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 争执

    “那你打算怎么办,还要继续追吗?还是就此放手?”喝了酒,有些热,纪珉之的好兄弟脱了外套放在沙发上,只留下一件衬衫,开了一颗扣子,眼睛却看着他,看着他一副颓废的样子。

    “追?”纪珉之苦笑,“我还能追的上吗?女人,心不在你这里,能有什么办法。”说完,又拿起桌子上的酒,倒在了酒杯里,威士忌本就是酒精浓度高的,这么喝下去,不醉才怪。可是那纯白色的液体灌进了肚子,却一点感觉也没有,那灼热感,似乎已经变成了催药剂,让他整个冰冷的心,慢慢变得温暖起来。

    “如果不打算放在心上了,现在又为什么这么痛苦?纪医生,你是在自欺欺人。”他兄弟,律师的话简直是一针见血。纪珉之确实在自我麻痹,这么多年了,都是三十岁的人了,好不容易爱上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还不喜欢他,他能有什么办法,可是偏偏就是,欲罢不能。才不过离开一两天,现在就是这副德行了。

    “别想了,打掉了,说明她根本就不爱你,那么你干嘛这么纠结呢?如果你爱她,可以接受她不爱你的事实,那么你就继续做个骑士吧。如果你无法忍受单方面的爱情,那么你就干脆点,放手吧!”这么一想,还有什么可以纠结的呢?

    的确,他说道额话字字珠玑,每一句话其实都已经想到了一个事实,就是当时,自己心里不愿意放手而已。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旁观者看来,这是很好决断的,比如,这两只没办法诉说的情感,还是当面讲清楚比较好。

    “也许,你该当面和她说说清楚,免得到时候后悔一辈子。”

    有些东西,有些决定,有些选择,有些路……也许是一辈子都会关系到的事情,也许这一刻的选择,在你看来并不是那么重要,或许若干年以后,他会成为影响你一辈子的重大决定。

    很多事情,都说不好,人的眼睛,只能看到当下,而看不见未来,所以,每一个选择都要慎重。可是也不能太过躁进,毕竟,躁进会带来的危害更大。

    “爱情里,每个人都会像是无头苍蝇,但是椰子,不要让自己后悔,有些事情,有些人,错过了一次,就会永远错过。”

    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会说这么一番感人肺腑的话,他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明灭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错落分明,昏暗有致,实在是有趣。

    “律师,也如此过。”

    一兄弟刚好拿了酒回来,听见的正是这两句话,忙插嘴道:“纪医生,你还没看见过律师夫人,你要是看见了律师夫人和律师的相处模式,就会知道什么是一物降一物了,哈哈!”

    结果,律师的眼角扫了那兄弟一眼,这个得瑟的男人,立马就噤声了,闭着嘴不说话,好像猫看见了老鼠一样。

    “纪医生,我奉劝你一句,真的放不下,就不要自欺欺人,追一次,追两次,没什么,男人,不要被自己的自尊心蒙蔽了心,看不见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为了那一毛钱不值的自尊心,失去最爱的女人,值得吗?有时候要好好权衡一番。”

    纪珉之拿着刚刚那兄弟刚拿进来的酒,倒在杯子里,一饮而尽。

    “啊,知道了。”

    他紧皱着双眉,看似认真地思索着,桌面上摆放着的各种各样的酒瓶,已经被倒掉了,可是现在,还看见了那时候不曾看见的状况。是的,他花了这么多的心思,从她一开始对他的警惕和害怕,他努力忽略掉那些事实,可是到最后,还是不得不面对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有些问题,避无可避。逃避了这一次,那么下一次依然是赤裸裸的现实摆在眼前,而且没办法逃离。

    你看见了什么,看尽了世间的沧桑。都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可是,明明知道是生与死的概念,却不知,为何还是这般让人心累?明明知道,一旦走上了情爱的道路,注定要孤独一生,注定要满身伤痕,可是为何,最终还是在这条道路上行走,并且没有任何的后悔。

    他猛地灌了一口酒,站起身,冲着在座的人喊道:“好!我最后给自己一次机会,给她一次机会解释,如果他连这个都不愿意,那么我就放弃!”

    这么些日子以来,他的真心付出和用心的守护,在她的眼里都是过眼云烟,感觉这么一句话说出来以后,他们呢之间的关系算是破裂了,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没有什么真挚的感情,一切都是幻象。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原来不只有女人才会心痛,男人也是。他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像是被人泼了一头的冷水,像是被放进了冰箱里,一点温度都没有。从心底里生出的寒意,一直冷透了他的神经,冰冻了他那颗跳动的心。

    他说完就甩头便而,握紧了车钥匙走向了车子,甩上车门就走。没有回头再看她一眼。只留下蓝倾夏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背影,紧咬着唇,不说话,眼睛里有浓重的水雾。长睫毛投下一袭淡淡的剪影,晦涩不明的眼睛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不是真的想要打掉这个孩子,只是突如其来的消息,完全把她弄晕了,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一方面是她还没有想清楚,究竟要不要这个孩子,另一方面是,她本身自己就有个孩子,知道带孩子的难处,如果到时候,他不要她了,这是她心里的有一种隐忧,毕竟,在见识到了男人的无情之后,要她如何完完全全地相信男人,这也是一大考验。更何况,她最担心的是她的宝贝无法接受,孩子的心总是很敏感,蓝倾夏担心的是,如果孩子知道她又有了弟弟或者妹妹,会不会长成不健康的孩子?

    这些,纪珉之都不知道,他也无法真正的站在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误会出现。

    这个孩子是意料之外的。她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所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该怎么处理这个孩子,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害怕,于是头脑一热,就去了医院。蓝末末知道了之后,马上劝她,可是她已经在医院了。

    看着产科里,一个个大着肚子,幸福模样的女人,她忽然觉得有个孩子也许也不是那么糟糕,她看见他的一瞬间,无尽的欣喜,觉得自己这个决定,并没有错。但他上来就开始质问她,把她问得一愣一愣的。什么时候她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什么时候有人这么骂过她,一生气,一冲动,就说了不可挽回的话,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男人总是这样,从来都不能体谅女人的心。总是这样自以为是,自以为很了解女人,其实一点也不懂。在他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以后,她忽然倒在地上痛哭起来,狼狈不堪。

    蓝末末的手覆盖在蓝倾夏的手上,她的手摸起来凉凉的,有些冰冷,这里的温度挺高的,但是她却依旧有些畏寒。

    想起兄弟们的话,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下去了,喜欢就是喜欢,爱了就是爱了。他纪珉之还不是这么爱不起的男人。既然那个女人不愿意帮他生孩子,他就等着好了,何必这般折磨人,也折磨自己。

    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道理,这样一来,纪珉之的火气也就消去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悔恨和痛苦。他想她,疯狂地想她,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道歉对普通人来说很容易,但是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却不容易,尤其是他这样的身份。

    李维斯的休闲牛仔,修身得很,将他本来就很修长的腿变得根伟修长挺拔。阿玛尼的经典衬衣,深紫色的,在灯光下才能看出那一层淡淡的紫色光辉,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看起来和黑色差不多,大多数人都穿不出这个颜色,而他穿起来就别有一番风味。

    带着一副墨镜,开着英菲尼迪的跑车,看起来有几分痞子样,但这痞痞的感觉,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帅气和酷劲。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看起来像是贵公子一样的他,一走进机场就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但是他带着墨镜,没有让人看见那种惊艳的感觉,却也惹人驻足。

    他穿这么正式,就是为了来道歉的,有时候想明白了,不过是一时冲动,可后悔的事情做了,所以只能自己过来道歉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