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人生第一次大败

    公元209年,建安十四年九月,久攻不下的刘备军队意外地开始撤军。【 】斥候一拨又一拨地派了出去,回报的原因却不尽相同:粮草匮乏、士气低落、感染疟疾。

    当时,宛城里的曹军内部主要出现了以下两种意见:一是不管不顾,坚闭自守;二是报仇雪恨,乘胜追击。主防的理直气壮——战争打了好几个月,死了多少人啊,累了、疲了、痛了,该休养生息了;主战的更是义愤填膺,吹胡子瞪眼——我们曹家军纵横天下,何曾怕过谁来?给个卖草鞋的打成这个鸟样,老子不服!老子心里恨的紧!我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不趁他病要他命,他娘的就是孬种!

    结果,作为战时最高统帅部发言人——全国首席天策军师——郭嘉,在万般无奈之下,做出了一个后悔终生的错误决定——火速追击!

    历史,有其必然性,同样,也有其偶然性!

    本该是最高领导人曹操曹孟德做出最终决定,却因为曹操忽然感染风寒以致昏迷不醒,导致军部的人在吵得不可开交之时,只能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将正在卧房里睡觉的郭嘉给请了出来。

    而郭嘉在心情不好、缺乏睡眠、晕头晕脑的恶劣情况下,在汲取了错得离谱的白痴军报后,终于尝到了他人生里第一次大败的滋味——三万追击刘军的忠勇男儿被设计伏杀,超过一百二十名校尉战死,超过五十三名都尉阵亡,超过十二名裨将人头落地,最后活着逃回宛城的士兵不到两千人。

    此次负责追击刘军的曹方统兵将领是人称“虎痴”的许褚将军,可就是这样一个具有万夫不当之勇的猛将,败回宛城之时,已经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全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身上布满了数不清的刀创箭伤,要不是得到了医圣张仲景的医治,必定失血过多,魂归九天。

    如此可见,刘备的退军之举,完全是精心策划、蓄谋已久的阴谋;初出茅庐的“凤雏”庞统,也远比想象中的要更加厉害。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更加糟糕的情况出现了——军师郭嘉的左膀右臂——顶天立地的连诚将军,为了掩护大军的撤退,亲率八百勇士,主动要求断后——战至一兵一卒,最后慷慨壮烈,英勇战死!

    城外的血,染红了黄土;忠诚的勇士,长眠家乡。

    罕见的暴雨,下了三天三夜。

    惊闻噩耗的郭嘉,当场就伤心地晕了过去,这种深入骨髓的悲痛,太多的人无法理解。

    而那天,也被人忧伤地称之为——“黑色星期二”。

    ——《百里千秋》

    早上的时候,我刚和媳妇ooxx了数十个回合,心情非常好,连日来的苦思冥想终于得到了回报——我在想,等我胜利凯旋、风光无限地回帝都许昌时,夹道欢迎的大家闺秀该有多么热情狂野啊?我这个“民族英雄”会不会给热情的美女“**”了?……

    我还想到了许怀仁、李锋,青云书院的那班龟儿子们,你们好吗?屁股是不是痒了?好久没给你们上课了,你们想老子吗?

    至于马文鹭,亲爱的,我很想你,呃……想你的大腿。(你知道我也是很喜欢开玩笑的,我爱的是你的心,你懂得哦,亲!)

    出门的时候我遇见了我的好兄弟连诚,我微笑着和他说话,他还是那样拘谨温和地笑着,刚毅严肃的脸庞让人倍感踏实。

    他颇为羞赧地和我说,他的媳妇生了,这是他第三个孩子,也是唯一的女儿——他一直想要个女儿,他很想他的女儿美丽得像个天使,温柔、可爱、娇嫩。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她长大,听她撒娇,让她依靠,一直等到她嫁了人,他可以去女婿家喝喝小酒,聊聊天,再抱抱孙子,那样就虽死而无憾了。

    他说的时候很认真,眼神也有很温柔,我觉得,最平凡的梦想才是最伟大的梦想,连诚,我真希望有这么一天——残忍的战争,快快结束吧。

    那天,阳光很灿烂,他的微笑也很灿烂,我觉得,那天都很灿烂。

    人生有了盼望,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活着,真好。

    ——《郭嘉回忆录》

    我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的右眼皮止不住地狂跳——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连媳妇的“爱爱邀请”都拒绝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傍晚的时候,苍山如海,残阳似血,天边好一块巨大的火云烧,我的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了。

    我问曹冲,你最崇拜哪位兵法家?他说是孙膑。

    我又问他,你最喜欢孙膑的哪条计谋?他仰起头,眼眸亮晶晶的,清脆地说:“老师,我觉得是减灶之计!”

    我心头猛地一震,手中的杯子掉了下来,噼里啪啦,摔成了粉碎。

    我惨然地捂着额头,嘴唇发白,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郭嘉回忆录》

    今天,我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梦中是一片红色的血海,残肢断臂,人仰马翻,溃不成军,“曹”字军旗迎风狂舞,破烂不堪,孤独而又痛苦地矗立在堆积如山的尸骸之中……

    烟硝弥漫中,连城一身铜盔铁甲,威武不凡,他飞快地走了过来,对我温暖一笑,忽然用力地抓住我的肩膀,重重地跪了下来,磕了好几个响头,铿锵有力地大声道:“先生!连诚何德何能,有此大幸,能够得蒙先生青睐!虽万死不足抱一!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我们曾相约同生共死,福祸相连;我们曾一同退隐神谷,逍遥肆意;我曾歃血宣誓,效忠于您!从今往后,有您在的地方就有我的刀剑,有您马蹄过处,就有我如影随形的身影!不论您如何改变,我的忠诚就如鲜血成灰,绝不更改!先生,如果您要干死张飞,我第一个拼了命也要拧断他的脖子;如果您下令杀光天下人,我会毫不迟疑地第一个动手;如果您要烧掉帝都许昌,我会立即打开城门,在黎明之前,点燃第一个火把!”

    连诚神色激动地站了起来,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

    那双熟悉的眼睛居然装满了泪水,泪光不停闪烁,他努力地仰了仰脖子,生怕掉下来……

    “我多想再次和您在晚霞喝着桃花酒,唱着那首古老的情歌,看着我的闺女一天天长大,然后看她亲切地喊您叫郭伯伯,撒娇地牵着你的手要糖吃……然而,不能了!先生,我连诚要留下来!我要保护我们的统帅!我要保护这些为国流血的好男儿!我现在要做的是,和您告别,亲自断后,然后——”连诚闭上眼睛,两滴热泪慢慢滚下:“我们死去。”

    ……

    ……

    我惊惧都拉着连诚的手,很怕他离我而去……但是,我拉不住他!看着他越来越远,却无能为力。

    “先生!我哭不是因为我要死,而是舍不得您!再见了!先生!军人战死沙场乃是本分,只是家有孤儿寡母,还请军师多加照顾!”

    连诚歇斯底里地大吼着,那惨淡的笑容渐渐消失在黑洞般的迷雾中……

    “连诚!连城!”

    我霍然惊醒,满头的大汗,心中,像被撕裂了一样地疼……

    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连诚了。

    吗的,老子该死!

    老子该死啊!

    是我害死了我的好兄弟!

    ——《郭嘉回忆录》

    我是一个傻逼,我很笨,很任性,很好色……

    我想我唯一的优点——就是有情有义。

    我什么都不要想了,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只想做一件事情……

    干死那个狗娘养的,为我的兄弟报仇!

    老子,发誓!

    ——《郭嘉回忆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