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多么悲伤

    原本我一直以为,诱发战争的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种:政治、贪婪、女人、土地、粮食。【 】

    但是建安十四年九月初九发生的那场战争,则彻底颠覆了我以往的肤浅认知。

    有一群男人,一群热血而无畏的男人,为了替死去的兄弟复仇,拿起了武器,跨上了战马,带上了有去无回的决心,义无反顾地杀向了战场——他们,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曹军的铁血军魂——忠诚、勇敢、奉献。

    在当时,有两首军歌广为流传。

    每当士兵要策马冲锋之时,所有的人都会面目狰狞、声嘶力竭地怒吼出来,即使泪流满面,也无怨无悔——他们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他们活在这个世上最后的时刻。

    “亲爱的人啊,请不要挂念我;远方的信鸽,是我对你的祝福;冬天的银杏,夏天的桃花,我爱的人啊,请记得,好吗?如果有天,我不再回来,请不要为我感到伤悲,因为我的牺牲,换来的是你们的平安。我最亲爱的人啊,很抱歉一直不敢对你表白,但请相信,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喜欢你。我必化成风,永远守护你,像我曾许诺你一样,因为,我爱你。”

    “带上这帮好兄弟,一场英雄的相聚,他们的倔强脾气,融入了一方天地!记住这帮好兄弟,一个时代的印记,他的名字虽然不在历史书里,可我们记得你。”

    漫天黄沙,血染征袍。

    曹军的这次大反击,以极其壮烈的方式,深深地载入了史册……

    ——《百里千秋》

    这几天都昏昏沉沉的,好不容易才有了点力气。

    晚上,我吃不下饭,小憩了片刻,就想下床走走。可是我的媳妇不许——她的眼睛红红的,肿肿的,漂亮的小脸蛋比以前更瘦了。在我生病的这几天,都是她日夜不停地悉心照顾我,还给我讲笑话,逗我开心,就是怕我会想起连诚,怕我会自责。

    我很感激,林能静——我的老婆,真的谢谢你。

    后来我还是在她的百般叮嘱下喝了点稀粥,月亮正圆的时候,我按着她的小手,细若蚊声地说:“老婆,我有事情要做……真的,如果我不去做,我会死的。”

    她动也不动地看着我,忽然紧紧地抱住我,泪如泉涌:“老公……你别一个人难过,有我陪着你,你别难过……如果你要报仇,一定要带上我,好吗?我只有这么一个请求,要死我们也要一起死!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好,我答应你……”我拼命地咬着嘴唇,生怕眼泪夺眶而出。

    接下来,我和我老婆去了死士营。

    我问他们,你们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一开始他们不敢说,扭扭捏捏,后来我低着头告诉他们,明天很有可能是他们见到的最后一个太阳了。

    这群死士营的士兵才开始认真思考,每个人都低着头,有人开始笑,有人开始哭,还有人则面无表情,只是身体止不住地发抖。

    死亡,是所有人都害怕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怕死的战士,他们之所以不怕死,只是为了心中看得更重要更神圣的东西。

    “我最大的愿望是可以回去看我奶奶!我爹娘死的早,是奶奶一手把我拉扯大的,奶奶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奶奶说,她每天都守在村门口,和卖鸭蛋的王婶聊天,就等着我回来……”一个士兵低着头,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眼睛。

    我的媳妇红着眼睛转过了身,肩膀一直在抖动。

    “我最大的愿望是可以吃一顿烤乳猪!我这辈子太苦了!吗的!吃过最好的东西就是稀饭!呵呵,我就想吃一顿烤乳猪……”一个士兵傻笑着挠了挠头,他的牙齿很白,憨厚纯真的笑容让我心中疼痛,而他的胳膊,只剩下一只,全身瘦的几乎就是一堆骨头。

    “我最大的愿望……”人群的最后边,个子最矮的士兵胆怯地缩着头,稚嫩的脸上长满了青春痘,他忽然鼓足了勇气,大声喊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娶李掌柜的女儿为妻!他是我们乡里最漂亮的姑娘!也是最有钱的!”

    “哈哈哈哈哈!”

    死士营“哄”的一下暴笑起来,大家笑得前俯后仰,而士兵的脸红得像那初升的太阳,不敢抬头。

    我没有笑。

    我很严肃地看着那个小伙子,认真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娶?”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士兵依旧不敢抬头,低着头,难过地说:“她家里人看不上我,嫌我穷,又没地位。后来,她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当官的。但她喜欢的人是我。我知道……我们在林里牵过手,我还差点亲到她的嘴咧……”

    士兵越说越轻,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

    没有人再说话。

    ——《郭嘉回忆录》

    宛城,军政大厅。

    数十位身披战甲的将军俱都寒着脸低着头,十来个文臣谋士则面无表情地站立着,双手抱胸,眉头上扬,一副高高在上、兴师问罪的神情。

    中间的太师椅上,脸带疾色的曹操一言不发地斜靠着,他的两鬓微微发白,颔下的胡须无精打采地垂挂着,一双老眼也紧紧闭着——昔日意气风发的大汉丞相已是形容憔悴,面色枯槁。

    “都说话呀,你们都哑巴了?”曹操有气无力地吐着字,看似漫不经意,却让大厅里的气氛立时紧张起来——在场所有的人都迅速挺直了背,一脸肃然地凝视着场间的老人。

    这是“君王”的威仪——属于曹操的强大气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半个时辰过去了,军政大厅,还是除了曹操以外,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

    沉闷、压抑、紧张,噤若寒蝉!

    “我给你们些时间,你们尽管说吧,我恕你们无罪。”曹操再一次张开了嘴巴,虽然声音更轻了,然而熟悉他的人都明白——这是命令!违之必斩!

    结果,先前静若可闻的军政大厅从庄严肃穆的“殡仪馆”立即转变成了闹哄哄的“菜市场”。

    “丞相!我们的将士死的好冤啊!都是这些不读圣贤书的大老粗!是他们的错误导致了我们的大败啊!”

    “丞相!别听这些穷酸胡言乱语!这是大家一起商议的结果!怎么,现在出事了,全赖我们了?!”

    “非也非也!公道自在人心!枉费你们各个自诩参军多年,读兵书,懂谋略,竟是一堆饭桶!”

    “放……放你娘的狗屁!他吗的,你有胆再说一次?”

    “丞相!您看看!看看这些粗人,一言不合就想打人!”

    “我呸!你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迂腐!许褚将军还在床上躺着呢!还有没有良心啊!王八羔子!”

    “……我(开始国骂)……”

    “……你妈(经典国骂)……”

    曹操一直冷眼旁观,嘴角挂着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笑容,直到有个白痴喊出了一句——

    “你们都别说了!都是天策军师郭嘉的错!没有他的决定,我们怎么会下令追击呢?如果说谁该为此次大败负责任,那么首当其冲的,就应该是郭嘉!”

    ……

    ……

    沸沸扬扬的军阵大厅,忽然以一种古怪的节奏闪电般安静了下来。

    这种场面,就像在闺房里正脱掉裤子,准备“弯弓射箭”的大汉,被和他偷情的女人的丈夫一脚踢开了门……而她的丈夫手上还拿着一把杀猪刀。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睁大了嘴巴,面面相觑,沉默不语,像是被石化一般。

    “你再说一遍!”曹操霍然睁开了眼睛,眸射寒光,雷嗔电怒,无边的霸气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我……”

    “来人!给我拖出去,斩了!”曹操挺直身躯,杀气腾腾!

    “丞相!……”

    军阵大厅,跪了一地。

    “军师为国操劳!多少个日夜合不了眼!多少大军被他击退!你敢谴责他?!要不是你们这群饭桶带来的错误情报!他能下那该死的命令?!你们知不知道!他的左膀右臂,他的好兄弟,连诚——死了!死了啊!”

    曹操双眼发红,神色十分悲伤。

    “拖出去,重责五十军棍!今后若有对军师不敬者,后果自负!”

    曹操用力地挥了挥衣袖,迎着月光,走出了大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