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进墓

    “韩王?会是哪个韩王?”霍原如标枪般挺立着,口中呢喃自语,冷峻的面庞上寒意更浓。【 y 】

    “此处究竟是哪里?这里又怎么会是……死人墓呢!”他困惑地皱起了眉头,眼睛开始认真打量着身前的一切——夜黑风凌,大山静默。简陋的石屋看着就像一方被遗弃的破庙,黑色的外墙盖着厚厚的一层黄土,藏色的青苔爬满了格子,几株枯藤杂乱缠绕着,伸揽出的藤枝像是恶魔的爪牙。

    “吱吱……”

    一只如老鼠般大小的怪鸟盘旋着停在了木匾上方横梁上,冰冷的眼眸泛着妖异的红色,紫色的羽毛似插满了锋利的刀片,就那样居高临下地死死盯着霍原,邪恶又恐怖。

    “去!”霍原不堪忍受,厌恶地飞出一块小石子,怪鸟受惊,扑打着羽翼侧身躲过,却也没飞走,只是懂人性般转过身,露出了肥而敦圆的后背。

    霍原如卸重负般吐出一口浊气,被怪鸟一直瞅着,让他浑身特别不自在。

    此时,石屋内仍是失去了任何声响,幽暗的烛光复又湮灭,霍原手中的火把也燃尽了最后一丝光亮。

    黑暗笼罩了天地,四周黑的让人窒息。

    怪鸟又“窃笑”着摆过了身躯,红色的眼珠子诡异地红,盯着霍原就像野狼瞄上了绵羊。

    “妈的!”霍原郁闷不已,刚想收拾那怪鸟,只见石屋前的石墩缓缓地移动了几下,一道光线射出,一个身材矮小,长着大肉痣的老太婆手里托着四角油灯走了出来。

    “年轻人,迷路了?”老太婆又矮又丑,起皱的黄脸就像晒干的死鱼皮,眉心的肉痣好比多出了一个鼻子,让人隐隐作呕。

    她伛偻着背,银色的发丝干枯如麻,灰色的长袍打着破旧的补丁,望向霍原的眼神也充满了不怀好意。

    “恩,我迷路了……请问,有吃的吗?”霍原艰难地闭住了呼吸,老太婆身上的恶臭自鼻下阵阵传来。他尽量让自己站的远些,好让她看不清他脸上难堪的表情。

    “吃?死人墓里,你想吃什么?”老太婆闻言一晒,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大大的黄牙。

    “这个……”霍原腹中翻滚,想起累累白骨和苍蝇飞旋的腐尸,不禁顿感恶心。

    “既如此,在下就不打扰了。”霍原逃也似地地抱了抱拳,感觉周遭的一切看着都怪怪的,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吃香的喝辣”的“奢望”了,只想尽快离开此地。

    “等等。”老太婆呵呵轻笑,身子一摇,已经鬼魅般站在了霍原的面前,而她手中的油灯竟然安然如常,别说洒出灯油了,连灯影都没晃动一下。

    “年轻人,天寒地冻的,你能去哪?这山里怪着呢,有野兽,有毒蛇,还有吃人肉的野人,稍不留意就没命了哟……”老太婆微笑着抓住霍原的大手,捏在手心揉了揉,和蔼可亲道,“瞧,手都冰了。跟我去里面坐坐,喝点热汤,下个菜,再来壶美酒,总不能让人说我老婆子不是个明白人。”

    老太婆边说边笑,牵着霍原的手就像老奶奶牵着孙子一样。

    霍原发呆般看着自己跟着老太婆向石屋走前,眼角瞅见了那只怪鸟,那鸟叫的好欢好欢!眸中的红色都快红的发黑了!

    “奇怪,中邪了吗?!”感觉手臂绵软无力,浑身的力气似被慢慢抽光了一样,霍原豁然惊醒!

    老太婆笑靥如花,像九幽魔鬼拖着人间的生灵进地狱一般,嘴角的血色越来越浓……

    “走!”霍原猛然咬了下舌尖,一个野驴打滚就势挣脱老太婆的魔爪,方天画戟横在胸前,犹豫着要不要杀人——毕竟,事情没弄清楚前就杀一个老妇人,不符合人一直以来的作风。

    “哪里来的妖婆?!”霍原一声爆喝,气喘吁吁,后背也已湿了一大片。

    “我带你去吃饭啊?怎么说我是妖婆呢?”老太婆面色不喜,委屈地咳嗽了几声。

    “不识好歹!吃我一掌!”霍原怒不可遏,全身杀意盎然,抡掌欲拍。

    “铮!”然而正当这个时候,一道干净到极致的琴音自屋内迸射而出。音色催而尖厉,似出离愤怒。

    “愚蠢!我母亲好心救你,你倒不分是非黑白!你要是再逗留片刻,估计就得给那只怪鸟吃了!”女声悠悠远远,平静中带着叱责,虽然隔在丈外之远,却似在耳边低语。

    这份内力,当真不简单!

    霍原被人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一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老太婆低着头叹着气,想了想,轻声道:“那只怪鸟叫钥鹏。传说中是臭名昭著的邪鸟,上古时专门是为祭祀死人用的,听说可以通灵……他的体型娇小,靠眼睛蛊惑猎物,待其疲乏无力之时再……他的体内还藏有剧毒,若是不小心将其杀了,还会引起自爆,当真邪恶到无边。你刚才感觉全身力气遗失,应该就是那鸟在作怪了……”

    老太婆语声慢慢,语速不快却有种安抚人心的作用,让人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信任感。

    “刚才……是在下鲁莽了……”霍原歉然低头,他看到了老太婆身后拉长的影子,也在她身上找不到半丁点的杀气。

    倒是那只怪鸟,拍着翅膀叽叽乱叫,好像显得很愤怒的样子。

    其实刚才霍原曾一度怀疑老太婆是鬼而不是人。也难怪,黑灯瞎火的,这恐怖的荒山野岭,一切都变得那么的阴森,加上老太婆长得太“霸道”了,不说她是鬼,对的起她老人家吗?

    “呵呵,进去吧。你肚子一定饿了。”老太婆大度地挥了挥手,自顾自地走到前面带路。

    “老人家,刚才那声音……是你闺女?”霍原小心翼翼地跟在老太婆身后,手中的方天画戟是一刻也不敢松手。

    “恩,我的亲生闺女。等下她会接待你的。人呢,可善良了。刚才只是急了点,你还别怪她才是,呵呵。”老太婆“温柔一笑”,皱出一潭秋水。

    “哦。有劳了……”霍原呐呐作答,心里郁闷地想着——这老太婆的闺女会不会长得更“惊世骇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