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来了,她叫做香

    “非也,非也……”

    无色和蔼温暖地笑着,微眯的眼睛犹自保持着一种慈悲又残忍的复杂笑意。 他慢吞吞地坐了下来,口中喃喃自语,似乎正在为自己刚才出手伤人的罪行进行着神圣的超度。

    “我是裁决,我是光明。我是黑夜里的最后一丝光,跟着我的,必不在黑暗行。我既无悲无喜,何来有名有姓。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

    无色越说越快,低下头又迅速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被震惊得无以复加的陆逊,漆黑的眼眸中透露着温和与怜悯,淡而精湛的佛门气息在他脸上渐渐浮现,便是肥厚唇角旁的那滴朱血也透着慈悲的意味。

    “你……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淫僧!你在搞什么鬼!”

    陆逊怒不可遏,俊脸上已经十足煞意。

    “嗖”的一声,却是已经失去控制的曾伊操着九节铁骨鞭向着陆逊的腰间狠狠地扫了过来!陆逊大惊失色,爆喝一声,侧身堪堪躲过,随后两人矫健的身型迅速地缠斗在了一起。

    饶是陆逊武艺精湛,可惜一身好本领又不能对自己亲如妹妹的曾伊痛下毒手,只能拼命地躲,使劲地让。惊心动魄地大战了数十个回合,心有余悸的陆逊一直疲于闪避,不能还手不能反击,处在了绝对的下风,身上好几处都已经挂了彩。

    曾伊的脸颊妖异得绯红一片,双眼空洞洞的,愈打愈是兴奋,好像陆逊就是她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一般,下手狠毒,毫不留情,专往死里攻。

    “今日的执著,会造成明日的后悔;承认自己的伟大,就是认同自己的愚疑;你每天若看见众生的过失和是非,你就要赶快去忏悔,这就是修行,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无色念念有词,一双眸子霍然睁开,明亮的惊人!整个人在瞬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大声地狞笑着,张牙舞爪,一股**之色陡然荡漾而开,破烂僧衣的下身处高高地隆起,那丑陋的事物居然破裤而出,红肿一片,大的吓人!

    “离地三尺一条沟,

    一年四季水长流。

    不见姑娘来洗澡,

    只见和尚来洗头。”

    无色放肆嚣张地大笑着,冲着不远处的乐姗勾了勾手指,待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的乐姗颤颤巍巍地走近,伸出粗壮的手臂一把勒住她的脖子,寒声道:“乖,去找个年轻靓丽的女徒弟来,本长老原本应当办正事的,可惜春心大动,实在没办法了……”

    “是……是……”

    乐姗害怕地缩了缩头,精瘦的脸庞显得十分恐惧,她虽然极爱男女媾和之事,却也不敢与眼前的淫僧“游龙戏凤”,大战三百回合。听说死在淫僧无色胯下的女人不计其数,死相更是凄惨无比。

    “呵……啊!”

    片刻后,只见无色满足地呻吟一声,一个丰腴健康的女子痛苦地倒了地上,原本白皙的面庞已经紫黑一片,那睁大的眼眸中不断地涌出屈辱的血水,眼看着几乎已经奄奄一息。

    “做事时,戒一快字;无事时,戒一偷字;有事时,戒一乱字;难事时,戒一惧字;易事时,戒一疏字;大事时,戒一浮字;小事时,戒一烦字;急事时,戒一躁字;缓事时,戒一怠字。”

    无色神清气爽地提了提裤腰带,从地上胡乱地拾起几片枯叶往猩红粗壮的“枪杆”上擦了擦,口中低低碎语,荒淫的脸色竟诡异地又渐渐流露出悲天悯人的庄严气息——双手合十,眉头紧皱,低着头,痛心疾首道:“罪过,罪过,我本无色,奈何有色?我未曾见闻,慈悲而行恼,互共相嗔恚,愿生阿弥陀。若人如恒河,恶口加刀杖,如是皆能忍,则生清净土。人之过恶深重者,亦有效验。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无色苦笑着摇了摇头,满脸的羞惭之色,居然走到刚才被他奸污的无极宫女弟子面前,跪下了地,虔诚地磕头道:“施主,小僧一时乱了心魔,被**所控制。如果你有所不满,就活活打死我吧,小僧绝对不还手就是……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你……你……”

    那女子一脸苍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虚弱的眼眸中才刚刚闪过一丝怨毒,就见一只白净素洁的大手恶狠狠地插在了她的喉咙处,原本还伏地祈求原谅,闭目忏悔的无色,此时居然已经面无表情地扯开了嘴角,笑如厉鬼,残忍冷漠。

    “佛固不见弃于罪人,当承玆行以往生耳。阿弥陀佛,施主,你想得如此痛苦,不如去西方极乐世界享受享受愉快的人生吧。”

    无色悠然自得地站了起来,扬起的笑容阴森、邪恶,又隐隐带着一股让人彻骨冰寒的病态之色。

    他狞笑着伸了伸四肢,指着远处的陆逊,大笑道:“司长大人,轮到你了!去西方极乐世界风风光光地走一圈吧,听说佛主很想您那!哈哈哈!”

    无色得意地仰天大笑着,尖锐的笑声说不出的惊悚吓人。

    乐姗及众无极宫弟子早已吓得满天大汗,浑身颤抖不止,她们虽然和无色算起来还是同门同脉,却也对眼前疯疯癫癫的淫僧十分忌惮,生怕一不小心就遭了殃,小命不保。

    淫僧无色,的确太过可怕。

    此人虚伪、古怪、似慈似悲,精通佛法。当你以为他是心地善良、普度众生的得道高僧时,下一刻,你已经被他的外相所欺骗,不仅被剥了个精光,还要受他蹂躏,糟蹋;当你以为他善留一丝最起码的人心道德之时,他又假借忏悔,将你残忍杀害。

    他不仅是个伪君子,更是个疯子、变态、丧心病狂的恶魔。

    没有人知道雄才大略的无极宫宫主为何要收留这样的淫僧为长老,也没有人知道本该凌迟处死的淫僧无色,为何能从天牢里逃出,而且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无法无天的无极宫长老?

    无色胆敢击杀堂堂监察司司长陆逊,难道胆大妄为的无极宫真的想造反不成?

    在赤壁后胜利凯旋的江东,真的会因为兵马大都督周瑜的病重,而深深地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

    陆逊惊骇莫名,心痛如绞,知道此时已是生死关头,只能豁出性命,背水一战了!于是大喝一声,凝眉一探,敏捷的左手在曾伊的身上飞快地连点了好几处穴道,才堪堪制服了陷入疯魔之境的曾伊。

    这种神奇的点穴法失传已久,相传是数十年前江湖中人称“盗圣”的白展堂的成名绝技,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令人防不胜防,乃是快意恩仇,驰骋武林的必学功法,号称“葵花点穴手”。

    只是此等点穴法杀伤力太大,中穴者筋脉受阻,会留下大量后遗症,严重者甚至可能会出现瘫痪的危险。所有陆逊不到万不得已,一直不敢动用。

    “曾伊……对不起了……”

    陆逊温柔地扶住软软倒下的曾伊,俊朗的脸颊寒气深深。他身为位高权重的监察司司长,从未如此狼狈过,而将他逼入绝境的,居然会是吴侯重用的无极宫宫人!实在叫他怒火中烧,哭笑不得!

    “无色……我陆逊陆伯言发誓,今日若不把你留下,我就愧对列祖列宗!愧对江东父老!”

    陆逊面沉如水,薄薄的嘴唇紧抿着,高大的身躯如山岳般傲然而立,一种独有的沉静之美,在月光下,更显冷酷、凄美。

    尽管陆逊身上已经多处受伤,左臂更是被无色用佛珠弹开了一道血口,但是军人的血性让他无所畏惧。

    本已无路可退,何不殊死一战?

    本已退无可退,何不浴血死战?!

    他要对得起他体内所流淌的血液,因着血液拥有着一个震荡寰宇的名字:江东!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何故动怒?佛说要有光,这世界就有了光;佛说要我死,我就不得不死。你我皆是凡人,是生是死,何故执着?你若想死,那就死吧,何必要小僧死?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末法众生,无论有善根无善根,皆当决定专修净土;善根有,固宜努力,无,尤当笃培;汝须自知好歹,修行要各尽其分,潜修默契方可,急急改过摄心念佛。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阿弥陀佛。”

    无色双手合十,神色十分谦卑,满脸的五官几乎动也不动,不知晓他底细的人还以为他是禅思睿达的高僧,可惜破裤下的丑陋之物赤-裸-裸地暴露在空中,正软趴趴地耷拉着,像是发春时被人一棍打断命根子的烂狗,说不出的搞笑猥琐。

    “说什么狗屁!臭死了!难听死了!本司长一个字都没听懂,也根本不想听!无色,你作恶多端,好淫无度!罪恶滔天,人人得而诛之!为了江东,我今日无论如何也要除去你这颗毒瘤!受死吧!”

    陆逊星眸之中似要喷出火来,刚想动手,一道娇嫩嫩的女声从远处突兀地传来,宛如平地里的炸雷,生生撕裂这个注定不太平静的夜空。

    “伯言哥哥,等等我!香儿来了!”

    ----------------------------------------------------------

    有必要说声,写这些不是拖戏,关系到后续的一系列发展。

    我希望我的三国可以有很多有趣的元素,热血、搞笑、武侠、兄弟情,战火情,爱情,亲情等等。感谢嘟嘟哥,还有猫猫,淡淡,你们的鼓励让我很温暖。真的,谢谢,一个作者即使写到最后分文无获,但是珍贵的友谊,已是值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