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将门虎子

    “好家伙!马孟起此般狂言妄语,莫非欲效当年吕温侯独战十八路诸侯之盖世豪情?”我仔细聆听着夏侯惇沙哑又沉闷的声音,望着关隘下那傲然孤绝、坚挺屹立的雄壮身影,心中深埋已久的壮志凌云霍然间即被点燃。【  】

    “军师,马超自诩武艺过人,如此桀骜不驯,视我中原无强人!实在太过可恶!”夏侯惇脸色阴沉地紧咬着嘴唇,仿佛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一样,只见他用力地挥舞着手臂,愤怒低吼道,“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西凉兵不顾廉耻,公然违背停战协约,攻占我长安大郡,眼下兵临潼关,又此等盛气凌人,都说泥菩萨尚且有三分血气,我们若不给他点教训,当真以为我纵横天下的曹家大军胆小怯事,软弱可欺?”我微笑着抬起下巴,呼吸着冬日里清爽洁净的空气,心里盘算着如何巧妙地运用车轮战对付不可一世的马超。

    马超就算再强,也只是人;是人就会有力竭之时。

    我思考了片刻,对着夏侯惇轻声道,“元让,身为军人,可夺命不可夺志——你可愿意下关酣斗马超,扬我大国不灭之神威?”

    “啊,太好了!喏!末将愿往!末将就算生死名裂,也要全力以赴!”夏侯惇神情肃然地半跪在地,严峻的脸庞上写满了义无反顾的澎湃战意。

    “好!元让不愧为开疆展土、拔矢啖睛之一代雄将!”我长笑着扶起夏侯惇,点头赞许道,“将军勇气可嘉,足谓三军之标榜!丞相百年基业,还望将军多多辛劳了。”

    “军师言重了!身为臣子,为主上分忧乃是末将分内之事!”夏侯惇仪态谦和地抱了抱拳,垂首沉声道,“属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军师成全。”

    “哦?”我下意识地抬了抬眉梢,柔声道,“将军但说无妨。”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说来也不怕军师笑话,家中有犬子夏侯充、夏侯楙、夏侯子臧、夏侯子江业已成年,他们从小习武,颇有胆识,此番随大军进发,一直盼望能够驰骋沙场、报效国家,我愿与儿一起上阵,希望军师可以成全!”

    “这个……元让,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好事情,可是你不会是想让他们去挑战闻名天下的盖世猛将马超吧?”我颇为不解地瞪大了眼睛,我也是当爹的人了,实在不能理解夏侯惇这么做的意图——难道都不是亲生的不成?

    “军师……雏鹰要想真正的学会飞翔,母鹰就要凶狠地将它们推下山崖。也唯有这样,稚嫩的雏鹰才能迅速地成长……”夏侯惇面无表情地吐着字,眸色中却十分执着。

    “可是……不妥!此事万万不妥!令公子们年纪尚幼,对敌经验也很缺乏,初出茅庐就让他们硬抗西凉第一神将马超,这不是胡闹吗?!”我不容置疑地打断了夏侯惇的讲话,盯着他的眼睛,斩钉截铁道,“元让,你和丞相是同族兄弟,你们的情分我明白,你的忠诚更是日月可昭!望子成龙没有错,可也要讲究个方式方法啊!我不会答应你的请求的,丞相也不会答应的!”

    “军师!自古英雄出少年啊!作为军人,战死沙场就是最高的荣耀!我的儿子们,我相信他们也是这样想的!”夏侯惇突然神色异常激动了起来,用力抓住我的手,恳切道,“军师,霍原将军有要务在外,许褚他又沉疴在身,我方大军之中,能匹敌马超之人,已是屈指可数……三年前,我们在赤壁铩羽而归,死了多少手足兄弟!我曾立誓,在我有生之年必定要为死去的袍泽报仇雪恨!如今西凉作乱,刘备进犯川蜀,难道我们就要眼睁睁地看着刘备夺取西南的大好江山,划天下为三分吗?!军师,时不我待!我们不能畏首畏尾了!击败马超,振我军之士气,一鼓作气拿下长安,然后挥师南下,干掉刘备!这些难道不是您给我们制定的战略方针吗?!”

    我定定地凝视着夏侯惇,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良久才蔚然长叹道:“元让,你说的都没错……可是……我不能让你们夏侯加绝后啊!”

    “呵呵,绝后?他马超有那个本事吗?”夏侯惇神色倨傲地咧开嘴巴,露出一个信心十足的笑容,“军师您难道忘记了,您为我们量身打造的秘密武器——五方铁锁金轮阵?”

    “五方铁锁金轮阵?”我情不自禁地蹙起了眉头,背转过身,幽幽道,“这种困敌主将、以多欺少的精妙阵法,源于战国鬼谷子老先生的《奇阵阴符七术》,若非庞影指点,我连阵法所需要的独门兵器都打制不出来……可惜这套阵法极难演练,需要太高的默契度和掌控力,令郎们真的学会了吗?”

    “炉火纯青不敢说,起码运用自如吧。”夏侯惇微笑着捋了捋颔下的胡子,自豪道,“当日我请徐晃将军试验,被困于此阵中,不成想不出十五个回合,徐公明就束手无策。此阵暗含天道,随境而化,变换无穷,诚威力巨大,不可等闲视之。马超虽天赋异禀,我却也觉得有几分把握。军师,不妨一试吧。”

    “可是,万一……”我欲言又止,心下十分犹豫——如果夏侯惇的儿子们有什么闪失,曹操那该如何交代?

    “军师!我们夏侯家的人从来就不畏惧死亡!能够为国捐躯,是我们不可更改的使命和宿命!我儿子们最大的夙愿就是渴望有朝一日可以立马横枪于沙场,用血肉之干,迎接帝国明天的太阳!属下愿令军令状!不成功便成仁!”夏侯惇大声怒吼,深深地长揖到底。

    我心情复杂地无法言语——话已至此,若再拒人以千里之外,恐怕会寒了将士竭诚报国的肝胆之心。

    “元让,军令状就不必了。”我颇为情动地长吁一口气,按着夏侯惇的肩膀,细声道,“无论如何,我都敬佩你的大义和勇敢。但是元让,我也是做父亲的人,我知道孩子对我们意味着什么。等下我为你们壮行,顺便陪你们一起下关去会会马超——我倒要看看,谁敢藐视我们中原的铮铮好儿郎!”

    “军师……”夏侯惇愕然地瞪圆了眼睛,语声哽咽——冰冷的铁盔下,几丝银发随风摇动。

    “走,下关吧。”我头也不回地迈开步伐,迎着凛冽的寒风,心有戚戚——一场恶战,势所难免。

    而此时的天际,飘起了如絮般莹莹剔透的大雪……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