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风波再起

    随着徐晃一通严厉的暴喝声铿锵掷地,空气里的温度骤然降至冰点。

    一股冲天杀气如冰冷的雾气瞬间氤氲在彼此之间,浓郁得化不开。

    场面安静。

    所有人都静止不动了。

    耳边只有冬天呼呼的北风啸声,以及火把燃烧的噼啪声响。

    大胡子校尉深吸了一口长气,突然用力扯掉了衣襟上的絮布,看了看身后的数百军士,又死死盯着徐晃的眼睛,目光闪烁道:“将军这顶大帽子,扣得好凶啊?!”

    “哼!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敢反驳?”徐晃面色铁青地努了努嘴,踩了踩地上的碎雪,又缓缓从腰际拔出七尺铁剑,遥指大胡子校尉,发出了最后的通牒:“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或者死!”

    “将军……”大胡子校尉被徐晃森然的铁血气势所慑,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脸色开始变得极其苍白。

    “军师在上,尔等不敬在前,不拘在后!飞扬跋扈,放荡形骸!已然形同造反!”徐晃单手执剑,眼眸里幽深得如同一只破笼而出的野兽,大声怒喝道,“我随丞相征战多年,手下流血无数!不曾有愧,亦从不后悔!!未曾想,今日竟要首戮自己人!”

    “将军!我等冤枉!我等不服啊!”大胡子校尉眼见徐晃麾下的军士神色不善地从四方八方步步围聚而来,感知到了逼近死亡的危险以及如山的压力,立时汗出如浆,急声嚷嚷道,“我等皆是许昌呈奇军!创立于建安十五年春,临命不惧,最高长官为大公子曹丕!乃大汉曹丞相特赦而建!拥骁骑之外不从其命之特权!徐将军!您这是越权啊!”

    “徐将军!您这是越权啊……”

    “徐将军!您这是越权啊……”

    大胡子身后的呈奇军士兵自知已陷险境,听着大胡子长官的鼓噪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连忙随之拼命呐喊起来。

    一时沸沸扬扬,声势夺人。

    “放屁!”

    忽听一道稍显细微却格外清晰的喝骂声,像是给发春的少妇当头浇了一桶冰水,骤然间便熄灭了人群喧哗的吵闹声。

    我黑着脸负手而出,望着那群振振有辞且自以为是的“饭桶们”,冷声道:“我说你们是在放屁,你们服不服?”

    “我说你们个个脑子进水,神经短路,你们服不服?”

    “我说你们以下犯上,罪同死罪,你们服,还是不服!”

    老子雷霆震怒地大喝了几声,严厉的叱声似推土机般轰鸣在空荡荡的夜色中,居然一下子就震慑住了全场。

    没有人再说话。

    也没有人敢说话。

    “此处是长安,此地是长安。许昌何在?十万八千里之外!”我见情势已经得到控制,整了整稍有些凌乱的“秀发”,挥舞着拳头,洪声道,“既有丞相在长安,长安即为有主之城。既有主,自然便有主子的规矩。”

    “你们坏了丞相的规矩,自然就应该受罚。可有异议?何必有异议?”我漠然地看了大胡子一眼,这个让老子再旁边吹了一晚上彻骨的冷风,生儿子没屁-眼,奶头上肯定还长粗犷胸毛,一个劲地唧唧歪歪就是死活不肯投降的死家伙嘴唇噏动了下,居然还欲顶嘴!

    老子怒不可遏,按着徐晃的肩,冲着大胡子大骂道:“冥顽不灵的东西!徐将军,给我掌嘴!”

    “喏!”徐晃一言不发地点头应下,挥剑而起,须臾之后已如一团飓风飘至大胡子身前,抬手就是数道凌厉生狠的掌掴,啪啪之声乍然而起。

    “噗……”

    大胡子如遭电击般怅然摔倒,一口鲜血伴着几块拍烂了的碎牙瞬时染红了白花花的雪地——他的胖脸上随即出现了几条清晰火辣的掌印。

    “胆敢妄动者,就地正法,格杀勿论!”我见大胡子身后几名亲兵愤愤然欲暴起反抗,连忙怒叱道。

    “胆敢妄动者,就地正法,格杀勿论!”

    “胆敢妄动者,就地正法,格杀勿论!”

    眼见我发号施令,徐晃麾下数百军士非常时宜地跺枪大喝,一时军威滔天,呈奇军各个如临大敌,只能面色惊恐地蜷缩在了一起。

    “弃械!接受调查!配合者,从轻发落!”我见大局已定,赶紧朝着众人发布了命令。

    “且慢!”

    正当我以为要结束之时,突听一道威严的长啸声从远处的夜色中骤然而起!

    须臾之后,伴着无数雪花飞溅以及铿锵不绝的铁器交接声,一支身披黑色玄甲的军队施施然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末将太原人郭淮,见过天策军师。”来者自报名号,朦胧夜色看得不甚清楚,只觉身长九尺有余,气宇轩昂,使得当是汝南铜叶大刀,胯下千里征宛马,身背两石铁胎弓。下马即行礼,行度有序,礼数周到,却是从未蒙面。

    “郭淮?”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皱紧眉头,询问道,“将军是哪个成分的?”

    “启禀天策军师,末将乃中央军旗下之中护军,乃临战四征之一,隶属司马直辖。”郭淮抱拳于地,即使答话也不见他抬起面孔,却能给人十分讳莫高深的感觉。

    此**将之风,气质行事俱是上佳。

    不简单那!

    “将军现居何职?”我脸上阴晴变幻不定,想不到就这一晚上,居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末将现今官拜中军大将军之别属左将军,从三品。”郭淮声色平稳,背上的铁胎弓倒映着地上的积雪,泛着耀目的寒光。

    “所来何事?”我有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一眼望过去,郭淮身后的玄甲军犹如深渊的海水,森然且有序,绝对是支嗜血的虎狼之师。

    “所来……乃是奉命而来。”郭淮依旧低着头,抱紧的双拳青筋盘绕。

    “奉命?奉何人之命?”我的心头蓦然浮起一种不受控制的不安感。

    “乃奉大汉之曹丞相之命!”郭淮猛然地抬起了脸,脸上刀疤狰狞!

    ……

    ……

    (今日整理思绪,脑子混乱不堪。花了数个小时翻看了前面的章节,又修改了大纲以及细纲,总算挤出了这么点。状态不佳,好久没动笔了,容我恢复下吧。后续章节将陆续推出,只是热血,唯有热血,精彩,你我一起等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