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诸葛孔明

    “军师!天策军师!”

    正当我愁眉不展之时,只见后方尘土飞扬,李典一马当先,率领着一支部队匆忙忙地赶了过来。【 】

    我心中一凛,也不客套,张嘴就问:“曼成,主公呢?”

    “吁……”李典勒马而下,双手抱拳道:“军师,主公命我先与你汇合,三军任你调度,他自领中军绕右边大道而去了,只是……”

    “只是什么?”我神色肃然,下意识地用力地拉住李典的大手。

    “只是……我心头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军师,庞统多智,张飞、赵云、黄忠皆当世勇武过人的虎将,我们这一路奔袭,大军已经疲惫不堪,如果他们以逸待劳,或许我部还会折损不少人马……万一中了埋伏,得不偿失啊!军师!请恕我斗胆,我们是不是该放弃追击?”李典直直地盯着我,那恭敬的眼神中分明得多出了一丝焦虑与担忧。

    “曼成……”

    我幽幽一叹,松开了手,望着前方近在咫尺却如黑洞般森然的仓木林,心情复杂道:“曼成,你说的我何尝不知?只是人生在世,有些事情尽管不能做,却不能不做。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和连诚将军在风景宜人的谷中一边喝酒,一边大笑着畅想未来……我甚至给他未来的女儿连名字都取好了,就叫做‘连安’。我希望她安然长大,安然度过,最好安然一生……”

    “可你知道吗?如今,连安降生了,但是她的父亲!却死了!”我蓦地转过身,冷冷地盯着李典,双唇尽管已经激动地发抖,却还是努力压制住自己,压低声音道,“有些仇不能不报!有些人,也值得我为他冒险!明天的希望会让我们忘了今天的痛苦!为了希望,我必须浴血奋战!你从军多年,应该知道,人若软弱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我问你,你软弱吗?”

    “我……不,决不!”李典神色慌张地低下了头颅,一滴硕大的汗珠从他的鼻尖上悄然滑落。

    “好,很好!”我抬了抬眉梢,背负着双手,寒声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也可以不虚伪地告诉你,我是有私心,但是……我也有公心!刘备大军的主力若不消灭,难保他们会在休整后立刻卷土重来!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的士兵该怎么办?我们刚刚经历了赤壁之败,死了多少将士你是知道的!我问你,我们还有多少年轻力壮的儿郎可以牺牲?还有多少勇敢忠诚的士兵可以背井离乡、一刻不停地守护在宛城?军队,需要休养!国家,需要生息!此时此刻,为了换取未来几年内的和平!做出些牺牲,那是在所难免的!李典,李曼成听令!”

    “在!”李典头也不敢抬,摸了把额头的冷汗,恭恭敬敬地弯下腰。

    “本军师现密授破敌之计予你,我只有一个要求: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喏!”

    半响后,李典心有余悸地领命而去,我望着夜空中那一盏孤独的残月,不自觉地将拳头紧紧握紧……

    ……

    ……

    死士营的最后方,李典面无表情地望着眼前剽悍凶恶的数百男子,冷冷道:“你们曾经都是作恶多端的死囚,但是战争,给了你们机会!我很庆幸,你们能够在最后关头幡然醒悟,愿意上场杀敌,报效国家!我为你们鼓掌!”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数百男子像看着死人一样地看着李典。

    “诸位!现在有一个任务,需要你们去执行。你们不能拒绝,因为这是你们结束生命最好的方式!我这样说你们可能会愤怒!但是,我不想在你们死前还和你们虚伪客套,这是对生命的侮辱!”李典面朝着众人,简简单单地敬了一个军礼,他的发言很无情,却在这些亡命之徒的心里多出了一丝敬畏。

    “诸位!在你们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够荣耀地成为一名军人,我相信是最好的归宿!你们战死了,你们在远方的亲人会难过,会为你们流泪,会怀念你们,但是他们也会每年来到你的坟前,骄傲的说:“我的好丈夫,我的好儿子,他为国捐躯,面对乡亲父老,问心无愧!”你的儿子将以你的姓氏为荣,在众人面前挺起胸膛!你们,愿意这样吗?!”

    没有人回答,但是所有人的眼眸中都闪烁着激动的泪花。

    “你们死后,我们会发放十倍的军饷给你们的家庭,你们的老婆孩子!我李典发誓,在我有生之年,必定保护你们的妻儿不受凌-辱!我不能保证他们大富大贵,但是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受委屈!这是我唯一的承诺!”

    “谢……谢谢……”

    几个男人开始抹眼泪,开始伏地痛哭……

    “走吧,下辈子,做个好人……”

    李典大手一扬,转身离去,一滴眼泪却滚了下来。

    他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脸庞——那是他的发小,因为杀了一个贪官被判罪——但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和李典说过一句话——或许他觉得,死在战场,也比活在这个冷漠悲苦的世间,更加幸福……

    ----------------这是分割线------------------------------

    仓木林,一支挥舞着巨大“曹”字军旗的大军厉声呐喊着冲入了林间。

    大军的后方尘头大起,黄沙漫天,远远望去,不下万人之众;而事实上,曹军士兵只是在马尾后绑上了树枝,托地卷沙,虚壮声势罢了。其实,进林的不过区区数百人。

    战鼓雷雷,高歌猛进,顿时惊得仓木林内鸟兽乱鸣。

    “杀!活抓郭嘉!”

    “杀!”

    大军行不到一会,忽听几声怒吼,震天的喊杀声冲天而起。

    埋伏其中的刘军士兵眼见曹操大军“中计”,纷纷从灌木中、草丛中、大树后跃众而出,人人大叫,齐齐挥舞着刀枪冲杀了出来。

    原本森然寂静的仓木林,瞬间变成了修罗地狱。

    几百个曹军士兵被等待多时的刘军一阵猛攻,迅速被绞成了肉酱。

    “嗖!”

    “嗖嗖嗖!”

    正当刘军士兵觉得敌军太过脆弱,匪夷所思之时,数不清的箭矢如狂风暴雨般漫天倾射而来!

    “啊!啊!”

    惨叫不断,刘军猝不及防,顷刻间即被射得人仰马翻。

    “嗒嗒嗒!嗒嗒嗒!”

    “诛杀刘备!”

    “诛杀刘备!”

    一阵狂风卷过,散发着杀神般气息的死士营骑兵宛若惊涛巨浪,风驰电掣而来!

    霍原一骑当先,方天画戟过处,尽皆人头落地!

    后方指挥大军的张飞气得肝胆欲裂,自知反被设计,眼见大势不妙,赶紧喝令大军撤退。

    刘兵军心大乱,人人溃逃,多有互相踩踏者。

    死士营迎头痛击,射箭的、掷矛的、下马白刃战的,趁着士气如虹,舍命奋战,立刻杀得刘军溃不成军,丢盔弃甲。

    死士营一直追杀了数十里,眼看大获全胜之时,但见前方一阵如飓风般的大火冲天而起,火势滔天,几可燎原。

    无数拒马、长矛被安置在了一个个直如铜墙铁壁般的方阵前面;弓箭手严阵以待,冰冷的箭矢幽幽地对准着仓木林。

    巨大的“孔”字军旗迎风狂舞,士兵严整,人马威仪,旌旗鼓角,各按次序。

    此等军容,甚是雄壮!

    我心下震惊,连忙喝令死士营停止追击,而我身旁的霍原则沉默不语,只是那木讷的眼神中忽然古怪地掠过一股汹涌澎湃的战意!

    他死死地盯着前方,全身骨骼一阵响动,手中的方天画戟也被捏得咯咯直响。

    前方,火光照耀中,赵云一身银盔银袍,手执龙胆亮银枪,浓眉飞扬,英气逼人,正威风凛凛地纵马在大军之前。

    黄忠、魏延左右而分,立马于两边。

    门旗影下,只见中央一辆四轮车缓缓推出,一个俊逸非凡、星美朗目的男子端坐其中,羽扇纶巾,素衣皂绦;淡然一笑,便胜却人间无数;嘴角一扬,便如百万雄兵,了然于胸。

    “孔……孔明!”

    我瞳孔骤然一缩,心里阵阵冰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