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尴尬的局面!

    此刻炎风正处于一个神奇的状态中,在他眼中只有天地元气的存在,至于下方的人群根本就看不见,当火元气疯狂的进入炎风体内的时候,立即本九幽圣火给炼化,再炼化。当火元气被炼化之后,原本只有线条粗细的九幽圣火却变得粗了起来。

    九幽圣火每在炎风体内运转一全,炎风的经验也都要增加一点,虽然说是很少,但是也比打怪要强的很多。

    炎风就一直盘腿在虚空中吸收了一天一夜的的火元气之后,就在也不能吸收了。虽然说他头上的还聚集这庞大的火元气,但是他根本就不能再把它门吸收进自己的身体之中。

    当不能在吸收火元气的时候,炎风也看起了自己的等级起来,他惊讶的发现吸收了这一天的火元气,他的等级也飙升到了24级,距离25级也不远了。

    呼!炎风抽了一口冷气,没有想到这样吸收天地元气等级居然升的这么快,看来以后就不用去枯燥无味的打怪升级了。

    就在炎风一分神的时候,在他眼中的天地元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身体也从空中掉了下来。

    “啊,相公……”就在炎风身体中空中掉下来的一刻,一直在城墙下面注视这炎风的云心忽然惊叫了起来,随后身影快速移动到炎风落下来的地方。

    就是炎风即将掉在地上的那一刻,刚好被云心给接住了。“青龙城的地什么时候变成软绵绵的了,好舒服啊!”炎风被云心给接住还以为是青龙城的地便软了呢。

    忽然炎份额更闻到了一股迷人的清香,顿时使劲用鼻子嗅着;“什么味道怎么这么香呢?我怎么感觉到好熟悉呀!”

    就在炎风闭着双眼闻着清香的时候,云心的话忽然在他耳边响起;“还好的接住了,相公你没事吧?”

    “啊……”炎风随即睁开了双眸,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少女怀抱中。失声大叫了起来。

    随后赶忙从云心身上下来,可是就是他回头的那一刻,又抽了一口冷清,此刻整个青龙城城门外都站满了玩家和青龙城的居民。他们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炎风。

    “呵呵,你好!你好!你也很好!”炎风尴尬的笑了笑,对着城门外的众人打起了招呼。

    “啊!快看天上。”炎风伸出一只手指着上空忽然大叫了起来,众人听闻着炎风的惊叫声都在一瞬间抬起头看向天空中。就在众人抬头的一瞬间,炎风拉这云心的手使用瞬间技能就消失在了城门口。

    当众人发现天空中什么也没有的时候,都疑惑了起来,在向炎风看去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现他的人影。

    呵呵!远处观看的疯魔忽然笑了起来;“这小子可真是会转移注意力呀!”

    “是啊!”青龙城主垮坝也笑道;“这小子能自己领悟到五行元气的存在,真的很不一般。”

    “既然……”垮坝说到这里脸色也露出了一丝凝重。“前辈,既然小人物知道了五行元气和修炼的方法您打算怎么办呢?”

    “放心吧!”疯魔拍了拍垮坝的肩膀安慰道;“我想他只是在无语间接触到了五行元气的存在,下一次他要在想进入那种状态就很难了。等他等级在高一些的时候我才会告诉他一切。现在跟他说了没有半点的好处。”

    在垮坝心中一直存在这一个疑问,为什么疯魔对炎风那么好?难道就是因为他接受了天残任务吗?天残任务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垮坝张了张嘴,但是话到嘴边又吞回了肚子中。

    疯魔斜视垮坝一眼,道;“垮坝,你好像有话要说?”

    “厄……”垮坝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前辈,哪个天残……”

    “别在说了。”还没有等垮坝把话说完,就被疯魔打断。“这些事情不是你该知道的。”

    唉……随后疯魔也叹了一口气,双眸凝望着远方沉声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全面,只是知道天残任务的一点皮毛。我只是负责天残任务的开始部分。后面的我完全不知道。”

    听疯魔这么一说,垮坝就没有在开口了,连疯魔那样的人物都只是知道一点点,想必这天残一定不简单。

    ……

    炎风拉这云心的手直接朝城外瞬移而去,他现在等级达到了24级,瞬移的距离也才从原来的几百米增加到了近千米左右。

    回头看了正在疏散的人群,炎风才放心下来,继续拉着云心的手向魔兽山脉方向走去。

    炎风拉着云心的手一直朝魔兽山脉的方向走去,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没有什么,可是越走炎风越感觉到浑身不自在,就连手下也冒出了虚汗。

    云心也明显感觉到了炎风的手开始冒汗,目光有意无意的撇了炎风一眼,发现他好像浑身不自在似的。脸上露出挂起一丝别样的笑容,云心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任由着炎风拉着自己的手。

    过了许久,炎风终于开口问道;“云心公主,你怎么会在青龙城出现呢?”

    云心白了炎风一眼,娇声责骂道;“相公!我都是你的人了,还叫什么公主呀!叫我心儿就可以了。”

    虽然说云心像是责骂自己,可是听在炎风耳中那感觉却充满了暧昧。说真的炎风和喜欢这种感觉,他从小就没有谈过恋爱,女性朋友也接触的不多。

    在炎风心中,对云心也许根本就没有爱的存在,但是他很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也许是和她发生了关系的缘故吧。

    “心儿,我还是叫你云心得了。心儿我叫起来自己都感觉浑身不自在。”炎风抓了抓脑袋,尴尬的笑道。

    “那随你。”月心轻声笑了笑,随便主动的挽着炎风的手臂,脑袋靠在他手上轻声问道;“没有生气了吗?”

    “生气!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气,根本就没有怪过你们任何一个人。”炎风说这松开云心的手臂,独自找了块岩石坐了起来。

    “啊糟了。拍卖会今天开场了。”就在这时,炎风错从岩石上蹦了起来,拉着云心的手就往回赶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