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船儿好荡漾

    寂夜空明,江水滔滔。【 】

    云水津的渡口,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影;四周十分安静,只有一只瘦弱的流浪犬瞪大了眼睛,对着江面不断地嘶声嚎叫。

    淡黄色的月光,温柔地倾洒在渡口上;不远处的深黑江面上,吹起了层层若隐若现的薄雾,几艘正在行驶的楼船被逐渐淹没在大雾里……

    最前面的艨艟上,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趴在栏杆上的少女微笑着转过身,对着身旁负手而立的英俊男子嘟了嘟嘴,撒娇道:“唐少爷,你怎么都不说话呀?”

    “说,说什么?”

    男子冷酷地挑了挑眉头,一袭金色的战甲绚丽夺目,熠熠生辉,不仅高贵华丽,还将他高大挺拔的身躯衬托得更加威武有力。

    这是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长相斯文,仪表堂堂,两道剑眉又浓又粗,眼瞳清澈似水,却也带着一丝玩世不恭,仰起的嘴角始终噙着一种讳莫高深的笑意,让人想要亲近又颇为畏惧。

    此人,正是新近弃商从军,在江东鼎鼎大名的唐家大少爷——唐嘟嘟。

    “你给我听好了,以后,不许叫我唐少爷,要叫唐大人,知道吗?”唐嘟嘟咂了咂嘴,神情异常严肃,盯着少女的眼睛不带一丝感情。

    “是,是,奴家知道了……唐大人。”

    少女害怕地福了一礼,丰腴的身材窈窕动人,雪白的肌肤十分滑嫩,如羊脂般柔顺。她细不可察地抿了抿嘴,又偷偷地瞟了他几眼,就胆怯地垂着头不敢说话了。

    唐嘟嘟满意地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将微弯的背脊挺得更直更平了。月光下,他舒展地张开双臂,迎着扑面的江风,缓缓闭上眼,享受地深吸了一口气……

    “一缕香烟一缕愁,一缕黑丝一缕忧;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恩……不错!好诗,好诗啊!郭嘉,我欣赏你!”

    唐嘟嘟豪情顿起,忽然放声大笑,只见足下一发力,竟凌空倒挂而起,紧接着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呼哧几声,左刺右扫,上下翻飞,如梦似幻地舞了起来!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好!好!好!”

    唐嘟嘟连连喝彩,敏捷的身姿如豹子般剧烈窜动,黑夜里的动作快得不可思议,朦胧间只余几道虚影,看得少女目瞪口呆,惊叹不已。

    “哈哈!爽快!”唐嘟嘟聚精会神地如闪电般划出一道“燕过南山”,随即爆喝一声,提臀收腹,就势收回剑招。

    “喝!”

    一坛上好的烈酒被他抓在了手里,只见他连眉头也不皱一下,就仰起脖子将整坛的酒咕哝哝地倒了下去,那潇洒豪饮的神情比起军中的大老粗也是丝毫不让!

    “唐……唐大人,您,您慢点喝……”少女胆怯地咬了咬红唇,犹犹豫豫间还是小声地嘀咕了出来。

    “呵呵,无事!”

    唐嘟嘟干净利落地抹了抹嘴,一边将空酒坛子用力地扔向江水里,一边朝着少女的方向走了过去,温柔地托起她的下巴,微笑道:“刚才看你的样子,挺稀奇的。怎么,你是关心我吗?”

    “啊……是……哦不,不是……”少女霎时羞红了脸,吞吞吐吐间已是紧张到不行,一双小手攥的发白。

    “嘿,你不用紧张,我没那么可怕。实话告诉你,我只喜欢单纯的女人……你不错,我很喜欢。”唐嘟嘟脸色微醺,手指轻柔地拂过少女的俏脸,盯着少女的眼眸中似要喷出火来。

    那是**的烈火,能使“水帘洞”迅速蒸发,能使死海连通,变成快乐的火海。

    “大人……不要……”

    少女害羞地嘤咛着,娇躯颤抖不停,口中吐气如兰,无力地躲闪着唐嘟嘟用力揉搓的大手。

    那双白皙壮实、孔武有力的大手,顺着她的香臀向上进攻,如有魔力般,一寸又一寸地侵蚀着她的领地。她想要抗拒,又觉得心底处有个莫名兴奋的声音在不断地呐喊着,尖叫着,呻吟着——我要,我要……

    胸前的两颗“樱桃”已经坚硬挺立,等待着好人的采摘……

    “啊……恩……”

    少女柔媚地轻吟了一声,抵挡不住内心的躁动和双腿之间传来的快感,意乱情迷时她只知道用力地抱着眼前的唐嘟嘟,寻觅着那张香滑的嘴,与那条红艳的“毒蛇”,尽情尽兴地交缠在一起……

    “大人……请不要在这里……”

    两人如**般熊熊燃烧,少女蓦地感觉裙下一凉,乞求般地惊呼了出来,她半趴在栏杆上,那羞人的姿势让她体验到以前从未有过的兴奋,而她臀后硬邦邦的事物,也让她感到又喜又惧,似期待又似害怕,心跳如鹿撞……

    “呵呵,做了我的女人,你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啊!大人,我是真心对你的……”

    “哦,好吧,那,谢谢你了。”

    “啊!啊……哦……嗷……呵……”

    “娘的,原来郭嘉的那首歌是这个意思,亏我唐嘟嘟自以为聪明,想了三天也想不出来——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

    月光下,江水在动,艨艟也在动,只是比起刚才,似乎动得更加强烈了些……渡口的那只流浪狗还在叫,咬着尾巴,耷拉着脑袋,却不知为何,叫的更加兴奋了……

    -----------------这是月下船战的激情分割线-------------

    过了好久,少女意犹未尽地捶了捶唐嘟嘟的胸口,又贴着他的耳朵甜滋滋地说了几句肉麻的情话,才依依不舍地扭着屁股迤逦而去。

    临走还不忘回眸一笑,眨眼道:“下次可别再这么久了哦,人家腿都站麻了呢。”

    “呵呵,好,好,不好意思啊,下次,换个地儿。”

    唐嘟嘟自豪地挺了挺胸,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意,一点不好意思的神情都没有。他自幼“情圣灵魂附体”,纵横情场,莫无敌手,从丫鬟仆人,辗转良家妇女,再到名媛佳丽,什么样的激情岁月没有燃烧过,什么样的后门没有暗访过,什么样的“仙女洞”没有征讨过……对于他来说,从军是件很荣耀很牛逼还很不无聊的事,但是最大的麻烦和困扰就是不能满足生理需求——军队严厉禁止携带女眷。

    所以,能逮着机会就坚决不错过,能逮着放一炮,那也绝对不能含糊,总不能剜个西瓜自-慰吧,听说猪肉堆成筒状的感觉更好,以前西村的陈二狗就试过……可惜后来他买猪肉买的破了产,索性割了那赔钱的东西去寺庙撞钟去了。

    ……

    ……

    “大人!”

    就在少女走后,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年轻军官低着头走了进来,抱了抱拳,压低声音道,“大人,最高级别情报送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