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我哥叫周瑜

    随着我一声爆喝,带头的兵士浑身一抖,抱拳道:“启禀军师!这个犯人女扮男装,来历不明,很有可能是奸细!”

    “奸细?”我抬了抬眉梢,沉声道,“你们是怎么抓到她的?”

    “回军师的话,这个奸细扮作军士混进我们的大营,二狗子和她分在一个营房,不知怎么就和她打起来了……这女的功夫了得,我们十来个大汉都控制不住她,后来惊动了于禁将军,派来了弓弩手才收服了她……”带头的兵士挠了挠头,脖子上、手上确实都还有瘀伤和血痕。

    我咳嗽了几声,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所谓的“奸细”。这女子长得小巧玲珑,美丽可人,鹅蛋脸,小蛮腰,眼睛很灵动,水汪汪的,好想亲亲;胸平,就一“台北飞机场”;屁股挺翘,摸起来应该很有质感。

    “奸细”见我肆无忌惮地望着她,啐了一口,狠狠地瞪了我几眼,扭过头不再说话。我尴尬地俊脸一红,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奉孝先生……”

    突然,于禁微笑着走了过来。于禁这厮长得肥头大耳,五大三粗,和天朝里的相声演员郭得钢超级像,完全颠覆了我心中对他的幻想。而且他还有个十分让人蛋疼的坏毛病,就是喜欢一边说话一边咬手指……什么叫梦想总是很丰满,现实总是太骨感,看看这个大爷就知道了,当初我一度以为他是弱智儿,哪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浴巾将军”啊……

    我摸了摸鼻子,讪讪地回礼道:“于将军,别来无恙,有何贵干?”

    于禁笑得贼贼的,轻声附耳道:“奉孝先生,某是想请教您一个问题,一般审问女犯人需要哪些比较好的手段?呵呵,您知道的,女人承受能力差,太残忍的恐怕她们难以支撑,还没审问几句就昏厥过去了……”

    我心中震惊,想不到于禁还挺讲究“人性化政策”的嘛,于是压低声音道:“于将军的考虑倒是挺周到的……这样,你试试让她七天七夜不能合眼?派几个人轮流拿水泼她,撑她眼皮,拿鸡毛痒她脚底板、腋下?”

    于禁瞪大了眼睛,旋即弯身拜谢道:“多谢奉孝先生!”

    我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却见那女犯人发了疯似地大声道:“你是奉孝先生?郭嘉?!我要找你!郭嘉!我要找你!”

    “啪!啪!”

    带头的兵士拉着脸,随手就是几个耳光恶狠狠地甩了过去,用力地抓住女犯人的头发,厉声道:“叫什么叫!奉孝先生也是你能叫的?!带走!”说着,几个人就押着她推推搡搡地往兵营走去。

    “奸细”凄厉地大叫着,那美丽动人的眼眸里充满了不甘与愤怒,我心中一软,大叫道:“等下!”

    “你找我有什么事?你又是什么人?”我趋步向前,皱起眉头,寒声问道。

    “奸细”倔强地瞪着我,嘴角兀自挂着血渍,我挥了挥手,带头的兵士才松开了紧紧捂住她嘴的大手。

    “于大炮!于大炮!”

    女犯人粗着脖子,使出全身力气地怒吼道。

    “擦……”

    老子菊花一紧,震惊地张大了嘴巴……

    ----------------------三天不见的分割线---------------------

    黑洞洞的房间里,只有几许微弱的烛光。

    这里阴森森、湿漉漉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与难闻的腐臭味。

    我背负着双手,望着眼前被绑在刑具上的“奸细”,沉声道:“姑娘,我再次重申一遍,你叫什么名字?来这里做什么?还有,你怎么会知道于大炮?”

    “奸细”抬起俏脸,神情倨傲道:“郭嘉!少来唬我!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休想知道于大炮的下落!”

    我蹙了蹙眉尖,终于失去了耐心,坏笑着走了过去,捏住她的下巴,色咪咪道:“姑娘,你长得真的不错,我很喜欢……但是请你别误会,我不是见到漂亮女人就会晕头转向的,有时候……呵呵,我也觉得我挺无情挺坏的……”

    我的大手不安分地顺着她的下巴一路向下划,一直划到了她胸口的隆起处,只见“奸细”勃然变色,色厉内荏道:“无耻!你……你要做什么!”

    “呵呵,别那么凶啦,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坏笑着摸了摸鼻子,正色道,“姑娘,我郭嘉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个什么老好人,也不是老实人,更不是老白痴!你要搞清楚一个问题,现在的你还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本!我是猫,你只是被我抓住的运气不好长得还算好看的老鼠!我现在问你话,你最好一五一十地给我回答清楚!不然……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那双手的……听说这双手,有时候会变得很邪恶很邪恶的……会乱摸,摸得还挺到位,什么位置都想尝试……”

    我淫-靡地眯着眼睛,伸出舌头在空中很“变态”地卷了卷,奸细大惊失色,俏脸瞬间苍白如纸,哆哆嗦嗦道:“好……好!我说,我说!”

    “很好!”我满意地点了点头,寒声道,“姓名?”

    “周……周晗。”

    “年龄?”

    “十八。(难道还是黄花闺女?)”

    “有无亲人?”

    “只有一个哥哥……”

    “恩?”我皱着眉头,怒声道,“别吞吞吐吐的行不!叫什么名字!”

    “周……周瑜!”

    ……

    ……

    靠!周瑜?!

    神经病,是不是山寨货啊?!

    我张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周晗,一字一句道:“江东兵马大都督,火烧赤壁的美周郎——周瑜,周公瑾?!”

    “是……”

    周晗低着头,全身因为被水浇灌了几桶,淋得所有的衣服都紧紧地贴着细肉,娇嫩的身躯越看越妖娆性感,双腿之间甚至隐隐可见一团诱惑迷人的乌黑色。

    老子**一挺,差点鼻孔喷血而出,强自镇定道:“咳咳……想不到,你竟然会是周瑜的妹妹?呃……是亲妹妹?”

    “是!当然!郭嘉你什么意思!”周晗霍然抬起头,美目之中闪动着愤怒的火苗,牙关紧咬着,一副想要拼命的架势……

    脑残啊有木有,刚才说要非礼你都没这么大反应,现在不就核实下你是不是周瑜的亲妹妹,需要这么激动吗?老子记得演义和正史里都没提到周瑜有个亲妹妹啊?罗贯中这个说书的果然不靠谱!

    “咳咳……”我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收起了震惊之情,疑惑道,“周晗,你为什么要假冒兵士混进宛城?”

    “我……”周晗欲言又止,想了想,垂首黯然道,“哥哥病了,病得很重很重,嫂嫂终日以泪洗面……我听说只有神医华佗和医圣张仲景能救哥哥……华佗大夫行踪不定,所以我只能女扮男装,混成兵士来宛城来找张仲景大夫了!为了哥哥,我可以不顾一切!可惜,最后……我还是失败了……”

    周晗越说越轻,身体开始发抖,渐渐地竟低声哭泣起来。

    我心中一软,想到一个勇敢的少女为了挚爱的亲人,甘愿背负一切的危险,只身来到宛城,这一路上肯定付出了巨大的艰辛与困苦,而这种勇气远非常人能比……

    “那……你又是怎么被发现的?”我幽幽一叹,心情十分复杂。

    “那混蛋……就是二狗子,竟然有龙阳之好,半夜偷偷地爬起来想那个我……”周晗迅速地抬起脸,愤怒地逼视我,怒声道,“我以前就听说军旅中有这等龌龊之事!想不到居然是真的!当时我睡得正香,迷迷糊糊间感到有人在扒我衣服!我当然是奋力反抗了!后来就……”

    日啊,三国时就有同性恋了啊!

    真尼玛是特大新闻!老子要是能回去,一定要大书特书,借此发一笔!

    悲催的周晗,竟然是被当成男人给侵犯的,而因此被捉获,这……

    这他吗的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摸了把额头的冷汗,好奇道,“你就打算靠你一个人带医圣张仲景出去?你会不会太天真了?”

    周晗冷冷地瞅着我,忽然大声地怒吼道:“我不管!我要救我哥哥!我一定要救他!事在人为!我相信我可以的!”

    “哼!好个事在人为!”我冷哼了一声,挑眉道,“不是我打击你,你现在被我们抓住了,你认为你还有可能救你哥哥吗?”

    “能……”周晗粗粗地吐着浊气,咬牙切齿道,“郭嘉!我最后的筹码就是你!你让我带张仲景大夫回去,我就叫陆逊立即放了于大炮!包他完好无缺!”

    “陆逊?!”我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寒声道,“陆伯言是你什么人?还有,于大炮怎么会在他手上?!”

    “伯言……”

    周晗冰冷的面上奇怪地闪过一丝暖色,却被她迅速地掩盖下去,冷冷道,“你别问那么多了!只要你能让我救了我哥哥!我一定保准于大炮没事!怎么样,郭嘉?于大炮可是你麾下的一员爱将,你不会这么不近人情吧?呵呵,这笔交易很公平很划算,你仔细想想!”

    -----------------------------------------------------------------------------------

    这几天确实是在闹情绪,个别书友确实太没素质了,有道是祸不及家人

    我很生气,好在我总算是调整过来了,我写我的书,以后不管这些人了

    而且,也不能因为个别人就影响了其他还支持我的书友

    8点还有一更

    祝全体书友五一愉快,大吉大详,x生活愉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