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 番外一

    他沉默地从沙发上支起身体,窸窸窣窣地双脚着地,一贯的沉默少言。也许有一天,眼睛会彻底看不见,就像现在在黑暗中摸索一样,彻底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只能用指尖的触觉来感觉,身边的一切事物。他需要慢慢习惯这样的生活,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彻底看不见。他动作有些艰难地靠着墙壁,为了让自己保持平稳,只有这样,才能安静地用自己的方式活着。

    一个人的生活大概是寂寞的。走不了几步,左边的膝盖就察觉到了巨大的痛楚,而这个痛楚让他不得不弯下身,揉着膝盖,避开刚刚撞击的物体。撞得不算太轻,至少现在看看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只有把自己已经拿到的那一份工作算进去,才能算是真正的开始。

    重新回到原来的沙发上,他一屁股坐下,按着突突突跳动着的太阳穴,脑海里一片空白。年纪慢慢大了起来,也时常会想着应该做什么,但是很多时候,似乎都不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有时候在做这样的事情,有时候却又选择了和自己想的完全不同的道路,一如既往走下去,没有任何的余地。

    没有人能把自己当成一个不存在的人,没有人可以让自己带着这一份的不满和哀伤,那么静静地离去。

    他发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绝对不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人,因为那样,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不幸罢了。不管多艰难,也要自己和自己人生活着,也要和最爱的人手拉着手,一切过苦日子。但那个时候他忘记了,你最爱的人,不一定就是爱你的,所以,不幸的人才那么多。

    不幸福和幸福,不过是一念之差,可这一念之间,相差的却太多太多了。不仅仅是因为心不能接受那么多,包括整个人其实也无法接受那么多的情感。太过有纠纷,也太过天真了。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每个人都是幸福的呢?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门外似乎有什么响动,黑暗中只有耳朵变得更加灵敏了,其他的都不值一提。

    人生大概是只有活一次的,可心情却是留给自己的。不为别的,只为那一闪而逝的真正在意的东西。

    或许该说是上天给予的奇迹吗?他竟然比之前医生预言的多活了好几个月了。两个月,看看只有六十天的时间,天知道,对他而言,是多么大的考验。

    舒尔倾听,好像听见了奇怪的声音,真的很奇怪,门被拍得很响,而且还中间有很多的杂七杂八的叫声,不知道是谁,他完全记不起来了。

    可门外的声音似乎格外的执着,这么久了,竟然一点消停的痕迹都没有,倒是让人大跌眼镜了。

    门外的人,叫李冉冉。爸妈取这个名字的目的,只是希望她像初升的太阳一样,拥有耀眼的光芒,温暖的痕迹,可以给身边的人带去温暖。关于这一点,只能说,爸妈的取名字技术实在太高超了。李冉冉虽然没有像太阳那么耀眼,可是却真的给身边的人带去了快乐和幸福。

    她是个极为直爽的人,心里藏不住话,有什么说什么。

    喜欢,她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谁谁谁,我喜欢你!”

    但是就是这样,他摆明了一张没兴趣的脸,让她也无法更靠近了。

    她试探过,对谁都温柔,不是只有他,所以,那么一切都变得可笑了,反正只是因为她而已。

    让她说出自己的想法,其实也很难说。这中间的差距,也不会因为一点点的事情而改变,十有八九,只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差距吧。什么距离可以把人拉的这么开。超过了时间的距离和缝隙,再也无法明白的情怀,在心里默默地做声着,可她,没法跨过去。

    “喂!你还不开门!”手上的塑料袋抓得严实,而心口上却抓不住了。一只手拍门拍得通红,根本没办法把手握起来了,真心难过着,为了所有的人,包括她自己。

    眼中都含着泪花,是疼痛的泪花,那么痛的感觉,在刹那间遍布全身。

    谁都不知道她的情绪是怎么样的,可当时自己的心里还真没有什么让人感到惊讶的地方,别以为那一切全部都让自己的心有所变化,人的心情也会随着变化了,有了第一次以后,感觉就会变化,虽然不是按照自己所想的,心,会跳动,会在意。虽然不多,但依然会占据心的一部分。

    变化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好像一下子就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鸿沟。

    你说爱不爱,不是你说了算的,而是对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有些感觉自己不像是这边的人,因为很多事情其实不能按照自己的感觉来走,有时候来了又去了。发生的事情太过复杂,把自己也逼入了一个难以相同的局面,在这个故事里,没有谁是主角,也没有谁是最后的赢家,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而这些事情都让她觉得异常难以回转过来。

    人生,就是按照出生前的剧本开始走路的,每走一步,都会遇见各种不同的情况,不管是哪一种,至少让人知道的,有好有坏的。你没想象过的会发生的情况,也可能在一夕之间,全部都展现在你的眼前。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她的眼皮上的时候,李冉冉就已经醒过来了,睁开睡眼惺忪的眼,揉着眼睛感到自己的身上有很重的东西压着,腰部那边是沉重的力量。她动了动身体,差点尖叫出声,她的身边躺着一个男人。

    她的身边竟然躺着一个男人!

    捂住自己的嘴巴,她好不容易把自己内心的波涛汹涌给压了下来,这沉重的负担,让人不堪重负,有时候让自己的心完全都无法跳动的感觉。那一切的沉重,都不再重要,却也同样的,把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为何,会造成这样的结果,自己不知道,却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人就是这样,很容易产生一种幻觉和自我催眠的因素,在一切还未成定局之前,会不断地把自己自我催眠。因为那些事情都发生过却太突然,神经大脑和身体,全部都还没有进入状态。

    她压着自己的胸口,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正常一点,虽不说有多大的重要性,可中间两人的心情也不是可以这么轻易就定下来的。

    不管这最后发生事端的原因结果,对他们而言,一切都是个未知数。

    身上雪白的肌肤已经无法遮挡,圆润的肩膀,若隐若现的雪肌,被子下的娇躯根本没有任何的遮蔽,这点她是清楚的。所以,当他的目光来回在她身上逡巡的时候,她的下意识反应就是给了他一巴掌,大喊一声:“流氓!”

    不过流氓这种话,对一个昨晚才和她翻云覆雨的男人来说,只怕是九牛一毛,什么都算不上。这些根本对他而言,无关痛痒,有什么关系呢?昨天都已经躺着睡了,什么地方没有探索过,什么地方没有欣赏过,既然如此,也不必用什么来遮遮掩掩的了。

    心情是会变化的。她昨天还是一脸的不愿意,虽然还是会害羞,可感觉心境不同了。看着她的时候,不再感觉心里有什么委屈之类的,只把这个当成是家常便饭了。

    现在的心里还有很多的讲究。有些疙瘩,可却不排斥。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这是她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但是有了这个觉悟之后,心情忽然一下子变得更加复杂了,也不管是两人之间还有什么牵扯,最后都不再有意义。

    好像是为了发生一夜情而存在的关系,那么可笑,而又那么真实不可改变。

    谁会知道这样的情况,谁会清楚地看见,这无法让自己的心变得舒坦的无法预知的未来?

    可是,当男人睡眼惺忪地醒来,可是却并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着实让人有些心痛了呢。

    他竟然说,他不记得了……

    原本,她也没打算让他负责的,可是既然他说他不记得,那么她就要让他负责到底!

    所以,她才会到这里来,找到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要他负责,一定要他负责!这个没担当的男人,她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男人。当然,只是在过去。

    跟了他一个星期,才发现,这男人无趣得很,每天的动作,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甚至连路线都是规划好的,没有一点的偏移,令她感到奇怪。

    按照观察了他一段时间后,她得出一个结论,非常重要,这个男人,要么就是心理有问题,要么就是眼睛看不见。

    不过,她更加倾向于前者。心理有问题的男人,才不会是这种状态呢,谁知道他是不是在装糊涂?

    虽然,妈妈说,第一次一定要留给自己的丈夫,可这个人,根本不是她的丈夫!

    所以,她违背了约定,按理,应该要受到惩罚的。只可惜,她妈妈不会那么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