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长安之变(上)

    千年雄城,巍峨辉煌。【 】

    初冬的长安,冰冷、寂寞,不啻于北国的荒原。

    千门万户雪花浮,点点无声落瓦沟。从高空向下望,整个长安城如被一层厚重的白色棉被所深深笼罩:雪裹山岭,云缠腰带,晚霞染杪,寒气凛冽。

    长安的空气干巴巴的,守城的将士不停地搓手呵着气,偶尔嬉笑着说几个俗不可耐的黄段子,围观的年轻人就发出了属于男人的心照不宣的浪笑声,借以排解无聊与枯燥;巡查的军官暗暗苦笑,一边装模作样地贴着火盆取暖,一边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地“学习”——

    “话说唐僧西行遇一女妖,惊为天人。观其乳丰臀肥,故欲行房事,女妖见状惊呼:长老!小女月经在身恐有行房不便!唐僧听罢双手合一道:阿弥陀佛,贫僧正为取经而来!”

    “噗……”十多个百无聊赖的士兵哄然大笑,说笑话的小伙子兴奋地红着脸,他人生第一次觉得原来被人注目是这么美妙的感觉。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士兵纷纷起哄,小伙子抓耳挠腮,大叫道,“前几天,西山的公园不是有个尼姑被强奸了吗,呀哈,早上我起来一看,竟然看到了一百多个尼姑在散步……”

    “哈哈……啊!”几个士兵笑到一半,忽然就觉得屁股上传来了剧痛,然后他们看到军官愤怒铁青的脸以及高高抬起的腿,赶紧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小伙子吓得瑟瑟发抖,军官面沉如水,抓着他的衣领子,冷冷道:“吗的,那公园怎么走?”

    ……

    ……

    随着夜幕降临,大街上的人们开始低着头匆匆往家赶,脸上的表情,却是五花八门,有木然无色的、有归心似箭的,还有疲惫困顿的;街头的小摊贩使劲地卖力吆喝,街道两旁的店铺虽都开了门,但却仿佛一间比一间更无精打采。那间米铺的招牌下面还有些甘蔗屑子,却也没人去扫——今天是太守亲弟钟进的寿辰,但凡城里有钱有势的富家子弟都像赶集的鸭子一样往那奔。

    此时此刻,位于长安中心的钟府大院已是人声吵杂,热闹非凡。长长的马车队伍塞满了大道,锦衣华服的官员士族纷纷相互见礼贺喜,一声声“兄台”此起彼伏,虚伪的假笑,客套的夸赞;身后的小厮们提着琳琅满目数之不清的礼品,将钟府的门槛几乎都要踏烂。古老的乐声开始齐鸣,浑厚如黄钟大吕的音符直贯苍穹;美丽的少女翩翩起舞,张灯结彩的钟府当真门庭若市。

    而就在钟府不远处的一个黑暗小角落里,饿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小乞丐正抱着一具再也不能动弹的瘦弱尸体,发出了压抑沉痛却极其无助的哭声:“娘啊……我的好亲娘啊,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人独活啊……”

    半天前,乞丐的母亲用被几个下人狠狠鞭打的代价,换来了儿子生命的延续——只是一个沾着血的馒头。她把生的希望留给了自己唯一的孩子,也让自己永远地告别了这个冷漠不公平的世界。

    这边是撕心裂肺的凄楚哀鸣,那边是幸福洋溢的大肆享乐,如此鲜明的对比,正是乱世的真实写照——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

    “兄长,等下你一个人对付有没有问题,需不需要马岱陪你?”长安城外的一辆华盖马车上,一个穿着羌族服饰的少女,蹙着眉尖,关切地凝视着身旁风神如玉的男子。

    “不用,马岱需要在外随时待命。你尽管放心,我们马家的男人没那么容易死。”马车里黑漆漆的,淡黄的月光透过车窗柔和地洒了进来,将男子高大的背影映衬的宛如战神一般。

    “好,兄长,万事珍重。”少女幽幽一叹,心事重重地抱了抱拳,她神色忧伤地目送着挚爱的兄长离去,渐渐消失于苍茫夜色之中……她只记住了他那张俊朗无比的脸庞以及嘴角挂起的自信从容的笑容——同样的恬淡笑容,好像在哪里见过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

    “她呆坐桃花林子下,凝望那一束粉红刺眼的桃花,眼角泪水落下。那一日,临行前,她为他唱了吴侬小曲,曲风温软,像极了那日的桃花……”少女轻启朱唇,喃喃自语,忽然她眸光一闪,动情地长啸一声,叹息道,“痴儿痴儿,遗梦多殇?曾经伊人,在水一方。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我改换素衣过中原,我放下西凉没人管,只为见君笑一场……”

    少女黯然神伤,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她柔美的脸庞静静滑落。

    她掀开车窗,身子如灵燕般纵身一跃,奇妙无穷地飞至车盖。

    簌簌大风中,少女独站高顶,抬头望天,墨色的长发如匹练般迎风狂飘——月光下,她高挑的身影翩若仙子,长裙下,那双吹弹可破的大腿,修长的过分美丽……

    ※※※

    “停!例行公事!检查马车!所有人下马!”长安的东门,守城的士兵们高举着火把,手持着一把把明晃晃的长刀,对着一辆华盖马车厉声盘问。

    刀枪林立,守卫森严。

    领头的军官大手一挥,几个士兵就一脸凶神恶煞地舞着刀枪长戟将马车搜了个底朝天。

    “哎哟,大冷天的,官爷真辛苦啊!”一个商人打扮,留着两条小胡子的矮胖掌柜微笑着下车揖了一礼,趁着弯身的空儿,顺手就一袋沉甸甸的金子塞到了领头军官的手里。

    军官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满意地抬了抬眉,刚想下令准许通过时,却见到马车里走出一个惊为天人的绝世美女。

    那美女蒙着细细的面纱,穿着羌人的衣服,梳着高高的堕马髻,灿如春华,皎如秋月,婀娜小蛮,花遮柳掩。一时间,竟美好入画,让人不舍惊扰。特别是那双极其诱人的长腿,让军官忍不住腹下一热。

    “你!是哪里人!难道是奸细?!”军官面色**,凶巴巴地推开几个车夫,不顾一切地径直朝美女靠去。

    美女冷冷地盯着越走越近的色鬼,眼眸中燃烧起不可抑制的怒火,袖口下的短刀已经紧紧地贴在了她的掌心。

    “官爷!官爷!”掌柜的点头哈腰地微笑着,又一袋金子递了过去,待看到军官眼中流露出的贪婪之色后,压低声音道,“官爷,这是太守钟繇弟弟钟进大人钦点的舞姬,是从城外请来的,专门是为他老人家生辰准备的。官爷,小的得罪不起您,也得罪不起钟老爷……呵呵,还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等她伺候好了大人,再来往你府上一叙,您看如何?”

    掌柜礼数周全,面相又极善,军官愣了愣,随即沉吟了片刻,才拍着掌柜的肩膀,坏笑道:“好,你不错,我很喜欢。等到了子时,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到时候要是见不到她,小心你们的脑袋!嘿嘿……”

    “是!是!多谢官爷!”掌柜飞快地弯腰感谢,抬头的一瞬间,那双一直平和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凶光,他挪了挪肥胖的身躯,大声道,“走!上马!延误了钟大人的寿宴,小心你们的脑袋!”

    “是。”车夫一阵忙碌,美女朝着掌柜点了点头,垂着首一声不响地上了车——她的后背已经湿透。

    “放行!”军官挥了挥大手,撇嘴冷笑道,“傻东西,太守去许昌复命了,现在长安城还不是钟进大人说了算?早点搬他老人家出来,我就只能乖乖的放行了,哪还会要那些金子?哈哈哈,真是呆子!”

    军官得意大笑,属下附和着笑着不知道为什么笑的笑。

    所以人都没有注意到,前面的马车下,有道快得不可思议的身影,如乌云遮住月亮般迅速地飞掠,然后静悄悄地融入到了无边的夜色之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