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 感动

    一身的长裙,脸上显得略显苍白。看起来消瘦了不少,精神也不大好。她的头发还是那样,一头的卷发,长波浪,微微有些淡褐色,走在人群里是极为养眼的,因为她很高挑,有一米六八的样子,看起来体态优美,身材苗条。他有些恍惚,好像很多年没有见到她的感觉,有些模糊,但是就算如此,她一走近,他就感觉到了一种茉莉香的清新味道,属于她的特有的体香,微微刺激着他神经,多少天没有抱着那个温暖的身子入睡了,有多想念,只有自己的身体最清楚。

    他来接她下班,因为他想不出别的契机,可以让他光明正大地对她说抱歉,也想不出更加合适的方式,来衔接他们上一次不愉快的结束。很自然的,他牵着她的手,微微在颤抖,这个样子,似乎有些惊慌失措,她扑闪着大眼睛,有些水雾夹杂在其中,略显忧郁。

    他的脸上一脸的平静,完全看不出,那深深的眼眸之下,隐藏的究竟是什么。若不是他握着她的手在微微颤抖,若不是他手心里微微的湿润,那点点冷汗,或许她便难以察觉这个男人的心思。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总是用绅士的微笑来遮掩一切,总是用礼貌的举止来诱惑众人,但是蓝倾夏就是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简单的人。

    喜欢伪装,喜欢修饰,喜欢用和外表完全不符的样子来迷惑众生,就像变色龙为了生存下来,总是不停地改变着颜色,她和他都是这样,在不停地变换着颜色。喜欢用不同的颜色伪装自己,让自己变得不像刺猬一样,能够在这万众人生里生存下去,并且如鱼得水。

    但偶尔,也会示弱,也会释放天性。

    比如现在。

    “肚子饿了吧,我们先吃饭,然后再回家。”

    他说得很温柔,好像是在哄一个孩子一般,柔声细语的,看着别人都不敢打扰了,那表情,仿佛是极宠这个女人的,看着一路走过的众女生,欣喜不已。

    走进了这个餐厅,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踏入餐厅,灯光是蓝色,餐具是蓝的,桌椅是蓝的,让人恍惚之间有到了爱琴海边的错觉,浪漫唯美的装修风格、充满欧洲风味的精致美食,处处洋溢着地中海风情,是情侣约会的不二之选。

    可是现在他们还是情侣吗?是吗?明明都那样大吵一架了,还能变成以前那般无忧无虑了吗?她心里是有芥蒂的,她明明就不在乎男人,男人都喜欢三妻四妾,今天喜欢这个,明天有喜欢那个,哪里能够专心致志呢?她不是说过不要陷入爱情了吗?但是为什么现在又变成了这样,好像是个孩子一样,开始渴望着那遥远的温暖。不得不说,他的手真的很温暖,抓着她的时候,仿佛走向的地方都是天堂一般,静静地,向往着美好。

    “我们结束了。”她很平静。平静地诉说着这样一个事实。就是我,不再属于你,再是怎么努力,也是枉然。

    可是纪珉之似乎什么都有没听见。

    “我说了,我们结束了!从那时候起,我们就结束了!”似乎不满意纪珉之的好态度,蓝倾夏忽然有些状况,就像是一巴掌拍在海面上,半点感觉都没有。

    纪珉之依然很温柔,大手抓着她的小手,把她拉进了餐馆:“不,没有。只要我不答应,我们就没结束,你看,这么多人看着,可不要在这里闹起来。”

    果然,蓝倾夏看了一下,周围全是人,这里是本市区最高档的餐厅了,来的人都很有档次,进来都不得喧哗,看见那边的服务生和经理已经往这边走过来了,看来应该是她刚才的声音太响了,影响了这里的人的餐饮。

    “抱歉,我太太刚怀孕,精神有些紧张,是我的不是,请包涵。”

    闻言,众人一副都很明白的样子,倒也没有那么多的人的目光集中在他们身上了。

    蓝倾夏也有些脸红,虽然她有时候很大条,也可以不拘小节,但是这种上流社会的礼节,她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从小接受的教育,让她很清楚明白,现在这么做是非常不礼貌的,尤其是打扰别人的吃饭的事情,真的让人很厌烦。她抬头,瞪了一眼纪珉之,若不是他,她又怎么会当众出丑,还说什么太太,怀孕什么的,根本就什么事都没有,他还真能编。

    不过这一回之后,蓝倾夏也不敢在这里反抗了,反正肚子也饿了,索性就直接吃了起来,毫不客气地把店里最好的食物都点了,反正付钱的人不是她,而且有人原以为她掏腰包,为什么不大敲一顿呢?不吃白不吃嘛。

    这家餐馆,可是一个月前就要排队,也不一定能轮得到你的,这不仅仅是有钱的问题。现在的人讲究追求的是素质,只要能够显示自身的贵气,或是上流社会的程度,故意会在这种地方显示一种贵气。

    所以就有了这种一个月才能轮的上,或是一个月也不一定轮的上的餐厅,就是为了显示他的贵气。

    纪珉之或许是无意炫耀的,可是,都到了这么难进的餐厅了,不好好享受,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但是真的能够感觉到不甘心,和那种无法言说的伤感,为什么明明吵过了,还是可以这样在这里,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不明白,她忽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明白这个男人。

    明明说好了不要去贪恋。因为人总是很脆弱,一旦习惯了,恋慕了,贪心了,就会被吊在那里,进退不得,会让自己陷入进退维谷的境界。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一直在避免,因为她内心深处是害怕的,既害怕,又渴望。害怕拥有了再失去,渴望,能够触摸到那种温暖。

    眼泪就这么自然而然从眼眸里跌落下来,毫无准备的,打湿了衣襟,滴答滴答,好像儿时窗外的雨,一滴滴落下来,滴落在心上,淡淡的,晕染开。

    “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哭了?”纪珉之顿时慌张地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得罪了她,怎么让她哭得这么伤心,内心的不安感,笼罩了他全部的神经。

    “我要回去,我要回家!”

    蓝倾夏简直有一种想把自己揍一顿的感觉,明明说过不要有感觉,不要跟他回来,要和他断干净,不要藕断丝连,但是为什么,她现在会在这里,站在这栋熟悉的房子面前,她忽然觉得自己要疯掉了,明明不要有关系了,但是还是跟着他来了。

    回来了,只是意味着又是一段理不清的感情。完全不明白的感情。

    蓝倾夏简直想要抽他一巴掌,她的嘴角微微抽搐着,看着这个撒谎不脸红的男人,真的想假装不认识他。

    打开冰箱,她不禁有些呆愣,愣愣地看着冰箱里满满的食物,不是她眼睛花了吧。

    当然不是她眼睛花了,是纪珉之放进去的。在蓝倾夏一进门之后,他便问:“要喝点什么?”蓝倾夏回答的是白开水,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因为她知道这里不会有其他的东西,但冰箱门开在那里,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才回过神。

    “都是你买的?”

    “嗯,一个人住久了,也忘记了家的感觉,偶尔把冰箱塞得满满的,可以排解心中的寂寞。是不是很傻?”纪珉之有些哭笑。

    不,一点都不傻,因为她也是这样的人,她心里明白得很,果真,他们是同样的一种人。

    “我要洗澡。”

    “浴室在那边。”纪珉之指着那边的房间,忽然又自嘲地笑笑,她总不该会这么快就忘记了吧,才几天时间,还真以为她已经离开了五年吗?潜意识里,时间过快了太多太多。

    蓝倾夏也没有戳穿他,整理了衣物,就进了浴室,而从头到尾,纪珉之都看着她的身影,一秒都没有放松过。

    迎面扑来的淡淡的体香,混着沐浴露的味道,又夹杂着她特有的茉莉花香,真的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要不是她才刚刚小产完,他是无论如何也要先把她拖到床上的。

    像是过去的那借个夜晚一样,他们同床共枕而眠,两个人都躺平了睡在床上,像是刚刚从妈妈子宫里产生的婴儿一样,相互紧紧偎依在一起,这世间,仿佛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面对着面,蓝倾夏把她的头枕在了纪珉之的手臂上,纪珉之也弯曲手臂,调整好高度,好让蓝倾夏躺得舒服些。蓝倾夏也乐得舒服,还是躺在他的腋窝上,侧脸就能看见他满腋窝的毛,不禁又要感叹一次,这个男人真的不如表面那样和蔼可亲,表面看起来温文儒雅的样子,但是呢?内心却腹黑得很。就像他身下的腋毛一样,看起来那么斯文的一个人,竟然身上长那么多毛,不光是腋下的毛,还有胸口上的毛,简直就是毛发丛生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