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再见曹操

    郭嘉至宛城,太祖喜不自禁,欲举城相迎,大宴庆贺。

    嘉拒之,闭门三日,彻夜精研破敌之策。

    太祖怜其辛劳,欲深夜探视。起身时,但见窗外,光出云层,东方泛白。于是心中大安,谓左右曰:“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阴霾灰暗罩当头,奉孝归来拨云开。”

    言罢,大笑而回,众人皆不解。

    翌日,郭嘉谈笑风生,指点江山,献“破敌六策”。

    众人无不叹服。

    ——《魏史?太祖本纪》

    宛城的上空,墨似的乌云又浓又密,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远处黄沙漫天,地上的热气与夏风搀合起来,夹杂着腥臊的干土,闷热、干燥、说不出的荒凉。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我幽幽一叹,握了握拳头,旋即转身步入卧房。

    卧房里,曹操虚弱地躺在病榻上,除了曹冲守护在床前,百步内,再也没有一个人。

    我抿着嘴,轻轻地走了过去,然而越是接近曹操,我的心中越是不安。这是种形容不出的感觉,类似于“近乡情怯”,忐忑、生疏、紧张……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奉孝……”

    我心事沉重地低着头,却忽然听到一句微弱的呼喊声。我再也来不及多想,赶紧冲了过去,待看到病榻上那张熟悉又陌生,年迈又苍老的面孔时,立时两眼发红,控制不住地哽咽道:“明公……”

    “奉孝……”

    曹操挣扎着想起身,可能是太过用力,开始不断地咳嗽。曹冲大惊失色,一边拍打着他的背,一边连忙取过汤药喂他喝下。

    曹操的嘴唇又干又裂,整个脸颊都深陷了下去,污浊的老眼大而无神,瞳孔涣散,连两鬓的头发都已经全白了……

    此时的曹操,只是一个病体缠身的花甲老人……虚弱、可怜、萎靡不堪,再也不是当年那个纵横天下,叱咤风云的盖世英雄曹孟德了。

    “明公!”我紧紧地握住曹操的手,神情激动道:“明公!奉孝来了!”

    曹操虚弱地点了点头,我见他精神如此不济,安慰道:“明公,切勿过分担忧……区区六路大军,我郭奉孝视之如虫蚁!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明公你一定要保重身体……”

    “咳咳……”曹操重重地咳了几声,待听到我的话时,老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轻声道:“奉孝……许久不见,你是倒越来越会吹牛了……”

    “明公……”我努力地仰了仰脖子,嘴唇颤抖着,生怕眼眶内的泪水会不听使唤地掉下来……

    曹操深深地凝望着我,沉吟了半响,慢慢地摇了摇头,脸上挂着深深的悔恨,皱眉道:“奉孝……你还怪我吗?”

    “不……怎么会……都过去了……”我坐了下来,紧紧地拉住曹操的手,沉声道,“明公,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死则死矣,可万万不能被自己打败!昔日袁绍带甲数十万,虎视眈眈,我方四面受敌,犹可以杀出条血路来!最终在官渡以弱胜强,大败袁绍!那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豪情!如今时过境迁,我方实力比起从前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还怕他几个跳梁小丑?!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来一窝杀他全家!”

    “好!”曹冲神情激昂,小脸红红的,情不自禁地拍手叫好。

    曹操定定地望着我,可能是被我自信的情绪所感染,嘴唇发抖着用力道:“好……奉孝!有你在我身边……我就放心了!”说着说着,老眼里已经隐隐有泪光闪烁。

    我心中一痛,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无奈,穿越到了三国,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曹操,和他的感情也是最好的,其它什么劳什子统统都交不了心。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温暖无比的笑容,轻笑道:“明公,你还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的万事无忧三定律吗?第一条,不要为小事担忧;第二条,所有的事情都是小事;第三条,万一真遇到大事,别慌,参照第二条……”

    “呵呵……你呀你呀……”曹操难得地微笑出声,可惜还没笑两口,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神色凝重地握着他的手,坚定道:“明公,什么都不要担心,阳光走在风雨后。相信我,你一定要养好身体,这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郭嘉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离开了……明公,有我陪你,你还寂寞吗?”

    “奉孝……”曹操用力地抓着我的手背,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极其认真道,“有几分把握?”

    我望着他满是期待的眼神,只能无奈地装逼道:“明公,六路大军看似强劲,其实就如风中残烛一般……风力一大,必定吹灭……”

    “怎么说?”曹操咳了几声,强自振作精神。

    我想了想,沉声道:“长安易守难攻,只要我们命钟繇闭门不出,几个月的时间里怕是难以攻下,所以马腾与张鲁这两路可以暂时忽略不计;东北的两路外族军队其实根本就是墙头草,趁火打劫来的,为了一点点的蝇头小利,我猜他们都没有死战的决心,而都是持着观望的态度……我们真正的敌人还是刘备!只要我们正面消灭了他们,则宛城之危可解,其它几个见风使舵的跳梁小丑也必定会鱼溃鸟散!好比一群豺狼围攻一只雄狮,只要把第一只带头的豺狼干掉的,则其它的就会畏死不敢向前了……”

    “是吗?”曹操蹙着眉尖,脸上兀自挂着担忧的神情,显然我的答案还不能令他满意。

    我镇定地笑了笑,连哄带骗道:“明公,不怕万人阻挡,就怕自己投降。不管敌人有多么强大,我们一定要先学会从战略上轻视他们,而从战术上重视他们。不然我们胜利的信心该从何而来?这也可以避免骄兵必败的结局。今天只是很简单的叙述下,其实我已经针对每路大军都已经有详细并且具体的破解之策了。只是你现在身体虚弱,还是不要先不要过分操这个心了吧。”

    曹操心中稍安,点头道:“奉孝,霍原跟你一起来了吧?他……还怪我当初对他那么狠心吗?”

    “呵呵,他这人很单纯的,恨的快,忘的也快。”我摸了摸鼻子,来之前听说霍原和许褚去叙旧了,真不知道这两个憨货能聊些什么?难道互爆菊花?

    “这就好……咳咳……”

    我见曹操一脸倦容,扯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临走前,我吩咐曹冲多睡会儿,曹冲嘟着嘴不肯,那倔强的神情还叫人满感动的。

    唉,孝顺的孩子啊,三国里就曹操的儿子们最牛逼了……要文得文,要武得武,曹冲更不用说了,聪明绝顶,仁爱良善,标准的绝代明君啊……

    我幽幽地想着心事,还没到楼下,就见一个女扮男装的兵丁被几个凶神恶煞的护卫用粗粗的绳子绑着带了上来……

    老子菊花一紧,这小妞是谁啊?竟然敢女扮男装混入军队?难道是三国版花木兰?

    我纵横花丛几十年,眼光那可是毒的很的,这女的虽然穿的跟普通士兵没啥区别,可胸口两点尖尖的,腰板又细又软,脸蛋白皙清秀,五官小巧可人,不是女的难道还是人妖不成?

    我心中好奇,大声喝止道:“这抓的是什么犯人?”

    --------------------------------------------------------------------

    白天工作忙,晚上回家孩子屁事也多

    实在是有心无力,真的比不上全职写书的,一天留给写书的时间太少了

    对不起朦雨了,但还是祝你生日快乐

    贵宾票就不要给了,是我失言了,坚持不到2更我很抱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