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碧血忠魂

    陆逊,本名议,后改名逊,字伯言,吴郡吴县华亭人;汉城门校尉陆纡之孙,九江都尉陆骏之子。

    逊幼年丧父,跟随从祖父陆康。少有大才,谦逊隐忍,每尝几可料人在先,聪颖机智兼有儒雅之风。

    逊身长八尺,面如美玉;武能经略,文可安邦。年二十一,历东西曹令史,海昌屯田都尉,领县事。年旱,开仓济民,督农桑。讨会稽山越贼帅潘临、鄱阳尤突,所向皆服,拜定威校尉。

    权爱其才,配逊策女,多委以重任。

    后官至监察司司长、大都督、上大将军、丞相。

    谥昭侯。

    江东多有民谣传曰:“少时从军一兵长,智勇皆全世无双;雄风可比周公谨,肝胆映雪啸长江。”

    ——《吴史?昭侯列传》

    建业的东郊,是一片人烟罕至的密林。

    这里,曾经是江东的主人——“小霸王”孙策扬鞭飞驰的私人马场,可惜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江东换了主人,昔日绿草野野的马场,也已被乱石、烂木、荒草冲散打乱,疯长的劲草随处可见,凶残的野兽随时出没,稍不注意,一脚踩下就是残肢断臂、腐烂的尸体、怵目惊心的累累白骨……以致如此凌乱不堪的废弃密林早已无人问津,甚至渐渐被披上“修罗地狱之名”,但有小儿闻其名而止夜啼,连外地来的游客都被禁止入内。

    这里荒凉、凄楚、阴森,闻不到丝丝生气,一如死去的绝代将领。

    一轮残阳悬挂在遥远的天际,将半边天,慢慢地染成了妖异的血红色。

    随着落日消失,天色渐晚,夜色开始变得朦胧起来,山雾肆意弥漫,尖锐的嘶吼哀鸣声此起彼伏,似真似幻,难辨真假,顷刻之间就将整个大地迅速地笼罩上了一层恐怖的黑暗之色。

    渐渐得,这块神秘的土地,已经变得不够真切了,像是恶魔的邪手,让人无端地心里发毛。

    远处,忽然响起沉闷的哒哒马蹄声,紧接着,几点昏暗的火光如鬼火般四处摇曳,窸窸窣窣的响声时隐时现,将荒凉的林子渲染得更加森然寒魄。

    半刻钟的时间过去了,火光越来越多,火苗也越来越旺。火把在半空中噼里啪啦地燃烧着,红色的浓烟也随之袅袅升腾。

    火光最密集处,乃是一方怪石嶙峋的空旷之地。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官兵俱都面沉如水,冷峻的脸孔如刀刻一般,找不到一丝玩笑之情。

    “吱……嘭!”

    前方,一块布满青苔枯藤的巨大岩石,在响过三道暗语之后,突然以一种奇特的方式被人从后缓缓推开,旋即,三个面带白狮面具的黑衣人鱼贯而出。

    “属下参见司长!”

    黑衣人甫一出现,二十多个官兵齐齐倒地就拜,所有人的脸上尽都带着庄严的崇敬之色,干净利落的动作无不充斥着整齐的协调之美。

    为首的黑衣人背负着双手,金丝作成的精致布鞋一尘不染,左胸上刻着用白绢绣成的龙飞凤舞的“司”字。他的身材十分高大祈长,宽肩细腰,虎体猿臂,说不出的俊逸潇洒。

    “与奸细私通的官员都带过来了吗?”黑衣人轻呼了一口气,平淡的声音沉稳有力,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一种无法抗拒的感觉。

    “回司长的话,参军王佑大人,治中张横大人,校事吕冲大人……总计八人,已经全部缉拿到案!”

    “好!带上来!”

    黑衣人抬了抬头,火光下的身姿挺拔威武,白狮面具后的眼睛神光奕奕,透露着睿智与犀利的精芒。

    “喏!”

    左首的官兵神色恭敬地起了身,飞快地跑了出去,片刻后,八个身着锦衣官服的中年人在几名凶神恶煞的刀兵看护下,蹒蹒跚跚地走了进来。

    中年人各个披头散发,臭气熏天,沉重的铁链牢牢地拴在脚腕上,双手被粗粗的麻绳打了死结,紧紧地缚于身后。身上也分不清是血水还是屎尿,俱都嘴唇发干,眼神涣散,一副神色疲惫、失魂落魄的模样。

    有谁能想象眼前的这些阶下之囚,在多日前还是高高在上,流连于烟花之地,纵酒高歌,谈笑风生,在年轻的**上“大展雄风”的赫赫官吏?

    “跪下!”

    精瘦的刀兵们一声怒喝,足下更是毫不腿软,朝着囚犯的膝关节就是狠狠的一脚。“啊啊”的惨呼声立时不绝于耳,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无比清晰悲惨。

    火光照着石岗,冷风如刀,四周如死般安静。

    黑衣人沉默不语,双眼死死地盯着地上的囚犯,攥紧的拳头咯咯发响。

    “几年前,我游历山河,来到一个山崖边。看见一只公雁死了,而另一只母雁不吃不喝,绕崖三日,最后撞崖而死……这一幕至今令我无法忘记,我记得当时的我很震惊,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后来我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我的妻子,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嘴唇止不住地发抖,然后,抱着我痛哭了一夜……”

    黑衣人重重地拂了拂衣袖,斜视着跪了满地战战兢兢的囚犯们,幽幽叹息道,“我们曾经都是袍泽,生长在同一片土地上,汲取着同一样的水源,享受着同一片蓝天。我们骨子里流着的都是炎黄子孙的血,我们从小受教的也都是如出一辙的孔孟之道!但是你们!如今的你们!因为丑陋的私欲,肮脏卑鄙的邪情,断送了锦绣前程,断送了庄严使命,断送了两个神圣的大字!那就是——忠诚!你们可怜!你们下贱!你们的血是黑的!你们的人是死的!你们的心是脏的!你们对不起养育了你们的土地!对不起每一个用深情眼神希冀你们的江东父老!”

    黑衣人神情冰冷,慷慨激昂的声音像是重锤般狠狠地敲打着跪了一地的囚犯们,说得他们脸颊发烫,无地自容。

    “我们的血液叫做江东,我们的名字叫做忠魂。还记得周都督的那句话吗?愿我们的鲜血化成铁,凝成钢,用太阳一样的温度,锻造着世界上最灼热的向往;愿我们的鲜血流成河,直到干,用月亮一样的情怀,书写着人世间最忠诚的诗行!我们无所畏惧,我们镇守一方;我们视死如归,我们无法阻挡!只因我们的背后,是我们最为挚爱的家乡!”

    黑衣人迎风站立,愠怒的眼神盯在每一张苍白的脸上,字字如刀:“王佑,我第一次来到军营,认识的就是你。那年我十八岁,你二十五岁。我曾经只是一文不值的小人物,而你已是受尽尊崇的裨将……张横,上个月我还和你兄长吃过饭,他对你深切的期盼犹在我耳边盘旋……”

    “为什么?吴侯可曾对不起你们?百姓可曾对不起你们?”

    黑衣人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转过身,仰望着长空里的月亮,久久无语。

    “干戈齐动,三军如虎,一夜鱼龙渡;一天星斗,斯人凄楚,粉泪垂如雨……”

    宁静的月光温柔地洒在黑衣人的身上,只见黑衣人浓眉一拧,飞快地抬起手,又用力挥下,寒声道,“动手!”

    “喏!”

    刀兵齐齐大吼,手中的大刀高高举起,冰冷地停在半空之中。

    “大人!饶命啊!”

    “大人!我们只是错了一次啊!求求你饶了我们吧!”

    “大人!”

    囚犯们哭天抢地般哀吼着,腿上的铁链发出叮叮的剧烈响声,听上去既杂乱又刺耳。

    “司长,其它人都好说,只是校事吕冲大人……是吕蒙大人的堂弟……您是不是……”黑衣人的身后,一个身材稍矮的黑衣人抱了抱拳,神色复杂地劝阻道。

    “哦?吕蒙大人的堂弟……”黑衣人挑了挑眉头,寒声道,“那又怎么了?吴侯命我监察百官,有先杀后奏之权!我陆逊坦坦荡荡,秉公办理,不怕得罪人!此事你休要再提,知道了吗?!”

    “是!是……”身材稍矮的黑衣人恭恭敬敬地弯下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只能点着头唯唯诺诺。

    “动手!”

    陆逊一声令下,刀兵手起刀落,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惊呼惨叫声,几腔血雾喷射而出,将黄色的土地染得一片通红。

    “鼓琴独对长江,曲难扬!欲鹰扬,折翼江东哀霸王……”

    陆逊动情地哽咽了几句,平稳的左手将脸上的白狮面具缓缓摘下,露出了一张逸群绝伦、清新干净的俊脸。他的五官十分漂亮,浓黑的剑眉却不失男儿的英雄气概。他的脸拥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一种男子稀缺的内敛之美,一种强烈的沉静之美。

    “岳父、周都督、吴侯……我做的,真的对吗?”

    陆逊哀哀一叹,抽出腰傍的软剑,迎着凄美的夜色,剑起人舞。

    “泽国江山入战图,

    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

    一将功成万骨枯。

    ”

    陆逊愈舞愈烈,仰天长啸,矫健的英姿动人心魄,看得周围所有的人如痴如醉。

    良久,他束腹提剑,气放体舒。

    忽然,一道红色的身影跌跌撞撞地从远处爬了过来。

    陆逊大惊失色,凝眉一探,旋即身子一跃,如灵燕般电射而去。

    只见那身着红衣的汉子满面污血,惨叫几声,踉踉跄跄地倒在陆逊的怀里,使出浑身力气地嘶吼道:“司……司长!周……周晗小姐……被虏获了!宛城!郭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