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仲康出战!

    “怎……怎么可能……” 张郃失魂落魄地呢喃自语着,眼神呆板而又无光——眼睁睁看着陪伴他一生的魔牙兵器在瞬间变成了废铜烂铁,他就像在深山老林迷了路的小孩一样变得迷茫无助。【 -】

    怒雪风寒,此时此刻,张郃的眼眸是灰色的,他的人是被抽离的;披头散发,他黯然神伤地用双手撑着地面,半跪在冰冷彻骨的雪地里,任凭满头的汗珠凌乱不堪地挂在发前——没有人能够理解一名武者真正的内心世界,正如当年方天画戟之于吕布,那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趁手的兵器,而是骨肉相连的灵魂伙伴。

    “器即毁,魂已失……”马超平静地注视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没有嘲笑也没有得意,他缓缓抚摸着水寒神剑的剑身,仰望着苍天阔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细声安慰,“每年这个时候,在我的家乡,江水长,秋草黄,烈马奔腾,牧歌篝火,草原上琴声忧伤……你,冰没有败给我;你,只是败给了水寒。你走吧,我觉得你是条好汉。”

    “走?”张郃没有抬起头,低垂的眼角却隐隐已见泪光。他失望,对自己失望,对自己的武艺失望,对自己辜负了全军将士的信任而失望……

    “鸿雁向苍天,天空有多遥远,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雪扑鼻口,辽远沧桑的歌声忽然毫无预兆地响了起来。

    马超放声长啸,迷人的俊脸变得多情又忧伤——远处的十万铁骑像是聆听到了“圣旨”,整齐下马,拔刀朝天,俱都面容庄重地蹲身在地,发出了嘹亮整齐的号角声。

    “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呜呜咽咽、苍苍茫茫,偌大的平原,持续不断地回荡着草原男儿既悲壮又带着淡淡哀伤的宏远歌声。

    所有人都震惊了。

    没有人知道,马超为何会如此“情动高歌”——或许,在每个走向战场的铁血男儿的心里,都装着不容亵渎和不容侵犯的温柔之乡——那是他们奋不顾身为之流血的最大源泉。

    “谢谢你,但是,我不能走……绝对不能!”张郃微笑着站起了身,拿下护体的头盔,黑色如絮的长发迎风狂舞,一股浓郁的壮烈豪情顿时印上所有人的心头——他沉重冰冷的战甲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死志,黑的发亮,像是最后的挣扎。

    “你们的歌声很美,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你的家乡也一定很美,可惜,我的家乡,我已经许多年没回去过了……”张郃面色柔和地轻语着,从腰间拔出两柄小刀,热泪盈眶道,“可惜啊!我或许再没机会回去看看了!啊呔!”

    张郃大叫着拔身而起,像是一阵飓风凌冽地“吹”向了马超!

    马超神色不变,心中却颇为遗憾地长叹了一气。

    “不好!儁乂是要拼命了!”夏侯惇愕然惨呼,他与张郃相交多年,深知其底细——张郃的裂岩双刀战法是不惜耗费生命精血的“毒功”,虽然威力巨大,但如果稍有偏差,就会逆气攻心,身死命消!七孔流血不说,经脉倒转的非人痛楚简直比被生生活剐了还要难受千倍万倍!

    “儁乂!住手!”夏侯惇厉声大喝,千钧一发之际,也不犹豫,搭弓射箭,一气呵成,只听“嘣”的一裂声,离弦长箭带着呼呼的风声,向着张郃和马超疾速而去!

    一弓捻三矢,例例不虚发。

    夏侯惇自昔年眼中流矢之后,苦练箭法。春夏秋冬、严寒酷署,通过不懈努力,早已练就了百步穿杨、百发百中的高超箭术。

    三枚快箭,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在半空中势如奔雷地飞行。

    “哧!”张郃遥见飞矢扑面而至,万不得已,身子只能骤然一停,堪堪躲过。

    “叮!”其余两枚飞箭皆是狠狠射向马超。马超眼疾手快,大手一提,水寒剑毫不客气地从下朝上拦腰斩断一枚;而他的虎躯像是变戏法一样,柔软到不可思议,腰身一卧,人已经翻身到了马腹下,极其精彩地避开了后发而至的杀招。

    “卑鄙!中原人都是无胆的狗贼!只会暗箭伤人!”

    “一路哈(好样的)!神武天将军威武!”

    眼见夏侯惇用箭偷袭,西凉兵中的骂声、对马超的欢呼声杂乱不堪地喧闹了起来。

    “儁乂!不许你再胡闹了!”夏侯惇充耳不闻,他身为“老军痞”,知道脸皮只是女人拿来遮羞的臭脚布,生死之刻那就统统只是个屁!他瞪大着眼睛怒视着张郃,见他似乎不为所动,阴沉着冷冷道,“你给我回来!这是军令!”

    “……”张郃不服地涨红了脸,见夏侯惇一脸不容反驳的愠色,想了想,只能无奈抱拳道,“是!末将遵命!”

    夏侯惇见终于救下张郃性命,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嘴上却得理不饶人,指着马超,厉声呵斥道:“马超!你罔顾三年前双方共同签署的停战协约,卑鄙无耻地举兵来犯我长安,得了长安还不思满足,居然率领一批酒囊饭袋来攻我潼关!真以为我曹家军柔弱可欺?丞相天威在此,还不下马受降!”

    “哈哈哈!”马超怒极反笑,微眯起眼睛,冷冷道,“世间但有颠倒黑白者,除你以外,无人敢说第一!我身为大汉子民,匡扶社稷乃是本分!长安即是汉家之天下,何来侵犯之说?!至于协约,哼哼,别再自欺欺人了,对于大义来说,这些都是狗屁!废话少说,打不过我就别嘴上逞强,有种就真刀真枪地来过招,咱们刀上见真章!说句狂妄的话,即便曹阿瞒今日在此,我也要打的他满地找牙!”

    “哈哈哈!”马超举剑高高置于头顶,宽大轻飘的披风将他衬托地威风凛凛、姿容不凡。

    “威武!威武!威武!”

    西凉铁骑振臂狂呼,兵器相交、鼓乐齐奏,马超疏朗大笑,居高临下地斜睨夏侯惇,气的夏侯惇吹胡子瞪眼,怒火中烧。

    “神威天将军,我来会会你。”杂音沸扬,许褚突然纵马挺前,面无表情地吐出几个字,像是一篇掉落大海的孤舟,却可以神奇地让怒涛平静。

    “仲康……你!”夏侯惇、张郃连忙出声劝阻,许褚双唇紧闭,也不多说,只是简简单单地抬了抬手,但那双黑深眸子里的寒意与执着让人根本无可辩驳。

    “不管你们怎么想,但是守护我军之尊荣,高于一切。我相信你们是我的兄弟,就不会阻挠我的。”许褚紧紧地握着火云刀,目光冰冷的让人如坠冰窟。

    “你好,我叫许褚许仲康,谯国谯人。”许褚冲着马超弯身行了一礼,再抬眼时,眸中已经炽火一片,而那柄火云刀,更是一如其名——火烧如云!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