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涟漪(下)【加更】

    过了一会儿,夏知知领着许佳走了进来,当见到嘟起小嘴揉着屁股的郭铁板和郭盖时,立时幸灾乐祸地大笑道:“哎哟喂,谁打了我们的宝贝少爷呀?哈哈!”

    “小娘,痛痛,抱抱。【 】”郭铁板委屈地扁了扁嘴。

    “小娘,我被打饿了。”郭盖可怜兮兮地捂着肚子。

    “好了好啦,别闹了,吃饭吧。”夏知知疼爱地揉了揉他们两人的小脑袋,又带着许佳见了礼,微笑道,“几位姐姐,这几个小毛头饿坏了,我们还是先开饭吧。”

    “恩,时候不早了,该吃了,小佳,你是客人,千万别客气哦。”柳颜柔和一笑,招呼众人落座。

    “好耶!好耶,终于吃么么了。”

    一阵童音欢腾,红木桌上,已经摆好了一席琳琅满目的好菜——不仅有鱼有肉,有荤有素,而且秀色可餐,香气腾腾。拿郭嘉的话说就是,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猪头燕窝鲨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当真种类繁多,应有尽有。

    此时,大厅内灯火通明,流光溢彩,盆火里的木柴噼里啪啦地燃烧着,地上厚厚的虎皮毯散发着异常温馨的舒适感。

    “哇,今天的菜好好哦,许佳,我没骗你吧!”郭铁板咽了下口水,得意地望着身旁的小女孩。

    “恩,是……”许佳小声地回答着,大人面前她果真收敛了许多。

    “咦?对了!怎么不见阿爹啊?”郭盖抓了抓腮帮子,眉头大皱。

    “是,是啊……阿爹呢?还有霍叔叔呢?”郭帅也疑惑地看了看四位母亲,却见几位大人俱都默不作声,低着头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今天……是你们连叔叔的忌日。”气氛一时有点古怪,终究还是林能静声音沙哑着打破了沉闷。她长吁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筷子,涩声道:“你爹从英魂馆回来后,就一句话不说地去后院了。今天他心情不好,你们还是别去打扰他了……”

    “哦……”

    三个孩子听话地闭上了嘴巴,不再玩闹,只是埋头吃饭。打从他们生下来后,他们就知道连诚和他们父亲之间的故事。

    英年早逝的连诚,一直是郭嘉心头不可触摸的疼痛。

    虽然时间一天天的过,许多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过去了,但是在郭嘉的内心深处,一直掩埋着深深的悔恨和痛楚。这几年他始终在自责,不敢面对连诚的家人;每每午夜梦回,总会伤心地想起那张坚毅勇敢的脸庞,那道曾经日日相伴的高大身影。

    若不是当年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的好兄弟,是否还在?

    若不是当年他生疏于用兵之道,或许连诚的仇,也早报了……

    这几年,郭嘉就是这样一遍又一遍,苛刻地甚至带着种病态般的固执,不断地谴责着自己。所有,他没日没夜地专研兵法,将先贤的兵书都翻烂了,就是为了将来能在战场上少犯点错。

    “多吃点,都多吃点。”柳颜见孩子缄默不语,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于是夹了几道菜放到了他们的婉里。

    “大娘,我吃饱了。”郭铁板抹了抹嘴,跳下了椅子。

    “娘,我也是,我去看下爹爹。”郭盖喝下最后一口汤,抿了抿嘴,像是忽然长大了一样。

    “娘,娘……我担心爹爹。”郭帅低着头,眼睛红红的。

    柳颜蓦地说不出话来,香肩一阵抖动。

    “去吧,你们都去吧,你爹也许也需要你们陪……”貂蝉咬了咬嘴唇,眸中泪光闪烁。

    ※※※

    郭府后院,一片银色的海洋。

    大雪覆盖着枝桠交错的海棠树,寒风轻摇,半片黄叶落下,树杈上只剩下了枯枝。

    干絮般散漫的冰花一团一团缩在尖尖的枝头上,仿佛在悄悄地诉说着昔日美艳,又仿佛轻轻暗泣着如今没落。

    凋零、萧条、荒芜、凄凉。

    海棠树下,一个容貌清瘦的男子闭着眼睛,神色安然地躺在一张月牙椅上不住地晃荡,他的身上披着厚厚的毛氅,左手缩在衣襟里,右手拿着一只雪莲花,嘴里喃喃哼唱。

    “人们说,你就要离开村庄,

    我们将怀念你的微笑。

    你的眼睛比太阳更明亮,

    照耀在我们的心上……”

    男子仿佛自言自语般呓语着,脸上的表情虽然恬淡,竟奇怪地让人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哀愁……他低缓柔和的歌声不悲不喜,像是深切的怀念,静静地回荡在寒冷的空气之中,在每一个忧伤的角落。

    “爹!”

    “啊爹……”

    “爹爹!”

    听到声音,我霍然睁开眼睛,见到我的三个儿子正兴致冲冲地撒腿跑了过来。

    “呵呵,士兵们,你们好!”我收起心思,迅速站了起来,行了个军礼,含笑看着他们。

    “立正!”冲到最前面的郭铁板一个停住,大声一吼。郭盖和郭帅赶紧“刹车”,小脸蛋憋的红红的。

    “首……长……好……”三道稚嫩的声音像是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呵呵,很好。儿子们,吃饭了吗?”我弯下身,轻轻地抱了抱他们,又揉了揉他们冻得发红的小脸蛋,坏笑道,“想爹了吗?”

    “想!!!”三个小屁孩抱住我一顿猛亲,吐沫中带着点饭味,郭盖这头“死小猪”还把嘴巴对准我的耳朵一通怒吼,吵的我耳膜生疼。要不是看着是自己亲生的份上,老子非打的他屁股开花,脑门长瓜不可。

    “爹爹!爹爹……”

    儿子们见到我实在太兴奋了,围着我七嘴八舌地尽情撒娇,“狂轰滥炸”。

    “爹,我今天干了一架!”

    “哦?赢了还是输了?”

    “赢了!”

    “欧耶!好儿子!回头重赏!”郭铁板拿住我左脸,香了一个。

    “啊,啊爹……我想买双新鞋……”

    “哦?郭小帅,这可是今年第五双鞋子了呀。说说,你这次换鞋的理由是什么?”

    “啊,啊爹……我看上许佳了,我,我想变的更帅……”

    “啊哈!好儿子!准啦!”郭帅拿住我右脸,害羞地啵了一个。

    “爹爹!我要一把好剑!”

    “恩,好,没问题,准奏!”

    “爹爹,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呀?”

    “……”

    “爹爹,你问呀。”

    “……”

    “爹爹,你快问呀,人家想你问嘛,55555555……”

    “好啦!那么,请问尊敬的锅盖大少爷,您是为什么想买剑啊?”

    “哈哈!因为我想当贱人!缩嘎!”我生气地拿住郭盖的屁股,这回不教训以后他还娘的有没有王法了呀?

    ……

    ……

    “爹爹,给我们讲个故事嘛~~爹爹~”郭盖擦了擦眼泪,见我挠他胳肢窝,随即破涕而笑,青黄的鼻涕长长地挂了下来,可惜这小猪居然还笑着舔了舔,更可恶的是他还皱着眉头,像是在聚精会神地回味着那味道……气得我又想揍他。

    “唉,你呀你呀,怎么一点也不像我呀!”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迎着几个孩子热烈期盼的眼神,摇头晃脑道,“今天我就和你们说个故事,你们听完故事后,我可是要考你们的,都给我认真听好了,明白了吗?”

    “明白啦!”三个儿子霎时拍手叫好,那样子就好像看到**美女出浴了一样兴奋。

    “咳咳,在我的家乡,有好几个村长。这几个村长为了彼此间的利益,经常打架。打的头破血流不说,还舞刀弄枪,杀人灭口。有个叫米国的村长最牛,他想打谁就打谁;有个叫硬国的村长也还可以,米国打谁他打谁;有个叫岛国的村长也不错,谁打他他就让米国打谁;有个叫棒子的村长呢,是谁打他他就和米国一块玩游戏,搞演习乐乐;有个叫吵闲的村长很奇怪,谁惹他他就打棒子;有个叫鹅裸死的村长很强悍,谁骂他他就打谁,最后一个叫天朝的村长最文明,谁打他他骂谁……现在,我问你们,你们想做哪个村长啊?”

    “呃……”我的儿子们允了允手指头,又托着下巴想了想。

    “我要当米国的村长!”郭盖站了起来。

    “为什么呀?”

    “因为最牛!”

    “好,你现在可以回去读书了。”

    “啊,爹,我错了,我错了!呜呜呜!”我不顾郭盖的地摊水平演技,一脚将其踢飞。

    “我要当棒子的村长!”郭铁板缩着头。

    “理由?”

    “因为……因为不用打架,每天可以玩儿~”

    “呵呵,你是自己滚去读书呢,还是老爸逼你滚呢?”

    “哦,爹,告辞了。”老大很知趣地拍着屁股走了。

    “我……我……”郭帅支支吾吾。

    “说吧。”

    “爹……我不要当村长,我要当镇长!”

    “……”

    “爹,爹……我的回答,你不满意吗?”

    “没,没有……你留下吧。等下你霍叔叔就回来了。”我叹了口气,将老幺抱起来,提在空中,柔声道,“帅儿,如果将来你几个哥哥犯了错,你能保护他们吗?”

    “我……我……”郭帅瞪着天真无邪的眼睛,眸中不知所措。

    “呵呵,爹和你开玩笑呢。帅儿真帅。”我亲昵地捏了捏老幺的肉脸,心中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刚才那样问,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实在太过残忍。

    “爹,爹爹……你看,好多人来了……”郭帅张开小嘴,指着我的身后。

    “咦?”

    我飞快地转过身,却看到面色铁青的霍原以及……

    -----------------------------------------

    这是加更的一章,写好都快2点半了

    头晕目眩,错别字明天改吧,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