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追还是不追

    关羽沉默不语,只是那冰冷的眼神中,至始至终都跳跃着一种叫惆怅的东西。【 】

    是缅怀吗?还是不忍?

    关羽的世界,似乎可能抑或注定永远是把“义”字放在首位,他对大哥刘备的义,对汉室的义,对天下的义,以及他对人的义,都绝非普通人可以臆测。

    都说关羽义薄云天,尽管曹操极具争议,但是曹操对关羽的“义”,关羽绝对能懂,也绝对无法忘记……

    “曹丞相……”

    关羽微微垂首,青龙偃月刀霸气无端地平举在半空中,像是与生俱来的大杀器,虽然已经收敛甚至根本不是刻意,却还是藏不住地散发出慑人的寒光。他深吸了一口气,抬起眼,凝视着明显已经苍老了许多的曹操,轻声道:“曹丞相,你不该来。”

    “哦?不该来?”曹操神情一怔,旋即疏朗大笑,挑起眉头道:“为何?”

    “打战,是要死人的……而我,还不想你死。”

    关羽挺直了脊梁,那仿若天神般的威武身躯,显得更加丰采俊逸。

    “那你想我什么时候死?”曹操摇了摇头,哑然失笑。

    “哼!曹丞相,今日,荆州的精锐全部在此!我家诸葛军师已经布下天罗地,若是识相,速速退去吧。”关羽自觉失言,神情骤然一冷,遥指着身后的大军,手臂一抬,成千上万的士兵立时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

    旌旗飘扬,军鼓震天。

    刀枪变换,前进后退,井序有然。

    那浩浩荡荡、严整紧凑的军容端得训练有素、巍峨有实,确实是支精英汇集的百战之师。

    “停!”

    关羽手微下压,刚才还闹得不可开交的军队,就像是听话的孩子一般,迅速安静了下去。

    夜晚的风,夹杂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无情的沙场,只有马鼻的咻咻声,清楚地回荡在这个寂静的夜空。

    这等超凡的军队掌控力,就算是曹军中戎马多年、见多识广的老兵,也无不面色狂变,暗暗咋舌。

    “云长,许久不见,你却学会了开玩笑。战场杀敌,岂能说退就退?战了,而败,虽死尤荣;不战,而屈,虽活尤死!”

    曹操不以为然地轻笑几声,那笑容中的寒意却一下子浓烈了许多——他根本没把刚才刘军的示威放在眼里。

    只见他眸放精光,纵马一挺,踌躇满志道:“大丈夫生于天地,能死在沙场,也不枉当年壮志,满腔热血!云长!我且问你,何为天道?”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即为天道。”

    “你所行,可为天道?”

    “我上辅明主,下为社稷。天下黎民,皆为至亲。自然便是天道。”

    关羽微微眯起单眼,望着不远处虽已年迈却威风不减当年的曹操,心中似想起了多年前一起共处的短暂时光。

    “哼!说的好!”

    曹操眉飞色舞,像是忽然年轻了十岁一样,抽出腰间宝剑,意气风发道:“云长!你有你的天道,我有我的天道,就像水和火一样,既不能相容,便只能相斥!你本是一匹狼,却没有狼的野心;但是现在,你拥有了!这个天下,是狼的天下!只要上了战场,就要分出胜负!”

    曹操执剑一揖,朗声大笑道:“云长!若你我不是生在这个可恨可恶的乱世,必能把酒高歌,彻夜高谈!我为兄,你为弟,人生之妙,夫复何求!多年前,我们一起对过弈,我曾告诉你,有一种棋局,叫做两败俱输!如果你拿我当过朋友,就该轰轰烈烈地向我进攻!这是对敌人最高的尊崇!现在,就让我们以男子汉的名义,堂堂正正的一决高下吧!”

    “好!丞相洒脱!不枉你我相识一场!!”

    关羽心中激荡,仰天长啸一声,对着曹操欠了欠身,然后浓眉一扬,高举青龙偃月刀,爆喝道:“众将听令!军人的天职,就是不惜任何代价,击败你的对手!全体都有!随我冲锋!”

    “杀!”

    “杀杀杀!”

    ……

    ……

    黄沙吹过,一群黑色的乌鸦,开始在上空盘旋并发出凄厉的叫声……

    ------------这是许久不见的分割线-----------------

    仓石林的黑暗处,几个鬼鬼祟祟的黑衣人正在窃窃私语。

    “你们说郭嘉会进林子吗?”

    “嘿,他敢进就让他有来无回,娘的,好久没吃烤乳猪了!老子的大斧早就饥渴难耐了!”

    “干完这票,老子就打算金盆洗手了,村口的李家媳妇真正点啊,上次偷看她洗澡,差点没忍住……”

    “吗的,小翠,等老子拿到钱,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给你赎身!”

    “……喂,兄弟们,别唠嗑了!你们说前面那么多黑鬼子,哪个是郭嘉啊?”

    “草!都脸上涂着泥巴,他娘来了我估计都认不出!”

    “嘿,伙计们!我知道我知道!看到没,就中间那个,嘴里一直在嚷嚷着什么‘啊啊,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的家伙!”

    “啊,就那小子啊,神神叨叨的……”

    “可不是,你瞅着没,那货竟然一直在摸身后一个矮小士兵的屁股,真恶心!”

    “恶心啊,想不到郭嘉那家伙竟然有龙阳之好……吗的,是哪个王八蛋说他极好女色的?”

    “……”

    “郭嘉的护卫强吗?”

    “我部悍将王三刀,曾三刀斩杀吕布于马下!区区一个郭嘉,不足挂齿!”

    “混蛋!你娘的不吹牛会死不?”

    “……”

    ……

    ……

    仓木林外,一片旌旗飘扬如海,刀光似雪,长矛如云。

    蜿蜒的大道上,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的黑色大军正在停顿休整。

    我拍了拍林能静的屁股,温柔道:“老婆,坐了这么久,累了吧?”

    “扑哧!”林能静嫣然一笑,用小手轻轻拂去我脸上的泥巴,打趣道,“看你这双黑泥中亮晶晶的眼睛,就跟做贼似的。”

    “呵呵,做贼,不错呀,是个充满刺激的职业。”我转过身,望着前方漆黑一片的密林,皱眉道,“话说回来,这样的地形,如果我们贸然深入,肯定会中埋伏,而且……”

    “而且什么?”林能静握紧我的小手忽然加了把劲,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如果是我,肯定会用火攻的。刘备的军师“凤雏”庞统深谙兵法之道,到时候马匹遇火受惊,互相踩踏,肯定死伤无数,加上伏兵一出,前后夹击的话,我们必定有死无生了……”

    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浊气,望着天空惨淡的夜色,忧愁道:“兵贵神速,如果我们待在这里不作为的话,刘备的主力就要逃远了……可恶!难道真要功亏一篑了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