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突临

    “她和你什么关系?情人?妻子?抑或风流债的苦主?”周晗漠然地抬起了头。脸上挂着讥诮的笑容。

    “不,她是我的学生。”我沉默地看着露出来的脚尖,听着雪地上的枯枝被风打散发出的簌簌声响,缓缓补充道,“曾经的她拥有着这个人间最绚烂的笑容,只可惜,现在没有了。”

    “为何?是你抛弃了她?”周晗的脸色愈加冰冷,紧抿的唇线细薄而苍白。

    我无声地放开了抱着她的手,黯然苦笑道:“如果真是这样,或许我心里更好受些。”

    “哦?难道是她移情别恋了?”周晗眉头微蹙,望着我沧然的面容,不解问道,“可若然如此,她又何必心伤郁郁?”

    “我也不懂。”我叹息着摸了摸冻得微红的鼻子,忽然觉得有些本末倒置,于是怒从心来,没好气道,“所以我才来问你啊!”

    “这个……”周晗明显怔了一下,捏着小巧的下巴,认认真真道,“人与人都是不一样的,大家从小生长的环境不同,受到的教育不同,脑子里想的东西更加不同。而且大家都说女人的心是海底针,我的恋爱经验又几乎是零,我又如何懂得她心中所想?或许等我见到她了我就能知道些了。”

    “胡扯!”看着她故作老成的模样,我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微凹的酒窝,白眼道,“因为没有亲手试验过,所以不知道你的胸到底大不大。但是我很希望你不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你!”周晗假装生气地甩了甩头,美瞳里如装着水,恶狠狠道,“下流!总是那么出其不意!你就不会事先打个招呼啊!”

    “呵呵,世间哪有那么多可以先打招呼的事情。你母亲生你时,难道还要先和老天爷招呼到底是生男还是生女?”我大笑着用脚尖捅起了几片碎雪,望着雪地上倒映的白色反光,轻轻道,“会不会,她有难言之隐?”

    “我怎么知道。”周晗余怒未消,嘟起嘴巴,气呼呼道,“你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呆子。哪有男人在和女人约会时谈另一个女人?”

    “你不懂。”我停下了脚步,蓦地转过身,直视着她明亮的眼睛,无比认真道,“因为我开始把你当做我真正的女人,所以我才会和你说这些。”

    “是吗?”周晗愣了愣,随即展颜一笑,少女的纯彩竟是如此迷人。

    “她的兄长是大名鼎鼎的神威天将军马超,也是位盖世英雄。”我出神般陷在她的美丽之中,右手怜惜地按上了她的肩,为她掸落几片雪,幽幽道,“如今她心目中的英雄成为了败者,那种梦被破碎的感觉,我依稀可以明白。”

    “是啊,她真可怜。”周晗突然莫名地难过了起来,细眉皱成了结,小脸贴着我的手背,忧伤道,“如果有一天你和我哥哥不可避免的有一战,我真的不知道……”

    “别,别说了。”我不忍地用力抱住了她,颤抖说道,“让我们安静一会儿,好吗?”

    “恩……”周晗听话地闭上了眼睛,搂住我的小手却更加紧了。

    “我给你讲个笑话好不好?”无言相拥良久,空气里的温度虽然愈加寒冷,可我俩的心中却洋溢着淡淡的幸福感。看着缓缓覆在周晗头顶的绵绵细雪,看着她白皙的面容上那层薄薄的霜……画面美而人更美。

    “好啊。”周晗恬谧地笑着,大氅上的红色绒毛穿在她黑墨的发间,于娇美处平贴了一丝妩媚。

    “那我们边走边说。”我含笑摆正她的身躯,牵起她柔嫩的小手,向着前方渐渐凝冰的护城河迤逦而去。

    寒风打在脸上,一片枯叶卷在残雪之间,飘舞、降落,又飘又落。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女人,她呀眼光太高,见不得凡夫俗子,又自诩仙娥,以至于到了40岁,还没有成婚。她的老父亲很着急。一天,他在女儿的枕头下发现一根用老了的黄瓜,大为恼火。女人菜市回来,看到老父亲在一个人喝闷酒,桌上放着那根她“欢爱”了无数次的黄瓜。女人又羞又气,喊道:你怎么能乱翻我的房间!老父亲抬起微熏的老眼,闷闷做答道:“我一个人无聊,叫女婿陪着喝两杯不行吗?”踩在护城河坚硬的石板上,我自顾自地说起了笑话,也还没看周晗的脸色,自己就已经笑得弯下了腰。

    然而就在这时,我发现周晗握着我的小手猛然地大力了起来!

    “你快看!”耳边骤然响起周晗急切的声音,我飞快地挺起身,举目眺望,就见到远处的暗淡夜色下,几道模糊的身影隐隐约约,似在追逐又似在打斗!

    “长安新覆,过了日暮戌时,就是全城宵禁了。这个时候会有谁……”我冷然地眯起眼睛,虽然隔得老远,却也能感受到那片幽暗的黑影下所传来的杀意。

    “有兵器相交的声音。”周晗一脸凝重,精巧的鼻翼微颤,她的武功不弱,听觉与视觉显然高出我许多。

    “是刺客吗?”看着护城河上漂浮着的冰花,我的内心无理由的一紧。

    “不,看装扮,应该是曹丞相的士兵。”周晗身体前倾,只是专注地盯着黑夜的那头,吹乱的前额发丝荡涤着一股冷意。

    “自己人?”我微感错愕,却见周晗凝眉补充道,“看的不是很清楚,他们打的太混乱了。不过还有几个明显不是你们的军人,似乎还有女的。”

    “居然还有女人?”我大为不解地皱起了眉头,沉吟道,“如果是长安城里的执禁士兵,遇见来历不明的恐怖分子,肯定已经举火为号通知大本营里的部队了。可他们又没有这样做,事情有些蹊跷。”

    “是,你说的有理。”周晗微微侧了侧头,看着我,肃然道,“这事我们管不管?”

    “管!为什么不管?”我夸张地深吸了一口长气,整了整有些散乱的衣襟,傲然道,“在长安城,貌似还没有什么事情是我管不了的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