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将关羽!

    距离滨河百里外的大片密林,叫做仓石林。【 】

    通往仓石林主要有两条大路——左右对立,望北而分,一眼望去,漆黑阴森。

    寂静的夜色里,黄土纷飞,战马轰鸣。

    当曹操带着大军向前突进之时,派到前方的探马已经回报,告曰:“禀丞相,军师为防敌将火攻,已于仓石林外两里地暂为休整。”

    曹操点了点头,纵马向前,凝眉张望,突然指着左边的大路,询问道:“军师可是走了此边?”

    “喏!死士营皆已进入!”

    曹操闻言一愣,心头莫名地狂跳起来。但见右方临山傍河,一股浓郁的杀气,冲天而起。于是扬鞭一扫,高声道,“刚才你来时,可见右路有无动静?”

    “没……没有。”斥候面露骇色,身体骤然一紧,喃喃自语道,“奇了怪了,刘军的溃散部队都在左路啊,难道我眼花了?”

    曹操默然无语,不自觉地蹙起眉头,身后的于禁想了想,抱拳道:“主公,你看右路地势开阔,按理说,无法伏兵,可这杀气……实在太重!反倒是军师那边安然如常,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恩,你带一支骑兵过去,记得,务必小心。”曹操拔出了佩剑,以一个下压的手势示意大军安静——多年的沙场经验告诉他,四处可能潜伏着看不到的危机。

    “喏!”

    于禁恭声应下,大手一挥,率兵向前奔驰,行了还不到五里,数百军士蓦地发出了一阵愕然的惊呼声!曹操脸色微变,身后的大将纷纷拔出手中的兵器,神情肃然,严阵以待;而士兵也迅速地结成阵势,以御不测。

    “主,主公……前面有一堆杂乱的乱石!”须臾后,于禁飞快地勒马而回,肥胖的肉脸上写满了震惊之色。

    “你看到了什么?”曹操神色冰冷,深邃的眸光一闪一闪的。

    “主公,右方大道上有乱石十来堆,前后相距约三丈,呈古怪之形,以某观之,杀气便是从此而生!而在最后方,还立着一块黑色木牌,上面用猪血涂了几个字……”

    “字,什么字?!”曹操见于禁吞吞吐吐,心中不悦,连带着几员战将都眉头大皱,心急如焚。

    “请主公恕我无罪……上……上面写着:赤壁虽侥幸得脱,今必擒阿瞒回营!”

    “什么?!”

    夏侯渊、李典勃然大怒,齐齐厉声喝叱,倒是曹操沉吟不语,冷峻的脸庞看不出什么情绪。

    良久后,曹操高举宝剑,当机立断道:“此乃敌军缓兵之策!故弄玄虚!诸位,军师正待我等接应!兵贵神速,夏侯渊听令!命你率先锋部队往右边大路火速推进,争取在后路与军师包抄刘军!”

    “喏!”

    “李典听令!命你率左翼大军从左边大路走,尽量用最快的速度与军师汇合,三军调度,一切事宜皆听从军师安排!不得有误!”

    “喏!”

    “我自领诸将居中!张郃、乐进、于禁,随我进发!”

    “喏!”

    分配完毕,曹军士兵即刻擂鼓进发,马匹嘶鸣,带起层层浓烟;兵甲震地,整齐划一的步调声开始响彻夜空。

    ……

    ……

    曹军的大军朝着右边大路安然无恙地行进了十多里,有士兵在经过那堆乱石旁时,还颇为戏谑地洒了一通“童子尿”;木牌被砸得支离破碎,“孤独”地躺在冰冷的河水之中……

    而作为全军统帅的曹操却抿紧嘴唇,不敢大意,手中的宝剑捏得吱吱响。他刚才虽然果断地下令追击,可这也是形势所逼,不知为何,他的心头总被一层若有若无的阴霾所深深笼罩着。

    果然,行至半途之时,忽听几声鼓响,“呜呜呜”的军号声霎时漫山遍野而来,清冷的月光下,但见远方尘土飞扬,万马奔腾,漆黑无边的夜色中,也分不清是人是鬼,但瞅着那雷霆万钧的无边气势,已让人心生怯意。

    “高举火把,盾牌手突前,长矛兵居后结阵!弓弩手随时待命,骑兵做好突袭准备!”

    曹操纵马大吼,迅速做出反应——夜色正浓,视线本来就不好,若是自乱了阵脚,那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苍茫的黑暗之中,前方的尽头,一条巨大的青色长线像是从远古奔袭而来,极目远逃,竟是望不到边。

    “咚!”

    “咚!咚!”

    “咚!咚!咚!”

    没有喧闹的喊杀声,也没有怒骂狂叫,只有单调无情的鼓声,一次又一次次,像是催命的音符一般,狠狠地敲打着曹军士兵的心头上……

    “究竟是刘备的哪支部队?怎么会有这等恐怖的军势?”

    已经走到最前头的曹操微眯着双眼,动也不动地紧盯着前方。他的背已经挺直,手中的宝剑也已经握紧,强大的杀气更是随之自然散发,酷似不动明王,无可撼动。

    夏侯渊皱眉不语,只是后背已经湿了一片。

    所有士兵俱都紧张又严肃——大战,即将开始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前方的敌军渐渐清晰,青色的战甲,高大的战马,冰冷的面孔,却没有军旗!

    “上!先锋部队,随我冲锋!”

    两军相较只余百来丈之时,曹操一声令下,夏侯渊亲率骑兵迎面而上!明晃晃的刀枪高高举起,马儿撒开蹄子狂奔——敌军如此威仪,光靠盾牌手和长矛兵是万万抵挡不住的!狭路相逢,只能以命相搏了!

    “杀!”

    张郃、乐进以及于禁也随之从左、中、右三个方向鱼贯而出,士兵齐齐怒吼,上阵杀敌!

    军马相接,如两道迅猛奔流的洪流,疾速地碰撞到了一起!

    刀起人亡,枪刺头落,精血喷洒,马匹轰鸣,一时喊杀震天,人仰马翻!

    “杀啊!杀啊!”

    呐喊声中,夏侯渊与乐进的大军从中路突击,似一把尖刀,深深地扎入敌军的心窝!夏侯渊浴血奋战,长枪过处,无一合之将;左挑右刺,不到一瞬间,已有十来个敌兵死在了他的枪下!

    士兵在主将的英勇激斗下,顿时士气如虹,一路高歌猛进,往内纵深。

    眼见夏侯渊的骑兵队打开了一个大缺口,乐进拼命地催促大军向深处捣进。

    敌军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强大,居然层层开始溃败……

    夏侯渊越杀越兴奋,使了劲地带队冲锋,然而正当此时,只见一道快的不可思议的红色从敌后方飞奔而来!马蹄嗒嗒,带起一阵猛烈的强风;烈焰奔雷,红色骏马宛如人世间最快最疾的闪电,轰隆一声,炸响夜空!

    黄沙弥漫中,一个战神般的高大身影似从云雾中从天而降!

    “铛!”

    一股势大力沉的刀劲从枪尖传来,夏侯渊脸色狂变,也看不清是什么,慌乱之中只能下意识地挥枪硬挡!

    “云龙裂天!”

    一声大喝,刀劲狂暴无边,似龙吟似凤鸣,带着无与伦比的霸道气势,向着夏侯渊的脑袋斜斜砍来!

    “啊!”

    夏侯渊遍体生寒,来不及多想,使出浑身力气将长枪往上一架!

    “噗!”

    一口浓血自他口中喷洒而出,一代猛将夏侯渊居然连人带马,向后狂退数步!胯下战马哀鸣,夏侯渊的双手青筋爆起却止不住地发抖,连虎口都似要裂开!

    这是怎样狂野无边的力道!

    这是怎样威猛无双的实力!

    “你是!?”夏侯渊脸色苍白,双眼之中流露出深深的骇然之色。

    “哼!”

    眼前的男子神情倨傲地冷哼一声,只见其人身长九尺,一袭飞蛱舞蝶的绿锦战袍更显威风凛凛;颔下美髯迎风而飘;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唇若涂脂,手握一柄灿如霜雪的青龙偃月刀,身跨一匹浑身似火、尾扫残云的烈火式飞马——正是传说中的绝代神驹,赤兔马!

    “你是……关羽!”夏侯渊瞥了几眼,心中蓦然一沉,额头的冷汗顺着鼻翼一个劲地往下淌。

    “哼!妙才,好久不见。”

    关羽浓眉上挑,威严的面庞藏不住他与生俱来的傲然之气。胸前金色的铠甲熠熠生辉,肩处的龙头胄更是极其霸气。

    这正是当代神将,武圣关羽独一无二的王者丰采!

    “可恶!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

    夏侯渊强提一口胆气,还没说完,就见关羽再次催马砍来!

    “战场就是战场,别那么多废话了,战吧!”

    关羽神色冰冷,大手一挥,原本深陷的队形开始凸了出来,刚才溃败的骑兵复又杀回,大军迅速收缩,许多训练有素的长矛兵诡异地闪身而出,将夏侯渊的部队重重包围!

    “这是诸葛军师的计谋,你果然上当了!”

    关羽凤眼一瞪,犀利的眼眸中燃起澎湃战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