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疯狂的计划

    我曾大胆预言,在人类今后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很难再出现像东汉末年那样波澜壮阔、灿烂辉煌的大时代。【 】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多少贤主名臣、将军统帅、美女良材,叱咤风云、无所不用其极。

    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天才、奇才、鬼才,层出不穷,各领风骚、各施手段,令天地震动,凡夫搓叹。

    这是一个凝结的时代,千百年后,必定有无数后人瞻仰膜拜、心驰神往,久久难以忘却。

    这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我很庆幸,因为我,活在并见证了那个时代。

    ——《百里千秋》

    宛城的上空,被一片乌云笼罩。

    天色,十分阴霾,过了不久,果然下起了滂沱大雨。

    城楼上,我撑着油纸伞,落落寡欢地静默在漫天的雨水中。

    雨很大,将我的肩头已经打湿,后背也凉了一片。

    举目眺望,远处的黄沙不再弥漫,天地间灰蒙蒙的……几个靠在屋檐下闲聊的士兵,几个抱头逃窜,脸色不霁的平民,几个忙着收拾摊位大声吆喝的商户,这一切的一切,都构成了此时我眼前的真实景象。

    回到三国,已经两年多了,我从一开始的浑浑噩噩、无头无脑,到现在的随波逐流、步步为营,我似乎想过希望得到些什么,却又似乎从没认真想过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我不曾感到难过,却独独喜欢就这样倔强地呆立在大雨中,任雨水将我灌醉,任夏风将我吹睡。

    我很想立即马上迅速结束战争,然后带着我的几个貌美如花、温柔贤淑的老婆隐居山野,把酒高歌,过着性福美满、左拥右抱、夜夜“开三枪”,不用交电费、水费、油费、手机费的逍遥生活,最好能生好多好多个孩子,组建成篮球队、足球队、球队。

    男的就取名叫乔丹、科比、奥尼尔、詹姆斯、韦德、c罗、梅西、阿加西、纳达尔、费德勒……

    女的就取名叫达文波特、大小威廉姆斯、莎拉波娃、库尔尼科娃……

    想想就让人兴奋,前世的偶像们都在我家的院子里玩泥巴,玩老鹰抓小鸡,玩七个小矮人……

    老子一喊停,他们就得停;逮谁不顺眼,就往谁屁股上打桃花,还可以雄纠纠气昂昂地威胁不给饭吃……

    那个牛逼啊……

    想着想着,我的脸上终究还是情不自禁地溢满了幸福喜乐的神情。

    不管我在这里生活的多么有滋有味,对前世的深深怀念还是时不时地浮上心头,在我多少个惶恐不安的梦境中,静静地敲打着我脆弱的心房。

    有次梦到第一次参加军训,看到一个女生屁股流了血,红彤彤的……当时我见义勇为,路见不平一声吼:“报告教官,她受伤了……”结果全班的同学哄堂大笑,那女生也差点羞愤地想自杀。那时候我不懂事,一直到了高中毕业,那女生还是用怨毒的眼神诅咒我生儿子没**,见了我从不打招呼,自习时谁放闷屁她准说是我干的。

    还有一次,我梦到小时侯吃饭不老实,一老农为了教育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苦口婆心地敲着我的脑袋:“你个小王八蛋呀,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1960年苦呀,没饭吃,老子抠出来的鼻屎从来不扔的!你个死小孩子……”

    最离谱的是梦到08年的时候,第一次去外省参加工作。那时候天天工作到半夜,瘦的皮肤发白,魔鬼身材,整一年轻时的刘德华。走在大街上,都有**搭讪。而我隔壁恰巧住了个猖狂的女人,天天来我家抢东西,我天天谴责她,她不仅不鸟我,还撅起屁股说“有胆你日我啊”。我的家伙是很大,但我不敢日啊,我那时候特别迷茫,每次加班回来都要和她在床上交流人生体验,顺便和她一起吃个泡面看个a片,现场做个临摹……后来还是老妈的一个电话把我给招回老家的,回来时瘦的只剩下一堆贱骨头。

    ……

    ……

    “先生,周晗梳洗完毕了,您是现在去吗还是……”

    雨水淅沥中,连诚高大的身影蓦地出现在我面前,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多日不见,连诚晒黑了不少,几道褐红色的晒斑沾着腮帮,浓密的剑眉依旧挺拔,军人的英气分外逼人。

    连诚良善仁义、忠心耿耿,是我身边的得力助手。虽然他武功不是最高的,心思也不是最细的,但他办事干练,简单沉稳,不关他的事情决不多问,不能说的事情决不多嘴,具备良好的军人意识和极强的责任心,大小琐事我基本上都会交给他去办,可谓劳苦功高。

    “现在去吧,不管多么糟糕的事情,总是要解决的。不过,辛苦你了……”

    我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紧了紧身上的衣领,迈开步子,准备远去。

    “先生……”

    连诚面上一暖,沉吟了片刻,恭恭敬敬地抱拳道,“先生,请恕属下多嘴。如果我们私放了周晗,丞相必定会雷霆之怒的……还有华佗大夫,你真的打算带他去医治江东的周瑜大都督?先生……这个罪名可大可小啊……属下,属下以为不妥!”

    连诚越说越轻,神情十分严肃,虽然他看上去颇有顾虑,但透过那道紧锁的眉头,仍能感受到他此时此刻异常坚定执着的情绪。

    “恩……连诚啊,尽管你今天很多嘴,不符合你以往的作风……不过,真的谢谢你……”

    我幽幽一叹,对他轻轻一笑,又转过脸凝望着潸潸而下的雨幕,良久,才淡淡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生如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唯有天道恒在,往复循环,不增更改……”

    “先生……”连诚摇了摇头,满脸的不解。

    “周晗的事情,一定需要解决。丞相那边,我会去说的,我不可能瞒着他,也隐瞒不了。”我神色复杂地摸了摸鼻子,望着懵懵懂懂的连诚,解释道,“至于华佗大夫,这次是他要求主动去建业医治江东大都督周瑜的……我们不能他阻止他报恩,也不能阻止一个伟大的医者去执行自由的权利。或许是命不该绝吧,既然大辫子和于大炮都在陆逊的手上,我们真的已经没有任何筹码了。一命换一命,我们能做的,也只能是如此了。至于张仲景大夫,我可不敢带他去江东……呵呵。天意,真的是天意,谁又能想到孤傲绝顶的华佗大夫会欠了周大都督一个天大的人情呢……”

    “先生……难不成你想把华佗大夫医治周瑜的事也告诉丞相吗?你难道没想过,你这样做,丞相会嫉恨于你?这可不是闹着完的,很有可能是人头落地的下场!先生你树敌这么多,可不能卖了个这么大把柄给你的对手啊!……”连诚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眼眸中渐渐流露出深深的恐惧之色。

    “不能!这个绝对不能说!丞相再豁达,也绝对不能允许他的死敌周瑜活在世上!更何况还是我们的人去救他一命!”

    我蹙了蹙眉尖,盯着连诚的眼睛,沉声道,“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有所为有所不为!大辫子和于大炮,是因为我的缘故而失手被擒的。于私于公,我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需要拯救他们!也一定要拯救他们!但是对于丞相来说,他们只是两个微不足道、可有可无的小角色!连诚,这件事情绝对要保密!华佗大夫我会派人秘密安排,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回他们!这无关利益,只关乎道义!和我做人的原则!你,能理解吗?或者,你愿意支持我吗?”

    “先生……如果丞相知道……后果当真不堪设想……”连诚苦着脸压低了声音,黝黑的脸色看着异常紧张,这样的表情本不该出现在他这样的军人身上!但是,这绝对是个疯狂的计划,容不得他不紧张。

    “乱世,是需要有人牺牲的。乱世,也是需要冒险的……”

    我无可奈何地长叹了一口气,仰头望着针线般从天而降的雨水,柔声道,“连诚,你可以选择退出。我没有必要拉你下水,毕竟你是丞相的人。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如果有天你被擒了,我也愿意花尽任何代价来救你!这是我的承诺,因为,你是我的朋友!”

    “先生……”连诚低着头,手中的油纸伞掉在了地上,猛烈的雨水将他瞬间淹没。

    “做我的朋友。你,愿意吗?”

    我慢慢地走了过去,将油纸伞缓缓地撑在了他的头上。

    雨水淅沥不停,顺着油纸伞,疯似地往下倒。

    “誓死效忠先生!”连诚低声怒吼着,脖子上青筋爆起。

    “好,很好!谢谢——我的朋友!”

    我激动地抓住了连城的肩膀,不顾凶猛的雨水放肆的浇注。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

    若个书生万户侯?”

    ……

    ……

    雨,越下越大。

    越下,越大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