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64章 年轻人的天下

    孙宅大厅内。

    孙文胜缓缓站起身子,走到任擎天身前,与其四目隐晦地对视了一下,说道:“我还是那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果你们非要冤枉到底,那就把我拷回去吧。”

    方毅眼里的杀机一闪而逝。这块老骨头果真狡猾,如果他矢口否认,那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他也最多是个窝藏罪犯的罪,不能给到应有的惩罚。

    但是就这么算了?方毅当然不肯,赵青云的仇他是必须要报的。

    想了想,方毅就笑了。

    孙文胜的眼睛也是闪过一缕精光,他也同样觉得方毅这个人还比传闻中要难对付。

    正常这个年纪的青年,哪有这种脑筋和心智,看来赵钱李三家被他坑掉,真是有理由可循的。

    方毅侧了侧头,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看了看,说道:“你跟钱家走得这么近,你应该知道我很多事情吧?”

    孙文胜的左眼皮挑了挑,说道:“我当然知道,因为你,钱家是鸡飞狗跳。”

    鸡飞狗跳这个词其实还是轻的了,真正可以用来形容的是鸡犬不宁。

    短短一年不到,方毅就像蚂蚁吞象那样,将钱家给吃个一干二净。他像是蚂蚁,但更像是过江猛龙,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就将你一口吃掉了。

    更恐怖的是,这条猛龙,看起来就像头人畜无害的小绵羊一样,让你防不胜防。

    可不?赵家首先就是中招,但可幸的是他们有一个赵青云,跟方毅建立了友谊,其余的两家就不幸运了,直接就被方毅给爆掉。

    现在的方毅,虽名为新晋的四大家,但实为四大家的龙头啊!

    四大家,已经在不经不觉间,围绕着方毅在转了。

    方毅笑了笑,说道:“那你想成为第二个钱家吗?”

    既然玩明的不行,那我就跟你玩阴的。你不是守口如瓶宁死不降吗?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孙文胜的脸皮开始略略抖动,那是他愤怒的象征。这个家伙太可恨了,年纪轻轻竟然如此毒辣!如果放在旧社会,这种人一定要被满门灭绝的!

    就在孙文胜一筹莫展,不知如何办的时候,一个持着拐杖的老翁出来了。

    这个人,就是孙飞渡。

    孙飞渡的爷爷辈是军人,所以他身上的铁血气息也是非常的重,虽然以白发苍苍,走路都是蹒跚的,但是眼神里面的威严,却是不减当年。

    他撇开孙文胜那双搀扶的手,自顾自的坐到了席位上,说道:“开个条件吧。”

    单刀直入,一点都不含糊,虽然他这一辈开始从商,但做起事来,还是有那么两三分军旅味道。

    方毅在来的时候,就已经透过赵家知道了这个人的资料,这个人看起来雷厉风行很磊落,但实际上,他却是老奸巨猾得很。

    有句成语怎么说?大奸似忠。一个奸得能拧出水的人,看起来就是一个忠臣。

    孙飞渡这样直接抛出条件,其实是想等方毅开价之后,可以讨价还价。

    方毅上下打量了一下孙飞渡,说道:“自首吧。”

    孙飞渡摇头笑了笑,说道:“不可能,开个别的条件。”

    方毅觉得有趣了,身子略略倾前,说道:“散了孙家。”

    “不可能,想别的。”

    “孙家七成股份融入钱氏企业。”

    “你真当我老糊涂?钱氏现在都是你的,这不可能,下个。”

    “那融入赵氏。”

    “不行。”

    “那没法谈了。”方毅咧嘴而笑,摆摆手站了起来,回身跟同伴说道:“找证据封了孙家。”

    苍老的孙飞渡突然在这时变得精神抖擞,咚的一声戳了戳龙头拐杖,说道:“你真以为我孙家是软柿子?方毅,我孙家多年来最为低调,但低调不代表我们没本钱,不信你可以试试!”

    方毅回头说道:“你能找谁我心中有数,但就算你找到了华夏主席,他也未必听你的!”

    雏燕瞥了瞥方毅,嘀咕道:“狐假虎威。”

    方毅的言下之意,就是他有铁剑组在身后撑腰,即使是华夏主席办事也得掂量掂量,毕竟国防大事之中,有不少的任务都是由铁剑组去料理的。

    孙飞渡人老成精,虽然他不知道方毅跟铁剑组勾搭在一起,但是也能听出他语言之下的威胁之意。

    他已经80高龄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唯一不爽的,就是这个黄口小儿竟然敢跟自己针锋相对。

    忽然间,多年沉寂的火气被点燃,他摇摇头,说道:“年轻人不要说过头话,后悔的只能是你自己。”

    “这样的话我听得多了。”方毅转过身子,挥挥手,说道:“带上任擎天和有关嫌疑人,我们走。”

    这话的意思就是跟孙家谈判谈崩了,完全的决裂了,接下来他就要明着暗着来玩死孙家了。

    而且这句话有着很深的含义。带走所有嫌疑人,那么基本孙家上下都要被抓走了。

    孙飞渡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猛地一戳拐杖,冷喝道:“文胜,给你苏伯父打电话!”

    方毅神情一愣。这老狐狸果然留有后手,难怪行事作风这么乖张,丝毫不把自己落入下风这件事当成事。

    如果让他打给了苏振华,那么事情就麻烦了。虽然说最后不管怎么样,铁剑组都是能抓他进去的,可是这样一来,就会有损苏振华的脸面。

    方毅重情念旧,他知道自己退婚在前,常常麻烦苏家帮擦屁股在后,不管怎样,他都不能让苏老爷子的脸皮挂不住。

    想到这一层,方毅大手一挥,说道:“抓住他们别给他们打电话!”

    华天雄跟岳鹏飞同时出手。

    两大高手同时出手,成效简直比一道闪电还快,眨眼之间,两人就被制服,而且电话早就被踩个稀巴烂。

    孙飞渡恼羞成怒,大喝道:“你不过是区区医生竟然敢动用私刑?就算我死了,我也要拖你下水!”

    方毅怒了。医生就不能干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了?还有你死了关我什么事?那是你咎由自取!

    他箭步上前,指着孙飞渡大骂道:“你以为拿着个龙头拐杖就是龙头?我跟你说,你就是一老糊涂!我已经给你许多次机会了而你还不珍惜,到头来敌不过我就下诅咒,这么大年纪,你都不怕丢老脸?”

    孙飞渡老脸抽了抽,有什么东西在喉咙哽咽,但说不出来。

    啪!

    方毅突然反手一抽,打在了孙文胜的脸蛋上,大喝道:“还有你,人头猪脑,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会给你们打电话搬救兵?我脑子有病?”

    打完了孙文胜,方毅瞄了瞄孙晋良,冷声道:“至于你……打你还脏了我的手。”

    岳鹏飞早就已经跟方毅建成了良好默契,他随手抽起一凳子,就这么甩向孙晋良。

    孙晋良悴不及防,眨眼被扔个正着。

    在凳子碎开的同时,他也是昏倒了。

    孙飞渡看着自己的长孙被打得头破血流,那心里面在滴血啊,他看着方毅愤愤的道:“祸不及妻儿,一人做事一人当,有本事你就冲着我来!”

    “你也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方毅就生气了,说到了这一点他没有办法不生气。

    他一把提着孙飞渡的衣领,冷声道:“你既然知道这个理儿,为什么主使别人害老赵,为什么要害我身边的人?有本事你不会冲着我来?”

    都是聪明人,孙飞渡也就省略掉那些推搪的砌词,说道:“我根本没害过你,我对付赵家只是利益关系!你跟我一直没有利益冲突,我害你干嘛!”

    孙飞渡护犊心切,一时情急说了大实话,老实得连方毅都突然间愣了一下。

    方毅跟孙飞渡对视片刻,相信了这个老狐狸。

    他相信孙飞渡的原因不是因为对方言之凿凿,而是他想到了方才孙飞渡向苏振华求救的动作。

    如果孙家真的是毒王老窝,又怎么会找苏振华求救,他们的作为不像是苦肉计,更像是急中生智,这样的话,孙家就只是一枚被利用的棋子。

    方毅眯了眯眼睛,松开手,说道:“你们真是太愚蠢了,说吧,像任擎天这样的人,你们还认识几个?说出来,也许还不至于灭九族。”

    “什么意思?”孙飞渡的老脸变了变。

    方毅看到孙飞渡的脸色,知道线索兴许又断一半了,就叹了口气,把毒王组织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孙飞渡听完之后,整个人都瘫软了。真是贪心害命啊,没想到自己精明一世糊涂一时,自己整个家族被当枪使了都不知道。

    都怪自己儿子的不肖,听信什么神秘人能将孙家推到巅峰成为大龙头,最后被人捆绑了利益,成为了一条线上的蚂蚱,最后连孙飞渡和孙家都搭了进去。

    最后,就结出了今日的恶果。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孙飞渡也能很快的别过劲来,他看了看面前的年轻人,竟然流露出了一丝感激。

    如果不是他来捣乱,兴许孙家就没了,要知道毒害政要高干都跟叛国的性质一样了,这种行为被枪毙十次都不够啊。

    还好有方毅,还好有这种敢作敢为的人啊,自己也好像很多年,没见过这样的年轻人了。

    他叹了叹气,背靠座椅,说道:“老了,现在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孙飞渡揉了揉眉心,理清了头绪,就准备说出事情的始末。

    方毅刚想认真听,电话却响起了。

    打来的是林国章。

    方毅接通电话,问道:“林爷爷,怎么了?”

    “如霜倒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