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天才统帅邓艾

    “甄宓?”我一下子清醒起来,用力抓住于大炮的肩膀,寒声道,“你确定没看错?”

    “没……没看错!”于大炮略略吃了一惊,可能是没有料到我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赶紧解释道,“先生,您是知道的,甄夫人不仅容貌绝美,下唇边还有颗极其容易辨认的美人痣。【 】那天下着大雨,我百无聊赖就在洛阳东门的一间茶楼小憩,不曾想就那么凑巧看到了她!当时我非常惊讶,一向深居简出的甄夫人怎么会来到洛阳?而且身旁还带着好几个威猛剽悍、武艺高强的高手。”

    “高手?你如何确定他们是高手?难道个子高的、长的凶的就是高手?”我眉头一拧,心里闪出了无数个问号。

    “先生,您不习武,是不会明白的。像我们这些练家子,看对手的太阳穴,还有他走路的姿势就大抵能猜测的出来。”于大炮颇为得意地咧开大嘴笑了起来,整齐的牙齿十分洁白,“甄夫人身边那几个人虽然气息内敛,行事也很低调,但太阳穴蹦的跟炒豆子一样,脚下如根,屋外大雨磅礴,他们行走归来,鞋上竟无半点水湿,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哦?那你有没有尝试跟踪他们?”

    “有的,只是跟到半路,就被发现了……”于大炮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时我才发现他黝黑的面庞看着竟清瘦了不少,看来出去探查的任务果然比我想象的要难上许多。

    “恩,这一路舟车劳顿,日晒雨淋的,确实辛苦你了。”我心中一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可纷乱的思绪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甄宓千金之躯,为何会不远万里地来到洛阳?她是上蔡令甄逸之女,贵不可言,曹丕对她也是极好,按理说是不会让她轻易抛头露面的,其中的隐情恐怕还要深入调查。认真说起来,甄氏可是鼎鼎有名的大族,家道巨富,至今还掌控着中原河北一带的经济要脉,与诸多士族官员也存在着牢不可破的关系,曹丕有此强援,也难怪曹操一直犹豫不决,迟迟不能立下继任之主。

    “究竟她有何目的……”我负起双手,开始凝眉沉思。

    此时,屋内的炉火继续熊熊燃烧,外面的犬吠声却是渐渐微弱下来。

    “先生,您也不要太着急了,如今您手头的事情那么多,慢慢来,总会理出个头绪的,千万别累垮了身子……”于大炮幽幽一叹,目光中透露着关切。

    “呵呵,我明白的,难得你也还有体贴的一面。”我愣了愣,旋即悠然一笑,示意他坐下,“大炮,你的老婆孩子都过的还好吗?”

    “好,比以前好多了……唉,真多亏了玄武帮忙……”于大炮垂着头,面上忽然掠过一道哀色,语声悲切道,“先生!请恕我直言!我这人脑子不好,不够聪明,是个直性子,有啥说啥!我也没那么多心机,不知道什么阴谋诡计,但我总觉得玄武不是会做出投敌这种事情的人!他心眼那么好,见到乞丐饿死了都会心痛,这样的人会是奸细吗?先生,他是个好人啊!”

    于大炮神情激动,拳头紧紧捏着,双眼也已经通红。

    我定定地审视着他,想起记忆中的纯真少年,心里也像是被万道钢针猛扎了一般。

    “大炮,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从直觉上来说,我也相信玄武不会做出投敌叛国那样的事情……”我幽幽一叹,像是瞬间苍老了一样,轻声道,“但是,铁证如山。负责彻查的官员从他的家中搜出了大量通敌的罪证,光是写给刘备的情报就多达数十件。当初大辫子不幸被擒,也是与他有关。还有我们在宛城的军事泄密事件,玄武都脱离不掉干系……”

    “先生!可……”于大炮浑身颤抖着站了起来,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大炮,别太意气用事。”我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有些事情可以错,有些事情绝对不能错。不管玄武是事势相逼,不得不尔,还是一时鬼迷心窍甚至有极大的苦衷,他所铸下的大错,无可更改!不能否认,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难以避免的就会被私人感情所左右。我们的直觉也是如此,或许很多表面的东西根本不是事情的真相。玄武畏罪潜逃,是影卫亲自出动将其斩杀的。我原本还想给他个机会,让他可以自辩一下,但是很不幸,他用他的死去告诉我——是我看走眼了。”

    大厅里,寂静无声。

    于大炮失魂落魄地望着我,神色哀伤,惆怅难过。

    “时间,过的真快啊……”不知为何,我蓦地发出了一道极其寂寥的感慨声,想着身边的人如走马观花般消失,心里莫名地失落起来。

    我从桌上取过一张白纸,缓缓将其投入壁炉之中,看着它一点点的燃烧,一点点的成灰——就像人的生命,充满了变故与无奈。

    “大炮,也许你现在有些困惑,但是不要紧。你要明白,当你知道迷惑时,并不可怜,而当你不知道迷惑时,才是最可怜的。你的长情说明你善良,不要难过,人生虽然惨淡,可我们仍需勇敢直面。”我静静地伫立在壁炉旁,盯着不断摇曳的火光,喃喃道,“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当年影卫成立时,玄武只是个天真浪漫的孩子。那时候连诚也还在,我曾对自己一手创立的影卫寄予无限厚望,不过如今看来,显然还是远远达不到我的要求。不怕你笑话,连诚在我身边时,我感觉不到他有多么重要,但是当他死后,我才发现我真的很孤独……影卫缺少了他,就像是浸过水的馒头,不再那么纯正厚实了。”

    “先生……难道你……”于大炮惊愕地瞪大了眼珠子,有些话他一直没说出口,但是我明白。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看龙的眼神,充满了野心和**,这是一个可怕的男人。他就像一头嗷嗷待哺的幼狮,假以时日,必成大器!但是这么凶猛的野兽,驯养的不好的话,是会被反咬一口的。”我拿起火铲放入壁炉,朝着火堆鼓捣了几下,顿时灼灼闪耀的火星沫子四处胡乱飞溅。

    “先生,您有合适的人选了吗?”于大炮神色恭敬地抱了抱拳,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没有,此事不宜声张。影卫很重要,需要谨慎应对。对了,我吩咐你的另外一件事情,办妥了没有?”

    “对不起先生,我找遍了洛阳,也没有找到一个叫邓艾的小子。您说,他曾经是放牛娃?”于大炮面色羞惭,似乎对不能完成任务感到十分抱歉。

    “恩,衙门里都去问过了吗?”我叹了一口气,心里觉得十分遗憾。虽然如今的三国历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有些事情或许还应该在原来的轨迹上前行着。

    邓艾可是三国后期难得的天才统帅,相比能征善战的姜维,也是伯仲难分。在筹划方面,甚至有过之无不及。邓艾多谋善兵,虽出身寒苦,却性格坚毅,自强不息。

    根据我的记忆,在四年前,也就是公元208年,曹操攻下荆州后,曾强行将当地人民北迁,邓艾及其母亲、族人便在那时被强迁到汝南,而他则当起了放牛娃。但是邓艾天生不服输,他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于是拼命读书,在别人的嘲笑中声坚持学习,每见高山大川,他都要细细勘察地形,指划军营处所,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幅幅排兵布阵的波澜画面,就是这样一步步培养出了超卓不凡的军事才能。

    而我曾派人去汝南打探过邓艾,却只听说他去了洛阳,其它则一无所知了……

    “所有的衙门都问过了,都说没有。”于大炮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我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没事,我知道你尽力了。”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外面一阵噼噼啪啪的刀剑出鞘声,紧接着一个侍卫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倒地就拜。

    “禀告天策军师,十万火急!丞相请您过府一叙!”

    侍卫高声大叫,手上捧着一支艳如鲜血的翎毛——代表帝国最高命令的召集令!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