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多么美好的一天

    不管是半夜起来撒尿踩到狗屎的倒霉王老三,还是脱了裤子才放屁的傻逼贺老二,抑或是偷了汉子正心满意足地拿热水搓-奶-子的风骚李寡妇,都坚定不移、忠贞不渝地相信太阳终究会从东方重新升起,残酷漫长的战争也终究会在某一个日落的黄昏静悄悄地戛然而止。【 】

    宛城,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震天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喜悦激动的平民以及被美女簇拥着而略显羞赧的年轻士兵。

    长街喧哗嘈杂,火红一片;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人人面带笑容,载歌载舞,敲锣打鼓声、吃酒吆喝声、胡诌吹牛声,齐齐顶破了屋檐,震碎了酒杯,像是沉睡了百年的巨兽,张开了嘴巴,对着遥远黑夜里的星星说话。

    “合肥大捷!合肥大捷!”

    “曹军万岁!”

    “丞相万岁!”

    “天策军师万岁!”

    “张辽将军万岁!”

    冲天的呐喊声直冲云霄,举城欢贺的空前盛况,将这个注定不太宁静的夜,如水到渠成般,永远地载入了辉煌的史册。

    就在前几日,合肥最高统帅张辽将军,于逍遥津击破孙权十万大军,杀敌无数,追击百里,致吴兵溃不成军,合肥大捷。消息甫一传来,宛城上下军民俱都喜不自禁,纵酒高歌,激动到落泪、洞房、娶小妾,以往的口臭、早泄、便秘,也都统统好了。人们开始重新燃起了对未来的无限美好憧憬,迸发出了对自由的最强烈渴望。

    合肥的胜利,无疑是种巨大的鼓舞,意味着六路大军的围攻之势已经正式瓦解,也宣告着中原大地的再一次复兴。

    公元209年,建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汉丞相、兵马大都督曹操曹孟德下令,宛城上下休整一天,齐贺合肥大捷——妓院免费开放三日,酒馆、饭馆、赌场、客栈一律五折优惠,裁缝店、鞋店、书店以及最新最红的桑拿足浴店,全场施行买一送一的酬宾活动,包子店、煎饺店、小笼包店、炸油条店更是亏本大甩卖,只要顾客能带来一名年轻美丽的女子来消费,所有食品全部免费品尝,以致宛城在今后的数十年内,都以“生女”为光荣,重男轻女的恶习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但凡谁家生了女儿,亲戚朋友全来道喜送红包,过分的甚至都要求提出娃娃亲;但凡谁家生了男儿,则冷冷清清、无人问津,敲锣打鼓都没人理……如此,原本处于战乱的宛城,在这样神奇古怪的历史背景下,迅猛发展,通过几代人辛苦卓绝、“日理万鸡”的“极大努力”,逐渐形成了一个向全国各地输送美女的“天使之城”。

    宛城的美女名声远播,五湖四海,皆有耳闻,来这里娶妻的男子趋之如骛,络绎不绝,为中原的人口复兴作出了十分突出的贡献,而曹操此次的无心之举,竟然获得了后世史学家对他人生十大大功绩之一的超高评价;此次事件,也荣耀地入选了“大魏百大奇闻”,成为了无数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

    据当时著名的史学家百里默分析,曹操当日的政令总体来说还是十分完美的,唯一让人诟病的就是:妓院免费开放三日。根据野史记录,由于当时的宛城单身男实在太多太狂野,热情到母猪、母狗、母老鼠都有危险,以致宛城的妓院“实在不堪承受”,所有妓院竟在一个时辰内统统关闭,卖艺也卖身的妓女纷纷仓惶而逃,往身上扯满几块布条,就摇身一变,混入乡村,成为良家妇女,从此隐姓埋名、相夫教子,过上了宁静温馨的平淡生活。

    所以,曹操的这一“忧军忧民”的恤令不但没有很好地解决宛城士兵的“下半身幸福”,连带着那些血气方刚的汉子无处宣泄,只能磨着大腿就往大树上蹭,路旁的好多榕树都扎满了吓人的大洞,连母蟑螂都不敢上街,七十岁老奶奶都拄着拐杖在家里直抖索……

    当曹操为此长吁短叹、烦恼不已的时候,郭嘉的一句话,像是大海中的明灯,指明了迷茫不知所措的孤舟。

    郭嘉的话很简单,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军民通婚。

    有道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当男人遇见女人,就像干柴点燃了烈火,大地开始摇晃,尖叫开始泛滥,血流成河,轰轰烈烈……

    建安十四年八月十五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宛城无数纯洁温婉、守身如玉的单身美女,找到了心爱的男人;无数靠撸管熬日子的苦逼男人,也如愿找到了亲爱的婆娘。一方面是苦苦等待的闺阁少女,一方面是日后巨大的“潜力股”,多少千古流传的爱情故事,从此翻开了崭新的篇章;多少还是一文不名的新兵蛋子,从此成为真正的男人,为家庭和亲人背上了责任,成为了帝国后来的将军、统领、达官贵人!

    据可靠消息,第二年,宛城的婴儿出生率同比增长了百分之七百五十二,城镇治安得到了极大改善。

    所以,有梦想就会有希望!

    军民通婚,成为了曹军以后稳定军心的重要战略方针,不仅解决了日益减少的人口问题,还消除了“当兵的没老婆,有老婆的不当兵”的重大隐患,鬼才郭嘉之名,再一次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出现了人人交口称赞的可喜现象。

    ……

    ……

    “我赚钱啦,赚钱啦!

    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花……

    我左手买个诺基亚,右手买个摩托罗拉……

    我移动联通小灵通一天换一个电话号码呀,

    我坐完奔驰开宝马没事洗桑拿吃龙虾!

    我赚钱啦,赚钱啦!

    光保姆就请了仨,

    一个扫地一个做饭一个去当奶妈!

    ……

    ”

    宛城的城楼,许褚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啃着滑腻腻的鸡腿,嘴里含糊不清地唱着偷师郭嘉的《我了个擦之歌》。夏风无言吹拂,像是情人的手,拂在许褚的脸上——温柔、甜蜜、舒适,直达心底。

    许褚心情大好,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可爱起来,于是极目远眺,将天地的壮丽,黑夜的宽阔无垠,尽收眼底。城楼不远处,就是繁华热闹的街道,手舞足蹈的百姓像是点点斑驳的小棋子,在棋盘上优雅地跳动着,好一派“歌舞升平”的和谐景致。

    “或许,我们为之流血奋斗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希望看到这样喜悦美好的画面吧……”许褚幽幽一叹,挺直的身躯透露着一股坚定,虎目中隐隐有泪光闪烁,那刚毅的脸庞让人禁不住地为之动容。

    在他身旁,一个高大威武的将领轻轻一笑,凝视着眼前触景生情的许褚,柔声道:“仲康,想不到你还有如此柔情的一面……呵呵,都怪我以前太忽略你了……不过你刚才唱的歌太过古怪,是天策军师发明的?”

    “唉!妙才!你就别说什么天策军师了行不?还是说奉孝先生毕竟顺口啊!嘿嘿,这么朗朗上口的歌,除了奉孝先生,可没人能做的出来啊!”许褚洋洋自得地拍了拍胸脯,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自豪。

    “呵呵,是了,也只有鬼才大人才有这个本事,不过……诺基亚、摩托罗拉、奔驰宝马……是什么东西呀?我怎么都听不懂……还有保姆!”夏侯渊疑惑地蹙了蹙眉尖,那认真的表情说不出的好玩,如果郭嘉在场,必定会笑得岔了气。

    郭嘉有时候无聊,就喜欢张嘴唱歌,随随便便,信手拈来,浑不在意,想不到都给他的“铁杆粉丝”许褚暗地里学去了,还大肆推广,为此还弄出了不少笑话。

    有次许褚在茅房里唱《故乡的云》,唱到**处,大吼道:“归来吧,归来哟……”

    结果把他隔壁的于禁吓得面无人色,差点大小便失了禁。

    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于禁听成了:“鬼来吧,鬼来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