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秘密任务

    正当潼关之下酣斗的难分难解、如火如荼之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将霍原,因为得到郭嘉暗授的机密要令,而马不停蹄地进行着一项十分神秘且隐蔽的任务。【 @】

    洛阳关外,吹雪满天。

    一望无际的莽莽白色,宽长的官道上袅无人烟。偶尔有几许高坡草坪露出了温暖的“小绿帽”,点缀着寒风中的萧冷。

    不同于长安的兵荒马乱,洛阳的繁荣与沉静似乎已经与这座历经考验的雄城融为了一体——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女人把最美好的初夜留给了一个叫做“混蛋”的男人。

    远处,“铮铮”的琴音飘渺悠远,在空气中静静的传,柔柔的散——美得让人沉醉,只觉得腹中刚吞下一杯世上最纯最妙的仙酒,让人分不清是春天还是冬天。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入手。”

    白雪覆盖的山头上,肩披狐毛大氅的美男子微笑着低着头,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地拨动着琴弦。

    他没有抬头,鬓边柔顺的长发曼妙地垂了下来,却丝毫掩盖不了他绝美无双的容貌。

    他是庞影,许久不见的庞影。

    名动天下的八贤庄庄主。

    “好诗,兄长观察细微,能将雪景与自己的想象互相结合,描绘的惟妙惟肖,着实高明。”在庞影身旁,同样一袭狐毛大氅的庞春枝含笑着拍了拍手——完美精巧的五官、圣洁优雅的气质、白里透红的倾世脸蛋,以及一丝少女天然质朴的纯真与青春,她的一颦一笑,仿佛都能将周遭最动人的美丽雪致比下来。

    这是个极受上天宠爱的女人——冰肌玉骨、靡颜腻理。

    兄妹两人并肩而立,即使再挑剔的“外貌协会vip成员”,也难以竖起中指说个:no字。

    庞影见妹妹夸奖,噙笑不语,手指用力一挑,琴音陡然升高,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气崩然而出!

    “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

    庞影大声颂诗,眉宇间的英气与刚才恬淡无争的气度简直判若两人。

    “这是某人的诗。如何?” 琴音终了,庞影澹然一笑,侧着头,满有深意地"望"着庞春枝。

    “天马行空!不可思议……作者的想象力太惊人了!能把普通的雪写成是天上一场激战而飘下的龙鳞,赋予雪以侠客的性格!这样的妙笔生花,太了不起了!” 庞春枝神情激动,美丽的眼眸一眨一眨的,泛着兴奋的亮光。她身下的金牛“哞哞”地叫了几声,好像对主人的“移情别恋”颇为不满。

    “兄长,这诗是谁写的呀?” 庞春枝调皮可爱地摇了摇庞影的肩膀,嘴角嘟起,一副小鸟依人的撒娇模样。

    “呵呵,是个你认识却不怎么喜欢的人写的。”庞影高深莫测地咂了咂嘴,想象着妹妹粉妆玉琢的玉貌花容,叹气道,“枝儿,你年纪也不小了,都没想过要嫁人为妇吗?”

    “嫁人?”庞春枝好看地瞪大了眼睛,待反应过来时,一抹懵懂的娇羞旋即掠了上来,只见她柳眉轻蹙,白颈处如临红潮,细弱蚊声道,“哥哥,你好讨厌了……人家还小呢。”

    “哥哥?怎么慌得连称呼都变了。哈哈……”庞影促狭一笑,尽管他看不见,却仿佛在心中看见了妹妹摆出了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柔声道,“每天和我在一起,你不觉得孤单吗?外面的世界其实很精彩的,如果你找到了心上人,一定会更开心的。”

    “怎么会呢,和哥哥在一起很好呢。而且……”庞春枝害羞地咬了咬嘴唇,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而且有本书上说,爱情是杯毒酒,胆小者慎入!咳咳,那些话怎么说来着。恩,好像是这样的:爱情,就是我想你,你想我,不用一毛钱也不打紧,只需要拿真心来交换。但是,爱情有多温暖就有多冷哦,有多甜蜜就有多痛哦。和相爱的人共同拥有爱情会很幸福甜蜜的尼,失去时心也会很痛的尼,就像服毒将死的时候一样回望过去的尼,吃也吃不下,睡也睡八找,好难过好难过的尼……”

    “咳咳……”庞影听着庞春枝模仿自某人“贱贱”的口气,终于受不了的打断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哪个王八……哦不,哪个先生写的?”

    “是……”庞春枝尴尬地伸了伸小舌头,她很少听到自己的哥哥爆粗,想了想又觉得好笑,捂着嘴失笑道,“厄……我亲爱的哥哥,这书是某人写的……碰巧的是您还认识他……而且更不幸的是您还挺喜欢他的……这书的名字叫做《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解析之才貌双全的黄蓉当年为什么会嫁给我的傻堂弟郭靖》。”

    “什么?!是……是奉……”庞影微微一怔,闻见庞春枝不怀好意的坏笑声后,气呼呼地嗫嚅道,“一个写的出那么杰出诗作的大才怎么会写出这种书……书名还特别长……奉孝先生啊,你可是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鬼才啊……”

    “嘻嘻……”庞春枝得意大笑,看到兄长摇头不住叹息的搞笑样子就觉得特别开心。

    她蹦蹦跳跳地踩着积雪,忽然,她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前方三丈外躺在雪地里闭目养神的大个子,才想起正事,于是附耳轻声道:“哥哥,那位是叫霍原将军吗?他怎么还不走?”

    “他在等人。”庞影收起笑语,须臾之后,已是一脸正色。

    “等人?等谁啊?”

    “等信兵,等一封信——郭嘉的信。”庞影缓缓推动轮椅,抬头“仰望”着漫天而下的雪花,幽幽道,“长安,关中咽喉。潼关若失,洛阳就是必矢之地。到时候,我们就没有家了……”

    “没有家?嘻嘻,哥哥你是在开玩笑吧。丞相雄才大略,天策军师足智多谋,区区西凉兵还不至于这么强大吧?” 庞春枝手掌微托,掌心处融化了一瑳冰雪。

    “自古战场,风云变幻,胜负难定。几百年前,当汉高祖刘邦统一天下,横扫四合之时,他又怎么能预料的到他的后代、他的子孙如今所面临到的困境?汉室已亡,天命如此。你我皆凡人,无可预料沧海之难度,寰宇之广袤。我只能说,凡事皆有可能。”

    “话虽如此……可我……”庞春枝神色不豫,慢慢地从金牛背上走下,拿出厚重暖实的毛毯放在手上,坚定如铁道,“我不知道最后是曹丞相夺取了天下还是刘备抑或是孙权,但是我相信,谁对百姓好,谁就是天下的王!在洛阳,在中原,我看到了这一切,所以我选择守护我如今所站立的土地上……至死不渝!”

    庞春枝大步迈开,迎面的寒风吹的她脸颊微红,大腿处勾勒出一个让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折角。

    她徐徐俯下身,将毛毯温柔地盖在雪地上的霍原,柔美无限道,“将军,你冷吗?”

    “……”

    霍原面无表情地睁开眼睛,双手保持着抱胸的姿势,沉吟了好久,才闷声闷气道:“不。”

    “这个……”庞春枝微微一窒,对方不仅不拿正眼看她,还把她好心赠予的毛毯推开了,这让她一个受尽万千恩宠的绝色大美女情何以堪?

    笑话,拿郭嘉的话说:庞春枝吹出个屁,那都是香的。想闻?卖你十头牛的价钱!

    不过好在庞春枝素养极高,知道军人历经战火,心性与常人不同,而且眼前的男人虽然长得跟禽兽没啥区别,却不像别的男人那样“色咪咪”地对她——这实在太难得了,打从她成年以后,就算是倒粪坑的老爷爷都在见她一面之后,不辞辛劳的天天来“收粪”,可问题是谁家他吗的每天有那么多屎尿啊,而且你收归收,干吗还要吹口哨啊,连带着总拿那“扶不起”的老东西还往树皮上蹭(自渎到这程度的也少有了)……

    所以,霍原的“冷酷装逼”不仅没让庞大美人敬而远之,反而在她心中留下了一个好印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