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潼关失守

    子时,天降暴雪。┗ #_ ┛

    大片大片的雪花比四月的骤雨还滂沱,鸡毛般往下掉。

    西凉军营,亮银得刺眼的雪地上反射着成千上万把马刀冰冷的锋芒。

    士兵整装待发,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马超挺枪纵马,出现在了军队的最前面,他的脸是冰的,但他的心是火热的。

    银袍依然笔挺,侧脸依然俊美。

    大雪倾洒在肩头,这位叱咤风云、意气风发的全军统帅,做出了最后的战前总动员:

    “兄弟们,我们生在最辽阔的蓝天之下,喝着最纯净的水源,却过着最贫瘠的生活,现在,让我带领你们去争取一个辉煌灿烂的未来,踏烂眼前的关口,天下是属于我们的!”

    “冲啊,让中原人在我们的铁骑下颤抖,让他们做梦都要哭着醒来!!西凉的男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最雄壮的狮子!”

    “轰!”

    马超一骑当先,在他身后,是无数只疯狂挥舞的手臂以及一张张炽热、涨红的脸庞……

    如雷鸣般的马蹄声,轰鸣着涌进了宁静、美丽、凄凉的夜色……

    ※※※

    潼关,硝烟弥荡,火光冲天。

    没有一个曹家士兵愿意相信,眼前这些杀红了眼,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就是他们需要面对并为之抵抗的生死大敌。

    白天的伤口犹在,疲惫的身躯也还没有复苏,当手中的长刀才刚刚举起,一枚迅如雷电的箭矢已经插在了他的脑门正中央……曹兵睁大了不甘心的眼睛倒下,临死都不知道为什么西凉士兵会如此凶狠拼命!!无数敌人发了疯似地往上冲,他的脑袋随之被踩裂、踩碎,最后变成了一滩血肉模糊的烂泥。

    南门首先告急。

    潮水般的进攻一波接一波,指挥官疲于奔命,士兵应不暇接,他们用血肉之躯苦苦抵挡着眼前这个嗜血残忍的“魔兽”,面对源源不断的敌军,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杀。

    杀戮。

    只是杀戮。

    还是杀戮。

    只剩杀戮。

    射箭、拔刀,肉搏!!利刀砍在骨头上,来不及思考,反手就是一击。

    撕咬,挖眼,撩阴!!肚肠子被切得满地乱爬,还是死死抱住敌人冲下城头同归于尽。

    能让对手倒下去的一切手段,不管多么灭绝人性,都是可行可效的。

    杀人杀得手臂发麻、眼睛被血水和汗水溢得模糊不清,连身边倒下去的是战友还是敌军都已然难以分辨得出……

    稠密的污血血渗透在每一寸土地上,军旗倒下,旗手在一阵刀光中支离破碎仍然屹立不倒。

    残肢、断臂。

    喊杀连着天,遍野皆是横尸。

    “马铁,你率三千突击刀手继续冲击南门,我要让潼关的整个防线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口。”远方的战场,马超仔细地观察着不断变换的局势,他的心中已经盘算好!!南门是关键之所,火力全开佯攻这个点,吸引曹军大部分的兵力过去,那么在东门……方可一锤定音。

    “喏。”马铁用力地点了点头,手掌已经激动地出了汗。

    “马休,命你部随后接应,倾巢出动,不惜一切代价,猛攻南门!”

    “喏。”马休抱拳应下。

    他定定地凝视了自己的兄长好久,想了想,最终还是快步远去。

    有句话他放在肚子里,不能说也不敢说!!倾力决战,留下窸窸窣窣的几千士兵驻防长安大本营,是否太过冒险。

    ※※※

    潼关到处在流血,激烈的战斗在漫天大雪之下映衬着一个时代的悲哀!!乱世的命运,人命贱如狗。

    大批的曹家士兵蜂拥至南门,所有人都明白!!南门若破,鸡犬不留。

    由此,被牵扯去了无数兵力,东门的防守顿时变得脆弱不堪。

    没有人知道,一场属于曹军的噩梦已经在慢慢发酵……

    丑时鸡鸣,一张白得刺眼的军旗,在残酷的夜色之中,缓缓在东门上空升起。

    “是时候了。”马超振臂狂啸,瞳孔极速收缩。

    在他的眼中,横栏于前的一切障碍已经清除!!只剩下,一马平川。

    “诛杀国贼,斩杀曹操。”马超仰天怒吼,飘扬的银色披风如离弦的飞箭,激荡着每个西凉士兵的神经。

    “任何抵抗者,杀!”

    “包庇国贼者,杀!”

    “抗我天威者,杀!”

    “万岁!”

    “复我大汉,万岁!”

    尘土飞扬,铮铮的铁骑声犹如撕天灭地的地震,咆哮着压向了潼关的东大门。

    万马奔腾,马超亲率三万主力骑兵,在伺机等待多时之后,好比蓄力多年的武林高手,当他拔出手中之剑的刹那!!这个世界,只剩下恐怖的红色。

    “啊!”

    “马超进城了,完蛋了,快逃命啊!”

    “啊,啊……”

    无数人头从高高的城楼上掉落,叛乱的小股士兵到处纵火起哄。

    在守城士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拉开的城门锁已经高高吊起,鲜血在急飚,大地在震动。

    黑色的铁骑洪流愤怒狂叫,恰如一把最最锋利的尖刀,狠狠地刺向了潼关的内部。

    惊闻噩耗,曹家士兵一开始简直不敢相信!!他们在前线浴血奋战,自家的侧门倒给别人捅了。

    当他们在潼关里望见一张张陌生狰狞、口中喷着热气,杀气腾腾的凶悍脸庞时,心底最后的防线怦然轰塌……

    慌乱的情绪爆发了。

    一开始只是一个人扔掉了手中的武器,随后宛如中了瘟疫一样,五个、十个、二十个、上百上千个……

    放弃了抵抗的曹军就像嗷嗷待宰的羊羔,在西凉铁骑下呻吟、尖叫……

    溃不成军。

    兵败如山倒。

    成群结队的曹家士兵没命地向着后门逃跑,人挤人,身堵身!!毫无纪律,不少士兵没有死在敌人的铡刀之下,却死在了自己人的脚下。

    当士兵的精神完全崩溃时,他们也只是单纯想要求生的可怜人。

    哭喊冲天,一边是西凉兵兴奋地屠杀,一边是曹家士兵疯乱不堪地逃命!!火光无情,对比着在马刀下截然不同的命运。

    一开始还有些军官拼命地下令士兵拿起刀剑抗争,可当他们被慌乱的人群淹没时,才发现!!一切已经无济于事了。

    “我命令,放弃抵抗者,不杀,我军接受战俘。”马超引领虎狼之师一路高歌猛进,眼见大获成功,带着部队直冲潼关的要害地段,那里是中军帐,临时军政大厅,曹操的落脚处。

    大军到处,盔甲震动声、马蹄的轰鸣声、激烈的兵器交击声、临死的惨叫声、哭啼声、哀求声、燃烧房屋的倒塌声……

    兵荒马乱,连天空落下的雪花,都呈现诡异的绯红……

    马超捉拿曹操心切,连催战马横冲直撞。

    “少帅,您看。”左侧亲兵一声高喝,马超寻声望去,但见关隘后方,上万曹家骑兵簇拥中一名金盔红袍的将军正策马溃逃。

    “是曹贼。”马超银牙一咬,眸中已是杀气滔天。

    “全军得令,诛杀曹贼,随我进发。”大手飞扬间,马超声雄力猛,白袍银铠耀耀夺目。

    无数马蹄飞溅,披风在劲风中呼呼作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