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全国首席天策军师

    “什么?你说什么?!”

    陆逊的脸色一下苍白如纸,抱着红衣汉子的双手捏的啪啪直响,可惜奄奄一息的汉子脖子一歪,就此断气身亡。

    那双满是污泥的双手仍然死死地拉着陆逊的衣衫,年轻的脸庞看着十分稚嫩,犹自不甘睁着的眼睛写满了深深的无奈以及淡淡的满足。

    他是笑着死去的。

    不管是生还是死,他已经完成了任务。

    不管是生还是死,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对不起监察司,凭着热血和钢铁般的意志,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把至关紧要的情报传达到了。

    “因为你的牺牲,无愧于江东;因为你的牺牲,无愧于碧血忠魂……”

    陆逊嘴唇发颤,神情忧伤,伸出左手,轻柔地将红衣汉子的眼皮缓缓盖上,然后单膝下跪,右手划胸,做出了一个十分庄严的祭礼手势。

    过了片刻,后面的二十多个官兵也随之赶了过来,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时,简直不敢相信,所有人都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望着跪在地上神色谦卑、宛若神子的陆逊,久久不能言语。

    “大人!您……”

    身材稍矮的黑衣人飞快地扯掉了白狮面具,露出了一张黝黑朴实的脸孔。他叫沈浪,自三年前被陆逊慧眼识珠发现,一直忠心耿耿地跟在他身边,是个能力很强的人,擅自情报收集分析。

    “大人!下属们都在看着呢,您还是起来吧……”

    另一个黑衣人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赶紧跑去扶陆逊。他是陆逊的亲弟陆琳,平生最佩服的人就是大哥陆逊,与陆逊的感情也特别好,但是在官阶分明的军队,只有上下属的关系。

    “你走开!”

    陆逊寒着脸,用力地挣开陆琳的双手,英俊的脸庞上挂着无可掩饰的悲伤。

    他颤抖着抚摸着红衣汉子的胸膛,然后银牙一咬,用力撕开,数不清的伤痕霍然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鲜血淋漓的刀疮剑伤无情却有力地宣告着一个为国家付出生命的铮铮铁汉是如何的倾尽所有,忍下一切痛苦与磨难。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他不过是个一文不名的士兵,而我是位高权重的监察司司长,所以,你们不理解我为何如此难过,不理解我为何会心甘情愿地为他下跪送别……”

    陆逊难过地长叹了一口气,虎目已经赤红,仰了仰头,一字一句道:“你们错了,人是生而自由的。我们同样赤身裸-体地出于母腹,也必将同样了无牵挂地死去,尘归尘,土归土。人的地位虽然有高低之分,但是人格,不应该有贵贱之别。”

    陆逊缓缓地站起身,月光下的身影高大、伟岸、神圣而辉煌!

    他面色肃然地合并双脚,抬起胸膛,凝眉大吼道:“我们不能原谅自己侮辱一个用生命追随江东的战士!所以,全体都有!下跪行礼,悼念三声!眼前死去的大好儿郎,是我们江东真真正正、忠勇不屈的战士!他为江东付出了一切!我们的下跪,不是屈辱,而是光荣!”

    “不是屈辱,而是光荣!”

    在场的所有人俱都眼眶发红,仰天怒吼,整齐地下跪、行礼,一股悲壮的气息袭遍全身,心中装满了前所未有的感动。

    军人的天职是保家卫国,而死去的军人,理应受到最深情的尊重!

    良久,官兵散去,只剩下陆逊、陆琳、沈浪三位监察司的核心人物。

    陆逊深深地嗅了一口气,闻着空气中突然悄然而至的夹竹桃花香,微笑道:“曾伊,还不快快现身?”

    “切……真不好玩呀,嘻嘻。”

    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俏丽少女嬉笑着从一棵苍天大树上如燕子般轻轻巧巧地飞了下来,黑色的秀发迎风狂舞,美不胜收。

    少女身材苗条,个子娇小,紧身衣包裹下的隆起处前凸后翘,玲珑有致,让人忍不住地浮想联翩又颇感尴尬,只是她向来独来独往,我行我素,从不管他人如何看待。

    少女肤色很白,眼睛也很明亮,斜披的长刘海透露着一种动人的妖媚之情,高挺的鼻梁说明她是个性格十分鲜明强烈的人物,可惜左脸上有块天生的红斑,顿时折煞了不少风景,或许这也是少女一直以来都留着这么厚厚长长的刘海的根本原因。

    少女名叫曾伊,父母双亡,自幼习武,因为战乱,跟着难民流落到江东,后被心地善良的陆康收留,成为陆家忠心耿耿的家臣。因为曾伊与陆逊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无所不谈、情同兄妹,加上她本人性格开朗活泼,不拘常理,所以与陆逊说话时一直都是这副吊儿郎当、随心所欲的样子。陆逊也不怪她,视她为最贴心的可爱妹子。

    “葫芦娃,葫芦娃,没有老婆怨气大,日夜撸管都不怕,啦啦啦啦。

    叮当当咚咚当当,葫芦娃。叮当当咚咚当当,本领大,啦啦啦啦。”

    曾伊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也不行礼,亲热地搂着陆逊的肩膀,娇笑道:“伯言哥哥,这首歌怎么样?好听吗?哈哈哈,听说是郭嘉发明的哦!真好玩!”

    曾伊灿若桃花,和煦纯真的表情是如此的天真无邪,像是不懂事的孩子,根本没有成人的烦恼,侧着脑袋,小脸蛋红扑扑的,令陆逊心底无由地升起一股浓烈的喜悦之情,勾着她的鼻子,促狭道:“怎么?叫你收集郭嘉的情报,你就只弄来了这些无聊的东西?真是不务正业,本司长可是铁面无私的!”

    “哪……哪呀,嘻嘻!”曾伊松开了小手,迅速地吐了吐樱红的舌头,作了个鬼脸,而后装模作样地挺起胸,恭恭敬敬地抱拳道,“咳咳,禀告司长大人,属下已经获得了一份十分有价值的情报,还请您过目!”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件包裹得十分精致的密封书信,平稳地递过去,像换了个人似的抿起嘴唇,一脸的严肃认真,看得旁边的陆琳、沈浪又好气又好笑,只能无奈地摇头不止。

    “鬼才郭嘉至宛城,曹军士气大振,三军振奋!曹操如复得汉之陈平、张良,一扫沉疴,病体渐愈。郭嘉闭门三日,昼夜思想破敌之策,命虎豹骑北上拒敌,力抵匈奴左贤王刘豹大军;又遣能言之士,暗以金帛送之张鲁麾下谋士杨松。杨松平生爱财,极贪贿赂,乃进谗献谮,挑拨教唆,言西蜀必会趁机从后偷袭,致使张鲁退兵;郭嘉又暗授徐晃锦囊妙计三策,于雁门关坚闭不出。后在平原交战东鲜卑单于步度根大军,诈败逃散,多弃马匹军器、金银之物于地。鲜卑贫穷,士兵见财起意,竞相争取;徐晃掩军冲杀,三路大军伏兵而出,尽破鲜卑大军!自此,六路大军只余三路,除了猛攻长安城的西凉铁骑,以及主公的江东兵和宛城外的刘备大军外,中原已经扫清四野,稳如泰山……而根据昨天的最新军报,刘豹久攻不下,已经黯然退兵,退兵之时还被养精蓄锐的虎豹骑追杀了数里之远,惨不忍睹……”

    曾伊神情肃然,望着拿着情报喃喃自语,脸上不断浮现出震惊之色的陆逊,幽幽叹息道:“奉孝先生不愧为鬼才大人,此人一归,伐曹联盟如遇洪水猛兽,在瞬间土崩瓦解,层层断裂……吴侯在合肥也是寸步难进,毫无成效,多有大臣官员力劝吴侯退兵了……可惜,周都督重病在身,至今昏迷不醒……而且,我听说曹操力排众议,特封郭嘉为史无前例的‘全国首席天策军师’,位同三公之列……”

    “什么?!郭嘉,可恶!晗儿还在他手上呢!”

    陆逊脸色发白,铁拳紧紧握着,俊秀的面庞上迅速地浮现出一丝挥之不去的阴霾之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