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二章 雷火神针

    肃静了。

    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们连大气都不敢喘,明明是医生,却像是军人那样站得笔直笔直的,对着声源处站直了身子。

    就连副院长王德全也都站得笔直,不过他的脸上却无多少尊敬之色,反而时不时的瞥向方毅。

    方毅不理会王德全,微微一笑,上前点头道:“林院长你好。”

    站在方毅身前的,便是燕京附属医院连任七届的院长林国章,他名字平凡,人却不平凡,人称医界魔鬼执行官的人就是他,曾三次帮助医院转亏为盈,不仅在医术上或者经营头脑上都是享誉盛名的。

    不看别的,看在场医生的反应就知道了。

    倒是方毅,不知是神经太大条还是底气够足,谈吐间神情自若不卑不亢,就像这个院长只是个平常的70多岁老爷子一样。

    不过倒是因为方毅这种态度,林国章倒是很喜欢这个年轻人。

    林国章笑了笑,拍拍方毅的肩膀,说道:“叫我林爷爷就行,别这么生分,我有时间还得去趟南方,很久没跟你爷爷下棋了。”

    “一定一定。”方毅始终保持着微笑。

    不得不说,他的笑容是很温暖很好看的,就连负责打下手的护士姐姐也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至于其他的医生,心里就在想别的东西了,他们都打了个突突,在想这个方毅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够让这个魔鬼院长跟他套近乎?

    王德全眼里的阴毒一闪而逝,管你是什么来头,老子占理,于是,他上前几步,说道:“院长,我要投诉……”

    “我知道了。”林国章冷淡地打断王德全的话,然后又笑眯眯的说道:“方毅,你打算怎么治?这个男孩可是军区某位首长的嫡孙,关系重大。”

    林国章话虽短,可是明确表明了态度,首先他没有问方毅懂不懂治,而是怎么治,证明他对方毅有绝对的信心。

    其次,林国章冷淡对待王德全的态度,就是在告诉所有人,方毅是他罩的。

    也就是说,他爱怎么搞,那就怎么搞。

    方毅对于众人的诧异不以为然,而是认真的寻思片刻,说道:“这个男孩是明面上是癫痫,但实际上不是。”

    “不可能!”王德全这回儿气坏了,这小子这么说,不等于说自己这帮人断错症吗?

    大医院断错症,那可是很严重的事情,尤其这个男孩的身份这么特殊,要真出了这事,他十个头颅也不够丢啊。

    这一刻,王德全彻底恨上方毅了,他认为这青衫男人故意刁难自己,想要公报私仇。

    林国章并未理会王德全,嘴角微微一扬,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西医讲求局部治疗,中医讲求全面治疗,一个人的心脏有事,有可能是肾功能有损伤。”

    方毅腼腆一笑,说道:“我们讲求阴阳五行、望闻问切,也就是说,看病不能看表面,而要看整体。”

    说到这里,方毅的双眼绽放出坚定的神色,他缓步走到小男孩面前,看着后者的脸庞,说道:“我刚用了针灸探测了他几处穴位,也仔细探过脉,我断定,他不是癫痫。”

    “哼!你断定?你当你自己是什么?”王德全不服气了,尤其是这家伙举手投足间老是一副大师风范的格调,更让他不爽。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你爱装逼,所以讨厌一切有可能装逼的人,因为他们若是装了,你装什么?

    方毅皱眉瞥了王德全一眼,直接指着他,说道:“林爷爷,我一会儿要施针了,不想有闲杂人等。”

    林国章瞄了王德全一眼,平静道:“出去。”

    王德全老脸一抽,气得快要爆血管,但是他又害怕林国章,只得冷哼一声,直接退场,那两个小主任,自然也就跟着他离去。

    由于医院也分了一些派系,所以王德全一走,许多人都跟着离开了,只有少数的实习医生以及护士抱着学习心态留在了房间内。

    方毅看见闲杂人等都离开了,眼神一凛,盯着男孩目不斜视,伸手说道:“给我一盒银针!快!”

    护士一愣,这小男人变化也太大了一些,怎么忽然间那么凶?

    不过院长在旁看着,她也不好怠慢,三下五除二的就翻出银针,并且消好毒放到了方毅身前。

    方毅拿出自己随身带的银针,再看了看护士拿来的银针,神情专注的盯着小男孩,柔声道:“没事的,我会让你好起来!”

    说罢,方毅双手持针,如像手持毛笔的山水画家和书法家,面前的小男孩就像一张白纸一样。

    紧接着,方毅微微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眼睛一睁,对着穴位刺了下去。

    第一针,取头顶百会穴

    第二针,取虎口的合谷。

    ……

    第二十三针,曲池与环跳。

    方毅速度极为之快,二十三针只用了30秒不到,然而这30秒,却对他消耗极大,此时此刻,他早已大汗淋漓,脸色也染上病态的白。

    这时候,他已经是第二次施针了,按照他现在的体质,以气运针最多只能三次,一旦到了这个次数就会虚脱。

    但是,这次的针数超出平时三倍以上,方毅已经早就到了极限了,支撑他的,是身为一个医者的执念。

    方毅无视额上的大汗,嘴里喃喃道:“没事的,有我在。”

    在一旁的护士早被吓倒了,她也听闻过针灸,但是不知道针灸对行医者有这么大的损耗,看起来的感觉就像一命换一命一样,太恐怖了。

    林国章瞄了护士一眼,欣慰道:“这叫雷火神针,他的爷爷都只能出到24针,这小家伙,不简单呐。”

    “雷火神针?”护士一边好奇地询问,一边母性大发,拿起毛巾为方毅擦汗。

    “雷火神针,是直到清朝光绪年间才被刊登出来的针灸秘法,相传最早见于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是一门很神秘的针技,大部分人都是只闻其名,不知其法。”

    林国章眼里的缅怀一闪而逝,微笑着说道:“那年我运气好,能够结识到那老头子,有幸见一见,说起来也惭愧,我这七十多岁还能说能跳,还得归功于方家的养生汤啊。”

    就在两人说话间,一道急匆匆的声音传了过来。

    “快!快帮他擦汗,还有拿盆子接着污血,快!”

    说话的自然是方毅,在他施针结束之后并未收针,而是一阵等待着患者发汗散毒,以及等待针效发挥,将脑子体内的毒血给逼出来。

    果然,在等了五分钟左右,男孩便开始咳血,全身冒汗,看起来就快要死掉一样。

    护士紧张了,这种状态她见过不少,那都是患者快熬不过去的症状,忽然间她在质疑,这什么雷火针法是不是真的那么神?这孩子都咳血了。

    通过视频监控看着病房的王德全他们则是有喜有悲,喜的是能够将方毅推出去当箭靶了,悲的是,这医院以后的前途该咋办。

    整所医院,相信方毅的人就只有林国章了。

    虽然他也皱着眉头,但是依然站在原地表明立场。

    方毅正在专注救人,外界环境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屁,他一边扫着患者的背部,一边刺激背部的命门穴,这是一个止吐的穴位,但是经过方毅的特殊手法,这穴位变成了催吐。

    于是,男孩吐得更厉害了,他不是吐食物,而是吐血。

    而且这些血腥臭无比,还带着淡淡的黑色,看起来十分恐怖。

    但神奇的是,这个男孩在吐完之后竟然脸色好转了起来。

    方毅将虚弱无比的男孩轻放在床上,迅速将所有针收回,擦了擦汗水,说道:“好了,没事了。”

    “啊?没事了?这……”护士姐姐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因为紧张,伟大的胸脯急速起伏着。

    这个男孩可是住院住了快大半年了,多少名家名医都束手无策,但是,这个看起来好像还在读大学的小男人就这么扎了几针就说好了?

    这到底是神医还是神棍?

    方毅露出满意的笑容,肯定的说道:“是真的好了,只是他气血两虚,日后要好好调理,我一会儿再开张方子,再吃一个月,就好了。”

    护士快被方毅给弄糊涂了,但是看他那阳光自信的笑脸,又不像是作假,只好将疑问的目光投向了林国章。

    林国章也是面露喜色,说道:“方毅说好了那就是好了,不需要怀疑。”

    如果搁在平时,任何人说出这种话都会被以为脑残脑中风。

    什么叫方毅说好了就是好了?这是治病救人,以为在玩过家家?

    但这句话是林国章说出来,分量那就不同了。

    这一刻,护士觉得方毅是酷毙了,不仅年轻、帅气,还医术过人,还得到魔鬼院长的青睐,这种少年俊杰不管搁在哪,都是大把姑娘黏上来啊。

    忽然间,护士姐姐觉得自己若是晚出生几年就好了。

    想着想着,她的眼光变得有些幽怨。

    方毅浑身不自在,羞涩道:“姐姐刚刚辛苦了,你能先回避一下吗?我跟院长还有些话说。”

    林国章挥了挥手,护士姐姐只得嘟着嘴巴离去了。

    林国章不着痕迹的瞄了瞄四周,说道:“这孩子,不是一般的病吧?”

    “他哪里是病?”方毅摇了摇头,捡起刚刚用过,但针头已发黑的银针,说道:“他是中毒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