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41章 那永恒的蓝色发卡

    亭台楼阁,天字一号包厢。

    两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坐在里面,两个男人觥筹交错,只有女人冷淡如霜,在喝着杯中的茶水。

    这两个男人之中,一个身穿阿玛尼的白色衬衫与黑色长裤,戴着一只卡地亚的手表,脸型瘦削,但眼里绽放着上位者才有的神色,显然是个大富豪。

    另一个男人面相年轻俊秀,染着浅棕色的头发,上身是红色的t恤,下身是修身的长裤,看起来时尚有型,像是个明星。

    任谁看上去,都是大富豪的要高上一筹。

    但奇怪的是,那个大富豪面相的人,却是对明星脸极尽讨好之能。

    “李总啊,我说你也太客气了。”明星脸接过李江山亲自倒过来的红酒,客气的说道。说话的同时,目光偶尔落在女人的脸上。

    “鸣皓,你这是哪里话?”李江山佯作恼怒,说道:“若不是你在瑞士那边帮了我这么多,我怎能在钱赵两家的大战中渔翁得利?”

    “燕京四大家,钱赵两家锋芒过露,孙家墨守成规,唯独李家深藏不露蹈光养晦,江少能捡个现成的便宜,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嘛,我老欧,也就是加了点力罢了。”

    欧鸣皓抿了口红酒,转过头跟女人说道:“你怎么不吃点东西?”

    嘭咚!

    话音刚落,房门就被推开。

    方毅带着身后的女人大步跃入,正想将准备好说的台词讲出来的时候,却突然怔住了。

    他跟欧鸣皓身旁的女人四目相接,有种如遭雷劈的感觉。

    方毅觉得口干舌燥,有种如鲠在喉的错觉。

    这个女人不是谁,竟然是夏如霜!

    夏如霜的脸上也是难得的出现了别样的表情,她凝视方毅片刻,缓缓低下了头,在谁都看不见的台布下,她双手在互掐着。

    欧鸣皓和李江山都不是寻常人,自然发现了夏如霜以及方毅脸上的异样。

    这时,欧鸣皓看向方毅的眼神就充满了无穷无尽的鄙夷与敌意。

    当然,一代笑匠周星驰都说了,在你鄙视我的同时,我何尝不想一耳光扇死你?

    如果欧鸣皓眼里的神色是敌意,那么方毅看着欧鸣皓的,就是浓浓的杀意。

    方毅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他现在很想杀人。

    对!把面前这个油头粉面染着棕色头发的男人给宰了!

    方毅与欧鸣皓互相对视,那气氛都快能擦出火花。

    在一旁的李江山细细打量了一下方毅,然后看向童蕾,说道:“童总,我需要一个解释。”

    童蕾看向李江山,指了指方毅,说道:“我没有什么好解释,他才是我老板。”

    说实话,童蕾隶属赵家,算起来是赵家战线的,也就是说其余的三家都是敌对关系,在公来说不需要给什么太大的面子,而在私,自己怎么可以不力挺方毅?

    加上她也很清楚夏如霜在方毅心目中的位置,这个时候,她更加不能出言阻止。

    你李江山那么牛掰是吧?老娘就推你去触触这个霉头!

    李江山眼眸微眯,冷冷一笑,走到方毅面前,双手插袋,挺直腰杆,眼珠微微瞧下,说道:“鄙人李江山,给个脸面,道个歉,这事就算完了。”

    啪!

    话音一落,方毅反手就是一耳光。

    紧接着,方毅将满脸错愕的李江山给摁回座位,一手掐住他的天灵盖,拇指摁住他的百会穴,冷冷说道:“你的是什么脸?”

    “你知道我是谁吗?”李江山嘴角一抽,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偌大的燕京之地,谁敢这么对待我李江山?我可是李家现任的家主啊!

    方毅怒火中烧,又是一耳光甩了过去,说道:“我最讨厌别人跟我抛家世!堂堂大老爷们有事没事老把后台背景挂嘴边,你知不知丑字怎么写?”

    “你到底是谁?”欧鸣皓知道场面快要失控了,连忙站起来,指着方毅说道:“快把李总放开,燕京四大家的李家都敢得罪,你是不想活了吗?”

    方毅笑了,笑得极度张狂。

    得罪四大家?他从一开始就没怕过什么四大家,就连跟自己玩命的毒王组织他都不怕,还怕你什么狗屁四大家族?

    李江山到底是个人精,他大脑急速运转,大概猜到了什么,连忙抬头问道:“阁下是谁?”

    方毅低头看着李江山,并未回话,只是眼神十分冰冷,当然,这眼神不是针对他的。

    李江山的心脏猛地扑通一跳。他猜出来了,燕京最近有个爱穿青衫的年轻人,他有高强的中医水平,拥有极高的医学民望。

    不过这些都不是让他惧怕的地方,他惧怕的地方是,这个年轻人还有饿狼的一面,因为钱家在他手里连连吃瘪,钱鹰父子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这个年轻人是谁?

    方毅!

    李江山吞了吞口水,看向欧鸣皓,说道:“这位先生可能跟你有些误会,你们要好好谈谈。”

    开玩笑,虽然论到综合实力,李江山不怕方毅,但是在这种情况,他要是将自己的眼睛给刺瞎那怎么办?

    人都是怕死怕受伤的,李江山也不例外,况且他跟欧鸣皓的交情,也根本谈不上有多深厚,纯粹是合同上的情谊罢了。

    欧鸣皓脸色微变。他实在想不透,为什么李江山突然会软下来,莫非这个男人有什么厉害的后台不成?

    他看了看夏如霜低头不语的样子,然后看向方毅,说道:“你想怎么样?”

    方毅没有理会欧鸣皓,而是看向夏如霜,说道:“你喜欢他?”

    夏如霜看向方毅,她能看出方毅的眼里充满着悲伤,但是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事情其实不像方毅想的那样,但她又不善言辞,心里面真的很焦急。

    方毅不知夏如霜在想什么,叹了口气,说道:“不说,就是默认了?”

    欧鸣皓冷冷一笑,点燃一根烟,看向方毅,说道:“我们本来就是情侣,咱们在瑞士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挖泥巴。”

    对于男人来说,能够在女人上面压过对方一头,那是极为自豪的事情。

    方毅松开扣住李江山的手,缓缓走向欧鸣皓,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表情很恶心?”

    欧鸣皓脸色一变,下意识去防备,可是他快,方毅更快,区区三两招,他就被方毅给压制了。

    方毅用膝盖顶住欧鸣皓的脸,看向夏如霜,冷笑道:“你心疼吗?”

    夏如霜沉默,手里不知在握着些什么。

    方毅低头看着欧鸣皓,笑了笑,说道:“你以为你很成功吗?你被人打了,你嘴里的女朋友根本一点反应都没有。”

    “快把我放开!”欧鸣皓愤恨的说道:“你信不信我让你满门……”

    他话还没说完,方毅就将他拳打脚踢,打得像猪头那样。

    方毅生平最恨别人要挟他,尤其是拿家人来威胁,那是他的逆鳞,触之必死!

    “够了。”夏如霜突然站起来,冷冷说道:“不要打了。”

    方毅的拳头就在夏如霜话音落下的时候,凝滞在半空。她在为这个男人求情?冰山女神也有为人求情的时候?

    方毅的心像被扔进了搅拌机一样,绞痛莫名,他放开了欧鸣皓,说道:“看来你已经好了,不需要我了。”

    夏如霜的眼眶有些红,其实她有一半的话没有说出来。打他,脏了你的手,你才是我喜欢的男人。

    可是她说不出口,她从来没有跟男人表白过,又怎知道要怎样表达?

    方毅的眼眶也红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两人明明没有开始,却有种失恋的感觉?好像生命中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悄然流逝一样。

    他想伸手抓,却又抓不住,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斥着莫名的无力感。

    方毅微微一笑,伸出手,说道:“来,我给你再切一次脉。”

    他的笑容很真挚,却带着浓浓的哀伤。

    夏如霜的心犹如刀割,她内心的疼痛丝毫不比方毅弱上分毫,她全身僵硬,站在原地。

    方毅拿起她的左手,安静的号了号脉,然后拿起右手,声音带着点嘶哑,说道:“要放松,你自己也是医生,切脉的时候怎能握紧拳头呢?”

    夏如霜泪光闪闪,缓缓摊开了右手。

    右手之中,有一只闪亮的蓝色发卡。

    那是他们第一次去逛商场时,方毅给她戴上的。

    记忆画面,如泉水一样涌出。

    “我送你发卡不是因为你送了一件衣服给我,只是我觉得这发卡跟你般配,你戴着好看,所以我就送了。”

    “但我送你衣服,是想报答你。”

    “能找出原因和动机,就证明你还没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不过没关系,我能理解。”

    “那你能不能先不把我当朋友,等到我以后当你是朋友你再当我是朋友?”

    想起这些历历在目的对话,方毅感到内心又酸又暖,原来认识了半年了,时间真快……

    等等,她就一直拿着发卡在手里?

    方毅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该死啊!莫不是自己误会了夏如霜?

    糟了,这回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幸好在这方面,方毅的脸皮是钛合金做的,他无耻的拿起发卡,重新夹在夏如霜的头上,傻乎乎的说道:“还是戴着好看嘛。”

    说完,他凑到夏如霜的耳边,轻声说道:“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接下来都交给我。”

    夏如霜没有哭也没有笑,眼眶闪烁的泪光始终没有变成水滴落下,她本来就是这样,感情都藏得死死的,只是眼眶红彤彤的。

    方毅看到心都碎了,他转身抓住欧鸣皓的衣领,一巴两巴的甩过去,冷喝道:“快说,你为什么欺负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