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客东游,美人遇险(上)

    唐嘟嘟,字云涯,汝南富陂人,家富于财,乃江东名门望族。【 】其人体貌魁奇,少有壮节,喜读书、擅骑射、好为奇计。为人豪放多善,常仗义疏财,深得乡人敬慕。

    尔时天下大乱,弃商从军,虽在军陈,手不释卷。后跟随陆逊,多立奇功,虽性高直傲,然骁勇善战,寡於玩饰,不务俗好,又善谈论,能属文辞,思度弘远,有过人之明。

    历任别部司马、江北都尉、横野中郎将、偏将军、寻阳令、庐江太守、汉昌太守,赐爵清远侯,位在“江东黄金一代”之列。

    后人为其立传,赞曰:“将相江东美,英风压上流。唐公最忠烈,国士名不朽。”

    ——《吴史?清远侯列传》

    寿春的官道上,一匹白色的骏马在飞快地奔驰。

    黄尘滚滚,带起无数风沙,马上的骑士穿着一袭平素无常的青衣,腰间没有挂剑,鞋子也朴素的紧,尽管他的脸上还蒙着黑色的厚重面纱,全身上下也刻意保持着一种低调,但透过那双灵动的眼睛,还是让人觉得非比寻常。

    或许有些人就是如此的得天独厚,就算把他从猪笼里拉出来,大家也会觉得他高贵;而有些人就算打扮的人模狗样,可一开口就会让人觉得俗不可耐。

    气质,是贼老天发明的蛋疼玩意。

    “吁……”

    骑士轻喝一声,在一家开着大门、冷冷清清的简陋客栈前停了下来。

    白色的马儿粗粗地喘着气,鼻孔咻咻,不停地扯着大腿,想来一路上赶的很急,竟是这般辛苦。

    “小白乖,待会儿吃饱点哦。”

    骑士爱惜地摸着白马的鬃毛,将马鞭随手扔给了正微笑迎上来的店小二,柔声道:“小二哥,多给它喂些肥美的嫩草还有黄豆豌子,拜托了哦。”

    说完,就将一锭白银放在了店小二的手掌心,惊得苦逼的店小二差点把下巴脱了臼。

    “是是!客栈!您里边请!里边请!”

    店小二眼见来了个大手户,一边殷勤地点头招呼着,一边手指一凹,吹出了一个气息极长的口哨——

    “掌柜的,羊牯来喽,新上跳板,点子足嘞!(意思是肥肉来了)”

    “咦?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骑士听着店小二一阵叽里呱啦,不由觉得很好玩,侧着脑袋好奇问道。

    “呵呵,没什么,我说来了个大客人!客官您那!当然要好好招待喽!”

    店小二的眼珠子骨碌碌地只转,不一会儿,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托着个算盘便跑了出来,肥脸上堆满笑容,点头哈腰道:“客官您好!您里边请!请问您是住店还是打尖儿?”

    “给我来几盘热菜,几个肉包子就可以了。我吃完就走,呵呵。”骑士微笑着摆了摆手,随后闲庭信步地走了进去,那利索的身影看上去好像心情非常好。

    “好嘞!不过小人斗胆问一句,客官您不是本地人吧?”胖掌柜摸了摸肚皮,额头的热汗居然已经出了不少。

    “哦?为什么这么问?”骑士挑了挑眉头,神情有些不悦。

    “呵呵!客官您别动怒!因为是本地人都会知道本地最新有一道很火的美食,叫做炸油条,也是本店的招牌菜!听说是曹丞相身边的大红人郭嘉大人发明的。我看客官您仪表堂堂,风流不凡,既然来到了此地,那小店理应略尽地主之谊啊!如果客官您喜欢的话,小人倒愿意免费给您品尝,希望客官您吃的满意放心!”做掌柜的察言观色的本领最是高明,经过一番计较,三言两语就说的骑士眉开眼笑。

    “呵呵好吧,那就多谢掌柜的了。”骑士淡淡一笑,端起桌上的凉茶嘬了一口,询问道,“请问掌柜,离最近的渡口,还有多少距离?”

    “哦,您是要坐船呀,恩,不远了,以您的马匹的脚程,跑上个半天也就到了。”胖掌柜摸摸嘴上的胡须,又抖了抖身上的肥肉,告辞道,“您先歇着,我这就吩咐厨房的赶紧做菜!”

    “好的,多谢。”

    骑士含笑着点了点头,百无聊赖中,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封书信,低头碎语道:“一男二女玩三匹不知四廉五耻六目相视竟七上八下用九种姿势十分大胆;十推九摸耍八艺乱纵七情六欲五指齐动是四世三家皆两人扭腰一等下流!田匪下多第世柯乱,罗心猫小住勿成切!——郭嘉。”

    “呵呵,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郭嘉你可真是个臭无赖……”

    骑士娇羞一笑,眼前的书信是郭嘉写给他的,采用了特殊的暗语排列方式,前两句可以忽略不计,美其名为障眼法,后两句需要隔字念,还要跳字念,连起来就是“乱世多匪,切勿小心”了……

    “想不到,堂堂的全国首席天策军师,竟然喜欢发明美食……郭嘉,你还可以更古怪点吗?”

    骑士捂嘴一笑,那美丽动人的眼眸竟掠过一丝少女的柔情,原本此人正是江东大都督周瑜的妹妹周晗。

    周晗重获自由,心情自然是好得不行,一路上走走停停,花钱如流水,她自幼大手大脚惯了,见到路上有乞丐就是一锭银子飞了出去,见有“卖身葬父”的,更是巴不得把自己也卖了……好在郭嘉总算是给了她五百金盘缠,可这么花,怕她还没到江东,就要磕头要饭了……

    周晗托着下巴,哼着小曲,望着窗外不太秀丽的景色,终于觉得太过无趣,于是又从鞋底掏出了一封干瘪的书信,念念有词道:“嗨,还是我……我知道你觉得我很鸡婆,但是拜托,我实在是关心你……我跟你讲,我知道你这姑娘纯净,心眼好,可别爱心一泛滥就想把地球都撬平,见到死了婆娘的就想给别人暖床!这世界上不幸的人多了去的,以你的小宇宙是爆发不了的……还有,别乱吃东西,别在大庭广众下乱放屁,淑女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咳咳,还有,我写了首诗送给你哥哥,希望他好了后可以看看,具体我放在……”

    “可恶!臭郭嘉,死郭嘉!不要脸的混蛋郭嘉!”

    周晗看到这里,早已气得满脸通红,柳眉倒竖,她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又从胸口的里衣内抽出一封皱巴巴的书信,蹙起眉尖道:“暗石绿,暗石竹,暗石透春绿,暗石透春竹……(俺是驴,俺是猪,俺是头大蠢猪) ”

    “什么意思?该死的调皮捣蛋、厚颜无耻、故弄玄虚的郭嘉!”

    周晗可爱地皱起了鼻头,粉拳情不自禁地紧紧攥紧,忽然扑哧一笑,竟笑得甜美不已。

    “郭嘉,谢谢你的关心。其实……你还是不错的。”

    周晗微笑着吐了吐舌头,盯着手中的书信发起了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