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77章 你们脑子有病!

    就如方毅所想的那样,蒋迪成和敖叔多番商量之后,想出了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办法。

    市长被掳一事是不能声张的,但是市长也必须要救回来的,所以思前想后,也就只好用这种办法,刚好东洋爆发灾情,这个时机实在是刚刚好。

    蒋迪成并没有明说,但是在他讲解方毅一行人组团事宜以及抵达东洋后的一些细节时,不断有意无意地给方毅使眼色。

    这一点,方毅是看在眼里的。当然,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满,相反的,蒋迪成这么早倒是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借口,自己也不用再苦恼怎么跟夏如霜解释了。

    自己这次远渡东洋,是真的有重要事情要办。

    看到方毅在聆听讲解的时候连连点头和回以眼神,蒋迪成的心头大石放了下来。他没想到方毅这次会这么顺当,居然毫无反弹动作。

    但是,其实蒋迪成想错了一件事。由始至终,方毅的最大关注点其实不是拯救市长,而是那些受苦的病患,他表现得那样的积极,纯粹是想去救这些受到病魔侵扰的人罢了。

    方毅在对待这种疫情的时候,态度极其认真,途中也问了很多问题,和夏如霜不断的交头接耳,做着各种大胆的猜想。

    廖顺邦和迟嵘亮本来就跟方毅对不上眼,看到这个小年轻居然在探讨病例的时候还无视自己,心里面就更加不爽了。

    迟嵘亮踢了踢廖顺邦的脚跟,廖顺邦点了点头,就回身看着方毅,说道:“方医生,对于这次变异蛔虫的病例,你有什么良方?”

    方毅瞄了他们一眼,继续跟夏如霜攀谈,直接无视了他们。

    迟嵘亮勃然大怒,一拍桌面,说道:“老蒋!你看看他!你觉得我们还怎么组队?这个队我要怎么带?”

    最为难的是蒋迪成。他跟迟嵘亮算是旧相识,虽然交情说不上有多好,但是彼此的关系还是有些复杂的,总之,他不能完全的得罪这个人。

    就如同燕京苏家一样,蒋迪成就算在花城再牛掰,他依然会有人制衡。所以有些人有些事,他在面对的时候,还是需要留点神。

    本来,蒋迪成是不需要这么烦恼的,可是敖叔私下甚是力挺方毅。这就让他变得左右为难了。

    他摇头叹了口气,看向方毅,说道:“大家都是探讨交流一下,客气一点嘛。”

    方毅眉头皱了皱,说道:“带队?迟医生是这次医疗队的队长?”

    “是的,廖医生是副队长。”蒋迪成点了点头。队长与副队长的职务,是经由卫生部内部给定出来的,虽然说迟嵘亮的姐夫是部长有些不避嫌,但现实是如此,也不得不去接受。

    方毅点点头,说道:“那好,咱们分道扬镳吧,他们有他们去,我自己有我自己去。”

    砰!

    廖顺邦一巴掌打在桌面上,怒斥道:“胡闹!你以为是去旅游自由行吗?你想离队就离队想进队就进队?你有没有组织纪律!你还有没有自觉性!”

    方毅就笑了。这些人在编制体系里面呆惯了吧?还动不动就组织纪律和自觉性,你怎么不在进来之前唱歌三五遍红歌?

    虚伪!这帮人太虚伪了!

    他将资料合上放在一边,十指交叉抵在下巴,看着廖顺邦与迟嵘亮,冷声道:“你们,没有资格当我领导。”

    廖顺邦与迟嵘亮浑身一颤。这个脸打得太直接!太露骨了!这个人怎么能这样?方毅太过分了!

    他们两人可是由部长钦点的,到哪里不是吃香喝辣,到哪里不是人人敬仰?哪轮到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辱骂自己?

    迟嵘亮站起身子,冷笑道:“你觉得我们没有资格,难道你有资格?我们这次组队可是有30名医生,你觉得你有能力领袖群雄?”

    方毅嘴角上扬,说道:“除了我,队伍里的医生都比两位有资格。”

    太毒了。这样的话就等于说这两人是庸医是沽名钓誉的骗子。

    廖顺邦受不了了,他看着蒋迪成,怒声道:“老蒋,我建议剔除方毅的名单,这种人太没有团队意识了,带这种人去根本就是惹麻烦!”

    迟嵘亮立即补刀:“简直是有伤国体!”

    蒋迪成真是哭笑不得。什么叫剔除方毅?事实上剔除了你们两位大爷都不能剔除方毅。

    剔除了方毅,市长谁来救?靠你们两位体重完全超标还三脂高的大神去救?这不是开玩笑?

    最让他啼笑皆非的是迟嵘亮居然敢说方毅有伤国体。事实上,方毅除了自私小气加无赖之外,他的整体综合评价,都是最能代表华夏的,他的医术医德,那都是有目共睹的。

    这两个满肚肥肠的家伙,平时真是作威作福惯了,说话越来越骄纵蛮横了。

    蒋迪成虽然不能明面上做太过,不过暗地里却也想给他们一些教训。

    于是,他微微笑了笑,说道:“两位国手,既然方医生对你们质疑,你们可以显露一手嘛。”

    明面上是抬举,实际上是刁难。蒋迪成真不相信,这两个家伙的现场医术水平有多厉害,这些所谓的博士教授都是理论无敌,但实践就是有心无力。

    果然,廖顺邦一听,立即就说道:“这个不妥。若是个个都质疑,我们岂非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身为一个医生若是个个都质疑,那还不如重头学起?”方毅冷冷一笑,说道:“我家有《本草纲目》,要借你们吗?”

    廖顺邦与迟嵘亮几乎被气得吐血。方毅在暗讽他们是医学界里的小学生,连实习医生都不如吗?居然让他们学本草纲目?

    迟嵘亮按了按廖顺邦的大腿让他冷静一些,然后看向方毅,笑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你很厉害嘛,要不你来露两手?”

    方毅看了看两人的嘴脸,笑道:“你们两人都是三脂高,不过一个是体虚一个是底燥,比起吃补药,还是禁欲比较好。”

    迟嵘亮和廖顺邦的脸色突然一惊。三脂高这点很容易看出来,但是能看出自己的底子情况那就真有本事了,因为方毅还没有给自己号脉,只是单单一个面诊而已。

    能够面诊就准确到这个层次,在这个年龄段的中医几乎是闻所未闻。

    不过,他们两人心里面虽然有一点诧异,但是没有动摇到他们要给方毅来个下马威的决心。

    迟嵘亮干咳一声,说道:“我们的身体情况也算是很常见的,方医生有其他的才能显示出来吗?”

    “那当然有啊。”

    方毅笑眯眯的转过身子,看了看两人,说道:“我先问你们,你们刚刚是不是问我变异蛔虫怎么治?”

    “是啊。那又怎样了?”迟嵘亮和廖顺邦对视了一眼,脸上充满了不解。

    方毅点点头,认真的说道:“那可重要了,在这句话里面,我就得知了你们的另一个疾病。”

    “那是什么?”看到方毅这么煞有介事的模样,迟嵘亮两人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方毅把椅子拉过一些,压低嗓子,说道:“你们脑子有病。”

    咔嚓!

    有什么东西在两人的心里碎开。方毅太可恶了,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在打咱两人的脸,根本就没有一刻停止过!

    迟嵘亮指着方毅,大骂道:“臭小子!如果你只是想羞辱别人争争面子的,那你就不要参加咱们的救援队伍,我们的医务人员是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不是在耍嘴皮子的!”

    方毅不禁摇头叹息。这些家伙一个二个都是这样,一开始想踩人的明明是他们,但发现踩不过被人反踩的时候又会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踩人。

    很多时候大家都会问,好人为什么会老吃亏?吃亏就在这些地方了,大部分的人渣都懂得偷换概念,将好人往坑里推,将错误往好人的兜里塞。

    方毅对付这些人可谓经验丰富。

    他笑着摸了摸下巴,说道:“首先,我要说一件事,说你们脑子有病,是因为你们居然问治愈良方在哪。一个连源头都没搞清的病症你们居然问药方,你们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其次……羞辱别人?你们不把脸伸出来让人打,别人能羞辱得了?亏你们还说救死扶伤为己任,看看你们的大肚腩,病人看到你们就绝望了,一个让自己满身肥膏的医生,怎样取信于人?”

    “再次,你们人品医德有问题。在我指出你们身体上的毛病时,你们一言掠过的同时还问我有没有其他技能……怎么着?你们觉得当医生是在玩杂耍?一个不尊重医术医德的医生,如何得到别人的尊重?”

    说着,方毅袖子一挥,冷声道:“你们……不配领导医疗队!”

    方毅词锋犀利、脸色冷峻,迟嵘亮与廖顺邦气得脸色涨红,一句话都答不上来。

    尤其是迟嵘亮,他的心脏还有很大的问题,在被方毅这么一通痛骂之下,他的气血瞬间逆流。突然间,他心脏一阵绞痛,竟然活活气晕了!

    方毅脸色一变,瞬间上前,蹲下号脉同时拿出银针,使出五行针法。

    他直取双手的少冲、内关、合谷,待得迟嵘亮的脉象稍显稳定,立即再取一枚银针刺往人中。

    救人如救火,方毅出手极快,仅仅只是几秒时间,迟嵘亮就稳定了下来,虽然他还是半昏迷,但生命体征是稳定的,意识也算恢复了。方毅在众人都还没来得及惊慌的时候,就已经救下了一条人命。

    目睹全过程的廖顺邦嘴巴微张,看着方毅的背影震惊道:“五……五行针法!你竟然会古传针法!”

    看着廖顺邦吃惊的模样,蒋迪成暗暗发笑。知道了吧?踢了你们都不可能踢方毅,看来队长是要换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