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我本多情

    冬。有着脱俗的美。

    长安的冬,在每个人的心里,都蕴育着一个五彩斑斓的梦。

    周晗的梦,清淡、纯洁,甚至简单到极致。

    她想见到那个可恶的他,用会说话的大眼睛狠狠地瞪着他,眼眉含笑,似嗔似怒,如果可以,最好还可以在他的手臂上留下几道很深的牙印,那就太完美了——为了这个梦,她散落一肩的残雪,精致的长靴在梅园的花木径上轻轻响动、不断穿梭,发出了少女冬日里的“欢唱”。

    梅园西厢的紫竹屋,巨大坚硬的壁炉吞吐着一桩桩的炭柴。

    火苗颤动不熄,水汽氤氲升腾,竹屋上方的梁柱条上布满了一道道晶莹的水滴。

    这里的温度很高,而且特别温暖,就像春天,醉人心脾。

    紫竹屋没有关门。

    所以当周晗气喘吁吁地捂着胸口踏进屋门时,微红的小脸蛋正散发着逼人的青春气息。

    碰巧我看到了,于是我“醉”了。

    几年不见,她的身材高了些,皮肤居然也白了些,眉眼开了,开始像一个真正的女人那样吸引着我的视线从她的胸脯滑过,慢慢移动至浑圆挺翘的屁股……直到被她的厉喝声惊醒。

    “郭嘉!刚才居然刚调戏我。你这个王八……”周晗妙目圆瞪,张牙舞爪地向着我“飞”了过来。

    我感受到了她的怒焰和“杀气”,于是我飞快地捏住了她香气喷喷的小手,用这个星球上最深情无助的眼神默默地凝视着她黑色的眼瞳,深沉道:“小晗,你过的好吗?怎么瘦了?”

    轻柔沙哑的磁性声线蕴含了无数的牵挂和柔情。

    那个原本准备压轴出场、极具爆发力的“蛋”字被多情的少女活生生地戛然而止了!

    接触到了我清澈稚嫩的眼神、凌乱的胡渣、憔悴的面容、还来不及中分的风骚发型,周晗的心口忽然如巧克力般融化了。

    “好……还好啦。人……人家哪里瘦了?”一抹红晕如朝霞般掠上了周晗俏丽的脸颊,周晗含情脉脉地望了我一眼,又害羞地躲闪了过去,只是那只小手仍然“热情大胆”地任我捏着。

    此时我正坐在铺满白色棉被的软榻上,周晗身上淡淡的体香就像毒品鼓励我去犯罪——她好看的琼鼻离我太近,鲜艳温润的红唇一张一合,我只来得及说一声“削特”,大手一拉,将她用力地抱在了怀里。

    “哎呀。”周晗娇呼一声,软玉温香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们两人因为猝不及防,顿时身体失重,齐齐倒在了软榻上。

    眼睛对着眼睛,鼻子对着鼻子。

    周晗满面红通地趴在我的胸膛上,一时竟忘了任何言语,只是呆呆地望着我,望着我……直到我的“小钢枪”不小心顶到了她的肚子。

    “咦?你不是不会武功吗?怎么也随身带着剑?”周晗好看地蹙了蹙眉,小巧嘴巴里的口气出奇的好闻。

    “呵呵,嘿嘿!那……不是剑。”我讪讪一笑,胸膛抵着她那对柔软的玉兔,舒服得只想大声呻吟。

    “不是剑?那是什么?”周晗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依旧和我保持着超友谊的暧昧姿势。

    “啊!我也不知道呀。”趁她意乱情迷,哦不,稀里糊涂之时,我的食指爬到了她的圆滚滚的屁股上面,怀着无比激动渴望的心情,按了按、揉了揉,勾了勾,在她渐渐瞪大而又迷惘仓惶的眼神中,又沿着她屁股中间的缝隙“下了楼梯”……

    “啪!”

    楼梯爬到一半,涉世未深又年轻的“包租婆”终于反应了过来——只见她恼羞成怒地甩了我一个耳光,迅速起身时又看到了我直耸入天、不堪入目、威武雄壮的“小钢枪”……

    “啊!”

    周晗捂着脸狂叫,红色的大氅上下摆动,纤细的双足在软榻上不停地“踩踏”,发出了有节奏的吱吱响声……

    这种“地震”的感觉让我产生了一种晕眩的lang漫的错觉——可惜尼玛不是在爱爱啊?

    ……

    ……

    “你,你要负责。”一刻钟后,周晗哭哭啼啼地撅着嘴巴,居高临下地偷瞄着此时此刻奄奄一息躺在软榻上、被她揍成大葱猪头、不再风流俊秀的我。

    “俺,俺一定负责。”我艰难地点了点头,一只手揉着已然被海扁成熊猫眼的左眼,一只手安抚着多灾多难的“小钢枪”,希望他没在周晗的撩阴腿下瘫痪骨折。

    “郭嘉,你,你真是太坏了。”周晗呜呜咽咽地扁了扁嘴,撒娇道,“人家好不容易那么老远地来看你,话还没说几句,你就……你怎么可以这么甩流氓呢?那,那个地方也是你能摸的吗?”

    “是是,在下错了。”我虚心地低下了头“忏悔”,心里却乐道:反正是不能摸也摸了。而且现在不能摸,不代表以后就不能摸。

    “好了,人家不管啦。女人贞节是大,等过了年,你就去江东和我哥提亲吧。”周晗终于停止了哭泣,从怀中掏出一条墨绿色的丝巾擦了擦红肿的眼睛,忽然又狠狠掐住我胳膊上的嫩肉,破涕为笑道,“便宜你这个死鬼了。人,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你都老头子一个啦。而且还有那么多老婆,真是……额,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是吧,嘻嘻。”

    “啊,放手放手!”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张着嘴哀求。周晗见我吃痛,连忙放开掐在我胳膊上的手指,又紧张地扑了上来,关切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还痛吗?”

    “不痛了。”我苦苦一笑,瞥见周晗大大又好看的眼眸里是藏不住的关爱。

    “郭嘉……你,你真的喜欢我吗?”周晗毫无预兆地安静了下来,凝视着我的眼睛,动情说道。

    冬天的梅园清冷无声,屋外受不住大雪积压的枝条嘭地一声折断了。

    “喜欢。很喜欢。”

    壁炉的大火闪动着温和燃烧的火光。

    玉佩轻鸣,周晗的身躯微微发抖,那一刻,我觉得她含泪的模样美极了。

    “这次来长安,应该能多住几天吧。”我张开手臂用力挽住她的娇躯,脑袋舒服地枕在她的柳肩上,感觉温暖。

    不知是多愁善感的季节作怪,还是昔年朦胧的情愫起哄抑或是多种的种子开始萌芽。

    眼前的女人,我忽然就爱了。

    突如其来,那么……不可思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