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我要吃皮鞋

    “哦?很公平的交易?”我神色古怪地望着一脸得意之色的周晗,淡淡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交易?如果你还算聪明的话,赶紧把于大炮放了,不然,我现在就要“骑”了你!”

    “你!”周晗气得浑身发抖,美丽的瞳孔里迸射出吃人的眼神。

    我坏笑了几声,凑近周晗,贴着她的耳朵,轻声道:“周姑娘,虽然我很敬佩你的勇气,可你我始终是敌对关系,我不可能被你兄妹情深而感动到会去帮你。你哥周瑜可以说是江东的支柱,少了他,我们就可以去除了一个十分头痛的心腹之患……乖乖的把于大炮放了,我便可以放你回去,其它的,你就别奢想了吧。”

    “放屁!住口!”周晗雷嗔电怒,紧盯着我的眼睛,狠狠道,“郭嘉!你真是个混蛋!可惜你太低估了我的决心!别以为拿我的身体就可以威胁的了我!我是周瑜的妹妹!绝对不会给哥哥丢脸!好啊,你来啊!有种你就强奸了我!不过于大炮,你就休想他回去了!如果我哥哥有什么事,我一定要拿他陪葬!”

    “靴特!”

    老子火冒三丈,忍不住地骂了一句,这周晗果然是猛妞啊,如果一个女人连裤腰带都不要了,你还他吗的真拿她没辙?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一个精壮汉子瞬间四肢坚硬、身体失控,就此疲惫地扑倒在地的,试问除了美国fbi部门的那根超强电棒外,还有什么比宅男们那只历经沧桑的手更厉害的呢?

    我颤抖着把手伸向了周晗,心里不断地念叨着:“***了不得啊了不得啊,老子现在在摸的可是堂堂江东大都督周瑜的妹妹……不是村口卖臭鸭蛋的王大婶,也不是死了老公性-欲旺盛到极致需要半夜偷拿小黄瓜的李寡妇,更不是人尽可夫的十一路公交车,而是实打实的青春无敌的十八岁大美女啊……”

    “啊!郭嘉!你无耻!”

    周晗凤目含煞,杀猪般大叫着,小脸红通通的,羞得几乎都可以挤出水来。

    “嘿嘿!”

    我淫-笑着看了看盖在她咪咪上的大手,抓了抓,回味道,“哎呀,手感不错哦,虽然不是很大,甚至可以说很小,但是还是蛮有弹性的嘛。”

    我迎着周晗怒中带羞的狠厉眼神,又在她挺翘的屁股上揉了几把,像揉面粉一样用力地揉搓了几下,叹息道,“多好的一个姑娘哟,有情有义,有才有貌,带出去有面子,摸起来很舒服,滑而不腻,柔而不烂,绝对是万里挑一的好老婆……啧啧,周晗,就这样便宜了我这个王八蛋,你真的甘心?”

    “你!无耻至极!”

    周晗满面通红,美丽的脸庞闪过一丝决绝,忽然剧烈地摇摆起身躯,晃得链条铛铛作响,大声道:“来啊!来啊!怕你的就是孬种!郭嘉,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不然休想从我口中套取任何线索!于大炮,可怜你为郭嘉赴汤蹈火,不顾性命,然而有眼无珠,郭嘉这个混蛋可不会管你的死活啊哈哈!”

    我沉着脸,完全没料到周晗竟然会是这样的狠角色,看来她为了哥哥周瑜真的什么都敢抛出去了。

    周晗见我沉默不语,咬着嘴唇,压低声音道:“郭嘉,说实话,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别人都说你智可通天,乃吕望之才、管仲、乐毅之匹,兴书院,收孤儿,有善心,有涵养,人中豪杰,国士无双!连我哥哥对你的评价都让我嫉妒到过分——‘鬼神难测之机,沧海难度之才’……可笑,我完全没料到你竟是这等泼皮无赖、好色下作之人!我哥哥是你的敌人,可是对于真正的智者来说,不是能以堂堂正正地击败对手为荣的吗?可你想的却都是卑鄙下流的勾当!哼!难道威名赫赫的鬼才大人,就没有与我哥哥决战沙场的勇气吗?!”

    周晗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居然还能慷慨陈词,不卑不亢,确实称得上女中豪杰。

    我惋惜地摇了摇头,微笑道:“周姑娘,你的激将法对于我来说是不管用的。确实你刚才说的有几分道理,能正面地堂堂正正地一比高下,是每个将领、谋士都热烈盼望的终极对决,充满了无上的荣耀与自豪感……但是,以整个天下为棋盘,以鲜活的人命为棋子,以无辜的百姓为筹码,这样的赌注,这样的比试,难道就值得趋之若鹜吗?!你要搞清楚了,能最快最直接地击垮敌人才是我一贯奉行的黄金法则!没有其它,没有标准,只有唯一!我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让我的敌人周瑜得到医治?你知道江东会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多么强大吗?!你知道会因为我一时的心慈手软而导致失去多少无辜的将士吗!”

    我盯着周晗的眼睛,咄咄逼人地冷冷道:“年迈的雄狮都会想尽办法地除掉未来的狮王,而不是等它茁壮成长,和它进行所谓的光明之战!人生残酷,物竞天择,动物的世界只有你死我活,我如果希望辅佐主公尽快统一全国,所需要做的,就是不择手段!我虽然很同情你,站在你的立场我也能理解,但是战争就是战争,敌对就是敌对!趁你病那就得要你命!趁你兵力匮乏,就得趁势攻击!我相信如果把我换成你哥哥,他也一定会这样做的!”

    “可……可是……”周晗俏丽发白,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不停打转。

    “没有什么可是。”我冷漠地撇了她一眼,不带一丝感情地寒声道,“赤壁一战,我们死了多少人?整整几十万士兵!他们也都是有老婆孩子,亲人朋友,如今他们的尸首永远地埋葬在了江南冰冷的水底,无人问津,谁来管他们的死活?谁又该为他们负责?再小的生命也都是值得尊敬的,可为了更高更长远的信念,我们就要牺牲无数人宝贵的生命!这就是战争的意义!无比残酷的生存法则!”

    我叹了一口气,伸手擦去了周晗脸颊的泪水,柔声道:“我虽然不是好鸟,却总不至于强奸良家妇女吧?威逼利诱不成也就算了。说实话,我真的很欣赏你,你是个好姑娘,不应该得到如此痛苦的下场。我会让你好好静静,如果你想通了,我们就一命换一命,我放你走,你放于大炮回来。至于你哥哥,那是不可能的……”

    “郭嘉!……”周晗闻言一怔,突然伤心地嚎啕大哭起来,“郭嘉!我求求你!算我求求你好吗?!我可以死!真的!你可以杀我!但是求你让我哥哥活下来好吗?……求你了郭嘉……我哥哥对我那么好,我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一件事情……我真的不想他活活病死啊郭嘉……呜呜呜……”

    周晗双眼发红,哭得撕心裂肺,听得老子柔肠百转……我心中一软,想答应却又不敢,也不能!

    对敌人的包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如果我让张仲景大夫救活了周瑜,那以后还得死多少人?曹操要想完成统一中国的梦想,得遇到多大的阻力?

    说实话,我也很喜欢周瑜,人帅,雅量高致,精通音律,忠贞义胆,坚强不屈……所有美好的品质在他身上都有。可偏偏这样俊逸非凡的强劲人物是我的生死大敌啊……

    “唉……”

    我幽幽一叹,在周晗凄惨的哭声中沉默而出。

    ……

    ……

    我心事重重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刚想推门进去,却见林能静尴尬地红着脸大叫道:“啊!别进来,别进来!”

    “干吗别进来?”我蹙着眉尖不满道,这光天化日的,有奸情不成?

    “暂……暂时别进来……”林能静隔着门缝,羞涩地缩着头。

    老子非常不爽,难道还真给我戴了绿帽子了?

    我怒气冲冲地撞了进去,除了感到空气中有股淡淡的臭味,其它什么也没发现……

    “啊!讨厌!人家刚才放了个屁啦……快!你快出去!”林能静皱着眉头,急得都快哭了。

    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苦笑道:“我还以为什么……不就一个屁么……谁不会放屁啊……”

    “不行!我要在你心里是最完美的!”林能静咬着嘴唇,生气地把我推了出去。

    老子无奈地看着脚上的布鞋,怎么千年前的女人也这样啊?

    死要面子?完美主义?

    尼玛!林能静铁定是处女座的!

    “轰!”

    一道雷电闪过,惊得我情不自禁地感叹道:“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牛逼皮鞋;江山如画,一时多少皮鞋。

    少壮不努力,老大吃皮鞋;举头望明月,低头吃皮鞋;千山鸟飞绝,万人吃皮鞋;生当做人杰,死亦吃皮鞋;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吃皮鞋;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吃皮鞋;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吃皮鞋;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吃皮鞋;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吃皮鞋……”

    --------------------------------------------------------------------------

    五一去哪玩?估计很多也就是宅家里了……

    说个笑话,还挺有道理的:女人最爽的时候:1.拍着桌子对整天找茬的领导说:老娘不干了!(别说你不爽,不然我不信的哦)2.带着现任高富帅的男友偶遇前男友的时候。(那啥,我就不明说了啊)3.长得比你还美得mm在人多的电梯里放了个屁!(虽然环境不怎么好,但相信你心情是愉快的)4.打麻将一赢三的时候。(钱,好多的钱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