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战争与和平

    当我第一次见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时,我就知道,活着还是死去,已经成为了一个问题。【 】

    每一个时代都需要一个领袖,而他给我的感觉,却不尽然。直觉告诉我,他一直想做并坚持在做的事情,都是与众不同,有别人于常人的。他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有好也有坏。但是至始至终,我仍然无法忘记他当年说过的那句话:“虚名是一个下贱的奴隶,在每一座墓碑上说着谀媚的诳话,倒是在默默无言的一荒土之下,往往埋葬着,忠臣义士的骸骨。”

    他叫郭嘉。

    我欣赏他。

    ——《百里千秋》

    夏天,现在是夏天,我最爱的夏天。

    夜晚的风,静悄悄地吹拂在梧桐树上,将院子里的叶子弄得沙沙作响;树影斑驳,月光皎洁,院子里,寂静得有些可怕。

    偌大的书房,空荡荡的,中间的梁柱上,只孤零零地挂着一盏昏暗的油灯;房间的最东边有一张四四方方的大木床,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正微笑着站在我面前。

    我蜷缩着腿,大大咧咧地光着脚丫子,若无其事地侧卧在床上,虽然我看起来很不紧张,但那只不过是我装的逼,其实我的小心肝一直在狂跳、在骚动,我觉得床太大了,需要找个人一起睡。为什么眼前的女人不躺下呢?我很奇怪,但是也不敢问。

    其实我刚吃完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也喝了点壮阳的补酒,我觉得我的性-欲非常旺盛,而我的身体也很需要好好舒展舒展。可我和眼前这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女人好像并不是很熟,如果我一句话不说就抱住她,好像会给她顺理成章地打成猪头;而且我又不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禽兽,所以我一直在琢磨是不是该和她唠个嗑,问问她是不是已经嫁人了?有没有男朋友?性伴侣或者情人神马的?最关键的是,对我是不是有一点点的兴趣?

    我知道她叫做百里默,是闻名遐迩的慈航道宗的首席大弟子。慈航道宗是兴起于战国时的哲学、政治思想流派,尊传说中的黄帝和老子为创始人,因此奉行“无为而治”的黄老之学。假托黄帝和老子的思想,实为道家和法家思想结合,并兼采阴阳、儒、墨等诸家观点而成。

    慈航道宗传承已久,至今仍有其深远的影响力。每一代首席大弟子皆是不世出的天才人物,不仅博览群书,精通天文地理,而且心智坚定,武艺非凡,号称“天下行走”,意思就是代宗主游历天下,了解民间疾苦。所以他们俱都是非常有见识的人,思想道德也是极其崇高,不管是假冒的还是伪善的,起码看起来都像是忧国忧民的仙人。这点,也是令我最为不爽的地方。

    假如真有仙人,老子一定要斗破苍穹……(再次穿越了?)

    百里默已经与我对视了一个多时辰,打从她微笑走进门后,就不再说话,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老子见她长得美,也就陪她玩玩,你不开口,我也打死不开口……幸亏她长得好啊,换成是和凤姐对视了那么久,我非得把去年的隔夜饭都吐出来不可……

    百里默长相出众,气质优雅,苗条的身形,披肩的长发,眉间有一颗黑痣,眼睛极其明亮,一眨一闭间,已是倾国倾城。只是穿的太过随意,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金银首饰,很平常也很朴素,紫色而宽大的长衫,略显陈旧的布鞋,俏脸上不施任何粉黛。虽然乍看之下有点太过寻常,只是细细端详之后,却别有一番出尘的美感,给人恬淡的清新感觉。

    总结来说,神清骨秀,端丽无双,温婉可人,清丽绝俗,称的上是一位绝世美女。

    如果非得用一个更加具体的形容方法,我觉得她长得有几分像高圆圆。

    ……

    ……

    “你好。”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一道极其温柔的女声蓦地钻进了我的耳朵,像是香手划过我的大腿根部,惹得老子全身一震,怦怦心跳,顿时热血如沸,心神难宁。

    “你好……”

    我情不自禁地喃喃回应,只见一片动人的红晕悄悄地掠上了百里默精致的脸颊,差点一个把持不住就想伸出大手揉揉她的小脸蛋……

    “你……左眼有眼屎……”百里默害羞一笑,掩着嘴小声说道,那调皮的神情真是说不出的妩媚可爱。

    “呃……”

    我尴尬地吞了吞口水,手指迅速地清理着眼眶,只是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也没发现手指上沾染了什么污垢,待看到她那双狡黠的眼神时,才明白上当了。

    “姑娘,你嫁人了吗?”

    “没有。”

    “真好,你是我见过的中国历史上第二美的女人。”

    “那第一美的人是谁?”

    “呵呵,我想她还在她母亲肚子里吧。”

    “……”

    “我可以叫你默默吗?”

    “不行。”

    “求你了。”

    “额……好吧。”

    “默默,你站着不累吗?可以坐到床上啊。”

    “不行。”

    “求你了。”

    “额……好吧。”

    “我可以追求你吗?”

    “不要吧,我听说你有很多老婆了,而且,你不要因为我一棵树而失去整个森林啊。”

    “没关系,你玉树临风,是一棵不平常的树。”

    “……”

    无耻的对话还在继续,我望着近在咫尺的大美人,忽然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了林能静的身影……我骗她出来办军务,却在这里花前月下,似乎有些不太光明磊落……

    “呵呵,奉孝先生,好玩吗?还要继续吗?”百里默忽然调皮地眨了眨眼,虽然脸上还带着笑容,却已经没有了玩笑之意,原来这个女人刚才一直在逢场作戏,难怪我就觉得事情好像太顺利了点,总有点怪怪的……

    我讪讪地摇了摇头,颇为尴尬道:“不知阁下找我有何贵干?”

    百里默淡淡地笑了笑,也不答话,从床上站了起来,推开窗门,幽幽道:“奉孝先生,所谓明人不说暗语,小女子说话向来直来直往,简截了当,还望大人不要怪我唐突才是……不知大人有没想过,与孙刘两家化干戈为玉帛,停止战争?”

    “哦?”我神情肃穆地挺直了身体,寒声道,“阁下是来做说客的?”

    “呵呵,那倒不是。”百里默轻轻一笑,清丽的背影散发着一股神圣的光辉,在月光下,更显楚楚动人。

    “战争,终究是需要牺牲许多人命的。苦的……也只能是老百姓……希望大人能够从善如流,体恤黎明,佛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想,大人你是明白的。”百里默微微一福,那秀丽的面庞充斥着悲天悯人的情绪。

    我闻言一怔,蹙起眉尖道:“这么重大的事情,你不去找曹丞相,为何单单来找我呢?”

    “丞相……想必是听不进去的……”百里默神情一黯,眼眸之中居然多出了一份奇怪的难过之色。

    “其实,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我比任何人都渴望和平……”我艰难地咳嗽了几声,虽然最近经过调理,身子已然恢复了不少,可是话说多了,还是会有些累。

    “安家乐业,阖家幸福,是我们每个人都盼望和希冀的事情。但是你要明白,为什么百姓要造反,为什么我们要起兵,为什么我们要打战!没饭吃,都要被逼得活活饿死了,与其没有尊严地活着,倒不如揭竿而起,拼死一搏!所以百姓才要造反!才有了那场轰轰烈烈的黄巾起义!而为了理想,为了亲人,为了爱和正义,为了心中最美好的国度,为了那做梦都会发笑的最完美生活,所以我们才需要孜孜不倦地奋斗,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英勇无惧!你明不明白?只有以战止战,方能换来真正的、一劳永逸的和平!”

    我激动地叙述着,虽然自认为讲得已经不错了,却始终无法让百里默叹服。

    她的背还是那么的直,她的神情还是那么的高傲,这是一个内心真正强大的女人,决不会因为言辞犀利的慷慨陈词,而改变她坚定的初衷。

    果然,百里默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淡淡道:“大人,你说的已经是陈词滥调了,你能不能换个角度思考下,战争因何而起?百姓因何受累?难道不是少数人的**和贪婪吗?这个乱世,缺乏的是真正无私的领袖,大多数掌权者,都做着有朝一日号令天下的美梦,所以才有不断地征伐,不断地流血牺牲……你所谓的和平,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五十年?我相信,即使是号称鬼才大人的你,也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如果战争真的需要持续那么久,那死的人,始终是太多太多了……”

    百里默语声平稳,看似不经意,却透露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你口才很好,可是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既如此,又有什么意义呢?”

    百里默深深地看了我几眼,作揖道:“请先生为天下苍生着想,停战吧。”

    “呵呵……”我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闭起眼睛,淡淡道,“这样吧,等你说服了刘备和孙权,到时候再来找我,我一定答应你,你看怎么样?”

    “这个……”

    “其实,你长得这么漂亮,真的很危险。”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戏谑道:“如果有人提出了分外的要求,你会怎么办?”

    “哼,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百里默骄傲地挺了挺胸,抱拳道,“虽然结果不是很满意,但是还是很感谢大人你能抽出时间见我,不过正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到时候如果我再来找大人,希望大人可要记得今日的诺言。”

    “额……这个自然。”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抬了抬眉梢,见她想告辞,急声道,“吃跟香蕉再走不迟呀……或者,喝杯水呀?”

    “不用了,多谢大人招待,只是事情紧急,恕不奉陪了!后会有期!”百里默恭敬地福了一礼,随后轻轻一飘,曼妙的身姿迅速地消逝在了黑乎乎的夜色之中。

    我幽幽一叹,从床下飞快地取出一份情报,忽然一道巨塔般的身影鬼魅地出现在了我的身后,那木讷的神情说不出的欠扁。

    “床前撸一撸,

    疑似地上霜。

    举头撸一撸,

    低头湿裤裆。 ”

    我低着头,心绪不宁地碎碎念,一抹沉重却蓦地浮上心头……

    我一言不发地将情报细细地撕成粉碎,旋即如天女散花般,唯美地倾洒在半空之中……

    情报上,只写着五个怵目惊心的大字:大辫子被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