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情之一字

    人类的感情是极其充沛又神奇的。

    爱一个人可以很长很久。从青梅竹马直至与子偕老,从彼此倾心直到同拜天地,从等待多年即使杳无音讯仍然坚持不肯放弃,感动、诚挚、让人心中流泪。

    同样,爱一个人也可以很短很美。那种迸发与心尖的颤抖,那种聆听身体本能的呼唤,那种刻骨铭心、惊奇、兴奋、留恋与不舍,是瞬间的芬芳也是往后时常哀叹并永恒的回忆。

    “这几年,你过的好吗?”窗外的冬雪无声飘落,我静静拉着周晗的小手,凝视她可爱单纯的黑色瞳仁,温柔长笑。

    周晗乖巧地望着我,长长的睫毛一眨又一眨,白色的长裙下,那双惹人无尽遐想的美腿微微摆动着。

    这是一个安静的午后,我身处长安城南梅园,浑然忘却了所有的苦楚与烦恼。

    这是一个情乱的午后,我身处长安城南梅园,也已然忘记了横亘在我们之间的距离。

    一个是在江东呼风唤雨的大都督的亲妹妹,一个是曹操麾下首屈一指的实权重臣。

    两者的结合,且不说两国君上的态度,即使彼此悉心接纳,总有很多外人不知而又复杂矛盾的东西难以避免。

    “过的挺好的。”周晗出神般直视着我的眼睛,像是所有懵懂的少女,眼眸里流露着的是对爱情的憧憬与甜蜜。

    一直过了好久,她静静莞尔一笑,低头含羞道:“在江东的小院子里,我早上起来读书习武,中午陪嫂子插插花,浇浇水,晚上和哥哥嫂子一起吃饭、聊天,偶尔也能和大家去狩猎游大山,日子不紧不慢,却也平和恬静。”

    周晗轻轻地叙述着,微红的脸庞挂着满足欢乐的笑容。

    我突觉难过,这样一个心思单纯又素净怡人的女孩,我竟在有意无意间,野蛮地打破了她原本宁静幸福的生活。

    想到此节,我不免长叹了一声,颇为后悔道:“我是不是真的太坏了?你的兄长断然不会轻易答应我们的婚事。将来的岁月,你必然会陷在左右为难、举步维艰的境界。周晗,你为什么不杀了我,而是选择做我的女人?”

    “因为我喜欢你啊!”周晗固执甚至带点粗鲁地捂住了我的嘴,颤动的鼻翼显示出了她的愤怒。

    “理由?”撬开她香气扑鼻的纤纤手指时,我竟悸动了。

    “郭嘉,你是后悔了吗?”周晗轻若蚊声地咬了下嘴唇,那双惹人无限怜爱的眸子里已渐渐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世人无论何事都要问个缘由,这是不是一种痴?或者嗔?若然不是你,几年前,我就已经死了。”周晗忽然迈步走下了软榻,推开窗门,凝视那洁白深厚的雪地,幽幽道,“我们女人想要的有时候其实很简单。这一生,只求心上人不离不弃,便是幸福。当年你不顾主上的猜疑,放了我,也让我有机会挽回我亲密兄长的性命,这是一种恩,也是一种缘。”

    周晗缓缓转过身,从腰际解下那枚绿意盎然的翡翠石,温柔挂在我的颈上,一脸郑重道:“在我短暂的人生里,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我做了如此多难以想象、任何人都不曾做过的事情,也从来没有一个男人会在我的内心深处留下如此难以磨灭的记忆。这几年我一直想念你,我也曾克制自己像一个初恋的少女那样去回想你,但是我办不到。我真的做不到。过年的时候,我会望着长空好久好久,在遥远的北方,那里有我深爱的男人……而这一切,我知道你不知道,但是或许你能感受的到。一如这块石头。”

    “答应我,别离开我,即使前路艰辛,我也希望我们共同度过。”周晗含着笑,依顺地靠在我的胸膛。

    她的眼角有泪。

    “留下来,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吧。”抚摸着她光滑乌亮的发丝,看着她浅浅纯纯的小酒窝,我的内心,百感交集。

    我想,我知道,也明白了……

    ※※※夜色撩人,风与雪静止。

    披上了厚重的毛氅,带着满身的酒气,我和周晗手挽手出了梅园。

    黑夜轻盈地笼罩着巍峨的长安城,沿街的火把通明,偏僻的角落里总有苦命人寂静地蜷缩着。

    踩着满地的松雪,我俩默然无声地行进着,心中却有暖流流淌。

    “等明天一起床,又得有人去曹丞相那告状了。”我微微一笑,角楼里的长明灯散播着微黄的光线,照在周晗白皙的脸上,朱唇皓齿、仙姿玉色。

    “告状?告你什么?”周晗狡黠一笑,藏不住柳眉里的笑意。

    “告我无病呻吟,无故装病,坑蒙拐骗,不务正业,风流成性,无耻下贱,**无知少女等等。”我夸张地抬了抬眉梢,作怪的神情无比找打。

    “告吧,要告就早点告,我也好光明正大的和你在一起。”周晗明媚一笑,红唇下的白牙像极世间最可爱的雌兔子。

    “了不得,了不得……”我得意地摇了摇头,捏住她圆圆的小脸蛋,皱眉疑惑道,“都说江南女子贤良淑德,含蓄娇羞,你怎么看着都不像?”

    “呸呸呸,你就得瑟吧。”周晗向着我的掌心狠狠地咬了一口,待发现偷袭失败后,不满地嘟了嘟嘴,插腰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女子遇见如意郎君,也要矫揉造作,故弄玄虚吗?欲拒还迎那套我可不中意,大方专情的女子才是世间最好的那一种。怎么,你有何不满意吗?”

    “岂敢,岂敢,是小生失言了。”我讪讪地吐了吐舌头,看着白色的雪花在红色宫墙前缓缓飘舞,才发现居然又下雪了。

    “哼,喜欢一个人就要全心全意。仙女也要脱了裤子才能生娃娃呀。”周晗忽然开心地张开了双手迎向漫天皑雪,蹦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且十分无厘头的情话。

    白色的雪散落在她红色的外氅上,一点接着一点,一层融着一层,姹紫嫣红,分外好看。

    微风扬起她飘拂的发丝,周晗如花般的笑靥,就像长安城里的冰与火,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

    “周晗,有个事情我想问你。”我伸过手抱住了她,胸口感受到了她砰砰乱动的心跳。

    “你说?”周晗没有回过身看我,眉眼里都是笑,小手里的碎雪渐渐增多。

    “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以前有个很喜欢你的人忽然不喜欢你了,而且他还阴差阳错地当了你的阶下囚,并且不管你用任何办法,他都不说一句话,那……该怎么办?”我谨小慎微地想着措辞,可她的笑容还是凝固了。

    “那女人在哪里?”周晗收回了接雪的小手。

    “在……在长安。”看着她不住颤动的疏长睫毛,我的心莫名地紧张了起来。

    “她叫什么?”

    “马……马文鹭。”

    我长长一叹,雪花散在了我的鼻尖,化成了水,竟是如此寒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