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一章 为了孩子的健康

    燕京附属医院,特别监护房内。

    “那男孩怎样了?”

    “9岁,一直沉睡,无明确病因,无特定临床和脑电图表现,属于隐源性癫痫,外加孩子体质极差、药物过敏,难治啊。”

    “不,必须能治,他是首长家的独苗,治不好,你们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可是这不能乱治,孩子还小,脑神经脑血管都很稚嫩,加上还药物过敏,如果乱用药会出乱子的。”

    “那就是你们无能!”

    在监护房内,三个身穿白大褂,看起来像是医生领导的人,正指责着站在一旁的年轻医生。

    年轻医生们心有怨言,但是也不敢再说出口,毕竟这三个人,一个是副院长,两个是医科系主任,这个时候出言顶撞,是不想混了吗?

    “我可以试试。”突然间,一个身着青衫长袍的年轻男子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说话时噙着一抹腼腆的笑容。

    这个青年留着一头清爽短发,皮肤白皙,鼻子尖挺,眼睛炯炯有神,一双英挺的书生眉极为秀气,再配搭那套颇为书卷气的青衫,给人一种私塾先生的感觉。

    “方毅,你只是来参观学习的,并无在我院行医的资格。”副院长王德全眼眸微眯,扶了扶眼镜,说道:“再说了,这责任你也负不起。”

    方毅微微点了点头,看似妥协,却是不管王德全的言语上的威吓暗示,而是拿着一个木盒子,往着小孩身旁走去。

    “方毅,我再说一次,你别乱动!出了乱子你十条命也不够死!”王德全怒了,这小子顶天也就25岁,也就是个实习医生的年纪,在他任职这么多年,哪有实习医生敢违逆自己?

    方毅把王德全的话当做了耳边风,咔嗒一声将木盒推开,里面摆着二十根尺寸不一的银针,他一边用消毒棉帮银针消毒,一边观察着这个小男孩。

    这个只有9岁的可怜孩子,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吸着氧气罩,因为要接受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开颅手术,头发都被剃光了。

    方毅眼中的温柔与怜惜一闪而过,转而端起一副专注的神色,他伸出三指,抓住男孩的脉门,双眼微闭,开始探测脉象。

    王德全又惊又怒,这小子玩真的?

    “方毅,这孩子身份特殊,假如出了差错,这责任谁都担不起。”王德全实在怕这个小子乱来,若是出了差池,那就真遭殃了。

    这时候,那两个医科主任向着年轻医生们使了个眼色。

    年轻医生们咕噜一声吞了吞口水,皆是上前围拢,要将方毅给生生拖下来。

    方毅松开切脉的手,侧过头,清澈如泉的双眼盯着医生们,说道:“他是病人,我是医生。你们呢?你们的定位是什么?”

    年轻医生身躯一颤,停了下来,若有所思,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一刻,原本想要拖开方毅的医生们都靠拢了上去,以一副学习的目光,盯着小男孩,他们很想知道,这个年轻得有点过分的青年医生,要怎么使用苦练十数载才见真知的针灸术。

    方毅微微一笑,说道:“癫痫又叫羊癫疯,发病的时候全身抽搐不受控制,严重的时候还有可能咬到舌头,这是因为脑部有病,你们认为,该怎么治?该扎哪些穴位?”

    医生们都纷纷端起一副思考的神色,但是片刻之后都摇了摇头,他们若是知道,就不会站在这里被副院长他们骂了。

    方毅苦涩一笑,也不在意,毕竟中医势弱是现实,跟他们谈论这些也是浪费时间。

    方毅闭上了嘴巴,神情专注,二指并拢,如拈花一样咻的一声将一枚半寸银针拿在手里,第一针就施在了脚部足三里,其手法之快,认穴之准,让得医生们瞠目结舌。

    就连王德全也都一时愣了神。

    方毅处于施针状态,对外界的一切视若无睹,一针扎下后,他迅速拿起第二针,刺入了小腿内侧的三阴交,速度依旧快得惊人,用秒速来形容都不过分。

    第三针,手腕的内关穴。

    第四针,手掌边的后溪穴。

    第五和第六针,施在绝骨穴和耳根穴。

    六针下去,耗时约莫十秒左右,平均耗时两秒不到,这种速度,简直就是神速。

    这种技术以及速度,哪怕门外汉看着都会觉得厉害,而内行人看就更是吓倒了,尤其那些年轻医生,看着方毅都像看着偶像一样。

    神,太神了!

    方毅顾不上他们的惊叹以及热切的崇拜,他这时候已经汗如雨下,原本白皙的脸孔染上几分病态的苍白。

    他体质本来就说不上好,加上还用着气功来运针,让他的精气神都耗损得极为严重。

    “再来这一针,应该就好了。”重重吁了口气,方毅对着男孩额上的神庭穴刺了下去。

    不过这一次,他并不如之前那样的爽快,而是微微弓起了马步,持针的手用上阴柔的力,操控着银针七进七出。

    豆大的汗珠从方毅俊俏的脸上滑落,站在一旁的小护士母性大发,从怀中掏出一手巾给他擦汗。

    约莫三分钟后。

    方毅将这第七针收回。

    男孩醒了。

    “醒了?这就好了?”

    “你们看看,这孩子的眼神比之前明亮多了。”

    “太神了!方医生太厉害了!”

    “是啊,原来针灸有这么神,我还以为是古装片在吹牛呢!”

    看见方毅居然将孩子给唤醒,而且并无不良反应,那些跟他年龄差距不大的医生们都在激动的叫着,甚至还有些人在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这么帅气,一出手就救活一病患。

    “哼,只不过是醒了而已,里面的疾患到底如何还是要检测的,随便下几针就好?你以为是华佗再世?”王德全从震惊中醒来,走上前看了看男孩的神色,瞥着方毅,冷声道。

    方毅终于生气了,他不是生气王德全故意刁难自己,也不是生气王德全没事找事,他生气的,是王德全的行医态度,以及作为一名医生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医德。

    “王副院长,你说检测?用仪器检测?”方毅冷冷盯着王德全,同时手指轻轻揉动着孩子头顶上的昏睡穴。

    方毅不希望孩子年纪轻轻,就见识到这么卑劣低俗的医者。

    “当然用仪器检测,不然怎么检测?望闻问切?你当了几年人,又做了几天医生?”王德全怒极反笑,一脸鄙视地打量起这个当自己儿子都嫌小的方毅。

    方毅不着痕迹的瞄了瞄床边,发现男孩闭上了眼睛后,冷笑道:“你确定你真是医科毕业的?隐源性癫痫能用仪器检测出,何来隐源性这三个字?”

    王德全眼皮一抽,心里那个恨啊,没想到他想故意刁难一下这个不懂礼貌的臭小子,居然出来的效果是弄巧反拙、搬石砸脚。

    看着王德全那精彩的表情,年轻医生们都想笑了,但是又不敢笑,只能憋着。

    那两个医科主任则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方毅。

    一方面,他们惊叹方毅的医术居然这样鬼斧神工;另一方面,他们认为这个古怪青年要遭殃了,古往今来,谁敢顶撞副院长啊,莫说实习医生,就连他们都是唯唯诺诺的。

    这方毅是什么人?居然敢挖苦副院长,讥讽副院长?

    反了!

    真反了!

    王德全的脸色由青变红,由红发紫,再恢复到正常,他指着方毅,骂道:“到底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撑的腰?我告诉你,这孩子好了就万事大吉,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等死吧!”

    “医生救人需要别人去撑腰,还需要别人给胆子,这医生就别当了!”方毅毫不避让,一边据理力争,一边握着小男孩的手,说道:“告诉你,这孩子我来治!”

    “你根本不是我们这里的医生,今天已经破例让你治了一次了,不会再有下次,你别妄想!不管到哪里说,都是我占理!”王德全气得脸都绿了,这小子怎么这么顽固又难缠?

    “把孩子交给你们也就是个等死,我不会让孩子的健康未来毁在庸医的手里!”方毅走前几步,身躯站直犹如标枪,语气平淡但是眼神极为凌厉与倔强。

    “你!你!你敢说我们是庸医?方毅,你太自大、太狂妄、太过分了!你以为你真的针法如神,天生神医吗?”王德全觉得气血翻涌,有种想吐血的感觉。

    “至少比起你……”方毅对自己的医术极为自信,他点了点头,眼神冷肃的说道:“我是。”

    王德全的脸色狰狞,他决定不管如何,都要将这不知哪里来的野路子医生给赶出去,实在太气愤了。

    两个医科主任见势头越来越紧张,相视点了点头,一个靠到墙边打电话通知院长,一个上前劝道:“副院长您别跟小伙子计较啊,方毅你也是,怎么目无尊长呢?快道歉。”

    “你让我舍弃挽救生命,改去做这种虚伪的事?”方毅浑身颤抖,一股前所未有的火气在心中燃烧,他指着主任骂道:“你不是医生!”

    就在双方都吵得快要打起来的时候,一道慈祥而又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大清早的大动肝火?怒伤肝啊。方毅,你是个优秀的中医,你该很清楚才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