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老子挂了

    此时,林间的大火越烧越烈,无数灼人的火星如毒龙般冒了出来,将半边夜空都映得妖红一片。【 】

    “生!”

    “死!”

    “休!”

    “克!”

    孔明面带微笑,羽扇挥舞间,无数方阵迅速凝结变换,各自按照奇异的阵法摆成一个巨大的六边菱形!

    巨大的长矛冰冷无情地遥指着前方,厚重的盾牌伺机轮换,将阵型守得牢不可破、密不透风。

    刀剑锋锐,旌甲蔽野;铜墙铁壁,森严壁垒 !

    一支披着红色披风的白马骑兵高举着令旗于军阵中间来回奔跑,似是阵眼又似军骨,刘军人人面色肃然,一股浓郁的的杀伐之气冲天而起,顷刻后,又仿佛与夜色水**融,飞快地溶为了一体,看得人心惊肉跳、磋叹不已。

    这等古怪强盛的阵法,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天佑大汉!”

    “天佑大汉!天佑大汉!”

    震耳欲聋的齐鸣声响彻天地,刘军高声呐喊,兵器掷地,捣得大地阵阵抖动。

    严整、威武、杀气、无情——气势磅礴,直如排山倒海、扑面而来!

    “军师!快撤吧!”

    一脸焦色的李典着急地拍了拍我的后背,通红的火光照耀在滨河清冷的水面上,中军处,孔明含笑而立,俊朗的面孔上倒映着点点如梦似幻的白光——他在对我微笑,深邃睿智的眼眸里闪烁着一种奇异的神光.

    是问候吗?

    是挑衅吗?

    还是期待……

    我不自然地垂下了头,脑海里却回荡着刚才潇洒倜傥、风流俊逸的高大身影……

    孔明,诸葛亮——颖悟绝伦的天才,三分天下的人杰,智慧化身的卧龙!

    我曾经少年时期挚爱的偶像,如此就这样“轻飘飘”地成为了我的生死大敌?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还是太过不可思议?!

    “军师!再不撤就来不及了啊!”

    李典眉头大皱,林能静也上来紧紧拉了我一把,含情脉脉的眼眸中流露着的是满满的关怀。

    “撤……”

    我咬牙切齿地蹦出一个字,尽管心中犹自不甘,可眼下火势滔天,只能下令退军!

    “驾!”

    调转马头之时,我神情复杂地瞥了孔明最后一眼——火光点点中,鹤氅下的八尺身躯宛如下凡的谪仙——他还是轻摇着羽扇,胸有成竹地淡淡笑着,似在说:“期待与你的再次对决。”

    “喝!”

    霍原冷冷地瞪着赵云,他似乎比我更加想要战斗,可亲见大局如此,只能无奈地长啸一声,回马而撤。

    饱含着澎湃战意的一声怒啸,瞬间震落了一根燃烧得通红的树枝,掉在地上,发出干燥乏味的、噼里啪啦的响声……

    ……

    ……

    “诸葛军师,我们就这样放郭嘉他们走吗?”刘军处,一脸土灰的张飞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大大咧咧地吐着气。

    “三将军以为如何?火势这么大,你还嫌我们的伤亡不够沉重吗?”诸葛亮嘴角缓缓牵起一个温暖的弧度,将羽扇轻轻按在胸口,望若秋水的眼睛则幽幽地望着前方不断蔓延的漫天大火。

    “咳咳,没,没有……”

    张飞颇为尴尬地摇了摇头,虽然诸葛亮的声音又轻又柔,可听在他的耳朵里犹如不可抗拒的军令一般。

    “诸葛军师,庞军师我已经派人先送去襄阳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赵云纵马微微欠身,英俊的脸上挂着浓浓的敬畏之情。

    “没有了,下令撤军吧……这次我们死的人也不少了,未来的路还长着,只要信念在,希望就离我们不远了。”

    诸葛亮忽然微笑着闭上了眼睛,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一个饭后出来散步的闲散懒人,享受着天地自然的幽静以及漫天迷人的星光。

    “是!军师!”赵云弯腰行礼,眉间坦途一片。每次和诸葛亮在一起,他都会觉得很安稳很平静,仿佛天塌下来,眼前这个智可通天的男子都能轻而易举地解决。这是种强烈的依赖,也是种十分独特的感觉,就像无穷无尽的黑暗中寻到了逃出生天的明灯。

    “士元的病需要好好静养,到了襄阳,你多陪陪他。这次的失利错不在他,曹操气运未尽,郭嘉也不好对付,恐怕,我们需要重新制订战略了。”诸葛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湘西十二刀客,希望你们能成功,不过……怕是痴心妄想了吧呵呵。”

    赵云听得云里雾里,蹙着眉尖,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兵法如棋,宁失一子,不失一先。”

    诸葛亮也不理他,恬淡一笑,凝视着远方不断变小的黑点,神采飞扬道:“这天下,是狼的天下,却也是智者的天下!如果将天下想象成是一盘华丽生动的棋局,那么我就要去寻一高手,好好下一盘棋!一盘很大很深很久的好棋……郭嘉,你我,终会再见。保重。”

    ……

    ……

    ----------------我是“好高兴哦又是成长快乐”分割线---------

    仓木林内,周围不断传来凄厉的惨叫声以及骑兵滚马的落地声,虽然人数不多,却也听着揪心。

    悍不畏死的死士营也陷入了一阵慌乱——军人可以战死沙场,却决不想毫无价值地死去。而人类天生畏惧烈火,那种痛彻心扉的伤痛是任何人都不愿触及的苦难。

    “驾!大家快跑!尽量往开阔处跑!别挤着自己人!”

    李典心急如焚地厉声怒吼着,后面的火势犹如催命的恶魔,张着血盆大口,不断地吞噬着所有可以吞噬的事物。

    大火过处,焚烧一切。

    马儿拼命地奔跑,恨不得生出双翅膀;落在后头的士兵不断地大声吆喝,希望可以逃出生天。

    兵荒马乱——孔明的一场大火,隔开了我们之间的决战,也拉下了宛城之战的帷幕。

    “郭军师!紧急军报!”黑暗中,一个传信兵陌生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军报?!现在哪有心情看军报!快滚吧!”

    我怒不可遏,催着林能静快马加鞭。

    咦?

    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巨大的疑惑:郭军师?好像我自己的士兵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我呀,难道……

    我惊惧地睁大了眼睛,喉咙里似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还来不及出声,就见漆黑中一道快得不可思议的雷电闪过!雪白的刀光犹如一道耀眼的白电突然裂过空间,向着我的咽喉处疯涌而来!

    完了!

    奶奶个熊的,老子莫非就要挂了?!

    我还没生儿子呢!

    “啊!”

    生死时刻,只见林能静娇喝一声,以其超乎常人的反应力迅速将我拦腰而抱,从马上飞快地摔了下来——这才堪堪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霍原!有刺客!快来保护郭嘉!”

    林能静柳眉踢竖,爆喝一声,美丽的脸庞布满煞气!

    “叮叮!”

    “叮叮叮!”

    林能静抱着我在地上拼了命地翻滚,躲避招招致命的大刀——行凶的刺客远远不止一人,几个,可能十多个!

    “呔!”

    霍原雷嗔电怒,拍着绿电眦睚欲裂地赶了过来!

    “死!”

    方天画戟如离弦的巨箭迸射而出!穿透一个刺客的胸口,远远地飞了出去,深深地扎在了树根上。

    “霍原!快来!”

    林能静来不及反击,只能使出浑身解数躲闪,身上已经挂上了不少刀伤,鲜血止不住地涌了出来——此时此刻,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帮不上一点忙,!没有武功的我根本已经成为了林能静的负担!

    “兄弟们!快!杀了郭嘉!不然没机会了!”

    刺客眼见周围赶来救援的曹兵越来越多,俱都杀红了眼,不要命地猛攻!

    “死!你们都得死!”

    终于,霍原怒吼一声,巨塔般的高大身影从黑暗中浮现!

    霍原一脸骇人的杀气,全身青筋如藤条般爆起,一拳大力挥出,一个刺客吭都没来得及吭,身体一僵,脑浆喷了一地!

    几个刺客奋不顾身地扑上去阻拦宛如猛虎下山般的霍原,刀光一闪,那几个刺客的脑袋就已经搬了家。

    “死!”

    霍原面色狰狞,踢开几具无头的尸体再次冲近,又一个刺客从后面死死地抱住了他的大腰,另外两个手持长刀同时刺过来!

    “吗的!”

    霍原闷哼一声,手臂向外用力一撑,抱住他的刺客如遭电击般飞出数丈之远!接着他一侧身,左手一个刚猛的肘锤,持刀的刺客被击得眼眶深陷,脑袋塌了一半,又干脆利落的一个后踢脚把他的尸身踢飞;然后他无影脚一提,朝着刺客的下阴处使劲一踢,刺客高高地飞了起来,顷刻后,砸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

    “老公!后边大火烧过来了!我们先跑!霍原没事的!”

    林能静见霍原大发神威,捡着空隙,攥着我,准备上马狂奔!

    可惜马儿受惊已经跑出去了老远,林能静二话不说,背着我向前冲——她武功了得,估计是嫌我脚程太慢,才出此下策!

    “嘿嘿!狗男女!死吧!”

    一道令人毛骨悚然、阴测测的声音如鬼魅般飘来,我抬起头,看到一把灿烂辉煌的刀光从天而降!

    “喝!”

    林能静向后用力一蹬,带着我飞出三丈之远,可惜力气过大,我们两人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先杀了这个女的!”

    又是一道阴森的声音,电光石火间,只看的见白光一闪,一把锋利的大刀出现在旧力用尽的林能静头上!

    “老婆!”

    我惨呼一声,不假思索地扑了过去,挡在了她的身前!

    间不容发!

    我真的没有多想!

    我的脑子里已经空白一片!

    “啊!”

    撕心裂肺的剧烈疼痛感如潮水般迅速淹没了我的脑神经——大刀重重地砍在了我的胸膛上!

    我呼吸一窒,眼睛一白,就此沉沉倒地……

    失去意识前,我看到了一幅似曾相识的画面:那年,我站在桃花下,手里拿着买一赠一的诺基鸭手机,上面只写了八个字:堕胎费两千,钱到人闪。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