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霍原威震天下(下)

    距离刘备大军驻扎地几里外的小山坳,几堆杂草稀稀疏疏、零零落落,在长空清冷的月光下更显荒芜凄凉。

    一身邋遢青衣的庞统盘坐于地,也不嫌脏,仰起脖子嘬了一口酒,笑语盈盈道:“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在他背后,一身黑衣的蒙面女子闻言微微一怔,恭敬地抱拳道:“回军师的话,五号棋已经成功策反,诸葛军师非常满意。”

    “哦?是吗?呵呵,很好,真是太好了……”庞统捋了捋颔下的短须,挑起眉梢道,“不过,你要嘱咐好五号,务必小心谨慎,有道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下一步的计划我们还需从长计议。”

    “是!军师!”

    蒙面女子肃然地揖了一礼,望着眼前黑面掀鼻的丑陋男子,实在难以相信这就是与诸葛军师齐名,闻名天下的凤雏大人……比起那个面如冠玉,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的诸葛军师,凤雏大人长得实在太过寒碜了,不过诸葛军师提及此人都是十足尊敬,所以她虽然有些疑惑,却是始终不断地告诫自己,不可轻视此人更不能有丝毫的不敬。

    因为诸葛军师尊敬的人,就是她需要也必须去尊敬的人!

    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可曾得到过郭嘉的密报?”庞统咕哝哝地灌了几口酒,不修边幅的衣衫随风飘散,生出了几分放荡不羁的气度。

    “有的……”蒙面女子单膝下跪,从怀中抽出一份精致的竹简,递过去道,“请军师过目……不过,郭嘉的字迹很潦草,而且写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我们根本无从破解……或许,是特殊制作的暗语……”

    “哦,是吗?”庞统轻轻一笑,随意地接过,蹙起眉尖,大声道,“今天早上真是好呀,捡垃圾的小明来到美人岛,看见美女在洗澡,抱起一个往家跑,回到家,把门插,三角裤衩往下扒,仔细一看是他妈,他妈使出大必杀,把他打到马大哈,娶了一个媳妇叫傻瓜,生了六个,死了一个,还有一个被谋杀,夜里放屁熏死仨,还有一个是他妈……老子屁股白又白,两个蛋蛋竖起来,蹦蹦跳跳真可爱,爱吃萝卜爱青菜;老子脸蛋白又白,貌俊赛过小张飞,擀毡发型亮又黑,走过南闯过北,气质出众又拔萃;长江黄河喝过水,和鞭炮地雷亲过嘴……”

    庞统越念越是震惊,浓密的眉毛情不自禁地皱了起来,继续道:“桃花滩水深千尺,古人大便不用纸;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双截棍;何事长向别时圆,我会天马流星拳;江山如画皮,人生如梦遗;大风起兮云飞扬,一生至爱阿迪王;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抖一抖麻袋,不带走一棵白菜……”

    “这个……看不懂,看不懂……”

    庞统托着下巴,沉声道:“里面竟然还提到了张将军,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你怎么看?”

    蒙面女子沉吟了片刻,拱手道:“属下不知!这份密报里面有很多生僻字,而且所书的内容太过天马行空,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像什么鞭炮、地雷、阿迪王、天马流星拳……属下当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只能怪属下学识浅薄,孤陋寡闻了!”

    庞统深锁着眉头沉默不语,良久,才摇头叹息道:“郭嘉号称中原梁栋,学究天人的鬼才大人,我们一时不察也是可以理解的……”

    “是!属下会密切关注!下次如果还有得到密报,一定马上送给军师!”蒙面女子恭敬地垂首抱拳,想了想,询问道,“军师,请问我们还要继续策反吗?”

    “不,不用了。”庞统背负双手,摇头道,“美人计绝对不能滥用,像这样的机会当真少之又少,而且他的秉性本身就不好。呵呵,要怪也只能怪郭嘉太过大意了。你叫五号棋多加留意,目前一定要先稳住他,我们套取的情报越多,那我们胜利的赢面就越大……正所谓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

    “是,属下明白了!”

    庞统挥了挥手,不再说话,迈开步子,迤逦远去。

    一阵山风吹来,只见他低着头,喃喃自语道:“当初水镜先生与庞德公皆预言天命之相者……以我观之,郭嘉可算一名,只是剩余的两名,又藏在了哪里呢……消失已久的天行剑,又在什么时候才能横空出世呢……天下大乱,英雄辈出,当此大争之世,实在叫人心思难安,唉……”

    ------------------------好久不见的分割线---------------------------

    宛城,厮杀一片。

    霹雳战车旁,张飞骑在西凉大马上,望着前方不断被飞石砸破砸烂的城墙,高兴地手舞足蹈,一张大黑脸也分不清是兴奋还是酒醉,黑中带红,红中带红,豹子眼滴溜溜地转,煞是吓人。

    “将军!真是太好了!这样下去,今夜我们就可以破了宛城啦!”陈昆扬眉吐气地抬了抬眉梢,拍着胸口,神情十分得意。

    “哈哈!说的好!”张飞又倒进一瓶酒,抹了抹嘴,骂骂咧咧道,“他娘的,以为郭嘉来了,宛城就坚不可破了?老子照样干!许褚这个滚刀肉,老子好久没跟他干一架了!真……真他娘的扫兴!”

    “嘿嘿,将军天下无敌!区区许褚算个什么鸟啊!将军您没听说过吗?一群大雁往南飞看见许褚那张丑脸,嘿!扭头就蹦了西了,你看他长的多带劲啊!吓死人了!”

    “哈哈哈!你这臭小子!嘴皮子真带油!”张飞哈哈大笑,拍着大腿心里乐开了花。

    “咦?……”

    忽然,张飞擦了擦眼睛,凝眸望向不远处尘烟滚起处……只见一条妖异的绿色带着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疾驰而来!

    “那是什么?!”

    身边的魏延惊惧地瞪大了眼睛,出于本能地操起手中的长刀,警惕地盯着前方!

    “敌袭!是敌袭!”

    派出去的斥候刚慌乱地大叫一声,身首就分了家!一柄巨大无硕的方天画戟,带着嗜血的凛然气势,将他的残缺不齐的身体重重地甩出几丈之远。一腔血雾洒在空中,浓郁的血腥味在瞬间氲氤开来……

    “操!亮家伙!”

    张飞睁圆环眼,声如炸雷,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下意识地用力一挡!一股澎湃莫名的大力自丈八点钢矛上清晰地传来,立时让他从昏昏欲睡的酒醉中惊醒过来!寒毛竖了一地,虎口隐隐发疼!

    “什么人?!”

    张飞大惊失色,他自出道以来,还鲜有碰到过如此天生神力的对手。

    只见眼前身如巨塔般的大汉,面无表情,幽深的眸光木讷又森然,骑在一匹通体绿墨,高大神骏的健马上,身体笔直如青松挺拔,微微昂着头,正斜眼睥睨着他,手中一丈二长的方天画戟高高举在空中,不用任何言语,就能给人无比强大的威慑感和不可战胜的霸道气势!

    他身后的巨型黑色披风迎风狂舞,端的是威风赫赫,龙威虎震,宛如神兵天降!

    “呔!”

    霍原废话不说,抡起方天画戟就是一顿狂劈猛刺!

    “铛!”

    “铛铛铛!”

    霍原得势不饶人,将身旁百来名刘备士兵俱都看成了空气或者死人,只捡着张飞猛攻!

    金铁交击,方天画戟和丈八点钢矛剧烈碰撞,迸发出一溜飞溅的火星。

    张飞左接右挡,丝毫不敢大意。虽然霍原有偷袭之嫌,然而能杀得猛将张飞如此措手不及的,当真鲜有耳闻。张飞收起轻敌之心,使出浑身解数力敌。他的眉头深深紧锁着,冰冷的汗水已经湿透后背。

    “咻!”

    方天画戟锋利的戟头朝着张飞的腰部狠狠地劈了过来,张飞赶紧一挡,突然又感觉喉咙处一凉,慌忙弯身堪堪躲过!待起身时,脖子上已经感觉到了微疼,一条细密的红线赫然浮现,刚才若是没躲过,此时估计已经人头落地!想想更觉后怕,他燕人张翼德何曾受过落过这等下风,于是厉吼一声,挺矛再战!

    “铛铛铛!”

    “呔!歹人休得猖狂!”

    魏延见张飞渐渐不敌,怒喝一声,拍马杀了过来,左翼的糜芳也不甘示弱,三人开始围攻霍原!

    “霸!”

    霍原抖擞精神,方天画戟上突下刺,左右格挡,如梨花般在空中尽情开放,带起层层虚影,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

    “你究竟是什么人!!快回答你张爷爷!”

    张飞虎目含煞,愤怒地咆哮着,他向来心气极高,此番逼不得已才与三人联手抗敌,想不到数十个回合过去了,竟然拿眼前的陌生男子一点办法也没有!这让他自诩为天下无双的猛将情何以堪!

    “杀!”

    “踏!踏踏!”

    正当此时,许褚领着死士营的黑甲骑兵如猛虎下山般气势惊人地冲杀了过来,后方尘土飞扬,估计已经混战一片。

    张飞脸色狂变,也摸不着敌方到底有多少人,但见敌势强大,收矛移开,仰天大吼道:“全军撤退!”

    刘备大军人人自危,丢盔弃甲,拼命逃散。

    “杀!”

    霍原岂肯善罢甘休,纵马一跃!绿电人立而起,撒开四蹄迅速赶上,方天画戟带着开山凿海的气势,朝着断后的糜芳后背凶狠捅去!

    “啊!”

    糜芳惨叫一声,后心给穿了个透心凉!

    “你!”张飞回身探视,几乎肝胆欲裂,深深地盯着霍原,雷嗔电怒道,“王八蛋!你给大爷我记着!下次你张爷爷一定要了你的狗命!”

    “呵……”

    霍原咧开嘴傻傻地一笑,单臂一挑,将糜芳的尸体高高抛在半空之中,紧接着从马背上跃起,来了记齐达内式凌空抽射——天外飞仙之看国足比赛真尼玛蛋疼脚,将尸体如皮球般远远地踢向疲于逃命的刘备大军之中……

    ---------------------------------------------------

    还在盗版站看免费的童鞋快来17k支持偶吧

    那些站有病毒的啊,而且10块就可以看100多天了亲!真的不贵!

    想要更劲爆无耻吗?支持正版阅读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