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名将张辽

    张辽,字文远,雁门马邑人,本聂壹之后,为避灾祸改姓张。【 】辽自幼勤奋,好学多问,沉静英勇,乃大将之风。其武既弘,计略周备,质忠性一,守执节义,每临战攻,常为督率,奋强突固,无坚不陷,自援枹鼓,手不知倦。

    辽自跟从太祖,多有战功,与乐进、于禁、张郃、徐晃并称为“五子良将”。太祖曾夸之:“文远大才,良将之首,此亦古之召虎也。”

    建安十四年,辽于合肥郊外逍遥津用奇谋大败孙权,自从威震江东,名扬天下,但有儿夜啼不息者,其母以辽名恐之即止。

    张辽纵横天下几十载,守御孙权,击破吴将,鲜有败绩,人送“江东克星”,权深忌之。后官至前将军、征东将军、远东大将军、军机部副统领、晋阳侯、大魏开国十大元勋。

    ——《魏史?远东大将军列传》

    日落西山,残阳如血。

    余辉下的山川河流,几点金色的彩光随风流转,在波澜的河面上,绿墨的山林间,宛如堕落凡尘的可爱精灵,悄悄地、寂静地、温和地留下它无声也无语的斑驳印迹。

    微风轻轻吹拂,将这一切动人的场景,梳理成一幅自然美丽的画面,虽不惊心动魄,却是恬淡、和谐、深藏着广博的爱意。

    合肥——高大坚固的城楼上,几道伟岸的身影动也不动地矗立着,为首的男子神情冰冷,眉头紧锁,刀刻般的清瘦脸庞不怒自威,紧抿的嘴唇微微颤抖,像是激动又像是欣喜,深邃的眼眸里藏着一股巨大的自信和威仪,手中的长戟傲然挺立,而他的身上披戴着十分厚实沉重的盔甲,夕阳下,铁甲铜胄熠熠生辉,像是来自远古的战神,神圣而不可侵犯,忠诚地守护着自己脚下每一寸挚爱的热土。

    他是张辽,镇守合肥的曹军统帅,以超凡的勇气和毅力,生生挡下了吴兵一浪高过一浪,连绵不断、势在必得的凶猛攻势!

    多少个日夜他都没有合过眼,多少个日夜他都披着笨重的铁甲从不肯懈怠半分,多少个日夜他看着手下一个个勇敢的士兵悲惨死去,虽心痛如绞却无能为力……但是现在!他胜利了!他们,驻守合肥的士兵们,胜利了!

    “大人,我们赢了!我们终于赢了!孙权大军真的已经撤退了!大人……”

    一个身材高大、两鬓发白的老将领哽咽着抱了抱拳,望向张辽的双眼俱已通红,他的神情显得十分激动,身背微驼,浑身不停地颤抖着……虽然手臂上还缠着厚厚的白色绷带,可眼眸里却已经写满了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

    “天佑曹军!天佑曹军!大人!我们赢了!我们没有对不起父老乡亲!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几个年轻的将领虎目含泪,牙关紧咬着,宽厚的肩膀剧烈地上下抖动着,不一会儿,竟然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在往日,他们都是顶天立地、一诺千金的好男儿,都是英勇杀敌、舍生忘死的铁血军人,都是奔赴沙场、眉头提也不提的忠诚战士,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却如孩子般忘我地、动情地大哭着……

    高兴、喜悦、激动!

    军人,以马革还尸为荣,以保疆卫土为天职!

    他们做到了!所以,他们开心!

    他们做到了!所以,他们哭泣!

    没有人会嘲笑他们,连最无情的屠夫也不能!

    光荣,从来都是昊天赏赐给战士的勋章!

    “是的,辛苦你们了……”张辽用力地点了点头,笔直的身躯微微欠身,顿时让在场的诸多将领惊慌不已,立刻作揖还礼。

    “荣耀,是需要拿炽热的鲜血来换来的;荣耀,是需要拿无数宝贵的性命才能得到的!”

    张辽神色复杂地喃喃自语,望着天边无限美好的景致,心生感慨道:“各位袍泽们,请你们记住!我们之所以拼死奋战,就是为了守护这一片和平幸福……历史,不会忘记我们;百姓,不会忘记我们。忠诚勇敢的军魂,必定永远长存!”

    “永远长存!”

    “永远长存!”

    三军嘶吼,激昂振奋的咆哮声霎时直冲云霄,响彻天地,在合肥的上空,久久飘荡……

    属于曹家的巨大军旗迎风乱舞,以少胜强的喜悦之情正如军旗上用血水和汗水凝固而成的黑色,标榜着所有长埋土地的英魂必将与黑夜长眠,与天地同寿!

    “永远长存!”

    “永远长存!”

    刀枪林立,热泪喷洒——金黄透红的阳光下,所有驻守在合肥城的军兵,俱都仰天怒吼,尽情宣泄,滔天的喧闹声震荡寰宇。长空撕裂,大地颤抖,军人的血性义无反顾地充斥着战后的大地。

    ……

    ……

    良久,军队渐渐散去,几十名工匠开始爬上城墙,修葺残缺不堪的城垛。

    “报!宛城发来紧急军报!”

    突然,一名身材健硕的信使风风火火地冲上城楼,黝黑的脸庞一阵青一阵白,显然一路快马加鞭,着实十分辛苦。

    “恩,你干的很好,辛苦了。”

    张辽温和一笑,顺手接过军报,而后鼓励地拍了拍信使的肩膀,立时让那名年轻的小兵感动得热泪盈眶。

    他会心地笑了笑,拆开军报,只见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

    “大江洞去,浪淘尽,千古奸-夫-淫-妇。香咬吸鞭,人道是,水浒西门金莲。乱棒中空,精套遗床,卷起一罗裳。美人乳花,一湿多少豪杰。

    窑想冠西当年,阿骄初褪衣,胸姿淫发,鱼水之欢,谈笑间,强穴黑毛缭乱。股过神鞭。多情应爆菊,早生白发。淫身如梦,一枪还能再战!”

    张辽飞快地阅读完,眉头紧皱,情不自禁地呢喃道:“这笔迹工工整整,而奉孝先生书写的是龙飞凤舞的草书体……这好像根本不是奉孝先生的笔迹,究竟怎么回事?还有,这份军报拆解后的隐藏意思是——大人笑,当再战?……不解,实在不解……”

    张辽心生疑惑,蹙起眉尖,抓过那信使拉到一边,寒声道:“这确定是从宛城发来的军报?奉孝先生怎么了?”

    “将……将军……”信使害怕地缩了缩头,吞吞吐吐道,“将军,小人胆子再肥,也不敢私自偷看军报啊,还有,您看这特制的漆口和手法,都是军部才有的手段,小人怎么可能伪造的出来?不过……”

    “不过什么?!”张辽凝眉一怒,深邃的眼眸里迸射出一团寒光。

    “不过……我听说天策军师大人好像因为操劳过度,病倒了……还病的不轻……”信使摸了把额头的冷汗,低垂着脑袋不敢抬头。

    “什……什么?!”

    张辽面色狂变,刚毅的脸庞瞬间苍白一片,他虽然颇为担心,不过总算确定了军报是真实的——郭嘉病了,而紧急军报是找人代笔的。

    “传令下去!晚上巡夜的兵士照样一时辰三个岗,三时辰一通报!全军警惕,不得大意!违令者,斩!”张辽沉吟了片刻,厉声怒喝着,事关紧急军情,容不得丝毫麻痹。

    “喏!”几名将领抱了抱拳,很快就转身离开了。

    张辽满意地点了点头,抬起浓眉,扶起那信使,柔声道:“军师大人病体如何?丞相可康健了?”

    “军师的状况,小的不知……不过我听说丞相已经好多了,应该没什么大碍了。”信使恭恭敬敬地回答着,小腿肚还在不停地发着抖。

    “恩……好,你先下去休息吧。”

    张辽背负着双手,高挺的鼻子透露着一股冷静与沉着,他踱着步来到了最西边的城垛,远眺着青山湖水,心中杂乱一片。

    此时,一个精悍高瘦的将领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轻声附耳道:“将军,大公子的赏赐已经送来了……您看,我们要不要收下来?”

    “哦?收,为什么不收?”张辽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你尽管先收起来,但是一定要原封不动,不能私自挪用半分,听明白了吗?”

    “是……”那将领干净利落地点了点头,忽然神秘兮兮地轻声道,“将军,贾文和三番四次地要拉拢你,你都不理不睬,为何大公子一出手,你就全盘应下?他们不是同一条船上的么?为什么将军要区别待遇呢?属下不解,还请将军赐教。”

    张辽闻言一怔,深深地看了那将领几眼,幽幽叹息道:“张式,你不明白。我可以不给贾诩面子,但是我不能得罪大公子。丞相有那么多儿子,但是总体来说,也就是大公子曹丕、二公子曹彰、三公子曹植以及七公子曹冲的赢面最大……如果我亲近贾诩,丞相会不开心,认为我结党营私;但是大公子的示好,我不能不接,这是对丞相家人的礼貌,也是对丞相的尊敬……不过,你要记得,我们只要忠于丞相,其它都不用管。先维持好表面上的顺从,就可以了;至于我们真正做了什么,丞相雄才大略,必能理解的……”

    “喏,属下受教了!”张式诚挚地抱了抱拳,一滴冷汗却已经顺着他的脸颊滑了下来。

    “龙生九子,各不同……可惜丞相生的儿子,都太出色,太厉害了……哎,福祸总相依……自古夺嫡之争,俱都分外惨烈,我们能置身事外,就最好置身事外;真的不行,也只能明哲保身……”

    张辽颇为忧愁地叹了一口气,拍着张式厚实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也是个拥有着雄心壮志的热血男儿!这点很好,我并不否定你!但是你要记住,永远记住,军人,就要有军人的血统单一性!左右逢源的必定万劫不复!忠于丞相,就是忠于昊天!站错了队,那也离死期不远了!所以,大公子暗地里给你的美眷和金银,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将……将军!”

    张式面如土灰,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噗通一声重重地跪了下来,磕头如蒜捣:“将军!属下一时糊涂!属下该死!求您原谅!”

    “你先起来吧。”

    张辽仰了仰脖子,望着无垠的长空,一脸悲伤地呐呐道,“我这么开诚布公地和你说这些话,就是希望你不要走错歪路……我对你,还是很看好的。你也不要过分在意,人非圣贤,谁不会犯错呢?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因为我还没警告过你,你也不懂政治上的黑暗,但是如果以后还迷糊,那你就自个儿解决吧,明白了吗?”

    “是!是!属下明白!”

    张式连忙应下,额头上已经鲜红一片,他自认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却还是低估了张辽的能量,也让他明白,天地之大,一个人的能力终究太过有限。

    “当年,我也只是个败军之将,如果不是丞相给了我一次机会,或许,我也已经死了吧……吕布大人,你是否会怪我呢?”

    张辽小声地呓语着,随后大步流星地转身远去,青色的巨大披风迎风狂舞,在半空中猎猎作响,却散不尽心头的点点哀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