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杀与被杀之间

    “所有人听命!迅速朝我靠拢!”刺客头目眼见霍原暴起杀人,却不慑其神威,干吼着把手中长刀举在头顶,满发的雪霜丝毫掩藏不住他坚定如铁的眼神。【 -】

    “吾等受主人厚恩!只可成功,不许失败!诸位,今日就是你我葬身之时!可有畏死怯战者?!” 刺客头目怒吼着甩了甩手臂,狂热的眼眸向着手下逐个审视过来。

    “吾等誓死追随首领!”原本惊魂未定的刺客受主将言语激励,俱都神色激动地仰天咆哮起来。

    “好!结阵!进攻!”刺客头目双眼一红,眸中一闪而逝的不舍被他飞快掩过——他明白,这些陪伴他多年、生死与共的兄弟,只怕以后再难把酒携手了。

    远处,霍原横戟冷对,那双幽深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感慨和哀伤——杀戮不断,是为何方?

    天空的大雪,仍旧在飘。

    狂烈的西风,仍旧在啸。

    刀与光,剑与影。

    鲜血横飞,皮肉开绽。

    没有人再说一句多余的废话,只有前进、拔刀、斩下——生,抑或死。

    “呀!”

    一名刺客闷喝一声,如狂奔中的猎豹般向前猛然跃出,闪亮的刀光割破寒风,一刀刺向霍原的面门;左侧的矮个刺客随后挥剑而上,成夹击之势,刺出的一剑朴实无华却干练到极致,当真又快又狠,显然是受过严格精深的剑术训练!

    “起!”

    霍原冷哼一声,膝盖弯曲,身子骤然下蹲,躲过迎面的击杀,紧接着来了招“潜龙升天”,右拳向上,找准位置,重重轰在刺客的腹部——刺客一声惨叫,整个人朝着上空飞了回来,一阵肋骨碎裂的声音吱吱乱响,听得人牙关直发麻。

    左方的一剑也已杀到,霍原的虎躯于半空中作出一个极为变态的720度大扭曲——他两米多高的身体如同高速旋转中的陀螺在剧烈打转,双脚神妙地绕过击杀点,如蟒蛇般缠住剑身打起了“太极”。

    剑身在空中急速打圈,刺客震撼莫名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宝剑不受控制却无能为力。

    “去!”

    霍原手中用力一掷,方天画戟似闪电劈裂星空,向着刺客心胸爆射而去!

    须臾之后,“蓬”地一声,第一个刺客似被射中的大雁从高空沉沉坠地,刚好摔在他冲出去的地方,激起了一地雪灰飘扬。他的腹部已经恐怖地漏出了一个肉血模糊的大窟窿,肚肠流了一地,手脚抽搐两下,已经断气。

    而第二个刺客,则死不瞑目地瞪大了双眼,茫然无声地望着前方——他就那样动也不动地站着,方天画戟从他胸口一路穿透,一直扎到了地面,撑着他的尸体没有倒下。

    刺客齐齐惊呼着后退一步,目光中流露出恐惧之色:这是什么怪物?

    抽出尸首里的方天画戟,霍原面无表情地刨了块冰,缓缓擦拭掉戟上的鲜血,细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不逃跑呢?”

    他的声音淡淡的静静的,仿佛不是刚才出手辛辣的“大魔头”,而是狭路相遇,好心劝告的一个古道热肠的“朋友”。

    几片飘雪落在霍原宽厚的肩头,那经年不见的呆脸还是没有任何表情——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疲倦和萧条,以及一丝丝悲天悯人的气息。

    “可恶!上!”刺客头目怒气填胸、鼓睛暴眼,脚尖挑起钢枪,厉哮着杀向霍原,其余刺客纷纷面目狰狞地拔出兵器,刀刃在手,倾巢出动!

    衣袂响动,破风尖锐。

    霍原如一头孤傲的雄狮,挺直着脊背,冷冷地注视着七八个刺客将他团团围住。

    几股阴冷的杀气浓而不散,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将霍原笼罩其中;刺客们咬牙切齿,那环窥的眼睛就跟饿狼一样发着凶狠的寒光。

    “诸位皆是好汉,为何袭杀在下?” 霍原神色平静地低着头,看着雪花从天降落,滴在地上,融化、成雪、结冰。

    周遭的一切仿佛都已与他无关——他就像一个吟唱的屠夫,当赞歌结束,他是诗人还是嗜血的恶魔?

    “霍原!你不用问那么多!主人要你的命,就那么简单!”刺客头目低吼着蹦出一句话,眼睛滴溜溜地转,不住地观察场间的局势——他在想,对手究竟为何如此有恃无恐?

    答案,或许只有一个!

    强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强悍的武者,不需要多余的情绪!

    “我曾听先生说过,愚忠虽然无聊透顶,但有时候,却也感人肺腑。” 霍原微笑着抬起脸,拿下头顶的斗笠,淡淡道,“就让我送你们一程吧。死亡,有时候也许也是种解脱吧!”

    没有预兆。

    话音刚落,霍原向后斜斜滑步一退,斗笠飞出,如飞石重创前面一名刺客;斗转星移,双脚弹簧般弹起,膝盖大角度侧扬,轰向一名刺客的太阳穴——刺客来不及说一句话,脑骨塌陷,脑浆混着血水飙出老远,喷的身旁的刺客一脸“屎粪”。

    “快!围杀!”刺客头目勃然变色,欺身迅进,钢枪狠狠捅向霍原后心。霍原受其阻,回戟挑过,几个漂亮的后空翻与敌人迅速拉开距离。

    “杀了他!”

    霍原刚做好动作,四把剑居然同时分取自己的前门、后脑、后颈和后背四处要害。

    刺客的反应超出了他的预计,霍原毫不迟疑,蓄力一探,方天画戟如愤怒的狮子撬扒石头,口渴的骏马奔向泉水,巨戟乱舞,仗着器长,拉出一个大圈,险之又险地逼开所有的攻势!

    “合之道——鲸波排浪!” 霍原不等他们形成围杀之势,爆喝一声,方天画戟一个前冲,左劈右扫,一戟轧碎刺客膝盖骨,一戟砍掉刺客左臂;在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又借着苍龙出海之势,方天画戟清啸一声,怒射向前来助阵的刺客头目,左右手大开,抓住其余两名仓促逃生的刺客手腕,只听清脆的“咔嚓、喀拉”两声——他已经生生折断了他们的手腕。

    一片狼藉。

    哀鸿四起。

    刺客头目望着一个个倒地呻吟不已的属下,心里阵阵发麻。

    “说,你们是什么人?!” 霍原背负双手,冷漠的眼神中透着无情的本色。

    “好!不愧是当年在宛城城下一战成名,威震天下的霍大将军!盖世武功,名副其实!”刺客头目神色忧伤地拿起刚才倾尽全力才堪堪挡下的方天画戟,不顾破开而发疼的虎口,喃喃自语道,“沧海桑田,江流水竭。唯有万世英明,千古流芳……方天画戟,不愧为方天画戟啊!”

    “呀!”刺客头目大叫着挺枪刺向霍原,眼角竟含着泪——或许人生的苦,在于抓不住挚爱的真情以及不得不去完成的自我救赎——

    比如,死亡。

    ……

    ……

    黄昏。

    云霞透天。

    红的可怕。

    一片雪花,飞起,掉落,隐隐带着一种伤感。

    “虽死,真的无憾吗?”

    霍原紧抿着嘴唇,凝望着苍穹,良久不语。

    他的身后,一地的尸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