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长安之变(中)

    箫声鼓乐,觥筹交错。【 】

    歌舞喧闹,酒令不息。

    钟府大厅,穿着红袍大褂的寿星钟进正红光满面地招待着前来道喜的亲朋好友、同僚金客,一杯杯美酒如水般地灌进肚子,正正方方的脸庞已经浮现出了醉酒后的绯红。

    “钟大人,恭喜恭喜啊,来,我敬您一杯!”

    “钟大人,干!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唉,台上的,再来一支舞!大爷我还没尽兴呢!”

    “哈哈哈……兄台,您还不知道啊,许昌的大官多的真是比狗还多。随便从二楼摔下个花盆,不是长史以上级别的官,还不屑得砸呢!”

    “嘿嘿,这样啊,您知道不,我可认识郭嘉军师的马夫的表弟的姘头,牛气不?”

    “啧啧,牛……这‘官’大!”

    “……”

    酒席上,吃酒的忙着进食,吹牛的忙着散喇叭,叙旧的忙着聊天,偶尔有几个说黄段子的,也在哄笑声中喜得眉开眼笑。人人开怀畅饮,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唉,我不行了,我先去趟茅房!”钟进喝得酒气熏熏,糊里糊涂地挥了挥手从劝酒的人群中东倒西歪地退出。今天可是他的大日子,作为主人家自是春风得意,热情好客。但就算是酒神,像他那样玩命地喝,也非得给尿出屎来不可。

    “大人,我扶您。”一名精干的亲兵察言观色,连忙体贴地撑住钟进的胳膊,防止他摔倒。

    “行,走勒!”钟进睁开迷糊糊的眼睛,嘴上挂着酒后独有的憨傻笑容。他胡乱地指了指右前方,亲兵无奈地摇了摇头,忍着鼻孔下传来的难闻的酒气味,扶着他径直从后堂穿过。

    钟进体胖,亲兵累得满天大汗,两人跌跌撞撞地艰难移动着,走了老半天,才到了厨房边上。茅房离厨房还有段不小的距离,亲兵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心里嘀咕着真他娘的想踹这个死胖子一腿。狗腿子的没本事,就是命好——有了个当太守的兄长。至此长安所有人都得巴结他,奉的跟活菩萨似的。

    “大人,您醒醒呗,小的快吃不消了。”亲兵叹了口热气,平凡无奇的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啊,到哪啦,哪了啦?无路个尼姆杀傻米……”钟进圆眼微睁,嘴里乱七八糟地胡诌起来,他半边身子都靠在了亲兵的身上,压的亲兵差点连痔疮都要出来了。

    “大人,大人……”亲兵敢怒不敢言,刚想下黑手时,只见钟进像是活过来了一样,突然挺直腰板,抹了把脸,然后趁着酒劲,一脚用力地踹在前面厨房的大门上。

    木门轰的一声打开了,灰暗油灯下,一个衣着朴素的年轻农妇正在案板上腌菜,她慌乱地转过头,姣好的面容上一双大眼睛里写满了惊愕。妇人背对着门口,白花小棉袄衬出纤细的腰肢,雪白的颈子光洁无暇,肥美的翘臀之间露出了一条被勒出的深沟。

    钟进坏坏一笑,吞了口涎水,也不撩裤子,挺着裤裆下的家伙就顶在了妇人的臀后。

    妇人措不及防,吓得面色一白,咬了咬牙,一个清脆的巴掌直接朝钟进的脸上甩了过去。

    “哈哈!带劲!”钟进也不生气,美酒灼烧,他只觉腹下狂野难当,急需找个“羊肠小道”撤撤火,探探路。只见他**一笑,拦腰抱起妇人就甩在旁边的大桌上,手臂一横,桌上的杯盘碗筷统统一扫而空,砸在地上砰了个粉碎。

    “啊……”妇人涨红了脸,拼命捶打着钟进,但却如同被踩住尾巴的小猫一般无助,钟进愈加兴奋,疯狂地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求您了,不要……”妇人无力地挣扎着,泪水潸然而出,零乱的头发贴在她的脸上,嘴里出呜呜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可怜,那么的撕心裂肺。

    “大人!几个大族的大当家的都还在等着您呢!”亲兵慌里慌张地冲进厨房,待看到钟进欲行禽兽之事时,脑子里嗡嗡作响——那被钟进压在底下的,可是他的小姨子啊!第一天来钟府混饭吃就遇上这档事,早知道自己先“开荤”了……真是失误!

    “滚!你他娘的想死!”钟进赤红着眼睛抬起头,见有人敢坏他好事,立时气得火冒三丈,一顿厉声咆哮。

    “大人!大局为重啊!您再不回去,他们可都要从厅里来找您了!到时候要是哪个舌头长的告诉了太守,您可不好办呀?”亲兵对自己的小姨子可是心仪已久,哪能让死肥猪捷足先登?于是挺着个脑袋,占着胆肥豁出去了。

    “娘希匹的!真扫兴!”钟进一阵清醒,失望地吐了口唾沫。他脸色铁青地从妇人身上爬下来,又朝着亲兵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脚,怒吼道,“哥老子的!你他娘的还傻站着干嘛!赶紧带路!”

    “是是!”亲兵朝着妇人暗暗瞥了一眼,又踉踉跄跄地走出门,低垂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凶光。

    ※※※

    “下目,《羌女月下挑剑》,各位大人请静心欣赏……”礼官巡视一笑,故意托长声音卖力吆喝。此时,表演歌舞的地点已经从钟府的大厅转移到了一间精致华丽的厢房——这是钟进招待最尊贵客人的私人场地,在座的也不过区区六人。

    “各位,当自家,随便享用。”已经沐浴过的钟进神清气爽地坐在主位上,含笑盈盈地指着案上的酒水美食招呼客人。

    “是是,大人您太客气了。”几个锦衣毛氅的老头纷纷起身拱手见礼,心里却都琢磨着是该送小妾还是送金条。

    “铮铮挣……”铿锵的古琴声瞬间想起,高亢激烈中一个长得国色天香的美貌女子甩着红色细纱款款而出。

    女子穿着羌人独特鲜明的服侍,身上银铃声叮叮作响,她的身段直如人世间最美妙的艺术品,不仅婀娜多姿,还充满了原始的诱惑。露出的肚脐眼让人热血沸腾,手上的银珠如彩光般迷离,特别是那双滚圆修长的美腿,一张一合间当真如仙女下凡尘,让人欲罢不能,忍不住地想要一亲芳泽。

    “我滴个娘啊……还要不要老子活了?”钟进一边紧紧地盯着台上如蝴蝶般起舞的梦幻女子,一边拿着手绢不停地擦拭着鼻孔下滚滚而出的鼻血。

    刚才他在厨房里戛然而止的**,此时已经被点燃了,赤-裸-裸地,完完全全地引爆了!他激动地连手足都开始发抖,胯下的金枪似乎要“龙淫一声”,“破土而出”!此时,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坚定执着,不顾一切的信念:按倒她,和她生个娃!

    “你们都先回去吧!我有军国大事!”钟进大喊一声,在众人惊愕无比的眼神中,将那几个原本很尊贵现在很无关紧要的客人推出了厢房的大门。

    “唉……好白菜都给猪拱了!”

    “苍天啊,您长眼了吗?”

    “大人,您不仗义啊,怎么可以自己一个人潇洒?”

    老头们痛心疾首地摇头叹息,心里回想着刚才倾国倾城的美女的绝世容颜,干枯的手往跨下一按——二师兄已不复当年之勇。

    ……

    ……

    厢房恢复了宁静,乐师们已经很识相地退出了。

    钟进色咪咪地笑着,盯着舞姬的长腿,眸中绽放出饿狼见到小羊时才有的神采。

    “姑娘,嘿嘿,你叫什么名字呀?”钟进流了一地的哈喇子,雄壮的身躯却朝着女子越走越近。

    “大人……我叫黑黑。”舞姬嘤咛一声,害羞地低下了头。没有人发现,她腰间暗藏的小刀已经紧紧地握在了掌心。

    “黑黑,好名字,等下我们就去床上嘿嘿。”钟进得意地哈哈大笑,一个熊抱,朝着柔若无骨的女子扑了过去。

    “啊!恩……”

    异变突生!

    钟进死死地瞪大了眼睛,他臭气熏天的大嘴已经被一双纤纤细手死死按住。刚才还美得像天使的女子,现在已经成为了最凶残的死神——女子一刀扎在了钟进的喉咙处,又绕着圈扯开一条大拉子,最后朝着他的腹部猛刺了十多下,让他死的不能再死。

    “我不叫黑黑,我叫……马文鹭!”女子甜甜一笑,手指点在了钟进的脑门中堂处,接着用力一按,这具肥胖沉重的尸体就如被宰了的公牛一般向后重重倒去。

    “许昌,我来了。”

    马文鹭拿起小刀在钟进的衣服上擦了几下,抬起头时,一脸冰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