就连简单控制疫情都做不到。

    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方毅完全压过他们一头了。

    大桥哲夫羞愧难当,双手垂直握拳,低头说道:“对不起,是我学艺不精,我冲动了。”

    “什么?你说啥?”

    “我说我对不起……”

    “不不不,后面那一句。”

    “我冲动了……”

    “不不不。”方毅皱眉甩甩手,说道:“中间那一句。”

    大桥哲夫愣了愣,说道:“是我学艺不精。”

    方毅满意的点点头,说道:“知道就好了,我是不会怪你的,不过为了你着想,你就站在这里将‘我学艺不精’这句话说一百遍。”

    “一……一百遍?在这儿?”大桥哲夫的脸都红了。在这种地方说这样的话,以后还用见人吗?

    “你可以不说,随你喜欢。”方毅笑着伸了个懒腰,然后就往自己的房子走去。

    宋慧珠知道这时候是该向方毅投诚了,连忙上前补刀:“大桥先生,自己丢脸总好过丢整个团队甚至国家的脸,别忘了一开始的时候你说了什么……你说你做什么都愿意的。”

    大桥哲夫真的想去一头撞死。冲动是魔鬼,自己这回儿是搬石砸脚了。

    被迫于舆论压力,大桥哲夫就真的站在广场中央,开始大声朗诵了起来。

    此时此刻,大家都看着大桥哲夫当笑话看,唯有宋慧珠看着方毅所在的房门渐渐发呆。

    她看了看四周,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喃喃道:“财权他都不缺,就不知道对熟女感不感兴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